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样是被人惦记,待盅却大不相间府知府衙门恰竹仙百间房间里的一间中,耶律燕正在穷极无聊的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根小木棍在地上一下一下的戳着。一边戳还一边低声咒骂:“坏蛋,无耻的家伙,我戳死你。”

    地上画了一个人形,写上孟觉晓三个字,耶律燕就拿这个事来泄愤。不怪耶律燕恨孟觉晓,这后院很大,随便找了一房间关着耶律燕,孟觉晓家里下人又少,耶律燕已经好几天除了看门的几个士兵,就再也看不见一个活人了。

    门口的两个士兵,不管耶律燕说什么都不理睬。开始几天耶律燕还尝试着跟士兵沟通,结果两士兵根本就当她是空气,随便她说啥,就跟木桩子似的站在那里,时候到了就换班。对于本来就觉得生活很无聊的耶律燕而言,这样可比杀了她难受到了。

    到最后耶律燕也放弃有人来理睬她的希望了,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地上画人头,然后拿小木棍当刀子,一下一下的戳着骂着。不过从小接受贵族教育的耶律燕骂人的时候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转老转去就是那几个字眼,混蛋、下流、无耻、该死。她骂的不厌倦,当兵的听着倒是厌倦了,每一次里面开始骂,两士兵就跟死了爹似的哭丧着脸。跟队官闹了好几天了希望换个工作,结果反被队官一顿臭骂。凹曰甩姗

    耶律燕骂的起劲的时候,知府衙门外来了两个契丹人打扮男子求见长府大人。

    “什么?辽国南院大王派来两个使者?”孟觉晓听到孟仁的禀报时。微微的楞了一下后才想起来还有耶律燕这茬。这些子,孟觉晓忙的很,早把这个女人的事放在脑后头了。现在听说辽国来了使者。这才想起耶律燕以及派高大强去调查河间府辽人暗桩的事

    辽国和大唐后唐。原则上是两个对立的国家,虽然和谈了,但是两国之间总是不信任。孟觉晓坚信辽国人在河间府埋了暗桩,不然耶律燕怎么可能调动人手来暗算自己?高大强查了这些子,看来也没什么眉目,这让孟觉晓多少有点失望。

    “来的人叫什么?”孟觉晓问了一声,孟仁答道:“好像叫耶律才的。南院大王的长子。据说南院大王耶律雪崩有二子二女,分别叫才、俊、燕、雨。”

    “请他到书房来吧!”孟觉晓吩咐一声,孟仁下去,没一会领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进来。来人个子高大,肌肤呈小麦色,面目数朗,神色沉稳,给人一种精明干练的感觉。

    “这个一定就是天下无人不知的六状元孟觉晓吧?在下南院大王长子耶律才,见过孟六。”来人进来后便笑着问了一句,不能不说他很会说话,如果孟觉晓是在乎状元并且为之得意的正常的读书人,在一个小王爷自称在下的前提下,这句话很无疑到痒处。可惜,孟觉晓从来没有把状元当回事,科举不过是作为一个途径而已。

    小王爷礼下于人,不知道有何所求?”孟觉晓这就是明知故问了。不过他占了理,自然理直气壮。谦谦君子那一,也是要看人的。在孟觉晓看来,辽人不管怎么学习中原的文化,归根结底还是脱离不了其野蛮的本。游牧民族一直都是中原文化最大的敌人,跟他们不必要讲什么礼仪之邦那

    耶律才不是没有跟中原的读,印象中他们都比较含蓄。基本不会太过于咄咄人。总是喜欢用温和的手段来解决与异族的争端,来此之前耶律才认为一个状元出的家伙,想必也是很温和的子。乍见之下,耶律才还是感叹于孟觉晓的年轻。本以为稍微奉承两句,再做点适当的赔偿,没准还能交斤,朋友呢。

    没想到,孟觉晓上来就是一句很不客气的话,语气显得相当的尖锐。可以说相当的不留余地,直奔这主题而来。

    “既然孟大人有此一问,在下也不藏着掖着了,此来乃是为了舍妹之事。”耶律才被孟觉晓到了墙角上,不得不上来就正面应对。耶律才吃惊之余到也安心了许多。孟觉晓看上去太年轻了,年轻就意味着经验不足。上来就很不客气的说话。正是一种年轻不冷静的表现吧。耶律才心里如是想,回答问题的时候语气也显得非常的谦恭。

    “辽国南院大王家的郡主。深夜派遣死士到知府衙门的后院,本府想问一问小王爷,那些死士不会风川扒府的后院旅游来的吧”孟货晓的话语依旧充满了侵知吐,一点都不给耶律才转移话题的机会。

    “这斤”孟大人能都让在下见过舍妹再说?”耶律才依旧显得非常谦和,一点都没有小王爷的气势。耶律雪崩异常疼这两个女儿,耶律才虽然是长子。但不是嫡出。在即律雪崩的面前,他的分量未必有耶律燕重。得知耶律燕干的事后,耶律雪崩很着急。吩咐他一定耍把人安全的带回去,不管花什么代价。耶律才想把事做的漂亮一点。毕竟他还有个弟弟,南院大王的继承权也是存在着争议的。

    “也好小王爷先去见见郡主,看看本府有没有虐待她。

    说着孟觉晓吩咐道:“来人。带小王爷去见郡主。”

    “谢孟大人!”耶律才还不忘记客气一句,彬彬有礼的样子比孟觉晓还像中原的读书人。

    耶律才前脚离开,孟觉晓立复让人把钱师爷叫来,钱师爷来到后孟觉晓提起耶律才来的事后,钱师爷道:“此事不宜过分纠缠,当前要务还是尽快稳定河间府之事。再者,大人如不想惊动朝廷,最好还是尽快了结此事。”

    孟觉晓点点头道:“没有把此事七报,就是不想节外生枝啊。耶律燕之事,本府一直严令外传,就走出于这个目的。”

    “那么大人意思是?”

    “索要赔偿吧,本府还是相信耶律燕说的,她就是想报复本府。不过,耶律燕能派人夜袭本府,倒是带出另外一个问题。”孟觉晓刚刚说出个头来,钱师爷便笑着接过话道:“辽人在河间府有暗中的联络点。大人想找到它并拔掉?”

    “那到不必,两国多年不曾全面冲突了,加强监视就是。”

    “大人想要多少赔偿?”钱师爷问道。孟觉晓微微一笑道:“那就看辽人能给出多少了,本府的意思。先生出面去谈,尽量往多里说。怎么说也要敲她一个三五十万万贯下来。”

    “三五十万贯?”钱师爷听着差点没吓的一个踉跄”道大人还真的敢开口啊。

    “会不会多了一点?”钱师爷觉的狮子大开口不是好事。

    “多不多的,尽量去争取吧。先生去谈,恶人本府来做。”意思很明白,一个白脸一个红脸,一唱一和的尽量多敲诈一点。凹曰甩姗

    钱师爷仿佛听见梆梆的竹权声震天响,不过想想也是,耶律燕那边说破大天去也不占理,这个事可大可小,估计辽人更想着大事化小吧。不然上报到幕廷,陛下知道了搞不好就造成两国关系的急剧恶化。

    “既然如此,在下以为不如先放一放此事,待河间府事了,再慢慢的谈判就是。”钱师爷笑着提议。孟觉晓一听便明白他的意思,先晾着耶律才,人可以给你见,就是不跟你谈。晾你个十天半个月的,反正孟觉晓也不着急。

    耶律才跟着孟仁来到耶律燕住的小院子里,耶律燕耳朵倒是很尖,听见有动静便冲到门口往外看,现是耶律才时便激动的大叫:“哥,我在这!”

    耶律才也不着急理她,而是先塞给带路的孟仁一张飞票,低声笑道:“行个方便!”

    孟仁扫了一眼,看清楚是一张五十贯的,悄悄的接过后对两个看门的士兵道:“到外头去看着吧。别在院子里呆着。”

    两个士兵到院子门口站着,孟仁开门后对耶律才道:“少说废话,只有一宏的时间。别让我一个做下人的太为难了。”

    “多谢!”耶律才满脸笑容的拱手谢过,孟仁出了院子后耶律才带上门,转过时满脸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极其眼里的怒色。

    “胡闹!”耶律才低沉的说着,耶律燕见他凶自己,知道自己错了。低着头看着脚尖道:“我就是心里气不过他在金陵城羞辱人家,这才打算抓他羞辱一顿,真的没想杀他。”

    “说你胡闹不是因为你想羞辱他,也不是杀了他。杀也好,羞辱也好,对于一个中原蛮子而言,都不是什么大事。说你胡闹,是因为你做事不看看地方。这是人家的地盘。你把一个正五品的知府抓了,你出的了河间府么?更别说你没抓到人,反到成了人家的阶下囚。”

    耶律燕被说的面红耳赤的,低着头难得乖乖的不炸刺。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