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节统一战线(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凌霄遥 书名:我的极品婆婆
    <---凤舞文学网--->

    汗!昨晚头晕脑胀上传,结果传错,幸好有冬雪银狐亲提醒。--凤-舞-文-学-网--道个歉爬下……

    展颜哪里敢说知道什么,也不敢在脑子里多想,时间久了怕梁芷柔怀疑,只好说:“乔容比乔轩大,那就是爸爸前妻的女儿!”避重就轻避开问题的正面,从另外的角度回答,这样的话梁芷柔找不到什么漏洞。

    果然梁芷柔松了口气的样子,笑眯眯说:“是啊,乔容是乔轩他爸爸前妻的女儿。说到这个前妻啊,真不是个好东西,老是教唆着乔容和我们作对。那个女人叫萧玉珊,你知道吗?”

    展颜摇摇头。

    一张白纸,可以随意涂抹。梁芷柔很明白这个道理,见展颜什么都不知道不由心中大喜,开始了一贯的洗脑政策。“萧玉珊那个女人作风不正派,年轻的时候乔轩他爸爸不在本地,她就四处勾三搭四,乔轩他爸爸忍无可忍只好和她离婚了。后来我和乔轩他爸爸结婚后,可怜乔容跟着她得不到良好的教育,于是我把她接到家里,想要给她一个安定和谐的家!”

    梁芷柔把历史掐头去尾,捡了自己需要的告诉展颜。展颜在心里冷冷发笑,脸上却装出认真的样子来。

    梁芷柔带了讲故事应有的表,很投入地淡淡蹙了眉,做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来。“哎,颜颜,谁也不知道当后妈的难处啊!乔容从小在萧玉珊边长大,学到的都是撒谎骗人,一个丁大点的小孩子,就又凶恶又可怕,简直不能想象啊!那时候我把她接来我们家,给她和乔轩一样的吃穿用,甚至比乔轩更好,我一心想着我是后妈,对前妻的女儿要比亲生儿子还好,谁知道……”

    梁芷柔似乎讲到了动处,在桌上抽了张纸巾蒙住了脸颊,看不清她的面部表,但是可以看见她的肩头在微微耸动,似乎在无声抽泣。

    展颜赶紧起倒了杯水,轻轻放到桌上,“妈,别难过了,喝口水吧!”

    “谢谢,谢谢你!”梁芷柔呜咽着说,又蒙着脸伤心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抬起头来。

    隔得太近,展颜清清楚楚看见梁芷柔双目清澈,没有半点水雾,鼻子眼睛都没有发红的迹象,很显然她刚才根本没哭。--凤舞文学网--展颜愕然,联想到梁芷柔以前的职业,又觉得完全理解。本来嘛,梁芷柔以前是干啥的,演员呢,连这点小戏都做不了还行?

    “对不起,我一想起来乔容的事就伤心!”梁芷柔慢慢擦了眼角两下,把哭泣的动作表演完,这才悲悲戚戚接着诉说:“我这人心眼实,总觉得我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我好,特别是小孩子。可是我哪里想到啊,乔容这孩子她和普通的孩子实在太不一样了。她到我们家的时候大概是十岁左右,那么一丁点,成天就想着怎么害人了!”

    “害人?”展颜忍不住插嘴。

    “是啊!你看看,谁会相信十岁的孩子就会害人啊!”梁芷柔叹息,“我也没想到啊,乔轩他爸爸也没想到。就在乔容来了后不久,有一天晚上我们家吃汤圆,乔容自告奋勇要去厨房帮着我做,我当时一个劲表扬她。中途乔轩叫我,我就走开了一会儿,结果后来吃汤圆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了!”

    梁芷柔喝了口水,把杯子在手中转动,意味深长盯了展颜的眼睛,缓缓道:“汤圆端上桌来,我就不觉得不对劲。有几个黑漆漆的,散发着一股怪味,乔轩他爸爸夹了一个,在碗里摊开,里面是一种很奇怪的粉末,散发着刺鼻的味道,你猜是什么?”

    “不知道!”展颜不敢妄自揣测。

    “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只是觉得很奇怪,那锅汤圆一个也不敢吃,全倒掉了!”梁芷柔又叹了口气接着说:“我就走开了一小会儿,谁知道乔容往那里面放了什么啊!她的目的,就是想毒死我们,或者是毒死我和乔轩。”

    “我知道了,那天乔轩为什么不要我吃那碗蘑菇汤!”展颜忽然想明白了,不自觉就说出来。

    “知道了吧,乔容的心肠毒着呢,你可千万要小心,这也是今天我来告诉你的重要的事。”梁芷柔郑重叮嘱:“乔容一直觊觎我们家的财产,这次没借到钱就告我们,她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搞垮我们家和乔轩的,或许也会在你上下手。你要记住了千万不要理她,不要和她说话,见了她就躲远点,免得上她的当。”

    “我知道了,妈!”展颜认真回答。不用梁芷柔说她也会躲着乔容,这是乔家的是非,她没事掺和进去干什么。

    “一定要记住啊,乔容这个人是一点也沾不得的,谁沾上谁倒霉。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就怕你一时心软吃亏上当。乔容狡猾得很,最会做表面文章,又会装可怜,我当初也就是这样被她的表面骗了。”梁芷柔亲昵地拍拍展颜的手,展颜立刻有一点本能的反感,但是又不好把手缩回去,只好点点头。

    梁芷柔忽然间就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我就怕她来骗你!”说完话锋一转,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来,脸上立刻笑眯眯,“颜颜啊,过几天就是你的生了吧?”

    展颜吃了一惊,“妈,你怎么知道?”

    “这还不简单,我问问乔轩不就行了!”梁芷柔微笑和人,“你的生,我也没什么好东西送你。这根白金项链,就算我的一点心意吧!”打开盒子,盒子里躺着一根细细的白金链子,下面吊着一颗泪珠一样的小坠子,似乎是蓝宝石的,泛着莹莹的光。

    梁芷柔把盒子递了过来。

    展颜一下子有些慌乱,连忙摇摆着双手。“妈,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哎,婆婆送媳妇小礼物有什么,快拿着,再推我就要生气了!”梁芷柔把盒子往展颜的手里一塞,半嗔半怒。

    展颜只好接着,像拿了个烫手的山芋,呐呐地说:“谢谢妈!”

    “谢什么谢,一家人还这么客气!”梁芷柔又在展颜的手上拍了拍,这才起,“我先出去了,记住我和你说的话!”

    “嗯。”展颜回答。

    “小心提防乔容,一定要和她保持距离!”梁芷柔走到了门口还不忘记回头来叮嘱。

    “我知道了!”展颜赶紧回答。

    梁芷柔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转走出门,咔哒,咔哒,木屐在地板上有节奏地敲打着离去。

    她走了后,展颜打开盒子,看着那颗泪珠样的蓝宝石发愣。梁芷柔的温柔也见识了凶悍也见识了,可是还没见识过这样,她为什么要平白无故送个这么贵重的礼物?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她百思不得其解。

    乔轩回家一语道中要害:“又打又拉!这是我妈的惯用伎俩!”

    后来的子里展颜充分领略了什么叫又打又拉,也慢慢摸清了梁芷柔的脾气。通常梁芷柔喜欢别人奉承她,喜欢听夸她是家里的支柱啊,又聪明又能干啊,女强人啊,再麻也没关系,她都能含着笑照单全收。

    可是有一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梁芷柔超出常人的控制。不管是乔天阳,还是乔轩,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事都得由她一个人说了算。现在她还慢慢要把这个范围扩大到展颜上。

    每天早上,梁芷柔都要对乔轩和展颜的衣着打扮品头论足,指指点点,哎呀不堪其扰,幸好这个时候学校开学了,展颜早出晚归,而梁芷柔大概又忙于乔容的官司案件,两人碰面的机会大大减小,也就省了许多的是非。

    展颜还慢慢发现梁芷柔喜欢施恩于人,但是对施恩的对象又有一种绝对的控制。比如李阿姨在家里干活,梁芷柔经常送点什么自己不要的旧衣服,家里吃不完的水果,还有别人送的麦精啊麦片什么家里吃不了的,她慷慨送给李阿姨;但是要经常指点李阿姨这指点那,指点的范围太广,就连李阿姨的儿女该跟什么样的对象结婚都要指点。

    乔轩还有一个亲戚乔云波,就在酒楼做工。那孩子从小死了爹妈,中学毕业后就在社会上游,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四处打零工飘零。梁芷柔把他收进自己的酒楼,让炒菜的大师傅带着他,几年下来,乔云波考上了大厨,梁芷柔又忙着把自己一个好友的女儿介绍给他,小夫妻和和美美恩恩,乔云波也就算成家立业了。

    乔云波十分感激,三天两头没事就往乔家跑,对梁芷柔和乔天阳那叫一个好。

    按理说这是一桩多好的事,可是梁芷柔偏偏要在这件事上搞出花样。

    这天乔云波一个人气鼓鼓地来了。来了后在厨房里当当当一顿快刀斩乱麻,一会儿一桌丰盛的菜就摆上桌子。吃饭的时候乔云波闷着头喝酒,梁芷柔看了几眼就慢慢笑了,柔声问:“怎么了小波,又和媳妇吵架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极品婆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