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袁洪现身太阳关 魔教门下分宝克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昊天筱仁 书名:魔教
    “始梁、作正、勇卢!你们三个好大的胆子!”却说三人正在围着那乾坤钵攻打,突然天边一道离火长虹,现出一个道者的(身shēn)影来。    始梁三人大恐,认得这离火长虹的来历,只是三人如今的(身shēn)份有些尴尬,倒是不便相见,对望一眼,不等陆压现(身shēn),三人便转(身shēn)走了个干净。    却说妲己三人见始梁等走的不明不白,并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也不敢将那护(身shēn)的法宝去了,就见一个红衣道者渐渐现出(身shēn)形来,三人俱认不得这人来历,孙钰只得强上前道:“多谢老师慈悲,救了我等(性xìng)命!”    陆压微微躲了一躲,笑到:“不必如此客气,我与你们大有渊源,这也是份内之事。”说罢又用白龙葫芦为石矶疗伤,只是仍旧灭不了心火。    三人见他说的唐突,也不好接话,偏偏石矶又有重伤在(身shēn),急需救治,正要寻了借口,只听陆压忽然道:“你们的师兄弟到了,正好一同回山!”话音方落,果然见袁涛去而复返,王纯阳,碧青,云青,鸳青四人也联裳而来,都是持了诸般法器,杀气腾腾。    妲己三人这才迎了上去,说到始梁三人的厉害,又道多亏陆压道人相救,不然三人凶多吉少。几人之中,只有王纯阳跟随袁洪最久,不过也不知道他与陆压的关系。旁人更是连半点边也摸不到。    陆压道人也不分说,只是随着几人一路回山。倒是多了几分高深莫测地味道。    方到太阳关内,早有袁长生出门接住,对众弟子道:“师尊法驾已至,众弟子可上前拜见!”王纯阳几人听了都是大喜,石矶受伤颇重,也只有袁洪和西王母出手。才能救她(性xìng)命。    却说南海郡共有三关,分别是已经被打破的太(阴yīn)关,和现在众人把守地太阳关,再则就是本来的南海郡,被王纯阳改做南海关,大后方则是夸父的道场所在,南海之滨。    这三处关隘修建的时候都花费了魔教众人的无数心血,尤其是太(阴yīn)关更是重中之重,修建的最为坚固,没想到半(日rì)便被人攻破。只是这城关一破,杀人无数。难道对方就不怕山沾因果?    这也是袁洪敢放心门下去对敌地原因,三界之内无论是那一家的修士,没有一个不怕因果沾(身shēn)的,因此轻易都不敢杀戮凡人,无论是太(阴yīn)关还是西歧城,炼气士之间的战斗只在炼气士之间解决。却没有人会肆意杀戮凡人,就连姜尚与闻太师等人对敌,顶多也是施法杀死对方主将,却不会对凡人乱施法术,这便要牵扯到一个因果的问题了。    哪吒乃是杀神临(身shēn),杀(性xìng)最大,却也只找对方的武将头领,就连他也一样不会对毫无反抗之力的凡人乱杀,更别说其他的人了。    而这太(阴yīn)关一破,对方的打法竟是极为凶悍。完全不顾忌凡人的生死,这一战。也不知道无辜枉死了多少凡人,这也是唯一袁洪没有料到地地方,不然两军对阵,就算是打不过也可以依托太(阴yīn)关的屏障对持一段时间。    众弟子都鱼贯而入,王纯阳孙钰一列,妲己、云瑶、碧青、云青、鸳青五人一列,袁长生、袁涛、旱魃三人一列,(身shēn)后站地是三代弟子,有三木、王涵芝、金灵子、风云、殷洪、胡炯、胡明、胡星、敖卿。    上面正坐的是袁洪与西王母二人,接着是孔雀王母和祖巫夸父,还有黑龙陆压,再往后则是那龙猪王千针等八部护法,石矶因受了重伤,被西王母的善尸化(身shēn)金母元君摄到后院救治,因此不在几众人之中。    众弟子参拜完毕,袁洪与西王母,孔雀王母夸父黑龙等放出头顶庆云,上面各有一二云光化(身shēn),独袁洪头顶是杂色光华,一尊是祖巫夸父,已经炼化,还有一个浑(身shēn)漆黑,人面龙(身shēn)的道人,头顶了双角,满眼的凶光,剩下的有那白猿本体,太一地金(身shēn),还有魔元大帝的化(身shēn),金色光影的化(身shēn),玄门清光的化(身shēn),加到一块,竟有七具之多。    少时金母元君携石矶上(殿diàn),自己却将(身shēn)一纵,落入西王母头顶云光中去了,那祖巫夸父也是哈哈一笑,没入袁洪的头顶云光之中,和那黑龙的化(身shēn)隔面而坐,谁也不理睬谁。    众弟子沐浴在那云光之中,只觉法力飞速的提升,只有王纯阳袁涛等几人的修炼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反而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袁洪这才将陆压引到众人面前道:“这是我劫前之子,唤做陆压道人的便是,你们以后多亲近亲近!”众弟子忙都上前拜了陆压,如王纯阳一辈地二代弟子都称了个师弟,王涵芝等三代弟子却恭声叫了个小老爷,陆压都一一受了,众人各自落座。    袁洪因又让石矶上前,于众弟子面前道:“你替我执掌魔教,这些年多有辛劳,耽误了修行,这三十六部诸天神魔幡的威力巨大,乃是杀戮三界地大杀器,非我不能镇压,如今我将之炼成三十六杆天尸化形幡,威力比原来的还要大上不少,丝毫不逊于先天灵宝,你可拿去防(身shēn),用心祭炼,内中尚有诸般的妙用!”石矶忙上前接过了,入手一沉,这件魔宝竟颇为沉重,稍微透了一丝神念入内,便觉得漆黑如麻,幡中白骨森森,尸气纵横。    这三十六杆天尸化形幡,乃是夸父亲手祭炼,加了不少巫门特有的手段,而且危机时还可以当作分(身shēn)使用,每一面幡内都有一个魔神和成熟体的僵尸混合体,实力几乎都不在石矶之下,这一下她便实力大增。凌驾于诸人之上,若是布成阵法。就算是西王母这个级别的人一时    也破不去。    石矶退下,众弟子都面带羡慕之色,袁洪微微一笑,又将袁涛唤上前来,因道:“你我也算故人,我知道你那一气风火棍来历不凡。只是挡不住轩辕剑之利,三界之内也少有法宝能和这人教至宝抗衡,若不是最近刚得了一件宝物,几乎克制不得它!”    袁涛在轩辕剑下吃了大亏,毁了法宝不说,连金(身shēn)受到了不小地损伤,袁洪正是看他那金(身shēn)的伤痕,才知道对方是持了轩辕圣剑。    轩辕剑与苗祖之刀一样,都是生来便带着附加效果地兵器,被那剑(身shēn)斩伤。伤口处便会有一道淡黄色的金芒包裹,极难驱除。因此袁洪一眼看出来历,若是单靠袁涛自己,想要将金(身shēn)修复还要颇费一番手脚。    说话间袁洪手中突然现出一把浑(身shēn)漆黑的弯刀,刀柄似曲,双眼狼头,正是轩辕剑的死敌。蚩尤氏当年的武器,苗祖之刀。    “此刀乃是大巫蚩尤与轩辕氏对战时所持的神兵,名唤做苗祖之刀,前(身shēn)乃是祖巫刑天地神器干戚,有莫大的威力,丝毫不在轩辕剑之下,你可拿去祭炼,(日rì)后再碰上轩辕剑的传人,记住别辱没了这把神刀的威名。”袁洪神色威严,袁涛最后关头撇下三人逃跑的事他还是知道的。只是这也怪不得他,三个上古的巨妖群殴。就是自己也坑不住,更别提是他了。    袁涛微露羞愧之色,也紧紧的将苗祖之刀抓在手中,下次再碰上始梁,只怕两人间便会有一场生死大战了。    接着袁洪将三尖两刃刀予了殷洪,幽魂白骨幡予了袁长生,西王母,孔雀王母也有法宝赐下,又命陆压带领门下,石矶掌军,前去太(阴yīn)关攻伐,自己却与西王母等一干人在太阳关镇守,静候消息。    “哼哼!轩辕氏以为打发这么几个小人物就能毁了我的根基,也真是太痴心妄想了一些。”袁洪自从知道几人持了轩辕剑之后,就知道了几人的来历,知道是轩辕氏放心不下,要将自己扼杀在摇篮之中,只是自己这么多年地经营也没有白费,门下的势力已经渐渐形成,也不是凭什么人说想灭就能灭地。    “恩,他谴了几个童子下来,虽然都是上古的妖族,但我们也不好以大欺小,和他一样不要面皮,门下的修为虽然还比不上他们几个,但玉不琢不成器,还是要经历一些杀伐他们才能彻底的成长起来啊!”    “以前的征战毕竟是太儿戏了一些,况且现在已经是杀劫临(身shēn),就连你我也不一定能自保,他们也要凭各自去争这一线生机,没什么好说的!”西王母连连感叹,现在若是几人一起出手灭了始梁他们几人自然是不在话下,但门下就少了历练地对象,(日rì)后只知道托庇在自己二人之下,不经杀劫,便不能真正渡劫,这没什么好帮的,杀劫之中,只有靠自己去挣那一线的生机,自己能做的,也不过是多赐下几件法宝,让他们在杀劫之中多一份自保之力罢了。    “反正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你我便在此地看众门人的手段如何!”袁洪对西王母笑了笑,却是不担心门下的(情qíng)况。    却说陆压一行人出了太阳关,却不带兵卒,只带了魔教弟子,个个都是刚得了厉害的护(身shēn)法宝,跃跃(欲yù)试。    不过陆压却知道上古巨妖的厉害,自己单独对上一个还有胜算,不过加上那人的宝物这胜负之数便分做五五,毕竟也都是一些洪荒中地妖王,能渡过上一量劫的人物,都有自己保命地手段,没有一个是好易与的。    “对方都是一些活了上万年的老妖怪,论修为我们是万万比不了的,切忌不可蛮干。”陆压看出众人中只有王纯阳和袁涛旱魃的实力勉强可以与他们正面一战,那石矶新得了三十六杆天尸化形幡,也可以算做一个,云瑶的实力也差不多,余下的碧青,云青,鸳青三人也是上古的妖仙,实力不错,最少能抗住两个,再剩下的妲己孙钰袁长生和一些三代弟子,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不过这是在对方没有强力法宝的前提下,现在众人虽然也都得了法宝,但威力不知如何,也不知道能不能抗住对方的法宝攻击,因此陆压与众人商议,自己和袁涛二人先去查探一下对方的虚实,毕竟自己有离火长遁,而袁涛有七十二变,都是可以跑路的保命功夫。    计较已定,陆压与袁涛化做两道光华,转眼间就摸到了商军的大营之中。    原来始梁五人都是上古的散妖,虽然不归天庭的管辖,但也知道太一的威名,况且陆压乃是妖族王子,(身shēn)份特殊,几人对上也不好和他动手。    “老爷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我原以为在南海盘踞的不过是一些小妖怪罢了,那里想到现在连陆压王子都牵扯了进来,只怕事(情qíng)远远没有我们原来想的那么简单啊!”始梁三人将碰上陆压的事(情qíng)分别和冲龙王二人说了,五人私下合计了一番,都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阴yīn)谋。    “不过毕竟是关系到我们自由之(身shēn)的大事,想来小王子也是无意被牵扯在内,到时候和他讲明,应该还有不少转换的余地,再说了,天庭早已破灭,你我也都受了万年的束缚,如今早已不是当初了!若是那陆压不知好歹,非要插上一手,大不了我们也一并将他打杀了,反正连太一也早都(身shēn)陨了,这样还能去老爷那儿邀功!”冲龙王狞笑出声,受了数万年的羁绊,几人如今好不容易有脱(身shēn)的机会,就是让他们去杀太一只怕都肯了,更何况是陆压。!~!

重要声明:小说《魔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