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节 那些秘密(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凌霄遥 书名:我的极品婆婆
    <---凤舞文学网--->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这叫对老人说话的态度,他好歹是你爸爸,你就这样气他这样恨他,巴不得他早点气死……”梁芷柔哗啦啦骂起来。--凤-舞-文-学-网--

    这时展颜听到噼噼啪啪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是乔容走到了门口,哗一下拉开大门,在门口冷冷道:“从小到大我和我妈被你们也欺负得够了!你不仁我不义,等着吧!”声音里带着彻骨的仇恨。砰地一声摔上大门,接着就是急促的高跟鞋猛烈敲打着门口的石子路,渐渐远去。

    “呸,什么玩意儿,涮坛子涮出来的东西,祖传的烂货,老的小的卖子孙b,不就想拿老娘的钱去倒贴野男人……”梁芷柔哗地把茶几上的花瓶扫到地上,破口大骂。

    展颜赶紧悄悄地把房间门关好,轻手轻脚走回电脑桌上。这下她再也看不进去电脑上的字和图片,脑子里乱糟糟都是刚才听到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涮坛子涮出来的东西”。

    “涮坛子涮出来的东西”这是个什么东西?连接上下文的意思好像是骂乔容的话,可是跟坛子有什么关系,展颜百思不得其解。

    她的困惑全都在乔轩回房后得到了一一解答。不仅是这个问题,还连着乔家的许多谜团一一解开。

    原来当年萧玉珊红杏出墙导致离婚后,乔天阳回了边疆,不知道是因为被妻子的忍不住寂寞所打击还是思念家乡,总之乔天阳很快就复员回家了。乔天阳有文化有资历,回来就安排在了n市的劳动局工作。

    那时候的劳动局红遍半边天,管着n市的大大小小的企业的人事安排和劳动关系,就是安排一个小小的工人都要通过劳动局拨指标。乔天阳长得五官端正气宇轩昂,又是根正苗红的好干部,更有这样一段被人背叛的辛酸史,每当人们提起那段往事乔天阳总是强忍心酸,男儿有泪不轻弹的样子,实在叫人忍不住地可怜他。于是很多心大妈的母和同心被大大激发了,除了言语上的安慰,还四处物色卖力张罗,把各种各样的小姑娘都领到乔天阳的面前,力争给乔天阳找一个最好的最温柔的最体贴的人生伴侣以弥补他那颗已经千疮百孔的饱受伤害的心。--凤-舞-文-学-网--

    就连乔天阳办公室一间的女同事谭天歌也动了恻隐之心,又或者是,在办公的闲暇款款问乔天阳,“乔大哥,我唱歌给你解闷好不好?”

    乔天阳一副没有走出前妻带来的影的样子郁郁寡欢点点头,“谢谢天歌!”那时侯谭天歌还年轻,比乔天阳还小了三岁,叫老谭不适合,叫小谭不够亲,叫天歌妹妹又太露骨,因为谭天歌其实也刚结了婚,所以乔天阳很恰当地把称呼固定在“天歌”二字上。

    谭天歌不愧叫天歌,她有一副好嗓子,清脆甜美,把当时流行的黄梅戏“天仙配”唱得婉转动人。当唱到“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在人间……”的时候,谭天歌的盈盈秋水一转,在乔天阳的脸上停留片刻,乔天阳面带微笑,放下手里的茶杯,轻轻拍了两下手笑道:“好,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天歌,你唱得真好。真是人美声音也美!”

    谭天歌的新婚丈夫是个部队转业的老大粗,不懂得欣赏莺歌燕舞,谭天歌听了这话就泪光闪闪,“乔大哥,你真是我的知音!”

    得到了乔大哥的赞美,谭天歌又学了很多戏曲歌曲,有哥哥妹妹的民歌,有才子佳人的戏剧,在两个人的办公室莺声燕语脉脉含一一演绎。这样的工作环境,加上大妈们介绍的小姑娘,乔天阳的子也就慢慢过得丰富多彩起来,若不是他的两个老父老母找来,乔天阳的子实在是开心的。

    可是乔天阳的年迈的父母在某一天找来了。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的黄昏,当乔天阳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正要应邀去联络感时(当时的企业为了增加招工人数经常要和劳动局的干部们联络感),乔家二老出现在劳动局楼下。

    冬天的黄昏,天已经快黑了,乔家二老穿着单薄的衣裳在楼下冻得瑟瑟发抖,劳动局大院的门卫看了倒也生出一丝怜悯之心,先把两个老人请进传达室烤火,然后问清了乔家二老的份后心地上楼来叫乔天阳。

    这个时候乔天阳在收拾桌上的文件,谭天歌把他们俩的杯子里的茶水拿出来泼了,正在给乔天阳洗茶杯。听到门卫说的话后,乔天阳有几秒的沉默,接着就拿起椅背上的毛呢大衣穿上,谭天歌又在衣架上取下他的围巾递给他,乔天阳仔细围上,这才下了楼。

    下楼来就看见二老穿着旧棉袄缩着脖子搓着手跺着脚在传达室门口东张西望,乔天阳快步走过去把他父亲一拉,“爸爸,你怎么来了?”

    “天阳啊,我们好久没看见你了,你爷爷想念你得紧,在梦里也在唤你的名字哩!给你带了无数次信你也不回来,所以我们就自己进城来看看你!”乔母赶紧上前眼泪汪汪拉着乔天阳的手,左端详右端详,满意地笑了:“胖了,脸上也长了了!”

    “吃饭没有?”乔天阳看了看表,那家企业约好的六点半在“好又来”联络感,迟到了可不好。

    “我们一下了车就来你这里了,中午饭都还没吃呢!不过天阳你别担心,我和你爸爸一点都不饿!”乔母被大门口的穿堂风吹得打了个寒战,摩挲着乔天阳崭新的头毛衣,“这件毛衣织得真好,是谁织的啊?”

    “一个同事!”乔天阳轻描淡写,从口袋里摸了一块钱出来,“爸,你先和妈回我宿舍去,我还有点公务要办。这一块钱拿着,在路上买点菜,回去你们先弄点东西吃着!”

    “天阳,这么晚了还有公务?”乔父很理解儿子的工作繁忙,“你快去,你快去,耽误了工作就不好了!别管我和你妈,我们先回去把饭菜弄好了等你回来吃!”

    “不用等我,我在外面随便吃点就行了,你们先回去,中午饭都还没吃这会儿应该饿了!”乔天阳又看了看表,“爸,我们走吧,要不时间来不及了!”

    “好好好,你先走,我们腿脚慢,我们在后面慢慢来。反正都不是顺路你就别管我们了,你不回来吃的话我和你妈就随便下点面就行了,你不用担心!”乔父连连催促儿子。

    乔母也笑眯眯挥手,“你先走,快去,快去!”挽住乔父的胳膊慢慢走,笑得嘴都合不拢,“他爸,这一块钱我们不用,拿回家去还够我们买好多斤米呢!”

    “是啊,面条可是好东西,我们也很久没下面条吃了,今天晚上你给我做一大碗,我要好好吃顿饱饭!”乔父搀住乔母,乔母有老寒腿的毛病,冬天天气寒冷风湿病发作,走路就不大利索。

    乔家二老来的时候是周六的晚上,要乔天阳和他们一起回家去看看爷爷,乔天阳也就去了。只是这一去,就闹出了“涮坛子”的故事来。

    原来乔天阳和萧玉珊离婚后萧玉珊并没有再嫁,而且分财产的时候也分了一间屋子给她。乔家住的屋子是一个大院子,是以前祖上传下的,萧玉珊分的屋子就在这大院子的后面,进进出出还是要在乔家的院子里过。

    萧玉珊除了红杏出墙,其他的地方还算贤淑,离婚前家里的三个老人:乔天阳的爷爷、爸爸、妈妈都是她在照顾,洗衣服做饭,大大小小的事都是她一手办,而离婚后乔天阳很少回家,三个老人又渐老了,所以萧玉珊还是像以前一样继续在这个家里洗衣服做饭,和从前做的一个样。

    乔家的三个老人看在眼里,想着萧玉珊以前的好处,也慢慢原谅了萧玉珊的错误,一心想要把乔天阳和萧玉珊重新撮合起来。这次叫乔天阳回来,就是这个目的。

    这天晚上,萧玉珊做了一桌子好菜,乔天阳陪着父亲和爷爷喝了点酒,有点晕晕然回到房间里。不一会儿,萧玉珊就穿红着绿,仿照红楼梦里宝蟾勾引薛蝌的样子推门进来了……

    这晚上的详到这里就中断了,乔轩也只是从梁芷柔的嘴里听到她气急败坏为乔天阳辩解:那天晚上你爸爸刚刚睡下,萧玉珊那个不要脸的就进来了,一会儿要给你爸爸捶背一会儿要给你爸爸铺,你爸爸就恼了,大声骂她“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从我的屋子里滚出去”。萧玉珊那个女人实在是不要脸到家了,还想勾引你爸爸,后来你爸爸就起要把她拉出去,结果才发现门已经从外面锁上了。你那个糊涂虫啊,只想着把他们关在一起,让他们重新做夫妻!

    “啊?!”展颜愕然,“难道你爸爸他被萧玉珊,呃,那个,那个了?”

    寂寞如兰同学,乃取的名字用上了,不过……

    遁……

    还有,那句骂人的话,就是展颜百思不得其解的那句话有米人看得懂?大家可以发帖讨论,猜中有奖!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极品婆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