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三河北之雄 第二十三章蹲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书友QQ群:101707149

    ”少爷有要事,任何人不得讲书房打扰六”庄小六不是航犹”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执拗的很拦在门口就是不让。

    林巧儿有点火了,老娘连子都搭上了,想见一下人还不行?其实她想错了,还以为是孟觉晓安排庄小六这么干的。

    就在林巧线准备火并,书房的门开了,出来的是高大强,还有孟觉晓淡淡的声音:“让她进来!”

    “哼!”瞪了庄小六一眼,林巧儿走出书房。其实林时也很奇怪。为啥突然自己的涵养便的那么差。换成以前是不会这样的。

    昨天夜里林巧儿到是睡了个好觉,好多年了都没睡的那踏实过,连梦都没做一个”起来之后看看外头的头,林巧儿懒洋洋的躺在上不想动。很自然的林巧儿便想起了昨夜的勾当,那种云端飘舞的快感不可抑制的驱使林巧儿爬起来。面对着镜子梳妆时,林巧儿意件的现自己好像变了一个人,原本有点黄的需要胭脂压盖的脸色,变得水红水红的,肌肤水嫩的结果是看上去一下年轻了好多。

    看见孟觉晓这个始作俑者的心是急切的,所以林巧儿很快就来到衙门后院,打听一下得知孟觉晓出去了。本该去后院见见双儿的。但是林巧儿做贼心虚,犹豫了好久才进去打了招呼,话没说两句就出来了,借口是还有交接上的事没了。

    “本官与司马夫人有要事要谈。五步之内不得有人。”孟觉晓严厉的说了一句,顺手把门带上了,回头时看见林巧儿翘着嘴巴生气的样子,不微微一笑道:“怎么了?”

    “没啥,我老了,有人用一次就嫌弃了。”不由自觉的林巧儿说完就傻掉了,刚才那话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就蹦出了嘴。语气和表哪像一个成熟的少*妇,分明是一个少女。

    孟觉晓见到的是一张变得滴嫩的能掐出水来的脸,虽然看上去在生气,却有一种说不出人的风韵。比起昨天的牛推半就,今天的林巧儿看上去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

    屋子里很安静,两人对面而视;孟觉晓看上去有点呆呆的,好一会才低声道:“变化也太大了吧?”林巧儿自家事自己心里清楚,不心中一喜,脱口而出道:“还不都是你害的?”

    说完这话就后悔了,这哪里是抱怨啊,这分明是在鼓励。心里一羞。脸却是更红了小姑娘做错事似的低着头,不敢看面前的男人,生怕被他认为自己放

    如果说昨夜林氏不过是菜地里长势良好的白菜,现在就是摘起来后用水泡过了的白菜,水灵了的不说还是一诽英勇的送上门来从容就义的姿态。

    “别这样行不行,大白天啊!我的控制力很差的!”孟觉晓一阵地上哀叹,慢慢的走回书桌前坐下。

    “打算怎么处置那些家伙?他们都没安好心哦。”林巧儿想起了来的主要目的,一个女人要引起男人的重视,紧紧靠上敢上是远远不够的,这一点林巧儿见多识广早有定论。能帮眼前这个男人的忙,才是拴住他的有力手段。

    谈起正经事来,林巧儿好像又换了一个人,不慌不忙的走到对面的椅子上端坐。门口响起敲门声。孟觉晓喊了一声进来,丫鬟桂香捧着茶进来放下,现林巧儿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看,不慌张的放下茶杯逃了出去。

    “你居然没收了她们?这两个,丫头送给你,司马网可是心疼好几天。”林巧儿露出好奇的眼神看了过来,孟觉晓耸了耸肩膀道:“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喜欢的是说到一半林巧儿闭嘴了。想到了自己时不羞涩的笑了笑,但还是没有忘记打趣孟觉晓道:“听说秦淮河上第一红姐儿诗语自荐枕席,都被你拒绝了,开始还不怎么信的,现在,”    “打住!说正经事吧!”孟觉晓举手作投向装,眼前这个女人烟波流转的,眉眼一个接一个的电过来,孟觉晓有点招架不住了,生怕自己一个失控就扑上去。天晓得是怎么回事?怎么对林巧儿一点免瘦力都没有,难道真是传说中的熟女控?尤其还是针对林巧儿这号丰的有着魔鬼材的?想到材,孟觉晓不暗暗恨这个时代的长裙子,宽大的裙子无疑遮住了很多,对于重视视觉享受的男,实在是太不人道了。有点走神的后果就是想到了作昨夜面前的书桌上,没有了遮蔽的林巧儿那具可以勾动天雷地

    看了一眼端坐着一脸正色,眼神却一点都不老实的林巧儿,孟觉晓赶紧躲开她的视线。

    “好,说正经事。河间府从上到下官吏近二百人,你不会打算都换了吧?”

    “唔!”提到这个”孟觉晓的表微微凝固了,很明显这是一个最现实的问题。虽然想好了该怎么做。但是真的要去做的时候,却现头绪很多。司马网在河间府五年时间,上上下下的差不多都是他的人。要想让这些人今后乖乖的听话,难度还是很大的。不入流的吏倒比较好办,有品级的官员不是说拿下就拿下的。孟觉晓找到的缺口是徐祖银,就算能拿下也是暂时的震慑,不敢保证今后那些人安分,更别说还有一个设在雄州的北地贸易司。

    一直观察孟觉晓的林巧儿,觉的这小男人此刻凝神思索的样子真是俊的没人,想起昨夜那从未有过的**滋味,生生是让人恨不能漆去。一口吞下肚子去。

    想到要显示自己的手段,林巧儿收拾了一下心,笑着走上前低声道:“河间府是大府,能在这做官的,都是有点靠山和背景的。同知高恒,平时看上去什么都不管,对人总是笑呵呵的和气的很,他可是巡抚孟蜀的老乡。通判刘羽,司马网的死党,这个人别指望了。推官徐祖银,中路军副帅何长才的连襟”

    “你等一下,中路军副帅的连襟?什么意思?何长网都六十岁了,徐祖银才三十出头。    。孟觉晓心里吃惊不连忙出声打断林巧儿是话。还准备拿这小子开刀呢,怎么冒出这么一个来头巨大的连襟来。

    “徐祖银把老婆十六岁的八妹。送给了何长网作九姨太。”

    “我靠,六十岁的老头,那玩意还能用吗?”孟觉晓想着有点出神。自言自语的说着。林巧儿倒是听的仔细,不微微脸一红道:“你这人,怎么尽想这些。”

    孟觉晓突然不说话了,看着林巧儿嗔的表,想起的不是什么龌龊事,而是想起了书柜后面暗格中的小册子。再看看林巧儿脸上露出的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表,孟觉晓突然觉得后脊梁有点冷。这个女人一点都不想外表看上去那么柔弱,那么好推到。

    “那本小册子的存在,司马网不知道吧?”孟觉晓突然这么一问,林巧儿没有防备,随口道:“不错,那个是我安排人偷偷记下的,你怎么猜到的话网说完,现孟觉晓的目光陡然变化时,林巧儿不暗暗叫苦,心道住下坏了,聪明反被聪明误。

    “你别误会,我做这些都是为了自保。你知道的,朝廷那些大佬们。别看拿了好处后话说的都好听。一旦有点什么事出来了,谁都不会出头帮忙的。没一个好东西!都指望不上,所以只好未雨绸缪。”

    尽管知道解释很苍白,林巧儿又不能不解释。孟觉晓听了嘴角露出一丝冷的微笑,刚才还是和风狂雨的表,瞬间山雨来风满楼。

    “我能不能这样理解,你做这些不但要保住司马网,还要保住自己在司马家中不可动摇的地位。还有,我想问一句,你今后会不会这样对我?。

    孟觉晓说完冷冷的看着林巧儿。一时间林巧儿慌了。昨夜的回去之后,想到司马网那家伙连等都没等自己时,林巧儿一颗心全都挂在孟觉晓的上了。现在吃他这么一问。林巧儿不着急了,解释是越描越黑,不解释又不要失去这个男人。网吃一顿饱饭,就得回到旧社会。这事林巧儿怎么不着急?

    “小没良心的,你还要我怎样才相信?要我把心挖出来么?。林巧儿说着一阵跺脚,看看孟觉晓不为所动的样子,站起来冲到跟前,双手岔开一手扶着书桌一手按在椅子上,体前倾,樱桃小嘴差不多都贴在孟觉晓的额头上了。

    “小冤家,你究竟想怎样?。

    眼前一双硕大在微微摇晃,因为喘息摇晃变得更加剧烈。孟觉晓再次败在了肢体语言上。林巧儿说什么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目光贪婪的看着眼前一片洁白。这种女人穿低装,就是祸害啊!纯的!

    “蹲下!”眼前的小嘴让孟觉晓生出一个**头来,本能的吐出两个字。

    “你说啥?”林巧儿楞了一下,一低头看见撑起的帐篷顿时明白了。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