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蚩尤精血孕成旗 黄飞虎坟中除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昊天筱仁 书名:魔教
    虎坟中除妖手,忙将苗祖之刀取在手中,被那刀(身shēn)上的煞气一((逼bī)bī),竟然隐隐能抗拒住心中那股惧怕的。    苗祖之刀毕竟是当年大巫蚩尤的兵器,而且蚩尤又是战神刑天的假(身shēn),若是夸父全胜时还有可能压制住蚩尤的凶威,但现在这副躯壳勉强能强过一些大巫,却是克制不了大巫蚩尤拿那般的存在。    “蚩尤氏不亏是继承了战神刑天的斗志,仅仅是他的兵器竟然就能抵挡的住我的威压。”夸父闪(身shēn)进来,一看螟蛉子的样子就知道了个大概。    “不过可惜你却不是蚩尤!”夸父又看了螟蛉子一眼,他虽然持了蚩尤的兵器,却少了战神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在夸父眼中,根本就是破绽百出,还对自己造不成什么伤害。    当年无论是刑天还是蚩尤,就算是(身shēn)死之后也能重生,刑天舞干戚,蚩尤血育旗,便都是这中不屈的表现,因此就算他死之后轩辕皇帝也不放心,还要设法将他封印。    如今这螟蛉子手中虽然拿了蚩尤氏的武器,但怎么看都有点狐假虎威的感觉,只有形没有神,这种程度的人物,夸父还不放在心上。    夸父伸手一指,如今随着精血的回复。已经慢慢可以施展出更多地手段了,这寂灭神雷便是其中的一种。怠慢,忙用血战轩辕旗一卷一收,毕竟是夸父的精血太少,这寂灭神雷根本就没有一点威力,眨眼间就被螟蛉子破去。    见这么简单就破了夸父的攻击,螟蛉子似乎也没有料到。不过他也是转眼间就恢复了过来,知道这血战轩辕旗威力巨大,当下忙依样划葫芦,又是一卷一收,不过这次的对象不是什么寂灭神雷,而是夸父本(身shēn)。    就在此时,那雨师也从远处匆匆赶来,螟蛉子一见大喜,忙命他在背后攻击。    现在他有苗刀震慑心神,再也不怕夸父的威压。只是他一直以来都少了拼命的觉悟,因此仍被夸父压制。三方牵制,现在是谁也伤不了谁。    那王涵芝悄悄地睁开双眼,见两人围着夸父自己打,虽然没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xìng)的伤害,但也看出现在祖师的处境不妙。手。就算西王母来了都一定能讨的了好处,当然是在她不现出三尸化(身shēn)的(情qíng)况下。    若不是一开始螟蛉子被夸父威压压制得不敢出手,再加上一个风伯三人一起夹击的话,夸父虽不至于落败,但万万也灭不了风伯和那五千兵卒,现在的(情qíng)况虽然好点,但没有外力干扰的(情qíng)况下他也很难抓住二人。    雨师那边还好说一些,几乎不用理会他就行,夸父只有一分的精神放在他(身shēn)上,却是为了防备他出手伤了肩膀上地王涵芝。而夸父的九成精神都用在防备螟蛉子手中地血战轩辕旗和苗祖之刀上。    这两件宝贝一件是蚩尤手中的魔兵,一件是他(身shēn)陨后全(身shēn)精血结成的灵宝。每一件都不可小觑,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破开自己的(肉ròu)(身shēn),但夸父也不敢轻易尝试,都是远远的就发出寂灭神雷抵挡,也是螟蛉子还对他有很深的顾忌,不敢太过紧((逼bī)bī),不然只怕他(身shēn)上早就挨了几下了,夸父虽说对自己地金(身shēn)很有自信,但也知道让那两件法宝打在(身shēn)上绝对不会多好受。    双方如今在正是难解难分,王涵芝悄悄的探出头来,将那呼风兽向外一抛,三人都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夸父见状忙单手一挥在她面前加了一层护罩。    却说那呼风兽在半空中变的大小如象,忽然张口一声号叫,无边的狂风涌起,螟蛉子一时不查,几乎被它吸走了手中的大旗,忙竭力站定,手上的攻势一缓,被夸父揪到个破绽,单手一伸,竟然扯住了那大旗的旗面,一阵拉扯,谅螟蛉子那里挡的住夸父的神力?(身shēn)体不由自主地被他拉了过来。    夸父心中大喜,又一发力,螟蛉子整个人都被扯了过来,眼看撞到夸父(身shēn)上,只得将那大旗一丢,挥    ,夸父一手要拿那旗子,不肯松开,只好伸出手臂一只听见“当”的一声大响,那苗刀砍在夸父手上,只留下了一道深深地白印。    他却不知这一下让那夸父痛了半天,不过相比于血战轩辕旗他就是宁愿多挨几刀,也不会松手。=砍去,眼见砍在那灵兽(身shēn)上,忽然手中一轻,苗祖之刀已经被夸父用血战轩辕旗卷了过去。    “嘎嘎,这却是怪不得老祖我了。”夸父将大旗一卷,螟蛉子和雨师一个都没能逃掉,这件法宝在他手里和在螟蛉子手里所发挥的威力,简直就不可同(日rì)而语。=下去。    王涵芝看到夸父吞掉二人之后肚子里就一直响个不听,简直像是在打雷一般,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害怕的紧。    不过这种(情qíng)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夸父就完全炼化了二人的大部分精血,只是剩余的精气还要回去后再一点一点的慢慢炼化。    却说自闻太师东征之后,纣王慢慢积蓄军力,终于于第二年(春chūn)命张桂芳重新挂帅西征,晁田、晁雷为先锋大将,发兵十万,征讨西歧。    那姜尚闻知,积极备战,在西歧城下立下营寨,大将南宫适、武吉随行,八俊,八贤保驾,西伯侯坐镇中军,专等张桂芳前来厮杀。    却说张桂芳征伐西歧,不一(日rì)捷报传来,纣王满心欢喜,因命群臣共宴,那酒到半干,妲己后宫中忽然转出无数仙人。    各位看官,这原是那涂山氏派来监视妲己的天池一脉妖孽,内中有三五个老妖法力着实深厚,远在轩辕坟三妖之上,因此妲己不敢得罪,且好酒好(肉ròu)招待,只是不免得意忘形,因此假托神仙之体,前来王宫中戏耍。    妲己一来是不敢得罪,二来夜是有心要算计他们,因此并不拒绝,那酒宴进行到一半时,群臣欢饮,天上渐渐传出仙乐,妲己因请纣王恭迎上界仙人,群仙落座,纣王因命丞相比干并武成王黄飞虎相陪招待,比干敬酒之时因闻到那仙人(身shēn)上有些不便,因此心下疑惑,将此事对武成王黄飞虎说了。    黄飞虎心中留意,因命军士暗中跟随,果然找到这一干妖孽的老巢,因来寻比干相议:“这一伙果是妖孽,俱在城南三百里外轩辕坟中居住,丞相有何策制之?”    比干因道:“常言说‘水火无(情qíng)’,这伙妖孽虽然不比我等凡胎,但想来也受这两物克制,武成王可命军士备齐引火之物,可趁今晚时机,将这伙妖孽都烧死在轩辕坟中。”    黄飞虎听完忙去准备,又命带上海外进贡的神物金眼神鹰,据说转克妖物,这才点齐五千兵马,各执利器,一路紧赶,终于在三更时分在轩辕坟外聚齐。    也是这伙妖孽合该丧命,那一众的大小妖怪,都在皇宫吃了不少酒水,因此睡的昏沉,并不知道大难临头,黄飞虎命军士在轩辕坟外将引火之物往内倾泻,将火点燃,顿时烧的内外一片通明。    五千军士又都执了火把利器,将方圆围的铁桶一般,飞虎将那金眼神鹰放在半空,只待一有妖物逃出,便上前擒拿。    却说这一场大火,将轩辕坟内大小妖孽烧死烧伤无数,连带的断了那桃木、柳鬼的灵根,因此二人嫉恨,(日rì)后黄飞虎转投西歧,比干(身shēn)死,这才化(身shēn)成人,投入商纣军中,却是为了要拿那黄飞虎,报今(日rì)之仇。    直到天明,飞虎才命军士灭了外围大火,一路扒开陵墓,果见不少妖怪的尸体,除了少数的獐、猊,其余大部分都是清一色的狐狸,其中几只(身shēn)体也格外巨大,尾巴也比寻常的狐狸多出一两条不等,比干博通古今,因此认得这些狐狸的来历,乃对飞虎道:“此乃上古九尾天狐是也!”    黄飞虎也知道这些妖怪甚是了得,乃命军士将那(身shēn)躯完好的狐狸皮毛全数蜕下,眼下方过(春chūn)分,北方的气候依旧寒冷,因此寻了些宫内的裁缝,将这些皮毛共制成一见狐裘大衣,献于纣王。!~!

重要声明:小说《魔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