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孟三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凤舞文学网--->

    …一夜,留给秦淮河浊块香艳点地的,是百余篇可传咱“渊口”好词。--凤-舞-文-学-网--还有无数前途和命运注定与秦淮河紧密相连的少女的美梦!这一夜,留给金陵城读书人的是一场震撼,还有后每逢来了词兴,便会想到今夜的不知从何下笔。这一夜,注定有很多文人的感慨,这一夜注定有很多少女做梦。

    孟觉晓没有做梦,只是觉得很累,回到住所躺下便睡。第二天一早起来,吃早餐的时候,立志社的其他几个人看着他,如同看见怪物。

    孟觉晓不明所以的问:“怎么都这样看我?”

    冷雨新来的,胆子还没练肥,拿着筷子端起粥道:“吃饭,吃饭!”

    马元本是宣城老乡,张嘴言又止,最后还是端起粥:“吃饭!”

    是同学,见前面两位不说话,叹息一声道:“昨夜你走的倒是早了,累的我们一阵好追。

    ”

    文魁接着道:“可惜我们抄写的词,一也没带回来。”

    最后一个说话的范仲淹显得比较淡定,指了指孟觉晓的头上说:“恭喜孟兄,一早便有人送来了两万贯彩金。”

    孟觉晓被他们的样子弄迷糊了,干脆啥都不说。总算是把一碗粥吃完了,珠儿上来奉茶时低声道:“相公,这一早起来,外头送帖子的人便来了一堆,听说您在休息,都是丢下帖子就走了。”

    “都有些什么人?”孟觉晓随意的问道,珠儿想了想道:“都是一些下人。”

    点点头,孟觉晓正与众人商议怎么过年的时候,庄小六进来了,手里捧着一叠请束道:“少爷,又受到了这么多帖子,您看怎么办吧?”

    “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一律拿去烧火。”孟觉晓手一挥,很有气势的样子。

    这时过来道:“孟兄,既然留在京城过年,你我便要去拜见一下蒙先生才是。”

    孟觉晓点点头,提到蒙先豪。他先想到了周致玄,昨天晚上的事要是传到周先生的耳朵里,不知道他会怎么评价。

    御书房内,一叠昨夜孟觉晓的大作,整齐的抄撰后,摆在德裕皇帝的面前。--凤-舞-文-学-网--一边看着上面写的词,德裕皇帝一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不时的笑道:“这句不错,这句也不错。”周致玄在边上面无表,上午被召进宫来的蒙先豪,几次给他使眼色,他都没有反应。

    总算是德裕皇帝放下了手里的纸,笑着问:“蒙卿,这个好词三分天下的孟觉晓,是你的学生吧?卿虽然是状元的出,似乎并不以词出名

    蒙先豪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上午散朝后被叫进宫,到了书房等了半个时辰了,皇帝也没问他话。一开口问的还是一个蒙先豪觉得奇怪的问题。

    “是啊!孟觉晓确实在临江书院就读过,这个孩子到是用功的,读书也有想法。在书院的时候,时时手不释卷。皇上说他好词三分天下,此言何意?”蒙先豪只能照实回答!

    德裕皇帝这才笑着把听来的昨夜之事转述了一下,蒙先豪听完之后一阵目瞪口呆,好一会才指着桌子上的稿子道:“容臣看一看再说。”

    德裕皇帝笑道:“呵呵,不着急时候不早了,二位卿陪联用膳,联这就让他们抄,回头每人带一份书稿回去便是。”

    ,

    孟觉晓背着手,后面跟着一个挑着担子的庄小六,两人出现在周府门前时,已经是午饭后的事了。免费提供

    周府的现任的门房不是在怀宁那个,是一今年轻人。见了敲门递帖子的孟觉晓,这今年轻人不是很客气,尤其是看见庄小六挑着的担子,更是不客气的挥手赶人似的说道:“帖子留下,东西挑走。”

    孟觉晓连忙笑道:“这位小哥,在下乃是周先生的弟子,从江南看来的。还请,”

    “我管你从哪来的?先生不在家,你这样自称学生的,我见的多了。快走吧,不然先生回来,挨骂的是我。”

    眼瞅着孟觉晓就要吃闭门羹,那今年轻的看门人突然脸上堆起了笑容,点头哈腰的越过孟觉晓。

    “老爷回来了!”

    孟觉晓不由松了一口气,回头一看果然是周致玄的轿子。“学生特来拜见先生,来的唐突,失礼处还请先生包涵!”

    周致玄下了轿子,嗯了一声,背着手过来看看低头恭敬的站在边上的孟觉晓,脸色晴不定的,好一会才低声道:“跟我进来

    孟觉晓跟着进了大门,倒叫那个看门的年轻人傻眼了,刚才他还要赶人来着,原本以为这今年轻人和一般的走门子的举人是一路货色呢。跟着周致玄一起回来的那个老汉,便是在怀宁城那个,待周致玄和孟觉晓消失在门里。笑嘻嘻的上前问挑着担子的庄小六:小六,孟公子可提到老汉?”

    庄六认出他便笑道:“公子交代过,左边篮子里的一坛子好酒,便是带给大叔的。只是”

    ”庄小六闷坏,说到这停下了。

    那老汉急问:“只是什么?”庄小六道:“只是方才这位大哥,让我把东西担走,说什么会被老爷骂小的把东西了周大叔,不会害了您吧?”

    周老汉一听便朝年轻的门房瞪眼道:“你这个混球,可知道孟公子乃是老爷最看重的学生。你居然要赶他走,待我回头向老爷说去。”

    进了书房,周致玄从袖口里掏出一叠稿子,狠狠的往桌子上一砸!砰的一声!震的孟觉晓眼皮直跳。

    “好你个孟觉晓啊!好你个江南词王!天下三分好词在今夜,好气魄!你当天下的读书人是什么?啊?就你一个人填的出好词?啊?狂手指差点点到孟觉晓的脑门上了。

    足足不停的骂了一刻钟,期间老汉送茶进来,他都没停。吓的老汉放下茶便走。周致玄总算是停了下来,孟觉晓一脸微笑,端着茶上前道:“先生请喝茶!”

    接过茶杯的周致玄,又使劲瞪他一眼,喝了一口茶后,想起刚才孟觉晓被的像孙子似的,不由扑哧一笑,感慨一声道:“你这个臭子,端的让天下好词的文人羞煞也!连皇上都说,这百余好词,三分天下,倒也不算夸张。”

    孟觉晓没想到周致玄最后是这个表,不过周致玄的火过去了,这点他倒是明白了。连忙上前认错道:“先生责骂的是,学生确实鲁莽了。怪只怪那金陵城四大才子咄咄人,学生没有了退路。”

    周致玄放下茶杯,脸色缓和了许多,叹息一声道:“你啊!怎么说你才好?来京城有子了,能够整天闭门读书,为师甚是欣慰。茅冲之事,你为何不来寻为师?而是闹到那应天府,还说要敲登闻鼓?你当那钉板是好滚的么?功名都不要了?为师的殷殷期望你置于何地?你简直就是个混蛋!”

    “先生说的是,学生后一定牢记在心!凡事不在冲动!”孟觉晓,恭恭敬敬的回答。

    “好了,为师是担心你锋芒太露!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年轻人锋芒太露,容易得罪小人,后什么地方让人下了绊子都不知道。那应天府的鼓一响,你便把茅相得罪死了。茅调元是什么人?当朝辅,被你着当众认错,以他的心,能放过你都是怪事。”

    周致玄说着一声长叹,又道:“算你小子运气,皇上今天才朝会之上,定下的恩客主考不是茅相的人。”

    “学生冒昧的问一句,恩科主考乃是何人?”孟觉晓见周致玄表松动了,壮胆问了一句。这个时候他也看出来了,周致玄不是真的生气,而是趁机打磨一下自己的锐气。

    “清流领袖,士,礼部尚书龙清渠大人。副主考是蒙先豪。”周致玄翻了孟觉晓一眼,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孟觉晓道:“学生来京有,一直没去拜见蒙先生,看来得等到试之后,才好去拜见蒙先生了。”

    周致玄听到这里便笑了,指着孟觉晓鼻子道:“就你还想试?你不是当众誓,不作一词么?会试、试,都要作冉的,我看你怎么过?”

    孟觉晓一听这个”便苦着脸道:“这个不能算吧?学生说的是平时不作词!”

    周致玄哼了一声,冷笑道:“你这么一闹,到是真的名满京城了。皇上在午饭后对为师与蒙先豪说你,江南词王一称得改成孟三分了。你啊!才名卓著者,往往招人嫉恨。历史上那些以文采著称的,有几个仕途之上能有建树的?为师还指望你帮衬着,做一番事业的。

    孟觉晓这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立志社的事告诉周致玄,于是便低声道:“先生,学生有一事相告!”

    周致玄见他神态郑重,不由正色道:“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