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以大欺小三妖乱南海 寡不敌众猴头先出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昊天筱仁 书名:魔教
    三人停下(身shēn)来,始梁持了轩辕剑,看了三人一眼问道:“你们几个是什么人?”语气冰冷,浑然不似人声,袁涛闭了双目,感觉自己面前的仿佛是三头上古凶兽,只是再睁开眼时,却有是另一番景象了。    “看来这三人的实力要高过我不少!”刚才只是远远的一瞥,袁涛还有把握接住他们其中的一个,但现在面对面的交手了,袁涛心里却变的没底了。    “废话少说,便是你们破了太(阴yīn)关?”却是石矶接住了话头,虽然也知道三人厉害,嘴上到底不肯弱了威风。    “哦!?这么说你们便是那南海郡的魔教中人了?”始梁看了石矶一眼,三人对望,显然也没想到这么快便遇见了魔教中人。    “看来,运气还真是不错啊!剿灭了你们,我们就能在凡间逍遥一段时间了,回宫之后还能去了镇压的符印,嘎嘎,嘎嘎!”勇卢暗中运起天妖摄魂,只是石矶几人也是精修的上古妖道一脉,那里会被他这么轻易就暗算到。    “果然是上古妖道的密术,这么说来,三个人的(身shēn)份倒是可疑呢!”石矶暗中留意,知道勇卢施展是是天妖摄魂,这门早已失传,看来三人确实是上古时的巨妖了。    “竟然没用!?”勇卢怪笑了几声,立刻知道奈何不得几人。心中也多少有了点意外。看来这魔教还是有点名堂地,上古的密术。威力巨大,这几人竟然都不受我地影响,除非是有什么灵宝护住元神,不过看样子也不可能他们每个人都有法宝护(身shēn),那就只剩下一个解释,就是他们也修炼过类似的法术。因此将元神锻炼的极为严密,这才不受自己的影响。    三人到底是上古的巨妖,虽然一早就看不起四人的实力,但还是先小心试探了一下,摸清了几人地修为,这才肯出手。    不过勇卢的一番试探全做了无用功,始梁将眉头一皱,袁涛见是个机会,抬起一气风火棍,劈面就打。有道是打人不过先下手,这个道理在魔教上下早就被袁洪彻底贯彻了一遍。再说若是能出其不意打死其中一个的话,一会四人应付起来也要轻松的多,虽然这几乎就不可能。    始梁忙抬起轩辕剑一挡,两件兵器一撞,发出一声震天架的大响,二人也顾不得再打。忙都退后两步朝自己的兵器上看去,见那轩辕剑上丝毫无损,始梁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件法宝虽然厉害,但毕竟是轩辕氏所有,真要是给他弄坏了一点半点,谁知道他会怎么惩罚自己。    倒是袁涛一看之下心疼的不得了,原来方才这一下,那轩辕剑竟然在一气风火棍的棍(身shēn)上甭了个小口子,虽然只是米粒大的一块。但这件法宝来的也不容易,他天生比人力气大。寻常地兵器拿在手中根本就发挥不出什么威力,这件法宝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龙宫偷来的,自己用着还算顺手,没想到不过一个回合就受到了损伤。    袁涛心中大怒,不过交手地时候却越加的小心,轻易不敢让一气风火棍和轩辕剑相撞,那始梁也看出了他的顾忌,反而放开手脚,把袁涛赶的手忙脚乱,上窜下跳。    袁涛的武艺本来就赶不上这上古大妖,如今又怕伤了法宝,缚手缚脚,不到片刻便着了那轩辕剑一下,将肩膀上的皮(肉ròu)砍掉好大一块,不坏地金(身shēn)都被打伤。    他却不知他吃惊那始梁却比他更吃惊,要知道这轩辕剑乃是人道圣剑,无坚不摧,就是当年的大巫也没少死在这把剑下,没想到这猴子的(肉ròu)(身shēn)如此古怪,这一剑砍下去竟只伤了皮毛,入(肉ròu)不过三分便后力无继,再也砍不下去。    两人都对彼此有了忌惮,只是袁涛到底吃亏些,再也顾不得手里的法宝,举起棍子乱打,一时间法宝撞击的声音大作,袁涛这一番猛大打,倒是拌回一些劣势。    通臂猿猴,本来就是力大无穷,他这么一放开了手脚,始梁顿时比不上他的气力,打到最后两件法宝每次相碰,他的手臂便要颤抖不止,好在他的法力要高过袁涛不少,有深厚的法力做    倒也能克制的住袁涛地力气。    相比两人这边打的有声有色,石矶那边就要血腥地多了,三棱戮魔剑乃是一把无上杀器,相比人教的功德法器两者正是相克,作正持的不须鞭,乃是上古神兽巴蛇和龙龟的(肉ròu)筋熔炼而成,更是沾染了人教大行的功德,因此威力无边,石矶的法宝威力倒是不错,只是本(身shēn)的实力不如作正,她也没有练成天妖不死之(身shēn),没有办法像袁涛那样以(肉ròu)(身shēn)硬抗对方的法宝。    而且作正做为上古妖魔,天妖早就练成了无数岁月,在火云宫中修炼后更是实力大近,只是一来手上没有什么法宝,二来本(身shēn)受了限制,这才不能斩出三尸化(身shēn),但其实法力却早就修炼到了这一界的顶点,石矶自然远远是对手。    不过石矶也的确够狠,不断的以自(身shēn)的精血催发法宝的威力,那三棱戮魔剑的威力被她发挥到十二重,只是石矶付出的代价也不小,不但七窍流血,就连元神都受到了不小的伤害,也亏是她这么拼命的打法,才能暂时压住作正一头,那三棱戮魔剑剑气纵横,作正也不敢轻摄其锋,不过只要那剑芒稍弱,他便会快速的攻击,给石矶(身shēn)上留下一道伤痕。    三处之中,反到是妲己和孙钰这边比较轻松,战斗一开始妲己就将西王母赐下的乾坤钵祭起,这银钵一升,果然将二人护的严严实实,那勇卢持了首阳印,乃是轩辕皇帝以上古神山首阳山炼成的法宝,威力巨大,只怕也只在元始天尊的翻天印之下。    不过乾坤钵的防御力果然是惊人,任凭勇卢来来回回砸了十几下,虽然将那钵(身shēn)砸的不住晃动,但就是不破,这件法报的坚韧之力,远远的超出了他的预料。    倒是妲己二人在内见石矶披发带血,都吓的哭了出来,还是孙钰先清醒了过来,对妲己道:“我攻击眼前这人,你趁机将师姐救出来!”    话因一落,孙钰将四海瓶朝勇卢砸去,又用七(情qíng)六(欲yù)珠来打作正,那勇卢倒是没料到二人会出手攻击,被迫躲了一躲便用手中的首阳印狠狠朝四海瓶砸了下去,作正也暂时躲了一下,一鞭卷住七(情qíng)六(欲yù)珠,妲己看准时机,忙将乾坤钵的范围扩大,将石矶也罩在了里面。    妲己还没来得及去扶石矶,就见孙钰忽然吐了两口鲜血,忙一把扶住,孙钰这才将那四海瓶收了回来,只是被勇卢用首阳印正面砸了几下,那瓶(身shēn)已经明显的有了裂纹,而七(情qíng)六(欲yù)珠更是被作正一鞭打的粉碎,两件宝物都是孙钰用心血祭炼的,与本命气机相连,这一下自然也让她受了重伤。    孙钰略微缓了一口气,这才忙将石矶扶起,只见她气机纷乱,心火内发,已经快到了崩溃的边缘。    孙钰哭着用四海瓶中的一元重水为石矶疗伤,不过也只能暂时的控制住心火的蔓延,若是得不到及时的救治,石矶早晚还是一样会丧命。    话分两头,却说勇卢作正见三人都被乾坤钵罩在下面,知道一时打不破这法宝的防御,两人便都转(身shēn)去寻袁涛的晦气,准备合三人之力先灭了袁涛再慢慢炮制剩下的三人。    袁涛本来就时刻注意着两边的(情qíng)况,只是他坚持的也十分辛苦,这始梁不亏是上古巨妖,密法层出不穷,稍不留意就要吃亏,因此他见了石矾浑(身shēn)是伤也无法救援,眼见两人都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那里不知道三人的心思。    当下忙变做万丈金(身shēn),对着三人就是一通乱踩,袁涛也不敢耽搁,随手变出几个分(身shēn),真(身shēn)却变做一个灵禽不要命的飞逃,他若是不逃,只怕眼下就要死在三人手中。    却说从孙钰二人救出石矶到袁涛逃走,不过是眨眼间的事,快的三人都来不及反应袁涛已经跑了个没影,当下三人大骂了几声:“好(奸jiān)猾的猴头!”这才转过(身shēn)来一同打量那乾坤钵中的三人。    现在妲己三人才真正是入了虎(穴xué),上下不得,虽然是顶着个龟壳,暂时还算安全,但毕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况且三人毕竟是积年的妖魔,未必没有破开这乾坤钵的办法。!~!

重要声明:小说《魔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