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异地重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凤舞文学网--->

    二马,德裕三年二甲进士。--凤-舞-文-学-网--他这个二甲进士来的有趣“联判劣官并没有推荐他的卷子进二甲,但是皇帝来了一句:“那个俊俏的孟蜀呢?怎么没进二甲?”于是孟蜀便成了二甲第三名。不过在考翰林的时候,考官又把场子找了回来,孟蜀没能进入翰林院,这也算是他一直引以为憾的一段故事。

    一个人长的帅本来就很占便宜了,偏偏又是个很会做人的家伙。在中国,一个想在仕途有所作为的人,先你要会做人。不会做人当大官的也不是没有,海瑞那样的变态是特例,剩下就是那种出声显贵家庭的孩子,他们在大多数时候是不需要做人也能当大官的。

    孟蜀一直信奉一句话,“做人比做事要紧。”这样的一个人,在官场上厮混,又在皇帝的眼睛里留下过好印象,虽然孟蜀是寒门子弟,照样在官场上混的风生水起。从一化品县令,十几年间,顺利的坐在了一省巡抚的位置上。

    孟觉晓虽然来之前做足了功课,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巡抚大人,给他今后的仕途生涯带来了极大的影响。

    一如当年皇帝第一次看见孟蜀时笑称:“好一个俊俏的贡士!”

    第一次看见孟觉晓的孟蜀,对这个本家的评价也是:“好一个俊俏的状元郎!”

    诚然,皇帝当初的语气是赞叹,孟蜀的语气则是赞叹之中带着一丝惋惜。状元不能留在翰林院,从一个读书人的角度来看,肯定是犯了什么事。但是从孟觉晓外放河间府这个举动来看,这家伙犯的错误又不是原则问题。

    孟蜀的判断是,皇帝还是很喜欢这个家伙的,可能是这家伙不肯当驸马吧?皇家不是有两个公主正待嫁闺中么?

    孟觉晓要是知道孟蜀的判断,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判断至少猜对了一半!孟觉晓是拒绝了皇帝安排的婚事,但是却还在和李柔藕断丝连。德裕皇帝也确实有惩罚孟觉晓的意思,不然大可不必把他放在河间府,随便放在哪个,省做一个五品官,就算是皇家的恩典了。所以说,这里面的关系非常之微妙。究其根源,还是以为河间府眼下局面,皇帝要拔钉子,但是又没有太合适的人选,周致玄顺水推舟,皇帝顺其自然。

    有一个问题,周致玄为什么会推荐孟觉晓?如果周致玄愿意说出真实的答案,那么他一定很得意的说:“先我对孟觉晓有一种鼻子寻常的信心,其次,此举一箭三雕。”

    第一个意思好理解,第二个意思,暂且不提。

    一老一小两个帅哥,在巡抚家的后花园里见面了。这一次见面的过程没啥可拿出来说的,孟觉晓作为新科状元,摆出了一副晚辈的姿态,表达了自己今后一定在巡抚大人的领导下,努力做好本职工作的意思。孟蜀则是不咸不淡的鼓励了几句,还表示留孟觉晓吃午饭。但是孟觉晓婉言谢绝了,识趣的起告辞。这一趟来,就是来认门的!

    送走孟觉晓之后,孟蜀想起孟觉晓好像是带了礼物来的,便让管家把礼单拿来看一看。居然是很简单的四色礼品,看完礼单孟蜀便笑了。

    “两位年兄,既然还记得在下喜欢吃金陵的咸水鸭。”孟蜀自言自语了一句,背着手继续听曲看舞。

    出了巡抚的宅院,回到驿站时孟觉晓意外的看见李仁站在门口那。看见孟觉晓过来,李仁大步上前拱手道:“老爷回来了!”

    在此之前,李仁称呼孟觉晓都是大人。这一次突然变化的称谓让孟觉晓楞了一下。很快的孟觉晓就恢复了平常,点点头下马问:“什么时候到的?一路辛苦了!”

    孟觉晓的问题,让李仁不微微动容,后的李德也是微微的抽动了一下嘴角。

    “回老爷的快马轻骑,一路赶的急,三之前便到了。每午后在此等候,今有点临时事耽搁了。不然也能接着老爷。”李仁恭敬的回答,孟觉晓这才说道:“便走边说吧,事都办好了么?”

    “回老爷,信都送到了。公主、周相、蒙大人都有回信。”

    听见外头动静,双儿笑着出门来迎接,接过孟觉晓脱下的外递给丫鬟,然后打水给孟觉晓梳洗一番。

    孟觉晓很随意的梳洗,并没有让李仁回避的意思。李仁也安静的站在原地等着,显得很有耐心的样子。孟觉晓熟悉完毕微微一笑道:“待我看了书信再说。”

    周致玄的信上写了两件事,第一是巡抚孟蜀的一些喜好,比如喜好女色。第二件事则是说,他让李仁在途经山东时请了两个师爷,这两位都是经年的老吏,很是能干的主。有他们在边,一些具体的事多问问再做。还有就是就地让李仁在大名府请了一个账房先生,这三位都是靠得住的人,只管放心用就是。

    蒙先豪的回信密密麻麻的写了十几张纸,说的都是接任时的一些细节,什么该注意的,什么该小心的等等。最后又勉励了孟觉晓几句,还说了让李仁带来了一本画册,可以当做礼物送给孟蜀。

    两位先生的回信看完,孟觉晓的心头涌起一股浓浓的暖意。离开宣城的这些子,孟觉晓始终处在一种淡淡的患得患失的心态中,前世今生都没有做官的经验,孟觉晓真的怕到时候一抹两眼黑。现在看来,两位先生都想到了这些,都做了非常细致的工作。

    最后看的是李柔的回信,拿起信封就闻着一股幽香。孟觉晓看着信封上那娟秀的字迹,不微微的笑了笑。信也写了十几张纸,但是之前的十张内容可以说没有什么实质。絮絮叨叨的全是李柔边的事。最后两张,孟觉晓才看见一些有用的东西,什么皇帝最近心不错,雨妃为了父亲哭闹了一场,齐王前些子正式主管工部等等。当然,李柔的重点,还是催稿!

    “去把三位先生请来吧!”孟觉晓笑着招呼一声,李仁没有立刻走,而是低声道:”压 的有个事,怀想请老爷 孟觉晓道:“你说!”

    李仁道:“哥几个商量过,既然跟在老爷边,按常理便该改姓孟!”

    这句话让孟觉晓露出了沉思的表,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几位之前的名字,肯定是化名,现在称呼改了,还要改姓孟,这无疑是在表示托为仆的意思。

    他们为什么会生这些变化,孟觉晓不知道,不过现在既然提出了这个要求,孟觉晓就不能拒绝。否则,就只能打他们离开。

    “你们都是这么想的?”孟觉晓还是决定问一自,很严肃的问。

    “我等都是这么想的。求老爷成全!”李仁坚决的回答。

    “那就这样吧,名字就不用改了,还是仁德信义。”孟觉晓说着挥挥手,孟仁脸上一阵欣喜,退了出去。为什么会生这种事,孟觉晓不知道,事实上很简单。李仁和李德离开大内时,德裕皇帝特意让马三交代他们一句:“离开了,就别想着回来了。”同样的话,李雍也对李信和李义说了。

    这几位平时都住在一起,还在宣城的时候,李仁私下里跟大家说了这个事,大家都没意见,等个机会说而已。

    孟觉晓的人还在大名府,河间府这边就已经准备结束了。所谓的准备结束,就是账面上做平了。司马网在位置上的时候,对账目一向不关心反正也没人敢来查他不是?,一直到要走了,才急急忙忙的找人来,把方方面面的帐都做平了。

    帐是做平了,但这都是数字,仓库里有没有账上说的东西,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吏部的文下来的时候,茅宗敏就派人给司马网送信,嘱件他一定要对前来接任的孟觉晓客气一点。所谓客气一点,就是让他做事别太过分。在交接的时候,别玩太多的花样。但是这个话,司马网压根就没当真。司马网接到吏部的行文时,孟觉晓才刚刚从家里出门,一个月的时间,司马网把能收的钱都收了。这还不算,府库里的东西,能搬多少算多少,搬不走的就给下属猛福利。总之是竭尽全力的去做一件事,给孟觉晓留下一个级烂摊子。

    司马网毛经准备好了,孟觉晓还在驿站里接见三位先生。

    三位先生岁数其实都不大,三十来岁正值年富力强的时候。账房先生姓孙,两位师爷一个姓钱,一个姓李。

    三人由孟仁领进房间里,丫鬟奉茶之后,孟觉晓朝三人拱手道:“三位既然是周先生推荐来的,孟某自然绝对信任。孟某没有做过官,所以一摸两眼黑,今后一干行政事宜,都要仰仗三位。”

    三人听了不相互看看笑笑,然后由胖乎乎的钱师爷拱手道:“大人,此去河间府,要问题便是各种交接手续,一定要仔细的办好。一般前任都会落下一点亏空,在一定的范围内,只要不过分便可以接受。这也是官场上不成文的规矩了,前任的帐后任要认。”

    “什么叫一定的范围内?”孟觉晓摆出好学的姿态问。

    李师爷笑着拱手答道:“这个要看实际的接任况,河间府是大府,又兼着北地贸易司的总办一职。小的琢磨着,七八万贯的亏空也就差不多了,十万贯就是顶。过了这个数,就有点过了。”

    四人在一起谈了一会,双儿出来招呼大家吃饭,午饭之后孟觉晓留下三位,仔仔细细的谈了一个下午,对自己即将面对的事有了个概念后,这才作罢。

    孟觉晓在河间府呆了三天,把一干部门都拜访了一遍。第三夜,孟觉晓拎着蒙先豪送来的画册,再次拜访巡抚大人。

    孟蜀照例在后花园接见孟觉晓,还是显得很随意的样子,孟觉晓院子的时候,孟蜀正在闭着眼睛躺在靠椅上,小妾就坐在他的大腿上。

    孟觉晓看见这一幕,自觉的站住扭头。带路的管家见怪不怪,上前去报了一声后。孟蜀这才拍拍小妾的股,慢悠悠的从垫着软绵绵的锦缎的躺椅上起来。孟觉晓见状,心道此君倒是会享受生活。

    “状元公来了?坐,看茶!”孟蜀招呼一声,神态虽然随意,但是举子之间却透着一股上官的威严。

    孟觉晓如果对巡抚大人的“不拘小节”心怀不满,接下来的话就不会那么好说了。所以,孟蜀的眼睛一直在打量着孟觉晓的表变化。

    孟觉晓则是面带微笑,奉上一个蓝布包袱道:“离家前派人给蒙先生送了一封信,先生回信时让家人带来一份小礼物,说是给巡抚大人寻摸的。”

    “哦?蒙年兄还能想起在下?拿来看看!”听说是蒙先豪送的,孟蜀顿时来了兴致。接过包袱时,孟蜀还笑着说:“蒙年兄可是收藏了不少好玩意,当年我是一件也难求啊。”

    打开包袱,孟蜀一看封面上一个字都没有,不“咦”了一声,妾举着蜡烛过来,孟蜀信手翻开一页。那小妾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举着蜡烛一看画册,顿时脸就红了,赶紧的扭过头去,不敢再看。

    孟蜀看了倒是哈哈大笑起来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蒙兄还记得当初一起在秦淮河上的风同时光。年少荒唐!年少荒唐啊!”说着孟蜀感慨起来,信手把画册递给小妾,然后拿眼神看着孟觉晓道:“孟贤侄,你可知道这上面画的都是什么?”

    孟觉晓平静的回答:“既然是蒙先生赠与大人的,晚生如何敢不请自看。”

    孟蜀平静的看着孟觉晓这今年轻的本家,好一会之后才淡淡的说:“多谢贤侄辛苦一趟,感谢蒙兄还记得在下。”说着孟蜀话锋一转道:“河间府是个肥缺,贤侄去了,要当心被人搬空了河间府。”

    孟觉晓听了心中一惊,立玄道:“大人”孟蜀一摆手笑道:“怎么还成大人?难不成孟某当不得一声师叔?”

    孟觉晓连忙改口道:“师叔。”孟蜀这才笑道:“凡事都要讲一个,“理

    二,漂回去说宗孟蜀便端起了茶,摆出送客的姿跺※

    孟觉晓见他不肯多说,只好站起来告辞。

    待孟觉晓走了,那小妾低声问:“那个状元郎,带来都是什么羞人的画?没羞没臊!”

    孟蜀呵呵一笑,看看小妾道:“你懂什么?这是雅易安的大作,京城多少权贵,都愿意花万贯求一册!”

    “这个东西还能值一万贯?小妾吃了一惊问,孟蜀伸手搂住小妾的腰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有了这画册,能增加多少闺中乐趣。当年秦淮河上最红的杜云娘,为了求十幅画。整整陪那雅易安十天。还得按照他画的样子来做,后来这杜云娘每次与人欢好,客人们都要求挂上十幅画助兴。”

    这小妾正是花开一样的时节,听了这话不脸都红成了秋天的枫叶,手里翻着画册,看着心里痒痒,嘴尖却是硬道:“丢死人了 怎么照着做嘛?”

    ,

    回到驿站,孟觉晓立刻把三位先生找来了,把孟蜀的话转达了一下后,三位先生都沉默了。最后还是钱师爷道:“巡抚大人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司马网打的好算盘,欺负大人年轻呢。他不仁我不义,咬死帐上的数字,一件一件的对账。少一个大子,都不接收。”

    孟觉晓低头一番寻思道:“还是本官疏忽了,早知道派人去摸一摸况。”

    话音网落,外头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孟觉晓皱起眉头,正问时,孟仁进来汇报:“老爷。门外来了一个小将军,自称是老爷拜兄。”

    孟觉晓一听这话,立刻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旋风一般的冲出门来。院子里正站着一戎装的曹毅,看见孟觉晓出来,曹毅笑着张开双臂,慢慢的迎了上来。

    孟觉晓迎上前去,一个烈的拥抱,松开时,两人一阵呵呵呵的傻笑。不是双儿过来,两人还能继续傻笑一会。

    “双儿见过二伯!”双线上前行礼,曹毅顿时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半天也没摸出东西来当礼品,这时候有女人在后面笑道:“相公别找了,奴家这都备下了。”

    说话间,一个少妇枰扮的女人从后面一辆马车上下来,慢慢的走上前来,朝孟觉晓盈盈一拜道:“莹莹见过叔叔!”

    曹毅连忙介绍道:“这是你子肖莹莹,半年前过门的。”

    孟觉晓连忙拉着双儿一阵见礼,一番客气之后,把两人让进房内。两边都是年轻人,也没什么讲究的,孟觉晓吩咐备下酒菜,兄弟俩对坐喝酒。两个女人则在边上的炕头上坐着,说这小话。

    一边喝酒,曹毅一边说起这些子在军中事。初到河北,曹毅便住进了肖家。当年曹父在北地从军时,与肖莹莹的父亲是战友。当初两人同年结婚,关系好的跟亲兄弟一样,于是定下了这门亲事。

    肖父乃是北大营中路军中一名参将,手下有五千人,混的只能说一般。女婿上门,自然是好好的接待一番。呆了没半个月,曹毅主动提出到军中。曹毅也争气,在军中上上下下的关系处的都极好,现在已经做到了校尉的位置上。手下有一千夜不收!

    听到“夜不收”这个,名词,孟觉晓心中有印象,好像这个名词在一些提到明朝的书上看见过。

    “二哥是如何知道我在此的?”孟觉晓笑着问起来,曹毅听了便笑道:“月前就收到大哥的信,说是三弟要上任河间府,把为兄高兴的三天都没睡好。在家里跟媳妇说,孟六是我兄弟,她还不信,哈哈。”

    肖莹莹是军中子女,为人甚是豪爽,听到这话便扭头插嘴道:“你一个粗实军汉,你让我如何相信。名满天下的孟六是你拜弟?”

    两下里一起笑了起来,双儿笑着接过话道:“这有什么不相信的,小妹还是农家出呢,字都不识一个的。

    ”

    孟觉晓微微一笑道:“出这个东西。别太在意。”

    肖莹莹笑道:“雄州城最近都传开了。辽国南院大王的郡主耶律燕,号称辽国第一才女,三百年不出世的棋道天才。辽国棋院的头号老师,在金陵城力挫三个棋待诏,结果拜在了孟六的手下,死活要跟着孟六回家。叔叔您还不要,这个事么?”

    孟觉晓没想到故事都编成这样了,不呵呵笑道:“没有事,倒是她输了我十万贯。”

    肖莹莹倒吸一口凉气道:“这么多钱啊!我还听说了,叔叔在金陵城风月场上风光无限,多少秦淮河上的女子死活要跟您,有这个事么?”

    就冲肖莹莹说这些话,一般况下别的人就遭不住了。但是孟觉晓并不在意,肖莹莹和曹毅同年的,两人都不过二十岁。再说肖莹莹这样的,肯定是长期关在家里不能出门的,好奇一点也可以理解。

    曹毅件是瞪了婆娘一眼道:“瞎说什么?也不看看地方!”

    肖莹莹也不在意,回头对双儿笑道:“妹子莫怪,我嘴快。”

    双儿眼下正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候,这些话倒也没往心里去,双儿人老实善良的,对肖莹莹笑了笑没说啥。其实,心里还是很想知道一点孟觉晓在外面风光的事

    孟觉晓朝曹毅笑道:“无妨,在金陵城里的事,外界传的夸大了。年轻人在一起,涉足风月倒是有的,与人斗气比赛,也是有的。”

    兄弟俩异地重逢兴奋不已,这酒一直喝到半夜,两个女人都在打瞌睡了,两人还在喝酒聊天。不过这时候聊的话题变了,都是关于军中的事

    曹毅所在的军中乃是北大营中路军的上军!北大营分左中右三路大军,每军满员十万战斗兵。三路军互不统属,都是直接听命于兵部。这个制度,乃是当年圣祖定下的,目的是为了互相牵制。,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