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女娲化身守护五方 各方势力蠢蠢欲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昊天筱仁 书名:魔教
    这几人着实无礼。三木道人气的不轻,只是来时师尊下了严令,万万不准自己动手伤人,只得与三人做别。    他这三个月来走访的地方和人倒是不少,只是偏偏成绩惨淡,只有一个郑伦愿意跟自己回南海,而且这还因为是那郑伦得罪了北伯侯,在朝廷无法安(身shēn),否则只怕也多半是不肯的。    毕竟,中土九洲乃是三界正统.若不是走投无路,也没人愿意离开。三木道人无奈,只得离了朝歌,一路往南而行,回山复命。    “还是我把事(情qíng)想的太简单了些。”黑风山内,袁洪与西王母等几人终于炼完了二十八星宿幡,封神大战迫在眉睫,如今其他的周天法器已经来不及炼了,被西王母打穿地肺,接引地心毒火慢慢破那上面的鲲鹏元灵。    “这自是当然,当年轩辕氏与蚩尤大战就是占了九洲正统的有利地位,各教气运都在此牵,扯,因此得了天道,才杀败了蚩尤。”西王母说起洪荒中的场场大战,其结果,自然都是占据了九洲才为正统,才算真正的天命所归。    两人正在商讨如何扭转魔教如今的不利地位,突然西王母神光一凝,对着三十三天外到:“有三十三天上的人托(身shēn)人间。”    袁洪也忙股((荡dàng)dàng)起浑(身shēn)的法力,只见三十三天外一点赤色,其大如斗,直投到南海郡便消失不见。袁洪慌忙问西王母:“可看见是投在何处?”    西王母摇了摇头:“恐出自圣人手笔,那里看的清楚。只知道大约是在南海郡内。”    当下西王母忙起了一课,以测吉凶。看那卦像,竟然又是个活卦。西王母踌躇半晌,方对袁洪道:“只怕上次之事,就要应在这里了。”    却说南海郡有一女娲庙,乃是三苗之民为上古女神女娲娘娘所立,四季不断。(日rì)夜香火供奉。    说起来也真是一个讽刺,女娲娘娘虽为上古正神,有补天造人地大功德,偏偏在人间没有道统传承,因此几千年下来各地祭祀娘娘的庙宇越来越少,反而是天庭众神取而代之。接受万民祭祀,渐渐成为正统,就连纣王祭祀,也是商容奏禀,明显是忘了女娲娘娘地功绩。    这(日rì)女娲庙内的祭祀们正在向天铸告。这是她们每天都必须进行的例行功课,这些祭祀都是一些虔诚的信徒。几十年如一(日rì),虽然女娲娘娘从未降下过神迹,但她们却不曾放弃过自己的信仰。    大主祭是南海郡遴选的圣女,又是南海侯亲封地护国圣女,可见女娲娘娘在南海郡一带的影响之大,只是如今又多出个魔教。除了与原先的教义略有改动,也是奉养女娲娘娘,因此很快便被南海郡的人接受,而现任的这代护国圣女,更是魔教祖师袁洪的三弟子,孙钰。    却说这(日rì)孙钰正在带领庙中的祭祀祝天,突然看到天外飞来一道赤光,其大如斗,正降落在这女娲庙内,孙钰怕撞坏了娲皇圣像。忙带领众祭祀入内察看,只见那祭坛之上此刻正站着一个宫装女子。顶现祥光,照的众人都睁不开眼睛,只听一段段声音如宏钟大吕,缓缓的传入众人耳中。    “太上无极混元圣人女娲娘娘敕:尔等三苗,虽地处南疆,生灵疲,然礼敬上天,知乎礼仪,四乡祭祀,无有或缺,今诏命已下,特谴神灵护佑三苗,永镇南疆。”    话音方落,只见那女子忽然一(身shēn)化五,乃是:    护佑三苗本部,守护女娲云瑶娘娘,持伏龙归元鼎。    护佑南疆十万大山,风神女娲青衣娘娘,持江山社稷图。    护佑东海无极,符咒女娲水镜娘娘,持混沌五灵珠。    护佑镇魔古洞,战神女娲灵云娘娘,持五方五弦琴。    护佑雷泽大川,火神女娲玄坛娘娘,持烛(日rì)龙影鞭……    声音宏大,南海皆闻。南海郡皆道女娲娘娘显圣,家家焚香默拜,都赞女娲娘娘大神通。    却说昆仑玉虚之内,元始天尊早就止讲,关闭了玉虚宫门,门下一应弟子都被谴散投(身shēn)下界,以完此杀劫,今(日rì)忽见三十三天星光,知道是女娲娘娘所为,一眼遥望南疆:“毕竟是女流之辈,不入三教正宗。”那南海    僻,因此不去管她。    碧游宫中此刻却又是另一番景象,通天教主开讲先天大道,门下人才济济,个个修行高深,见截教如此兴旺,教主也颇为自得:“想我三清,太清有教化之名,却不行教化之实,乃是无为之道,无为而无不为。玉清行无为而有教化,取的却是太清地教义,大意精微,却难有结果。独我上清一门,行有为而有教化,精勇猛进,正是有教无类,天下众生皆可修习,可谓是一枝独秀了!”    教主正在讲演,忽然见到三十三天那斗星光,微微一惊,随即恍然:“原来是女娲师妹不甘寂寞,也要想插上一手,行教化之功。”教主毕竟是心高气傲,何曾把女娲娘娘放在眼中?因此也不去管她。    再说西方二圣,阿弥拖佛与准提道人,一人谴了接引古佛下世,一人谴了须菩提下世,都是在为西方莲花大兴做准备,二人立了七宝林,八德池,并炼地火风水,铸西方极乐世界,只待封神一到,便下界渡人。    这(日rì)二人正在演化西方三千法门,不意也看到三十三天外的那道赤光,准提道人因向阿弥拖佛道:“不意连女娲娘娘也动了心,将来之事恐有差错。”    阿弥拖佛不为所动,仿佛没有见到那道赤光一般,准提道人忽然大悟,诚心拜服道:“道兄高我多矣!”,阿弥拖佛还手一礼,至始至终,并无一言。    却说女娲娘娘谴云瑶化(身shēn)为五,同气连枝,降生到南海郡内,动静之大,几乎是三界皆闻,黑风山内地袁洪等人离的最近,自然也是一知晓。    “女娲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嫌我死的慢不成?”袁洪自从知道了那南海郡中的事(情qíng),就几乎暴走,忍不住对女娲娘娘也不恭起来。    “你可别胡言乱语,小心真被你给说中了,若是这些话传到了她的耳中,只怕你反倒死的更快呢!”西王母倒是很少见他发这么大地火。这也难怪,如今袁洪的魔教在南海郡刚刚成点小气候,本来几大圣人只怕是看也不会往这里看上一眼的。    但如今被女娲娘娘这么一弄,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袁洪如今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瞒是肯定瞒不住的,女娲娘娘的意思很明显,这不也是想在人间立教吗?不过现在一切还都没挑明罢了,只要(日rì)后有了群众基础,再想立教那自然是一呼百应。    只怕女娲娘娘也是吃不准其他几位圣人的想法,因此故意的借这个机会来试探一下。    只是她这么一搞,却把袁洪给害惨了,说什么现在三人的塑像也是在一快受人供奉的,万一谁想提醒一下女娲娘娘,只怕就会拿自己地魔教杀鸡敬猴,到时候自己岂不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说天下最毒妇人心,袁洪在心中不断对女娲娘娘腹诽,不过也怕了西王母地话,不敢再大叫大嚷的叫骂,谁知道这些话真传到她耳中的话她还会做些什么出来?只怕立刻出手灭了自己的可能(性xìng)都有。    “不过,这未尝不是个好机会。”西王母慢慢为袁洪分析道:“这南海毕竟远离九州中心,只怕其他几位圣人不会为了这么块地方的得失便与女娲娘娘为难。”    “况且如今娘娘虽然谴下人来,但并未立教,没有教义,我们便可趁此机会将那守护女娲云瑶仙子收到教中,这样既能壮大我教声势,又能与娘娘的关系更近一层,将来若是真有人打上门来,我们便让这云瑶仙子上去对敌,这样一来,女娲娘娘就算是想袖手旁观只怕也不行了。”    “果然是妙极啊!”袁洪赞叹道“既然这个主意是你想出来的,那个云瑶仙子也要拜托你亲自出马了。”    “哦!”西王母顿时反应过来。“我说你今天的反应怎么这么反常,论谋划竟然还不及我,原来是设了这么个圈(套tào)等我钻。”说完还笑意盈盈的看着袁洪。    “这事(情qíng)自然是要婉亲自出马,我虽然能想出解决之法,但毕竟那云瑶是一女仙,不好出面。”袁洪忙笑着解释,又是打躬又是作揖,西王母被他缠的无法,当下自去不!~!

重要声明:小说《魔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