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河北之雄 第十九章还差您点东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盏觉晓以前读书的时候。中学开大会。两千多人的学坐宛心起看上去就觉得茫茫多的一片都是人。一万人排四人队列站一起,一眼都望不到边吧。现在城外有五六万的流民,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从理智上来说,关闭城门是对的,不然这么多人一下涌进城,稍有差池便会酿成大乱。但是从感上,孟觉晓不能坐看这数万百姓在暴雨中挣扎。

    孟觉晓这是在赌,赌城外这些百姓的淳朴和忍耐力。城门打开!一眼望去,城门外黑压压的都是人头!看见门开,流民们一阵动,但是看清楚第一个走出来的是一个穿官服的官员时,流民们意外的安静。

    中华民族坚忍不拔的格意味只要给一点希望,他们就能坚持。这也许就是经历无数次的外族侵袭子被外族统治。明依旧能一直传承下去的根源所在吧。

    孟觉晓心里也一阵慌,但是脸上保持着平静,昂的慢慢往外走。窝在城门洞里躲雨的流民自觉的让开一条路,孟觉晓雨伞没打一头便扎进暴雨中。

    城外的况,比预想中的要好,流民并没有全部往城门口拥挤。城门洞里不过躲了百十来人,还都是老弱妇孺。城外的流民则各自想各自的办法,临时搭建的各种棚子下,挤满了躲雨的流民。

    孟觉晓心头大定,可是又担心这个雨没个停的时候。回头对随后感到的曹剑大声道:“吩咐士兵,大家分头行动,到各个百姓躲雨的地方去喊话,告诉他们粮食天黑前一定到。”交代完曹剑,孟觉晓又对上官云道:“上官大人,麻烦您去一趟司马刚处,看他那边准备的如何了。另外让他想办法,准备搭建棚子的材料,雨停了就动手在城外搭建棚子。不能让百姓就这样在外面苦挨。还有,尽快找一个空着的房屋。用于安置老弱。”

    雨越下越大,孟觉晓暗自咒骂一声:“捣乱的贼老天!”叹息一声,撑着雨伞孟觉晓又一头撞进雨幕之中。本来可以把司马网捏在手里玩的,可惜这一场大雨,借重司马才的地方很多,只好松一松手了。

    “等过了一关再说!”自言自语了一句,一官服的孟觉晓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流民中间。临时搭建的窝细下,流民自己挖的地窝子里。还有一些就站在雨中举着破衣烂衫或者一把破雨伞的流民,都在惊奇的看着孟觉晓的出现。走到一个较大窝棚外孟觉晓停下了。一路走来流民的眼神有的茫然,有的充满了仇恨,更多的则是惊讶。看见一个穿着官服的官员在这个时候出现,实在太不真实了。

    “乡亲们,本官是新任河间府知府孟觉晓,我知道大家受苦了,请大家再坚持半天,天黑之前赈济的粮食就能到。”大雨中孟觉晓的声音传的并不远,但是足够十步之外的人听清楚。

    饥饿让些流民近乎绝望了,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场无的暴雨降临。没有人能预料到自己还能承受到久。就在这个爆的边缘,一个穿官服的年轻人,自称新任知府孟觉晓出现了。

    天地之间陷入沉寂,只听见雨点无冲刷的声音。孟觉晓见流民们没有反应,暗暗又骂了一句司马网是王八蛋。接着又道:“乡亲们。本官来晚了,大家受苦了。在这些本官给乡亲们陪不走了!”说着孟觉晓丢开雨伞,朝四周拱手大声道:“对不住了,老少爷们!对不住了!给大家陪不走了!粮食天黑前一准能到,雨停就会增设粥棚,大家都会有吃的。”一边说着,孟觉晓还一边暗蒋庆幸。这个是夏天、换成冬天,那就真的要出大事了,地上连他娘的草都没有。

    窝棚里突然一阵动。孟觉晓心中一惊,以为流民要闹事之际,一个头花白的老人,颤巍巍的走出来。在孟觉晓的目光中,老人噗通一下跪下了!刷!窝棚里所有流民都跪下了,刷,窝棚外也跪倒了一大片流民。

    “活菩萨啊!”老人颤抖的声音大喊一声,似乎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喊罢老人便拜服在泥泞之中。

    孟觉晓觉得鼻子里一阵酸楚,一阵疾步上前扶起老人,脸上雨水和泪水掺杂在一起往下淌。突然孟觉晓觉得打在上的雨点少了,回头一着居然是双儿举着雨伞朝自己笑。

    “大家都起来吧,本官和夫人还要到别处去看看。”

    年轻帅气的知府和他那漂亮的夫人一起出现在绝望的流民面前。在此之前流民们没有看见一个官员出现。雨打湿了年轻知府的衣衫,夫人的裙子也湿了大半漂亮的丝绸裙子上被爬满了泥点,但是这对夫妇一直在温和的笑。孟觉晓告诉大家坚持下去就有希望,年轻的双儿什么

    暴雨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雨点终于渐渐的稀疏时,孟觉晓已经累的走不动了,全靠庄小六搀扶着才能坚持下来。城外的数万流民一点 乱都没有,新来的知府大人和夫人冒雨出城给大家带来好消息的事,很快就传遍了。

    开始的时候孟觉晓每到一处还喊两嗓子,后来压根连喊都没力气了也不需要。夫妻慢慢的走在流民中间,保持着微笑。沿途流民纷纷跪迎。孟觉晓知道,流民们不是迎接自己。而是在迎接生的希望。

    暴雨渐渐的停下,城门里涌出一群当兵的,这些当兵的平时对流民们可没有半点好脸色。现在他们的脸色虽然依旧难看,但却在挖灶台架大锅到水开始煮姜汤。接着又有不少城里的居民自的出来,他们手里都拿着东西,有的拿着一两件衣服,有的担着一担柴火,有的拿着一些木料,手里拿着各式各样东西的人都有。

    回到城门处的孟觉晓看见这一幕还是很吃惊的,正在城门口维持次序的钱师爷看见孟觉晓便笑着上前道:“大人的事迹在城内都传遍了,司马网的妇人林氏带头捐出衣物和板材,河间府的小吏敲锣打鼓满大街的让大家捐献。”

    “哦?司马刚呢?”孟觉晓当然不会忘记这个王八蛋。

    钱师爷不屑的笑道:“他?压根就没出宅院的门,说是病了。林氏到府衙着急的各部门官吏,上官大人组织军队。具体的分工协作,都走出自林氏的手笔。没看出来啊。一个妇道人家,那多人和事处理的井井有条。”

    听到林氏的名字,孟觉晓不楞了一下,随即打了个喷嚏。钱师爷赶紧催促孟觉晓和双儿回去换衣服,免得受凉病倒了。

    回到驿站换衣服,孟觉晓一直在打喷嚏,丫鬟及时的端上来姜汤。灌了一碗进肚子后,渐渐的暖和起来。孟觉晓没有多呆,立刻又要出门。换好衣服的双儿又要跟着去。孟觉晓笑着拦住道:“不用了,你跟着淋了这么久,在家歇着吧。”

    “没事,奴家出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想到刚才双儿跟着自己一道出去效果出奇的好,孟觉晓便没有再坚持。只是让双儿当心一点。出门之后策马往府衙而来,府衙里这时候倒是安静的很,进进出出的人行色匆匆。

    大堂里孟觉晓看见林氏正端坐在案前,按说这个位置上坐的应该是司马才。

    “司马大人怎么了?”孟觉晓走进时,林氏正在埋头写点啥,看见孟觉晓突然出现,脸上泛起两道红霞。

    “中风了!孟大人才走,就到下了林巧儿似乎在说一个毫不相关的人的事,这让孟觉晓非常之意外。

    “中风了?看了大夫没有?”孟觉晓礼貌的关心一句,林巧儿苦笑道:“看过了,药也吃了。能不能保住命要看能不能醒来,就算保住了命,大夫说至少需要静养两个月!”

    孟觉晓很想喊一声“报应啊”没等他说,林巧儿已经先道:“您一定认为这是报应吧?”

    孟觉晓一时无语,林巧伸手撩了一下刘海上的散,一个轻巧的动作让头变得整齐起来,举止之间还透着一股妩媚。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确实是报应!”林氏叹息一声道。

    孟觉晓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心里多少有点遗憾,预想中孟觉晓是要让司马网跪在面前求饶的。现在这厮居然中风了,心里虽然也很痛快,但还是觉得有点遗憾。

    林巧儿幽幽的叹息一声道:“大人请随我来。

    。说着林氏头里带路,引着孟觉晓来到一间空房间里,屏退左右后关上门。孟觉晓四下看看,这里应该是司马网平时办公的地方。

    林氏拿出一个小方盒子往桌子上一摆道:“这里头是五十万贯的飞票,用来卖粮食和平上府库的账面足够了。”说完这些,林氏抬头幽怨的看着孟觉晓,盈盈拜到称:“求您去和上官大人说说,放过司马网吧

    孟觉晓越看林氏心里越觉得可惜的,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可惜嫁错了男人。

    “我可以不追究,上官大人那边,我不好替他做主吧。”孟觉晓,故作忧郁,其实是骨子里不想放过司马刚。

    跪在地上的林巧儿目光盯着孟觉晓慢慢的站了起来,孟觉晓被她看的有点心虚强自镇定。林巧儿笑了笑,面露慵懒之色,抬头轻轻的在腰间一扯,白色的衣袋轻轻的往下落时林巧儿朝孟觉晓媚笑道:“我知道,还差您点东西”凹曰混姗旬书晒齐伞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