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崇黑虎新领崇州侯 姜伯严暗中练神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昊天筱仁 书名:魔教
    上回说到崇黑虎于半路阻截,拿了周营四将,剩下诸将不敢对敌,子牙无奈,只得亲自持了玉虚至宝,前来与黑虎大战。    却说子牙因无经验,因此只将那打神鞭祭到半空,只见一道光华落下,黑虎吃了一惊,他也没料到姜尚竟然连话也不说一句就直接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这么厉害的法宝。    当下躲避不过,被那打神鞭一下打下马来,黑虎之觉这鞭着人甚重,好在姜尚还发挥不出多少威力,因此也顾不得疼,忙将背上红皮葫芦取下,揭去顶盖,念念有词。    只见红葫芦里边一道黑气冲出,放开如网罗大小,黑湮中有噫哑之声,遮天映(日rì)飞来,正是铁嘴神鹰,张开口劈面咬来。子牙不曾防备,坐骑眼被啄瞎,登时摔下马来。    黑虎也不料轻易建功,忙又指挥群鹰去啄子牙,子牙见状忙捻起一把土,使出五行遁术,走个干净。黑虎见状那里肯舍,忙也使出五(性xìng)遁术,追赶甚急。    却说子牙一路奔逃,几乎狼狈,因见黑虎在后追赶,料不是他敌手,因此也不敢贸然停下来,当下两人且追且走,一路奔出崇州地界,子牙到底是无甚根底,因此使不得遁术,只得停下(身shēn)来,仰天叹曰:“不料吾方显威名,今(日rì)竟死于此处。”    言未毕,果见黑虎一路追来,姜尚(欲yù)放打神鞭。黑虎早将那神鹰祭起,冲半空俯冲而下。只是要啄姜尚门面,姜尚忙将手遮拦,料也不能抵挡,孰知过了半(日rì)也未见疼痛,当下张开双目,原来是杏黄旗发出祥光。将自(身shēn)隐隐护住,任那神鹰如何冲击,也破不开这道防御。    姜尚暗中观察了片刻,这才放心,遂又将打神鞭祭起,一鞭将黑虎打翻在地,那神鹰被杏黄旗上祥光所伤,也自去了,子牙遂持了打神鞭,就要将黑虎打死。    崇黑虎知命在顷刻。急切间只得求饶。姜尚将那鞭停在半空,脸上(阴yīn)晴不定。过了半晌才下了决心,遂将打神鞭收了,道:“崇将军请起!”    原来子牙暗想崇州新败,北伯侯崇侯虎被自己拿往西歧,这样一来北方无人统领,势必大乱。到时候姬昌必不肯让自己杀了崇侯虎,如今既然这崇黑虎送上门来,且平(日rì)也没多少恶迹,遂起了个心思,要扶这崇黑虎为北方之主。    这样做有三点好处,一是崇黑虎乃侯虎之弟,他来担任北伯侯所受到的阻力必然最小。二是自己废了崇侯虎,而将黑虎扶为北伯侯,这样一来天下人也不能说自己是对北地起了异心,将来势必传为一撞美谈。三。这崇黑虎受了自己地大恩,将来若是西歧举兵反商。正好可以引为外援。    正是想到不杀他有这三个好处,姜尚这才止了杀手,改容相待。    崇黑虎也没想到姜尚会让他做北伯侯,毕竟方从鬼门关里爬出来,如今又闻听这般好消息,黑虎当真以为自己这是在做梦了。    姜尚也不以为意,当下两人商议已定,遂携手而返,两边军士皆有些不知所谓。    不说姜尚将崇州移交给黑虎,自己却带了侯虎并北征大军,一路返回西歧,百姓焚香祝拜,夹道而迎,西周军自是人人欢悦。    姬昌也率领文武出城十里相迎,君臣接住,早有那崇侯虎在囚车中高声求饶,姬昌因见侯虎这般模样,毕竟是当年的同(殿diàn)之臣,不免心下戚然,遂命军士去了侯虎枷锁,一并入城。    子牙见西伯侯有宽容之意,心中未免有几分不喜:我为你家天下舍生忘死,如何反倒让你做了这好人?    遂也不看西伯侯脸色,历数崇侯虎数大罪状,斩首城郭。西伯侯闻知,点头叹曰:“崇侯虎天年已尽,虽曾同(殿diàn)为臣,今番救之不得也。”遂也不去阻止,姜尚姬发遂意,将崇侯虎斩于城外,西伯侯命厚葬侯虎,并报知朝歌,崇侯虎恶灌满盈,今已伏诛!    自此西歧军威大震,不复为朝歌所谴,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却说南海侯姜伯严,因形势所((逼bī)bī),不得已立了魔教,只是他乃九黎蚩尤一脉地后人,如何肯尊崇旁人?    那蚩尤一脉,自从被轩辕皇帝战败已后便迁徙到南疆这不毛之地,始祖蚩尤因为是祖巫刑天转世,乃为不死战神,因此轩辕皇帝请    将之车裂,又将五分的(身shēn)体分别镇压在天地的四极中头颅便被封印在南疆的镇魔古洞内,连同一起封印的,还有数百万巫族的遗民。    当年是蚩尤手下地大将螟蛉子将这九黎带往南疆,而后又改称三苗,如今经历了这么多的朝代更替,已经没几个人知道这南海郡原来的真正面目了。    不过虽然世人都将这段历史淡忘,但九黎部落的巫民却从未忘记过要光复河山,救出被困的巫人和始祖蚩尤。    如今姜伯严趁乱大大的扩充了自己的势力,就算是南伯侯鄂顺如今也不敢来寻他的晦气,这也直接导致姜伯严野心膨胀,想脱离魔教的控制。    袁洪毕竟有前世的记忆,知道信仰地可怕,因此不断向当地的土著居民灌输魔教地思想,九黎本来也是逆天一族,因此对魔教弱(肉ròu)强食,成王败寇的思想吸收的极快,这也是姜伯严当初始料未及的,他当初尊崇魔教不过是想拉一个外援罢了,好等(日rì)后有劫难时让魔教护佑九黎,劫难一过,九黎一族自然是恢复本来的面目,依旧先伐人,后伐天。    可现在的(情qíng)况却远远地超出了他能控制的范围,不说魔教,连女娲娘娘也在南海显圣,那云瑶如今也入了魔教,现在魔教在南海的声势是越来越大,大到连他这个南海侯如今也觉得是个巨大的威胁了。    若不是当初曾与王纯阳商定军队不信国教,只怕现在自己手下连几个可用之兵也没有了。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感受到了危机,自己手下毕竟好是少了人才,连那颇能一战的大将郑伦都是魔教三木道人帮忙找来的,若是自己真要对魔教兴兵,只怕这郑伦到时候就会在背后反戈一击。    姜伯严自然知道魔教势大,现在在南海郡的这几个不过是下属弟子,而且听王纯阳说教中还有两大圣人,两大护法,只怕是更为厉害一些了。    但他眼下却顾不得了,这次自己趁着出兵之机将九黎一族最优秀的士卒都带了出来,而且经过几场血战,战力都是大增。    这就是九黎一脉士卒和其他士卒的区别了,九黎一脉俱是巫人转世,因此上不拜天,下不拜地,只拜自己信仰的首领,当年地蚩尤氏如此,历代的部落首领如此,如今地姜伯严也不是例外。    而且九黎士卒,若临兵阵杀戮,只要不死,每经一战战力便要大增一倍,就算是头颅别人切掉,只要心中的一点念力不灭,就仍可再上战场,却不会就此死去。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蚩尤氏率领九黎一部就将轩辕氏的数百联合部落杀的大败的原因,若不是在最后的时刻有修士圣人插手,将蚩尤氏车裂,灭了九黎一族的信仰,九黎一部根本不会失败。    现在姜伯严当然远远没有蚩尤氏当年的高度,他的修为也只比寻常的武将要请上那么一点,这却是他懂得自保,若是真的放开手修炼,只怕反而是修为越高,死的越快。    不过九黎一族既然能传承至今,当然也有不为人知道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身shēn)为当代九黎之主的姜伯严自然是唯一一个知道的人。    “只要再杀够三百万人,我这九黎圣兵便能练成,虽然远远比不上蚩尤老祖当年的兵卒,但在如今只怕也是天下无敌的,就算是和天兵对阵,也不见得就输。”姜伯严心里暗暗盘算,先前的几场大战自己以五千人杀了尽十万士兵,而且南海郡如今也就只剩下这五千的士兵。    九黎兵卒虽然威力极大,但想练成也难,而且这一代的九黎士兵几乎是有近万年未临战阵,(身shēn)上的九黎血脉早就淡化的几乎快要遗失了,姜伯严这才不得已征召了十三万士兵,让他们互相杀伐,最后只存活下来这五千人,(身shēn)上的血脉已经开始觉醒,这次扩张势力,也都是用这五千士卒开道,当真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而且历经杀伐,威力更大,现在把那刚刚征召来的十五万人也屠杀一空,姜伯严心中暗暗计较,若是再将南伯侯鄂顺的人马屠杀一空,九黎兵卒的威力便算是初成了,只有以后再遇上更强劲的对手,杀伐过后,才能有长足的进步,练至大成。!~!

重要声明:小说《魔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