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绝户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每然是架子货,那也是五百十键护卫的是巡抚炽咒  犬家要是一哄而散了,巡抚没了命。这五百士兵逃了这次,回去后按照军法照样要杀头。

    就算逃出境外,家中父老也要受到牵连。男的充军女的入教坊为

    这五百军兵至少一开始不敢跑。原本护送巡抚大人在省内巡视是斤小好差事,走到哪都是好吃好喝的。开始大家还都抢看来,现在不少人心里都在抱怨倒霉了。

    前方队伍在列阵,周师爷对孟蜀道:“大人上马,由几个个护卫护着杀往献县吧。”

    回过神来的孟蜀这个时候冷静了一些,他到不是有多英勇,只是看前方来的人马不算太多,加之自己骑马的本事不济。再者心道自己一跑吧,这些平时连练都磨洋工的士兵就更没有抵抗的意志了,万一他们被一冲之下都散板子,自己就算想跑也未必跑的掉。

    “不必了,本巡抚就在这里坚守待援。”孟蜀大手一挥,很有气势的抽出边一个护卫腰间的刀大吼:“兄弟们听好了,打退了贼兵。每人赏钱十贯,斩一具三十贯。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五百军兵听到有重赏,再看看对面来的不过百余骑,跃跃试的动了赏钱的**头。下了赏格之后,孟蜀出了轿子。还是小心的在护卫的扶持下上了马观战。说是观战,实则还是存了势不对调头就闪的**头。

    河间府外的十里亭,孟觉晓听了钱师爷的建议,想了想道:“也好。让李川带上一百骑去迎一下。”河间府也就这一百骑兵,还是东拼西凑起来的,然后交给李川带领。

    李川得了令,领着一百人上路。

    城外一家农户内,李师爷在高大强的指引下找到这里,被拿下的徐祖高和徐祖银的妇人严氏被分开关着。李师爷到了地方,先进了解况后立刻吩咐提审严氏。

    严氏边还带着一个小女儿,还是徐祖银最小的女儿。两人被带到时,严氏一脸的惊慌小女孩也害怕的躲在母亲的怀里。

    李师爷看见这一幕便上前道:“徐夫人,你不要否认,有人认出你了。有什么就说什么吧,不要让我费手脚。”

    严氏目光中流露出一阵惊恐。嘴上还是硬了一句道:“我一个妇道人家,不过是去看妹妹,你让我说什么好?。

    李先生想起孟觉晓的吩咐,心里硬了硬,指着那个粉团似的小女孩冷笑道:“来人,把这孩子丢井里去。”

    两衙役虎狼一般的冲上来,严氏一个妇道人家弱不风的抵技根本无效,一个衙役制住严氏另一个抢过孩子,那小女孩哇哇大哭,挥舞着小手脚使劲的叫喊,“妈妈!妈妈!”

    “我说,我说!”严氏的母占了上风,李师爷点点头,衙役把孩子还给她。

    “你听清楚了,再有丝毫的犹豫和隐瞒,孩子丢井里,至于你这种犯妇,等着进教坊被千人骑万人压吧。”李师爷一通威胁,严氏使劲的点点头道:“我都说,我知道的都说”小

    也就是李”带人网走一刻钟的样子,一骑飞快的从远处而来。骑在马上的是一名衙役。

    “大人,大人!”衙役连滚带爬的从马上翻下来,落地时没站稳,在地上滚了一圈。

    “出什么事了?”孟觉晓见状一惊,那衙役嘶哑着嗓子大声道:“徐祖银的老婆产氏交代,上午巳时整,徐祖银在城里放火,然后带人杀向衙门,他要一把火烧了衙门,然后趁乱逃走。”

    “什刨  ”孟觉晓浑冷汗都下来了,徐祖银居然这么狠!不过想想自己也够狠的,一门心思要把他往死里整。

    “李先生和高大强呢?,小孟觉晓连忙追问。

    “李先生和高捕头已经赶回城里应对,李先生让小的转告大人,一定要把住城门,一面留下后患。”

    “现在是什么时辰?”孟觉晓回头问话听到这个消息满面震惊的刘羽本能的答道:“应该快到巳时上午九点到十一点了。”

    孟觉晓还是经验差了,事来的又太突然,这时候前方又飞来一骑。马上士兵到是非常利索的翻下马道:“报大人,李校尉让小的来回报,黄泥岗东侧树林群鸟飞舞,怕不是有大队人马在其中埋伏

    听到这话孟觉晓,更是浑冒冷汗,抓住当兵的追问:“李”现在距离黄泥岗有多远?”

    “也就是半刻不到便可赶到。”凹曰甩姗

    看着孟觉晓汗如雨下,钱师爷上前悄悄的低声道:“大人,冷静。”

    孟觉晓啊的一声,回过神来。站在原地跟驴拉磨似的转了几圈,他没有开口征求意见,大家也不好说话。其实孟觉晓是一看急忘记问大家“如之奈何”了。

    “立刻派人前往城外军营,让周小小点一千人,立刻回城。曹剑,带上本部人马,跑步前进赶到黄泥岗。接应巡抚大人。”吩咐了这两条后,孟觉晓这才想起看看钱师爷道:“钱先生还有什么要补充

    钱师爷微微沉吟道:“有老李在,大人的家眷应该无碍。在下建议大人亲自带着曹将军和手下赶往黄泥岗增援,城里的事由在下和刘大人回转接应。见到巡抚大人时,大人不妨把家眷可能面临的危局提一下。”

    钱师爷的提议明显更合理,同时也暗暗的点了一下,让孟觉晓在孟蜀面前赚点同分和人帐。关心则乱,孟觉晓这个时候却不能回城,心乱如麻之下点头道:“那就这样吧。曹剑,我们上路。”

    翻上马,孟觉晓带着剩下的人马往前赶。钱师爷和刘羽领着一干面色如土的大小官吏和衙役回城。这些人赶回去的心思倒是迫切的,大家的家小都在城里,万一乱中被伤了那可不得了。

    黄泥岗前,五百省军在五十各护卫之前二十步外列阵。骑在马上的孟蜀看着前方扑来的一百余骑。心里很是打鼓。一阵风在边境上的威名震天,官兵数次围剿都没能拿他如何。

    在此之前,孟蜀也是没有任何阵仗的经验,刀枪无眼,眼看着对面的马队冲锋越来越近,五百省军的圆阵看上去怎么都不让人放心,稀稀拉拉的长矛对外,能挡住这百余悍匪的冲击么?烟尘滚滚,那些存了厚赏心思的省军士兵,见到气势惊人的骑兵不断的迫近,赏钱鼓起的勇气也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后退者斩,诛三族!小,带兵的校尉挥舞着宝剑,声嘶力竭的大喊。士兵们的恐惧之心,在这一喊之下减弱了几分。

    坐在马上的孟蜀听的清楚,心道这个校尉回去要好好的提拔。

    百余马队终于冲到了三十步之外。嗖嗖嗖的一阵手弩响起,瞬间被倒几个人。省军阵营为之一乱时。“轰”的一声,箭头一般的扎进省军的圆阵之中。

    孟蜀亲眼看见一个士兵被铁槊挑飞起来,惨叫声让人不寒而栗,不打起摆子。

    “稀溜溜!”战马嘶鸣的惨烈声响起。一匹战马被长矛戳翻,马背上的骑士落马,瞬间被后面的马踩成泥。

    没有实战经验的省军在如此猛烈的冲击下,不过是照面的功夫,阵势便要被打穿。铁槊翻滚,血横飞。五百省军的抵抗可说是非常微弱。不知道是哪一个士兵率先丢下手里的家伙,哇的一声掉头就跑。这一下如同瘾疫一般,被血腥场面吓的腿都打哆嗦的士兵们,纷纷丢下家伙就跑。拿带兵的校尉见状急了。催马上前砍翻两个逃跑的士兵,挥舞铁枪口中高呼:“跟我上!”

    这厮到也彪悍,冲上前一枪就戳翻了一个马贼,转手挥舞枪杆,又砸翻一书  那些被打散的兵卒见主将如此,顿时来了一些勇气。不少人着枪杆子跟着校尉往前冲,生生的把即将被打穿的阵势又填补上了。

    这五百省军终究是精选出来的,主将又肯拼命,对面百余骑一个冲锋没冲下来,两下便纠缠在一处混战起来。一边是要拼命卑破阵势,另一边则是要死死挡住。

    孟蜀在后面看着浑抖,但还算冷静。转边的护卫领咬牙切齿的说道:“带上你的人上去帮忙。本巡抚不会跑,今天就死在这了。”

    不是孟蜀不害怕,是他心里清楚,现在这个状态,就算是骑马跑路也是个死,以他的马术根本跑不远,还是被人追上了结的下场。

    “打退贼名,每人赏钱一百贯!”周师爷一听孟蜀不跑了,又一次越俎代庖的大声嘶喊。这钱谁来出不重要,重要的是先保住孟蜀的命。凹曰甩姗

    五十名护卫加入战团后,局面顿时好转许多,不过孟蜀带的这些人。见过血的实在少之又少。偏生对面的悍匪凶猛。往往一个就能打对面十几个。局面依旧是可危,就在这时,前方又卷起一阵烟尘来。

    “援兵来了!大家顶住”。又是那个校尉在高呼,孟蜀听的清楚,顿时也来了精神,竖起脖子往远处看,只见远处烟尘滚滚,一看旗帜的模样应该是河间府的军马来了。

    如果按照正常的对阵,这百余骑士收拾孟蜀这些护兵最多半个时辰。开战不过半刻光景,援兵就及时杀到,这让带队冲锋的徐管家震惊无比。

    那孟觉晓的注意力不是被牵扯在城里么?难道他料事如神?徐家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并不是什么善类。表面上坐着北地贸易的买卖,实则主要干的是走私和没本钱的勾当。后来虽然收手,但是保留下百余人规模的马队,平时放在城外的一个庄子里卡练,以防万一。而徐管家就是这些人的头,徐管家四十来岁,年轻时还是徐老爷子手下第一悍匪。进入徐家时还演了一场戏,装着落魄的样子被徐老爷子收留。

    眼看这一场伏击就要以失败收场。徐管家看看前方阵势松动,大吼一声道:“冲过去,干掉那校尉的。小,

    喊罢徐管家冲在第仁位,挥舞铁槊打翻三五个兵丁,奔着那校尉杀了过来。三五个悍匪同时奔着突在前方的校尉围上来,那校尉甚是勇叭一于铁塑砸来浑然不惧。闪躲开,斤小。铁枪往前,戳”有司入让开

    槊。

    就在这时,徐管家那势大力沉的铁槊砸了过来,校尉避无可避,只好横抢往上架。砰!的一声巨响。只见枪杆子往中间微微弯了弯,挡住这一下的校尉一口血喷了出来。

    “去死!”徐管家见状又是一槊砸下来,眼看那校尉就要死在当场时。咻咻!尖锐的破风之声响起。徐管家听的清楚,只觉得后脑勺一阵风刮起,不敢继续砸下去,回举槊架了下。“当”的一声,一支箭被挡的往边上一飞,接着一声噗!扎进一斤。马贼的脖颈。

    放箭的正是李川,此时还在百步之外,弓箭好的人眼力都好,一眼就观察到战场上的关键是那今年轻的校尉。见他势危急,快马之间李川弯弓搭箭,救下这名小将。

    毛时!

    徐家后院悄悄的打开了门,三四十骑鱼贯而出。城中此事突然冒起数股浓烟来,望着起火的方向。徐祖银一阵狰狞的狞笑起来。

    “兄弟们,孟觉晓欺人太甚。大家跟着我杀啊,杀他全家,大家做没本钱的买卖去。”

    这几个骑乃是徐祖银边最后的筹码,本来他就没打算管父亲和兄弟的结果。这些年徐家的赚的钱。徐祖银一直悄悄的往境外转移,为的就是防备有那么一天呆不下去了。

    “逆子!”徐家老爷子得知城中徐家名下的商铺起火,徐祖银带着数十人杀出后门时,当即喷了一口血晕了过去。

    这个时候李师爷和高大强带着人几个名衙役刚刚赶到城门口,正好看见卷起的浓烟。

    “快,关城门!高大强带人赶到衙门守住大人的家眷!”李师爷知道轻重,吩咐能打的人往衙门赶去,自己留下。

    先制人是徐祖银一贯的作为。坐以待毙从来都不是他的格。如果之前不是孟觉晓留了一手,下令只要徐家人出城就拿下,徐祖银这一冲之下肯定能取得奇效。可惜。徐祖银没料到这一招,再说他认为就算用来吸引注意力的徐祖高被拿下也未必能泄露什么。只是他没想到。李师爷直接从他老婆上下手。根本不管你什么妇孺。李师爷的招数在所谓的正派人士看来很不入流。但是效果确实真的好。

    能够狠下心来,一把火烧了城中所有徐家名下的铺面,徐祖银也算是斤。狠角色了。可惜他的运气不济。化妆出城的老婆被人审了个清先

    留在城里看家的自然是精兵。曹剑把一百见过血的夜不收留下,由仁德信义四人带着看家。城外的孟觉晓主要不知道城冉的乱的规模大小,所以才着急。

    运气的是高大强抢先一步赶到了衙门口,城里起火的事孟仁他们也看见了,担心有变已经组织好一百夜不收守护宅院。

    从寄大强口中得知具体况后。一百夜不收已经在摆好应战的阵势。

    徐祖银领着数十骑在大街上横冲直撞,本来火头起来就乱了,这一冲之下更乱。不过徐祖银可不是什么慈悲之人,手下人挥舞着马刀,但凡有人挡路,一刀就劈上去。从徐家到支付衙门不过数百步,这一路过来到在刀下的无辜百姓也有几个人。

    看看杀到衙门前,徐祖银一声狞笑道:“杀进去,鸡犬不留。”

    话音网落,前方一阵嗖嗖的响,徐祖银及时的勒马,一些没守住的冲在前面的手下遭殃了。这一百夜不收都是见过阵仗的。人人手里都沾过血。对付这几个号人可谓不在话下,夜不收兵分两路,一路紧守院子,一路埋伏在侧翼的巷子里伺机而动。

    现杀上门来的不过是三五十骑。守在门口的孟仁等人出了号令。大门后头的夜不收先杀出来。一阵急促的劲弩人先马,当即翻了十余匹马。

    衙门口的一大片空地上顿时倒下了十几匹马,滚落在地上的那些死士倒也彪悍,爬起来家伙就往前冲。斜刺里埋伏的夜不收一阵呐喊杀将出来,人人手里手弩一阵急促的,连人带马的又设翻了几个。凹曰况姗

    徐祖银万万没想到孟觉晓这这里还埋伏下了如此彪悍的人手,城里都乱成这样了,家里还如此小心。徐祖银倒是高估孟觉晓了,这有赖于高大强的及时回报,这边才好整以暇的等着他来冲击。总共就四十来人,这两波弩箭下来,还能坐在马背上或者站着的,就剩下一半了。徐祖银见事不可为。急忙勒马高呼:“有埋伏。兄弟们随我杀出城去。”

    徐祖银狠心烧了自家的商铺,引起几处火头来,这年月都是木制房屋居多,火头起来很难控制。大街上乱成一片,严重的影响了跑路的度,等徐祖银杀到北门口时,李师爷带着百余军兵摆好阵势等在那里。这些军兵都是跟着周小小砍过辽兵的,都是见过血杀过人的。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