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不期而遇的约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凤舞文学网--->

    桑奴姑娘何来谢谢说。--凤-舞-文-学-网--“孟货晓不是很明白 。

    “难道您不觉得,你的词道出了这秦淮河上姑娘们的心么?就为这个,奴家也要敬您一杯才是。”说着桑奴举起杯子来,孟觉晓刚才没防备,这一次赶紧端起杯子来道:“那在下先干为敬。”

    这画舷上的姑娘,都是从小买来调教,教她们识字唱曲,下棋绘画什么的。读书人都好这个调调子,很快励志社这些人与姑娘们喝酒聊天,好不闹。

    这船上的头牌桑奴,一直挨着孟觉晓,不管是坐着喝酒还是聊天总是粘着。倒不是什么一见钟一颗芳心落在孟觉晓上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这是一个出名的机会。当然,孟觉晓现实出来的才华和风度,桑奴也确实动心了。只要孟觉晓有留下来共度良宵的想法,桑奴也是求之不得。诗语那么出名的红牌都不肯梳头而等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桑奴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怕的是这孟公子看不上自己,错过了这个。出名的机会才是。

    论才貌,桑奴并不比诗语差多少,孟觉晓从一个现代人的角度来看,两者之间有的差距,还是经营策略上瑰男人都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诗语不管放出来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死活不肯让人为她梳头,这个才是让无数男人趋之若鹜的关键所在吧。

    反观桑奴,容貌虽然依旧清秀,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但是眉宇之间透着的风,姑娘姑娘的叫着,想来不是姑娘了。

    画艘在秦谁河上慢慢的往前,对面驶来一艘更为华丽的画艘,船头站着的妈妈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招手喊道:“对面的姚妈妈,船上来了几位客?”

    船舱里的桑奴耳朵尖的,立刻抬头看了看外面,突然低声道:“对面来的就是慧香苑的船,不知道今天船上诗语姑娘在是不在。”

    所有人被这一句话都吸引了注意力,桑奴扭着腰站起来道:“奴家去打听打听。”

    这时两船交错,只听对面的船头姚妈妈笑道:“陶妈妈,我这船上几位客,都是当今天下有名的才子。没办法,谁让我们家诗语的名声大呢?每天客人都不得断。陶妈妈的船上,又是哪里来的客?”

    画舷之间也比,女人之间更是要比。

    桑奴听的清楚,掀开帘子出来,得意的微笑道:“姚妈妈,我这船上的客,姚妈妈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知道了心里反而堵的慌!”

    两艘船较上劲了,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对面的妈妈酸溜溜的笑道:“哎哟喂,是哪些客,比这金陵城里头的四大才子还要受奴娘们的欢迎?”

    金陵城四大才子,王、陈、柳、谢。这四位都是京城官宦家的公子,平时别看喜欢风花雪月的瞎混,今年的乡试却夺去了前四名。这四人在金陵城读书的年轻人圈子里素有才名,人长的也都不错,这次乡试的结果一出来,这四人便被冠以四大才子的美名。

    眼看着对面的姚妈妈洋洋得意的一副胜利之师的样子,桑奴边的陶妈妈轻描淡写的应道:“今船上的客六位,论名气到是有一位能在这秦淮河上与四大才子一较长短。”

    对面船上的姚妈妈听了冷笑道:“是么?我到想听听是哪一位?”

    桑奴叹息一声,慢悠悠的说道:“还能是哪一位?不就是诗语姑娘思夜想的那位么?”

    慧香苑的画舷上,诗语正在调式着琵琶的弦儿,本来是带着一点听着好笑的意思在听,准备回头出去唱三曲便闪人的。听到桑奴说的这话。诗语的手猛的一抖,拎着琵琶嗖的站了起来,挑起窗帘往外看。

    “吹什么大气?什么人能让我们诗语姑娘思夜想?今天桑奴姑娘不说个清楚明白,奴家不计较也就算了,船上的四位公子可不能答应。”姚妈妈把脸色沉了下来,声音很大,这时候对面船舱里出来四位年轻公子。个个衣着华丽手摇纸扇,看上去都是风度翩翩的佳公子。

    这四人听的清楚,其中一位上前来冷笑道:“王某倒要看看这个人是谁?”

    孟觉晓在船舱里听的清楚,心道这也太巧合了,第一次出来玩就遇见诗语的船。本是两条船之间的较劲,为客人怎么好出来多事?

    桑奴这是撩开帘子探头笑道:“孟公子,您能移驾船头么?”说着话桑奴抛来一个哀求的目光,孟觉晓站起冷冷的扫她一眼道:“谁让你多事?”一声冷笑,孟觉晓的脸色沉。--凤-舞-文-学-网--

    桑奴顿时慌了神,原本觉得孟觉晓是年轻人,稍微挑逗再放出温柔的手段来哀求一下便会出来争这口闲气。没曾想孟觉晓根本就不给她这机会道:“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桑奴脸上带着媚笑,凑近了低声哀求道:“孟公子,原本这秦淮河上,桑奴也算小有名气。自打诗语来后,原本的熟客被拉走了七七八八的。这也就算了,慧香苑的姚妈妈每次见了奴家的船,都会挖苦一番。奴家心里有气,不合借您的脸挥,但求您一回善心,帮奴一把。”

    孟觉晓冷笑着不说话,打定主意今天不出这船舱,看她们怎么闹。同行的几位到是想劝一下孟觉晓答应的,可他们也是头一回见孟觉晓脸色沉至斯,知道他是真怒了,有话也都咽了回去。

    只有范仲淹冷笑道:“风月场上的争风吃醋,十次有九次是你们挑出来的。”看这意思,范仲淹也很生气。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突然有人说:“怎么人还不出来让诗语姑娘看看?当缩头乌龟么?”孟觉晓听着抬眼一眼,皱起眉头道:“这人是谁?”

    桑奴这时噗通的一下跪在地上,船上的姑娘们见状全跟着跪下。桑奴道:“奴家鬼迷心窍,求孟公子大慈悲。不然后这秦淮河上的营生,桑奴是做不下去了。”

    “我问你刚才说话的是谁?”孟觉晓语气缓和了一些,桑奴连忙道:令陵城里四大才子中的陈雨之……

    这时候马元本冷笑道:“读书人说话如此尖酸,我看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孟兄不如出去见诗语姑娘一面。”

    男人谁愿意被人称作缩头乌龟?孟觉晓再好的子,也忍不下这口气。再看其他几位。也都面带怒色,于是嗖的站起来,看也不看跪在地上的桑奴,撩开帘子出来。

    “孟觉晓在此,诗语姑娘何在?”站在船头的孟觉晓朗声一笑,背手而立,丝毫没有主动共手见礼的意思。对面船头上的四位男子,见真的出来一个人,自称是孟觉晓,不由得脸色都变了变。

    不等这四人说话,但闻对面船舱里咣当一声,原来是诗语手里的琵琶落地,也顾不上拿起诗语便提着裙子疾步来到船头。

    站在船头的诗语显得非常激动,心里似乎有很多话想说,真的面对孟觉晓的时候,又不知道从何开口。最后猛然想到的是,孟觉晓来了金陵却在别人的船上。

    于是诗语先给孟觉晓深深的道了个福,语调艰难的低声道:“前听说你到了金陵城还闹了应天府,奴家盼了好些子,没想到今在此相见这种场合下见面,诗语这话里透着一股深深的哀怨,同时也把那四个什么四大才子的嘴巴给堵上了。

    眼前的诗语比起当初在宣城时,模样上没有多少变化,举止之间多了一些成熟的韵味。

    站在船头的诗语,目光中带着淡淡的哀怨,让孟觉晓见了不心中微微的叹息。孟觉晓一直以为,自己与诗语之间,不会有太多的纠缠。风月场这个所在,不是孟觉晓愿意流连的地方。

    “孟某不喜风月,今出游不过是诸位朋友相邀,不得不来。”孟觉晓本不想解释,但是话到嘴边了,还是解释了一句。

    诗语的脸上这才有了一丝微笑,微微点头道:“我猜也是,不知孟公子何时能来船上看奴?奴家扫榻以待。”

    在此之前,很多人对于诗语倾心于一个叫孟觉晓的男人的事,都是带着一点怀疑态度的。包括眼前这个四大才子。但是眼下诗语一句话,算是彻底的解释清楚了,原来一切都是真的。诗语说的太直白了。一下就让船上的客人们脸放不下了。

    “原来真的是江南词王在对面船上!当真是凑巧了,我等几位在船上正在商议着去找孟兄讨教一二。不想在此遇见孟兄!”说话的人生的白净面孔,声音显得有点柔。

    “这位仁兄怎么称呼?”孟觉晓保持着平静,心里却已经想到了李柔说的那个事,该不会就是这几位要找上门来“切磋。吧!

    “在下柳远,添为今次应天府乡试解元。孟兄乃是江南省解元,又有江南词王的美称,在下心仪已久,一直想登门求教。今在这秦淮河上相遇,不如约今子,大家聚一聚如何?”

    孟觉晓听明白了,这就是在出比请求了。心道比填词,我还能怕了你们?你们再有才,能比上一千年历史的积累?即便我只是知道一点这些积累的皮毛,也能让你们败的心服口服。

    “请教谈不上,相互探讨一二没问题!”孟觉晓知道躲不过去,这些人既然咬上了,他们是地头蛇,肯定是甩不掉的。

    “择不如撞,我看不如便是今夜吧。”柳远赶紧把话放出来,不让孟觉晓脱钩。这四人新晋的举人,正值心高气傲目无余子的时候。偏生那德裕皇帝一句戏言,什么江南词王孟觉晓。这些年轻人谁会服气?本来就有心找孟觉晓讨教一番的,茅冲又找他们几个帮着出气。大家都是官宦子弟,他们的父亲都是仰仗矛家迹的,这点事还不是顺水推舟就答应下来了。

    这时之前第一个说话的人上前道:“慢着,虽然是文人之间的相互切磋,王某以为,还是带点彩头为好。”说着此人朝孟觉晓拱手笑道:“金陵王子文,见过孟兄。”

    “金陵谢宏,见过孟兄。在下心仪孟兄也有子了,不如算在下一个。”

    “金陵陈栋,进过孟兄。也算在下一个吧!”

    四人先后挑战,孟觉晓早得了消息,等这位也说完了,这才笑问:“怎么?就四位么?还有别人么?”孟觉晓这不是在说大话气对方,而是想好了一次解决掉整个事的手尾,免得后他们继续纠缠。

    “嘿嘿,看来孟兄自恃才高,不把我金陵四大才子放在眼里。在场四位,便是今年乡试金陵城前四名。孟兄以为分量足否?”柳远说话的时候,已经气的抖,他认为孟觉晓是这在看不起他,大家都是解元,四个人找你一个人的麻烦就是给你面子了,你还要问有没有别人。狂的也没边了!

    “好,那就在今夜吧,地点也请四位一并告知!”孟觉晓话音刚落,诗语低声道:“不如就在慧香苑吧!”

    “好!就在慧香苑!”柳远当即表示同意,孟觉晓也道:“那就在慧香苑,只是不知道,各位想带点什么彩头?”

    提到彩头,这几位便来了精神,当先的柳远森森的看了孟觉晓一眼,慢悠悠的说道:“这彩头嘛!不如”柳远本打算说不如输的人放弃本次恩科,明年再考。不曾想这时诗语突然插嘴道:“诸位大才在慧香苑切磋,乃是慧香苑的光彩,彩头不如由慧香苑来出吧?”

    “哦?”柳远被诗语打断了话,心里多少有点不快,不过在美女跟前还是保井着风度笑着问:“不知诗语姑娘想拿什么做彩头?”

    诗语听了淡淡的笑道:“奴家有点积蓄,拿出来做彩头,想来足够了

    “不知道是诗语姑娘的积蓄价值几何?”说话的是陈栋,这家伙一脸的笑,上下打量着诗语的子。

    诗语微微侧,低声道:“不多,七七八八的加起来,应该有一万贯!”此言一出,所谓的四大才子脸色都变了,纷纷丝丝的倒吸凉气。这年月,一个四品占丁凶俸禄也不讨千贯诗语一家伙拿出万贯来做彩,;洲“能不说是大手笔。

    “慢!”这时候桑奴上前一步道。众人看过来时,桑奴笑道:“今桑奴得幸孟公子上了船,又见着了两边的约斗,按说没有桑奴说话的份。只是孟公子在奴的船上,今夜之约,岂能让慧香苑专美?玲珑阁在金陵城也是老字号了,正好与慧香苑又是对门。不如今夜的文斗放在两家之间的空地上,一干费用由两家分摊。

    至于彩头嘛,诗语妹妹出一万贯,奴家便凑个趣,也出一万贯!”

    这时后的陶妈妈上前笑道:“这个彩头,还是由妈妈来出吧,你攒点体己钱不容易。”原来两家是对门,难怪一看慧香苑要承接这个蒋动,桑奴立刻就急了。本来就让人挤兑的没啥生意了,就靠着画艘每接点客人维持。再让慧香苑抢了这个活动,对门的玲珑阁还不得等着关门啊,或者改行专做那皮的营生?

    一下子彩头变成了两万贯,这个事传出去,整个金陵城还不得都知道啊?慧香苑和玲珑阁打对台。较上劲了。诗语这边,姚妈妈也上前道:“慧香苑还没穷到让女儿出钱的份上,这个钱我出了

    两边这么一较劲,到让对面的四位不好说啥了。硬要开出条件来,倒显得露了痕迹。想到两万贯的彩头不少了,在那种场合下赢了孟觉晓,也让他这个江南词王的名誉扫地了。

    于是柳远上前皮笑不笑的说道:“两位妈妈和姑娘好不豪气,如此便依了你们,今夜在两家之间的空地上摆下擂台,孟兄,到时候可别不来啊

    孟觉晓表平淡,似乎没有把两万贯的彩头放眼里似的,淡淡的说道:“不见不散”。说完孟觉晓朝诗语拱手道:“诗语姑娘,今夜见”。说着转进了船舱。

    这时候舱内的一干立志社的人,都拿吃惊的眼神看着他。范仲淹叹具一声第一个说道:“孟兄糊涂啊!你可知道,这四位在金陵城素有才名,所填之词为家传唱者不在少数。今夜之约,在下以为乃是蓄谋之举,必定是那茅冲唆使他们来的。”

    孟觉晓呵呵一笑道:“孟某一直有个愿望,帮助一些家庭贫寒的学子进学。只是苦于财力有限,帮不了几个人。这次赢下这两万贯,可以作为我立志社开展帮扶贫困学子的启动资金

    “孟兄,他们这摆明了要以四人对你一个!这么不要脸的事,他们都敢做!”马元本着急的喊起来,孟觉晓知道他担心,微微一笑道:“无妨,填词这个东西,是要天赋的。比别的,孟某没把握,比填词,别说是四个”再来四个也不在话下。”

    孟觉晓说的豪气,几位听着半信半疑的,随后跟进来的桑奴听着却是眼冒金星,一脸的倾慕之色。

    两艘船这时候交错而过,只听见对面诗语清唱:“东风夜放花千树,”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诗语唱的确实好,把这词的意境全唱出来了。这边的人都听的入迷了,桑奴不甘示弱,掀开帘子出去,也是清唱道:“伫倚危威风细细,望极愁,黯黯生天际,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唱罢之后,行驶的都很慢的两艘船,此刻位不过三五步,桑奴扯开嗓子道:“诗语妹妹,这是孟公子新作,姐姐特意唱与你听的。”

    孟觉晓心里一阵苦笑,心道这就是争风吃醋吧?不过想想桑奴这么一闹也好,今夜之后,孟觉晓不想再与诗语有瓜葛了,甚至还想好了另外一件事,到时候放出来。

    听了桑奴的话,诗语站在船尾,呆呆的看着画舷的远去,心里一阵接一阵的揪着疼。这么好的词,居然是为了那个桑奴填的?金陵城的四大才子,听了这《蝶恋花》,到是纷纷脸色为之一变,相互之间看看,大家似乎都有点底气不足了。怎么这家伙,填出好词来跟地里拔白菜似的?一接一的也就算了,风格还各自不同,每都有精妙之句。

    脸面上不肯示弱,四人的心里已经被桑奴的无心插柳给震的气势弱了三分。四人也无心游河了,凑一块嘀咕了一会,便让妈妈把船靠岸,匆匆上岸走了。

    这一边的孟觉晓到走了了一桩事,胜券在握的心到是剥昔。桑奴见孟觉晓没有因为后来唱曲的事算账,更加殷勤的伺候着。众人见孟觉晓底气十足,也都放开了联的事,专心放松的享受这风月带来的愉快。

    酒为色之媒,一干陪酒的姑娘竭力迎奉之下,桌子上的人一个一个。的在减少。这画航后舱有足够的船舱,马元本第一个壮着不胜酒力搂着姑娘下去休息,最后桌上只剩下范仲淹和孟觉晓,还有桑奴等几位陪酒唱曲的姑娘。

    时间已经是午后,桑奴低声笑问:“孟公子,不如到上岸到奴家的闺房里稍作歇息,以备今夜之会。”

    心不错的孟觉晓没少喝酒,头也确实有点晕了需要躺一会。点 点头站了起来,这是才注意到,船已经靠在岸边没走了,岸边就是一座大院子的后门。桑奴小心的扶着孟觉晓上了岸,进了后门一路叫着当心,与之前那个小姑娘一道,把孟觉晓扶到了闺房之中放上躺下。

    孟觉晓躺下便睡着了,桑奴看着不一阵微笑。这一路上虽然始终挨着孟觉晓,却不见他手脚上有什么不规矩的时候。红牌姑娘只要陪酒了,摆明了是让占便宜的。

    没一会桑奴从房间里出来,边的丫头不问:小姐怎么出来了?”

    桑奴哀怨的叹息一声道:“你还小不懂,别问了桑奴心里的哀怨,不为别的,为的是自觉子污了,见孟觉晓躺下就睡着了 自觉配不上而未敢自荐枕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