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造福乡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凤舞文学网--->

    我!”声舒服的呻吟在夜空里飘,接着叉是怯怯。--凤-舞-文-学-网--活

    “你娘还说了些啥。”

    “我娘还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叫花子跟着走。”

    “还有呢?”

    “男人就是女人的天!没了男人就是天塌了!”

    夜凉如水,相拥的两人在一弯弦月下安静的坐着,构成了一副写意水墨画。

    “这都啥时候了,双儿咋还不回来?”正在油灯下忙绿的葛老实,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眼瞅着就要成为状元的岳父了,葛老实还是照常做手里的活计。

    “夯货!双儿不回来才好呢!你忘记了当初怎么把我勾搭出去的?”同在一盏油灯下纺线的葛家婆娘,很不客气的骂了一句。

    似乎是听见了这对夫妻的对话,草地上的双儿突然呀的一声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衣衫道:“不早了,再不回去娘就得打人了。”

    “你娘都怎么打你?”一边往回走,孟觉晓一边笑着问。

    “我娘喜欢用鞋底子抽人的股,可疼了!我爹从不打我。”说着话。双儿还轻轻的吐出一点舌尖来,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来,让哥哥帮你揉揉!揉揉不觉得疼了!”伴随着一声倡檄的笑在夜空中回。双儿如受惊的小鹿,在河堤上灵活的躲闪求饶。

    “哥,别,再闹就回不去了。”一个有心做坏事。一个没有多少抵抗意志,结果很明显。哀求声渐渐的淡了下去,两具躯又贴在了一起,磨磨蹭蹭的一路往回走。

    送到葛家门口时,已经是子夜。葛家夫妇没有生气,反而陪着笑脸。离开葛家,一个人默默的往回走时。孟觉晓突然想明白一件事。为什么自己对双儿如此执著,因为在双儿的上,孟觉晓找到了恋的感觉。前世的师姐、今生的珠儿,更多的是因为需要而在一起。

    修祖坟无疑是一件很隆重的事,第二天一早孟尤氏便赶回了孟家庄。先在祠堂里祭祖,女人时不能进祠堂的,孟尤氏只能在外面等着。祭祖之后,孟觉晓被请进村学。

    村学就在祠堂的侧屋里,孟家庄的孩子有上百号,但是能让孩子读的起书的家庭不多,村学里只有三十几个孩子,平时由一个老儒生代为上课。

    所谓老儒生,就是一辈子连个秀才也没考上的读书人。

    在孟觉晓的面前,学堂的老儒生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开口必自称“学生”尊孟觉晓为“老师”

    站在一群孩子面前,窗户外围着一群家长,都在等着孟状元的刮话。

    孟觉晓对这这些仰面敬仰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们,居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沉吟了一番之后,孟觉晓才慢慢的说:“今天来这里,想说的话就一句。”说着孟觉晓走到书桌前,提笔写下一行字。然后举起来道:“大家跟着我念,知识改变命运。”

    “知识改变命运!”孩子们未必能明白这句话,但是都很认真的跟着念。

    从学堂里出来回到老宅,孟尤氏正在与孟德高商议修祖坟的事。按照孟觉晓出三百贯的话,这个祖坟能修的非常气派。孟德高正在说的口沫横飞时,孟觉晓进来打断了谈话。

    “族长好,修祖坟的事先放一放,有个更重要的事要先定下来。”

    孟觉晓的话让孟德高傻掉了,还有什么比修祖坟更重要的?接着孟觉晓又说:“从明天起,村里所以适龄孩子,都要上学,这个钱我来出。”

    孟德高请孟觉晓到村里的私学去,目的就在于此。孟觉晓是聪明人。自然一点就投。只不过听孟觉晓说这个事重要时,居然因此打断了谈论修祖坟的事。孟德高还是狠狠的感动了一下。

    心怀感激的孟德高正开口说点啥,孟觉晓又道:“还有,祠堂那个地方还是小了点,三十几个孩子能呆的下,多了就挤了。我有个想法,孟家老宅边上那块空地,不如我出点钱,修个小学堂。这个事。族长也请烦劳一下,两项开支加起来需耍多少钱。”

    原本孟德高的意思,孟家庄要兴旺,下一代不能荒废了。所以才暗示孟觉晓出钱,解决一下教书的夫子费用以及学生的书本纸笔的开销。没想到孟觉晓直接要修个学堂。这一下孟德高已经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感动的是老泪纵横。

    “孟老爷仁厚啊!”孟德高擦了擦老泪。很快又镇定下来道:“修学堂。地皮是现成的,村里有的是劳力,人工钱也能省下。满打满算的,修学堂加上桌椅板凳的钱,不过三十贯。”

    孟觉晓接过话道:“孩子多了一个夫子肯定忙不过来,还要再请两个。另外这个学堂的怎么建。我还有点想法,晚上弄出来明天给族长看看。还有桌椅板凳。书本纸笔,这些我明回县城便去落实。什么都能耽误,就是孩子们耽误不得。照我的意思,学堂优先修建,越快越好。我不想等到我离开的时候。学堂还没有正式开课。”

    “孟老爷修学堂是造福乡里的善举,村里人没说的,只是这样一来。怕不会耽误孟家修祖坟的事吧?”孟德高表示了一下担忧,孟觉晓听了笑着摇头道:“祖宗们知道因为学堂而推辞几修缘祖坟之事。只会高兴不会怪罪的。”

    事就这么定了下来,当天夜里,孟觉晓忙到很晚,总算是拿了一张设计图出来了。这个设计,与现代人的构思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次一早,按照约定好的,孟德高领着村里的瓦匠头孟三来到孟家老宅。拿过孟觉晓的图纸一看,孟三当时就傻眼了。三间青砖大瓦房,一横两竖,中间是场。场上还有秋千架之类孩子们玩的设施,具体的样子孟觉晓也画出了图形。

    “孟老爷,按照您这个图,村里劳力是够,但是瓦匠人手不够,现有瓦匠全卯足劲来干,没有两个月也做好这活。”孟三这个意思是要请瓦匠。四斑品听就急眼了,好不容易孟觉晓愿意出钱修学堂,渊出种增加投资,孟觉晓要是不高兴反悔了怎么办?

    “贼囚援,请什么人?全村壮劳力不下二百人,你还要请什么人?。孟德高急眼了就骂,孟觉晓现在的份怎么会在乎这些小节,上前笑道:“那就请吧,总之我希望在走之前,亲眼看见村里的孩子们能上学。对了老族长,还有一个事。您辛苦一下,通知各家各户有上学孩子的,明天都领着孩子上我家来一趟。我让人统计一下数字,好准备书本纸笔

    “这事好办!”孟德高答应的很干脆。孟觉晓有道:“老族长,我还有个想法,今后孩子只要满七岁,就得上学,这一条要写进族规里头。至于这个,费用问题。有我孟觉晓一天,断断不会少了孩子们的

    “这个事不我一个人也做不了主,得找族里的老人们商议商议。”这一次孟德高没答应,毕竟孟觉晓不能长生不老不是?孟觉晓,对此表示理解,也没说啥。一干事就这么敲定了,孟德高让人敲锣把村子里的人都叫齐了宣布这个事去了。免费提供

    村里人听说孟觉晓为了学堂的事,居然连修祖坟都推迟了。心里的感激都别提了,家里有合适读书的孩子。二话不说都抓回家里。打水洗洗干净,准备明天到孟家去报名。

    次一早,孟家老宅跟前就排起了长队。孟觉晓也是早有准备,门口摆了两张桌子,一张桌子前纪录孩子的姓名家庭况,一张桌子前居然是两个裁缝。每一个孩子来了。都裁缝都给量了尺寸,这一下把那些孩子家长都搞迷糊了。

    有几个。胆子壮的便上前问:“孟老爷,您这是什么个意思?。

    孟觉晓笑道:“县城的大财主张大官人你们晓得吧?听说我在家里兴办学堂,特意表示捐献一笔钱,我拿到这个钱呢,想了想觉得新学堂要有新气象,所以按照统一的样式,每个孩子做两衣服。我管这个叫校服”。

    这话刚说完。村里的人脸色全变了。孟德高就在边上听的清楚,二话不说拉着孙子的手走到孟觉晓的面前,对那孩子道:“娃,跪下给孟老爷磕三个,响头!”

    那孩子听话。立复乖乖的给孟觉晓磕头,孟觉晓笑着要阻拦,却被孟德高拦阻道:“孟老爷,乡里乡亲的没有什么能报答您的,就让这些孩子们磕头吧

    呼啦一下,百多个孩子给孟觉晓跪下了!看见这一幕,孟觉晓心里也有点酸,这年月的百姓还是厚道啊!心里知道感激!

    学堂第二天就开始动工,不知道怎么把高县令给惊动了,次一早就赶到县城,盛赞了一番孟六造福乡里的伟业后,在鞭炮声中与孟觉晓一起奠基。高县令还代表个人,给每个孩子捐了一些纸笔。

    村里的男人们都忙着去修学堂,女人们也没闲着。二十八就是状元郎的婚期,她们都到葛家去问了,什么需要帮忙的,大家帮着做。

    张光明从芜湖回来,听说孟觉晓的婚期后,立刻找到老爹,一番商议将家里的一座三进宅子的房契摆在孟觉晓的面前。孟觉晓也没跟他客气,总之以后用行动报答就是。新房的问题解决了,接着就是打扫妆扮,这些事也不需要孟觉晓心。用张大官人的话说“这事有我呢,状元公是做大事的。安心的准备当新郎就是!”

    孟觉晓倒也闲不下来,被张光明抓到酒坊里去看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转了一圈下来。孟觉晓也没啥可说的。以现有的条件,做的已经很好了。

    “三弟,有个事你得给我支个招。”张光明已经习惯了有困难找三弟。孟觉晓笑着点头道:“大哥请讲”。

    “是这样的,这酒坊的产量渐增加,剩下的酒糟多了,处理起来是个麻烦。以前少的时候吧,酒糟还好处理,现在多了。就不好处理了。”

    “以前是怎么处理的?”孟觉晓先问这个。

    “谁家养猜的,随便来挑回去就是。眼下不是多了,看着怪心疼的张光明这么一说,孟觉晓就笑了,原来这家伙想拿酒糟做点废物利用的文章,自己又没招。

    “心疼了?你可以这样,一是自己弄个循环养猪场,二是跟人合作弄一个循环养猪场。

    ”

    张光明一听这个反而迷糊了:“什么循环养猪场?”孟觉晓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名词太拼了。连忙给他解释道:“你这酒坊里的酒糟,可以喂猪吧?猪圈可以修在鱼塘边上。

    弄明白之后,张光明感慨道:“三弟,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这些你都懂

    孟觉晓心说前世就是农家子弟,哪有不懂这些的?不过说出来又是另外一个味道:“天地万物皆有相关之处,关键看你有没有去仔细观察。我建议。你还是与现在那些农户合作。你出钱给他们修猪圈买猪苗,提供酒糟喂猪,按照一个合适的比例分成就行。”

    张光明听明白了,立教让边的人记录下来,以后酒厂要不断的开分厂。都可以照此办理。张光明抓了孟觉晓的苦力,孟觉晓自然也不会放过他,让他带着去找城里的木匠。拿出一份图纸来,让木匠照着做桌椅板凳。听说这是给学堂做的。张光明又是好一阵的感慨。

    县里的孟觉晓在忙,孟家庄里的学堂也在有条不紊的施工。村里的人本质绝大多是都是纯朴的。孩子们上学免费就算了,还能穿新衣服。当大人的不下死力气。怎么好意思出门见人?工地上干的是火朝天。地基一上午就挖好了。中午的时候,葛家婆娘带着一群婆娘来了,抬着打锅的白米饭和一荤两素的菜,气腾腾的香味老远就能闻到。

    这一下干活的人都傻眼了。怎么还管饭的?这时候监工的孟德高往高处一站,扯开嗓子道:“孟老人仁厚,大家伙在这干活出力,每中午晚上管两顿饭。只要干活不偷一。米饭管是哪个、务货偷要滑的,右刻给我滚懵,※

    这年月白米饭寻常人家那都走过年才能看的见的,平时谁家不是掺着野菜山等一阵吃,能吃饱肚子就是好子了。

    干活的人没口子的对孟老爷又是一阵感激,千恩万谢的话说了无数遍。这种事传的也快,三五天的全县都知道了。人人都夸孟六不但文采好,人品德行也是没得挑的。

    婚期终于到了,孟觉晓这一被折腾的够呛,各种程序繁杂的蔡竹难书。状元郎结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宣城县,四邻八乡的都有人来祝贺。孟家新宅叫一个闹!送贺礼的人都排起十几米的长队,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有点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都来了。

    孟觉晓差不多是被抬进洞房的,迷迷糊糊的看见披着头盖的新娘子和那燃烧的红烛,孟觉晓的酒醒了一分。摇摇晃晃的拿如意挑开双儿头盖,但见烛光之下一个。盛装的少女正在朝自己微笑。

    都说结婚的这天女人是最美的,看见此刻脸上流光溢彩一脸幸福的绽放出一最美的神采的双儿,孟觉晓突然觉得一天的疲惫消失了,酒也醒了一大半。

    “相公!”双儿轻轻的叫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丝羞怯,低着头上前来微微道了一个福。

    这就是我的新娘,今后的人生道路将陪着我走下去的妻子。孟觉晓,的脑子里闪过这么一句话,上前伸手抬去双儿的下巴道:“叫我好好看看。你今天真美啊!”

    双儿仰面微微闭着眼睛,口中低声喃喃道:“以后奴家就是相公的妻了!”

    “嗯,以后我们就是夫妻!”孟觉晓肯定的强调了一句,对于他而言。这是一个。承诺,一个一生不变的承诺。

    一刻值千金!

    这诗是谁作的,孟觉晓一时想不起来了。喝了合秀酒,芙蓉帐里别有一番滋味。到浓处。孟觉晓却被制止了下一步的动作,已经变成一具羔羊的双儿,伸手从枕头下摸出一方白巾时,孟觉晓才想起这是对于女孩子而言很严肃的程序。

    这个严肃的程序。意味着一种女的自重自!至少孟觉晓是这样理解的。

    一夜贪欢风雨骤,晨起娘扶走。

    孟觉晓还在沉睡的时候,新娘子双儿在鸡鸣之时便悄悄的起来了。悉悉索索的一番收拾后,来到院子里想找扫帚扫地,不曾想院子里已经有丫鬟在忙碌,看见双儿都停下行礼问好。这一下双儿有点晕了,这才想起自己就是丫鬟们口中称的“夫人”

    没自己什么活干,双儿只好回房间,看着上犹自沉睡的丈夫。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微笑。看着看着,双儿越凑越近,左右无事可做,便搬把椅子,坐在前,双手撑着小巴,看着面前睡的像个孩子的男人。想着昨夜那羞人的事。还有那胯间的创口犹疼,双儿不又脸红了。

    脸红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昨夜不但男人疯狂,好像自己也很享受这种感觉。难怪男人和女人要结婚啊!

    丫鬟来敲门。告知老妇人起来了。双儿这才忙不迭的推醒丈夫,接下来还有程序要走,虽然繁琐,但是这是礼的一部分。

    孟觉晓睡的正香,一看双儿已经穿好起来了,外头天不过蒙蒙亮,双手一拽新娘子入怀道:“再睡一会。”

    “不行啊!要去拜见婆婆的!快起来啊!”双儿一番拉拽,孟觉晓,总算是迷迷糊糊的起来了。一番又双儿伺候着梳洗穿戴,看着小媳妇认真的样子,孟觉晓不想起昨夜的红烛照耀下,也正是这个女人。眯着眼睛承受着,想叫却不敢叫把手塞嘴巴里的光景。

    突然孟觉晓想起什么来了,走回边,那一方白绢已经不在原位置上了,翻找了一会才找到,皱巴巴的拿起展开一看,猩红点点已经凝结成一种深紫色。

    这个时代,做男人真好!

    白绢被边上的双儿一把抢了过去,低着头哀求道:“哥哥莫看了,羞死人了。”

    孟家庄村学开学的这一天。县太爷亲临现场!四乡八邻的人也来了不少,都想看看状元郎修的学堂是什么样的?

    开学的这一天,锣鼓喧天,孩子们都被集中起来排好队,念到名字的就上前去,领一个书包和两青布衣衫。

    教室里窗明几净,新式的课桌,每人一个张椅子,完全不同于大家以前见过的样子。这一切可把非本村人看的眼睛都红了,孟家庄出了状元,本村人走路时遇见外村的,无不得意的昂起下巴来。

    高仁辅看了新学堂里的结构和课桌,不连连点头道:“此可以为本县办学之典范也!”

    开学的这一天下午,孟家祖坟的修缮也正式开工!全村人都自的买来鞭炮和祭品,一番隆重的仪式后,正式破土修缮。

    孟觉晓等到了开学的这一天,却等不到看见祖坟修络一新的子。一个月的假期快到了,孟觉晓要收拾收拾踏上北去的路。

    关于这个事,母子俩商议时孟尤氏坚决的表示要留下。孟觉晓的意思,全家人都去,不然这千里迢迢的,后想见一面前难。

    “糊涂!你这些子忙晕头了。珠儿有了子你都不知道!”孟尤氏这句算是点醒了孟觉晓,这些子真的疏忽了这个总是默默等待的女人。

    “哦,耍当爹了!”孟觉晓不自觉的自言自语一声后,猛的一拍股。拔腿就往后院跑。

    珠儿的待遇现在也提高了。有自己的院子,还有两个丫鬟伺候着。看见孟觉晓股着火一样的冲进院子,丫鬟连忙大声道:“老爷好!”

    正在上坐着收拾亲手缝制的小衣裳呢。珠儿听到声音便立玄站了起来,一脸的笑容。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