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以静制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书友QQ群:101707149

    认黑风高。正是杀人放火的好时天爷看来很给面件,腼于河间府的灯火不多,这年月别说普通百姓了,就算是殷实之家也没有夜生活一说。

    夜晚来临后,河间府居民们的选择基本上是睡觉,毕竟灯油也是要钱的,属于消耗品。至于蜡烛,则属于奢侈品了。

    偶尔一两盏灯火在一个拥有几十万人口的城市中实在是孤单的可怜。到了子夜时分,河间府的灯火几乎全熄灭了。偶尔有一两盏也跟鬼火似的,在夜风中哆嗦着。

    两股黑衣卓面人分别从城市的冉北两端往知府衙门的后院摸来。这两股人的规模都不大。都只有十几个人。从妆扮和行动上来看,干净利索的黑色劲装,人人手里拎着家伙,口中鼓鼓囔囔的,脚底下都很轻没什么响动,显得还是专业的。

    两股专业的队伍几乎同时出,在知府衙门后头的小巷子里不期而遇!黑暗中走在前面的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后面的人在催时领头的人看清楚对面同样出幽幽蓝光的眼珠子时,寂静的黑暗中出两声尖锐的叫声:“有埋伏!”

    杯具的是小巷子并不宽,并行两三人而已,在这种环境下的遭遇战。注定是惨烈的。叫声响后第一时间想起的是嗖嗖的弩箭的声音。两方面几乎同时干了同样的事,精巧的手弩本是大唐骑兵的经典装备,十米之内中着能穿透锁甲。

    可想而知,这两只轻便装备的队伍都亮出制式手弩,在这个小巷子里几乎同时的结果,一轮对下来,两边都倒下三四个人。

    黑暗中看不清楚对方的样子,但是手弩一出,两边都断定遭遇的是军队的人。

    “往肃杀啊”。喊声是有点不那么纯正地道的官话!

    “往肃杀啊!”这喊声倒是非常的道的河间府本地话。

    刀剑都亮出来了,狭路相逢,刀枪碰捷,狭小的空间里近的格斗显得格外的惨烈。

    知府衙门的高墙大院内,两盏灯笼照着巡夜的李川。每过一个时辰。李”都会起来转一圈,任何和平年代的朝代混黑道的都不是主流,都是被广大人民群众唾弃的,好不容易有个博出的机会,绿林好汉们格外的卖力。

    死寂一般的黑夜中尖叫声太清晰了,带着两个收下巡夜的李川听见叫声时浑吓的一哆嗦。“敲锣示警!”喊了一声之后,李川飞也是的往主人房间出奔去。  当当当的兵器对撞的声音,最初把李川给吓的魂不附体。等跑进主人住的院子里,现拎着家伙的兄弟从暗中窜出来,人人手里都举着火把拎着家伙疑惑的四下张望时,李川的魂才算是回来了。接下来的紫自然是疑惑。

    怎么回事?听响动的声音来自远端的院墙后面时,李”不暗想难道是大人另外有安排?这可是一种不信任的表现了。

    敲锣声把沉睡中的双儿先给吵醒了,隔壁房间里值夜的丫鬟很快打着蜡烛出现。被双儿推醒的孟觉晓迷迷糊糊的中有点恼火,不过双儿一句话让孟觉晓彻底的吓醒了。

    “哥,外面锣声响了,好像有刺客!”

    我靠,还真的来了。孟觉晓一哆嗦,刺溜一下跳下,浑然忘记了自己是光溜溜的,羞的丫鬟儿连忙扭头。不过那累累赘赘的大家伙。还是落尽了丫鬟挂香的眼睛里。

    “我靠!”感觉到上流飕飕的。孟觉晓赶紧转,都是习惯睡惹的祸事。双儿飞快的给披上一件长衫,孟觉晓这才回头抓紧简单的收拾一下出来。

    “怎么回事?。出门的幕一件事,孟觉晓喊了一声。

    院子里火把照的透明,李川带着几十个人把院子牢牢的围住 自己则等在门口。

    “禀报大人,后院墙外传来打斗声李川一边汇报,一边小心的主意孟觉晓的表

    “墙外?你安排的人么?。孟觉晓反问一句,李”顿时放心了,不是大人另外做的安排。

    “禀告大人,属下没有安排人在墙外,倒是在后院墙内安排了十几个弟兄。”

    “老爷!”住在边上院子里的孟仁等人也到了,各自都带着十几个。人过来。

    “走,去看看!”孟觉晓也不管危险不危险,这就要去查看。孟仁、李”等人想阻拦没拦住,转到后头一看。十几个弟兄手拎家伙。手举火把站在强力。紧张的看着高大的院墙外。

    “什么况?”李川冲在前面,脑子里这个时候全是问号。

    “小的等奉命守在此处,也不曾见有人进来。只是听见外头有打斗没来得及禀报,大人就到了。”

    “立刻调集人手,从后门出去看看。争取抓几个活口。”孟觉晓,跟上来。听的清楚当即下令。这事越来越糊涂了。后头的打斗声究章是怎么一回事必须搞清楚。

    李”网带人急急忙忙的出去,外头便听见有人在喊:“四下围住,修要走了贼人。”

    声音很熟,听着好像是曹剑的声音。孟觉晓心中一惊,暗道这家伙怎么被吸引过来了?粮食那边万一再去几个人呢?

    “曹剑这个笨蛋!快,孟仁带上剩下的,立刻赶去粮仓处

    曹剑带人在距离衙门两里地的仓库里驻守,入夜之后眼皮一直在跳。总觉得要出点什么事,于是带人在粮仓四周的转悠。不想网过下半夜,打算巡一趟下来便回粮仓处休息的。结果府衙里头锣声响了。这寂静的夜里能穿的很远,两里地外的曹剑听的仔细,顿时吓的脸色白。孟觉晓现在是大家的主心骨。真要出点什么事大家都别混了。

    带着粮仓行近的几十个士兵,留下一半人守卫,曹剑匆匆忙忙过来了。网到巷子口,便见有人往列。冲。当即带人迎了上去。三个上都带着伤的黑衣人,见被堵住去路,互相看看后,为者怒吼一声往前冲。

    , 王珐比北

    曹剑手里拎着一把铁槊,一横铁槊怒吼一声,挡开冲在前…”黑衣人年里的单翼衣人单手持刀,震!下刀,被曹剑一个不上,槊杆子狠狠的撞在黑夜人的小肚子上,当即嗷的一声惨叫倒下,被随后上来的手下按在地上绑了。

    曹剑正在得意时后院的枪头上出现孟觉晓举着灯笼的脑袋。

    “曹剑,你这个混蛋,中了人家的调虎离山计了。”孟觉晓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声,网喊罢便听见粮仓处一阵喧闹,接着火头起来了。其他两个见状,顿了一下继续往前冲。想杀入人群中拼命。

    不想曹剑的槊用的出神入化。两下挥舞砸在两人的非要害处。也是惨叫着倒下,被随后的手下拿下。

    孟觉晓见了不由气急攻心,子一晃。差点从梯子上掉下来。“还不快点回去救火!”

    曹剑顿时羞愧无比,心道粮食要被烧了。自己可谓死不足惜了。也不容他多想,留下几个人按住拿下的贼人,带上大队赶了回去。

    粮仓处喊杀声一片,火势很快就猛烈了起来。孟觉晓哪里还呆的下去,带上人拼命的往粮仓处赶。孟觉晓赶到的时候,粮仓的院子里头还有厮打声,火势却是越烧越大了,从四周望中间席卷。一看那冲天的火头,孟觉晓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正准备往里冲时,就见前面有人大喊:“让开让开!”

    孟觉晓抢上前一看,心中顿时大喜。原来是一群士兵押着几十辆粮车出来,当即带着一干手下上前帮忙。总算是把几十辆粮车都弄了出来,孟觉晓这才想起问是什么个况。

    灰头土脸的曹剑这个时候出现了。看见孟觉晓惭愧不已的低头道:“属下失职,请大人责罚”。孟觉晓实在是气不过,上前一脚踹翻曹剑。指着鼻子一顿臭骂:“你的脑子呢?给你的任务是守住粮仓,你倒好。擅离职守。”

    又是踹又是骂的,孟觉晓心头的怒火泄了差不多了,冷静下来便觉得自己太激动了。

    “起来吧,说说这粮车是怎么回事?怎么都没卸下来?”

    曹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站起来道:“这粮仓里堆满了袋子,昨没来得及清理,所以就停在外头的院子里,兄弟们也是守在这。”

    孟觉晓听了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真是运气好啊。难道这就是穿越者的狗屎运?还是要感谢感谢司马网这个活王八弄虚作假?

    远端的打斗声还在继续,孟觉晓哼了一声没有在说曹剑,而是努了努嘴巴。曹剑当即反应过来,带着人顺着声音追杀过去。

    黑暗中的喊杀声传的很远,整个河间府差不都给惊动了,更别说两个始作俑者。耶律燕最初听见响动时非常的兴奋,站在窗前望着远端。不挥舞着拳头很得意的自言自语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很快耶律燕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过了好一会。还在喊打喊杀的。没一会还起火了。这一下耶律燕意识到况不对了,可是她有弄不清楚具体况。

    同样在等消息的徐祖银。站在后花园里的黑暗处,默默的看着升起的火头。看着火势徐祖银得意的狞笑起来,低声自语道:“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看你怎存跟孟蜀交代。”搞到现在,徐祖银一直以为孟觉晓的粮食的来历是大名府。大名府存粮也不多,这才是徐祖银铤而走险的本钱。只要烧了粮食。到时候孟觉晓面临这缺粮和来自大名府的压力,就必须向自己妥协。

    前后闹腾了近一个时辰,粮仓的火还是没救下来。没办法,粮仓里装的不是粮食。全是杂草和泥沙用袋子装着堆满。加之来犯者四处点火,实在是很难救的下来。

    “都拿下了么?抓到活口没有?”看见曹剑带人回来,孟觉晓当即

    。

    “粮仓这边跑了十几个”活口一个没有,都是死士,一旦受伤走不掉不是让同伴杀自己,便是自杀。”曹剑确实干练,今天晚上的事。除了中了调虎离山计之外。别的表现可圈可点。分析起问题来也是有条有理。

    “老爷”。孟仁上前一步低声道:“府衙后院那边有点奇怪。好像是两拨人,一边受伤后跟粮仓这边一样选择自杀,另一波人则抓了四个活口

    “这就奇怪了,不是一波人?说具体点。”孟觉晓连忙追问。心道怎么惹出两拨人来了,自己好像没多少仇家才对。

    孟仁递过来两把手弩道:“大人请看仔细了,这两把手弩。”孟觉晓接过对比了一下,现两把做工精细的手驾尺寸一大一不过差距不是很明显,要比一比才能看的出来。

    比。,  万比

    “有什么问题么?”孟觉晓看不出来,在方面纯粹是外行。

    “大人请看,大的这一把手柄处稍微宽一点长一点,如果小的没看错。乃是大唐军制式手弩。小的这一把,应该走出自辽人之手。辽人做的手弩之所以要小一些。是因为北的木材少,即便是有林子的地方采伐也不易,所以他们做的手弩要小一些。从做工上来了,这种仿中原刨光手法和漆法,应该是辽人中的贵族才会用这种手弩,一般的人家做工不会如此精细

    这时候李川也回来了,刚才他带人去追杀烧粮草的黑衣人。

    “大人,属下惭愧,一个活口都没抓到。”李川上前就是一抱拳。显得非常惭愧的样子。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李川,曹剑听令!”孟觉晓徒然提高声音,两人齐齐拱手道:“属下在!”

    “你二人给带队给我守好粮食。不得再有半点差错

    “大人,城门关着,难道不追查凶犯?”曹剑质疑了一句,孟觉晓摇头笑道:“不必了,本来有人就是来制造恐慌的,我们要到处搜查搞的满城风雨人心 惶“惶的,不正和了人家的意思么?不着急,以静制动,有的人会自己跳出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