正文 第五十一章帝王之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阁院子里议事,户部尚书沈应龙与兵部林尚书吵了起**本上每个月到这几天,两人总是要吵一架的。原因无他,户部饷从来都只八成,理由是户部没钱。

    林志全乃是兵家出,自然要为当兵的争两句,不过这种争执往往没什么意义。但是总要争一下的。不然别人要拿他当软柿子。

    “户部的况林大人又不是不知道。能下去八成的饷已经是尽全卓了。再说当兵的吃饱了精力没地方泄,闹起事来怎么办?圣祖皇帝定下的文官掌兵的规矩,不就是为了避免晚唐的藩镇再现么?”沈应龙振振有词的说着,这话林志全听了说不出的刺耳。

    以前两人虽然经常吵,但是沈应龙不会提这么敏感的话题。北大营缺一个指挥使,楚王李文一直在争取放自己的人,兵部这边林志全不买账,两边明争暗斗的皇帝还没有最后拍板。于是乎矛盾转移到内阁里。沈应龙这么说,是暗示林志全有晚唐藩镇的野心,这话可太毒了,传到陛下的耳朵里去还指不定怎么呢。

    “沈大人什么意思?要污我林家么?林家祖辈为几代陛下抛洒血。何时有不臣之心?今你不说清楚,林某饶你不了。”林志全怒了。站起来揪住沈应龙的衣领,他是武将世家,家学渊源,十个沈应龙也不是他的对手。

    “你看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沈应龙领子被就着气有点不顺,憋着脸都红了。

    “动…。!”林志全根本不理这茬。直接揪住沈应龙一使劲,往前一拽挥拳就要打。

    边上的一二品的大员可不少。礼部尚书姚书成,礼部尚书周致玄。工部尚书全有礼。不过大家都没有劝的意思,茅调元有病没来,没有镇住场子的人,所以林志全才敢动手。姚书成是靠着女儿的关系一步登天的,林志全代表的是一干功勋贵胄老牌贵族,沈应龙是铁杆的楚王党。他们两个打起来,姚书成可谓乐见其成。再说了,内阁里的排名,前头不是还有一个周致玄么?

    周致玄皱着眉头看着两人也不说话。论资格论出,这两位周致玄都比不了,周致玄能成为内阁次辅。靠的是皇帝的破格提拔。在内阁乃至六部里都根基不深,他说话照样镇不住这两位,还不如装哑巴。

    再说了,这两人打起来,矛盾激化的原因太敏感,实在是不好插嘴。再说了,周致玄认为林志全不过是装装样子,能两人拉拽不清的时候再开口好了,多吵两句还能加深矛盾呢。

    全有礼就不用说了,他是茅调元的应声虫,这会前面两位都不说话。他有什么理由站出来劝架?再说这不是还没打起来么?打起来再说!

    “砰!”的一奂,林志全的拳头结结实实的砸沈应龙的眼睛上,周致玄吃了一惊。沈应龙讲话带刺,林志全也不能在这里动手打架啊?

    “住手!成何体统?”周致玄拍案而起,林志全听了使劲一推沈应龙,愤愤道:“算你运气,回头别让我在街上看见你。”

    “斯文败安!斯文败类!”沈应龙捂着眼睛呻吟的样子实在是可笑的紧,其他几位看着都想笑,但是只能憋着。尤其是全有礼,憋的叫一个难受,五十多岁的人了,平时蜡黄的脸憋的满面红光的。

    文官集团这些年在皇帝伸手搅动下。不复当初茅调元一家独大的局面。加上楚王和茅调元之间的裂痕渐增大。内阁和六部里头不同的声音多了,各位尚书之间的关系可都不怎么样。不能不说德裕皇帝的帝王心术已经炉火纯青,看看现在的六部尚书们的关系就知道。

    “各位大人!这是”?”突然门口传来马三尖锐的嗓音,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了。

    “呵呵,没事,林大人和沈大人闹着玩呢。马公公有事?”周致玄赶紧打圆场兼转移话题,不然林、沈二人还真的没台阶可下。

    “皇上请周大人到御书房又是商议!”马三倒是一如既往的恭敬。微微的低垂着下巴,双手规矩的贴着双腿说话,看上去活脱脱的一个小跑腿的,可是这大内之内,没人敢轻视这个皇帝边最信任的内侍。

    “马公公请回禀陛下,臣这就过来。”

    急匆匆的来到御书房,一路上周致玄暗道马三来的太及时了,林志全和沈应龙之间的矛盾他到是清楚的很。根本不想往里掺和。想当年跟着圣祖大天下的功臣后裔们,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二能在六部有席!地的,也就是林志仓说浊应公洞珊实该打。说了犯忌讳的话,林志全不表示一下那就是默认了。以林家在军队的影响力,在陛下的心里留下影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所以林志全急眼了,周致玄也表示理解。

    是非之地不久留,君子还不立围墙之下呢!

    来到御书房,德裕皇帝显得很随意的指着对面的椅子道:“坐!”

    周致玄恭敬的说道:“谢陛下,不知陛下召唤有何差遣?”说着话小心的坐了半个股,周致玄心里也在琢磨陛下召见的意思。

    “孟觉晓派人回来了,河间府的局面基本掌握了。对了。叫你来是来人给你带了封信德裕皇帝不动声色的把孟觉晓的信递过来,周致玄接过之后也不拆,只是轻轻的扫了一眼信的封口处。

    “卿和孟觉晓之间,经常有书信往来么?河间府的事卿一定很清楚了?”德裕皇帝淡淡的问,周致玄听着却是背心开始冒汗。这话什么意思?周致玄仔细的揣摩着里头的含义。一封信值当让他过来取么?

    “河间府的事,臣从不过问。内阁里议事,也是茅相拍板,最后转呈陛下决断。

    ”周致玄谨慎的回答着,这话里头把自己是摘的干干净净。别人都羡慕周致玄深受帝宠,只有周致玄却深切的体会到伴君如伴虎的含义。如果他猜的不错,皇帝这是在敲打他,不要把手伸到北地贸易司里去。所以周致玄一定要说清楚。免的陛下猜忌。

    “孟觉晓在河间府干的不错。还没正式插手北地贸易司,就已经给联弄回来百万贯的黄金。”德裕皇帝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满意的微笑,抬手指了指书桌前摆着的二十箱金条,德裕皇帝又道:“网才六部议事时,林志全和沈应龙打起来了?。

    周致玄心中暗暗一凛,这消息传的也太快了,这才多一会的事。“他们之间应该是为了北大营缺一个指挥使的事结下的矛盾,按说这个指挥使应该由兵部举荐。然后交由内阁讨论,最后由陛下决断。  只是”

    周致玄说的是正常的程序,“只是”之后的犹豫,表示有的话不方便讲,还要皇帝先恕罪才敢说。

    “只是什么?”德裕皇帝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内阁乃至六部之间的官员一盘散沙,这种局面还是比较乐意看见的。

    “臣以为,北地军事要员的人命。还是由陛下乾纲独断来的合适。边军终究不必各省之军,动辆数万大军。装备也是好的。再者,沈应龙乃是楚王的门人,臣,,有罪。”看着德裕皇帝的脸色渐渐的沉下来,周致玄赶紧停下请罪。

    “多!你能有什么罪?倒是联这个儿子,越来越不安分了德裕皇帝话说到这步已经很重了,眼下之意联还是皇帝,一个皇子抓什么兵权?

    该说话的话周致玄都说了,这个时候可不是插嘴的时候,所以周致玄赶紧站起来肃立在旁,等着德裕皇帝的下文。

    “卿怎么看林志全的心思?卿的心里是否有合适的人选?。德裕皇帝突然话锋一转,神态很快恢复了平静。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周致玄得琢磨清楚陛下对林志全的看法,不然说错话后果很严重。

    “林大人倒是没有提具体的人选。他的心思臣也不好妄自猜度。”周致玄说了一句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的话,德裕皇帝听了不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这个话题让周致玄来回答实在是勉为其难了。

    “算了,不说这些了,你回去吧。”德裕皇帝显得有点寥落的挥挥手,示意周致玄退下。一点好心,全被一个人选问题弄没了。德裕皇帝打了周致玄,迈步出了书房,信步往雨妃寝宫走来,远远的看见一个太监慌慌张张的跪下迎接时,德裕皇帝楞了一下。

    “怎么?雨妃有客人?。

    “回陛下,姚大人来了。”太监规规矩矩的回答,德裕皇帝一听这个话顿时脸色微微一变道:“他们说什么了?”

    太监小心的四下用余光偷看。德裕皇帝怒起一脚踹他打了个滚道:“狗奴才!”

    “陛下饶命!小的就听见姚大人提起什么指挥使,再没听见了太监吓的滚尿流的,忙不迭的解释。(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