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勾心斗角(今天开始一更,系统崩溃的说,泪!)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昊天筱仁 书名:魔教
    只听见“呼啦啦”的一阵响动,那行舟的外围(禁jìn)制被元(阴yīn)大帝生生撕裂,看的袁洪不住的乍舌,心道这元(阴yīn)大帝好大的力气。    (禁jìn)制既破,西王母裹了两具化(身shēn)与袁洪就冲了下去,那蛟龙王本来在镇府灵牌处全力开启防御,没想到外围的(禁jìn)制被元(阴yīn)大帝生生撕裂,将那大阵的枢纽也倒转起来,受了反噬,浑(身shēn)的(肉ròu)(身shēn)破碎,元神涣散,若不是西王母存心要留他一命,只这一下就是十个蛟龙王也飞灰干净了。    他(性xìng)命无碍,旁人可就没有他这么好的运气了,那灵牌周围,随他一同镇压的数十个客卿,被阵法反噬,一举都死了个干净。    行舟内的天蛊道人见状也忙收了元魔幡,遁回到那祖巫克服的躯壳之内,拖着就朝袁洪几人飞了过来。    “什么东西?”元(阴yīn)大帝瞧见这夸父躯壳,一时半刻间没认出他的来历,扬手一指,天蛊道人只觉得元神一震,冥冥中一股(阴yīn)冷的气息传来,迅速钻进自己的元神之内,好在他是元魔珠的本体,当下忙将丹力运转,化去那道气息,这时才感到夸父的躯壳被重重的打飞了出去。    “慢着!”袁洪看到时已经来不及阻拦,只好苦笑着对元(阴yīn)大帝道:“那个是我的(身shēn)外化(身shēn)。”    “咦?这具不是夸父地(身shēn)体吗?怎么会在这里?”西王母也是刚刚看到。不过她却认得这夸父,当年擒杀祖巫也有她的一份功劳。只是后来被太一拿去炼化,她倒是没再参与。    “当年被我炼去了三四分,如今这夸父地躯体已经不全了,不过祖巫没有元神,这(肉ròu)(身shēn)又失了精血,如今正好拿来做(身shēn)外化(身shēn)。”袁洪稍微解释了一下。见那祖巫又飞了回来,忙上前去接住,天蛊道人从里面钻了出来,看了元(阴yīn)大帝两眼,被她的目光一((逼bī)bī)便打了个冷战,知道不是对手,忙躲到一边去了。    “道友辛苦了!”袁洪也不敢为他出头,只是忙上前打了个招呼,免得尴尬,西王母看他自编自演。也觉得好笑,只有那元(阴yīn)大帝看向二人的目光仍是不善。    当下袁洪先使出天妖转嫁之术。让西王母相助破了祖巫(身shēn)上的(禁jìn)制,运功三转,这祖巫来回走动了几步,已经炼化成功了。不过如今乃是袁洪的元神转嫁在上,时间太断,想要这祖巫真的形成战斗力。炼成(身shēn)外化(身shēn),最少也要两三年地功夫重新打熬一个炼出自己的一个分神,寄托在上。    “这夸父当年死的时候是被我打散的元灵,只可惜没了精血,这祖巫的威力便大大降低了,而且又被我炼化了几分,只怕如今能发挥出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的实力我就要偷笑了。”袁洪变化了(身shēn)躯,只是这祖巫的(身shēn)体太过强悍,一时间也变不太小,仍是有将近两人高下。    祖巫的实力虽然现在弱小。但天赋极高,而且(肉ròu)(身shēn)几近不死。就算是放在东皇钟内祭炼没有几百年的时间也难以炼化,当年奢比尸倒是被盘古幡三下震死地,可那是元始天尊亲自出手,再说也没毁了他的(肉ròu)(身shēn),那奢比尸死后(肉ròu)(身shēn)一样有盘古地特(性xìng),自动化成了尸鞅山。    躲在这祖巫的(身shēn)体之内,就像是头上顶了个龟壳一样,先就立于不败之地,不过现在被困在这帝师钟内,他也是有力没处使,根本就破不开帝师钟的防御。若是夸父全胜之时,这鲲鹏未将帝师钟祭炼完全就这么罩住他,倒是有可能被他一下锨翻。    “((贱jiàn)jiàn)婢,敢坏我法宝!!!”几乎在西王母破开天机行舟(禁jìn)制的同时,鹏帝师的叫声就传了过来,又尖又促,帝师钟也一阵乱抖,打下无数的雷火神光。    不过这攻势看似浩大,也只将乾坤山河钵地宝光微微震动了一下,西王母恼他无礼,一伸手将蛟龙王抓在手中“鲲鹏,你敢无礼,今(日rì)我就先杀了你的三子!”    袁洪现在是黑户,也不愿意让鲲鹏知道他的存在,若是他知道太一的转世也被困在里面,只怕就是三个儿子都舍了也要将两人炼化在里面。    “尔敢!”鲲鹏一声大叫,只是如今也    两人没办法,只是心中有点不甘,盘算着开出什么样放她出来。    “快快放我孩儿出来,(日rì)后我立天庭,你便是天庭帝母,若是不然,你也知道我的手段!”鲲鹏如今得了帝师钟,声势那是水涨船高,对付三界内圣人以下修为的人几乎是全部通吃,当然煞气的很。    “哼!东皇钟虽然内厉害,也未必就是无敌,更何况你还没有来得及祭炼,拿着这半调子的法宝在外行走,你也不怕被人抢了去!我可是知道当年有不少人都在惦记着这件宝贝,只要稍微一走露的风声,只怕你那什么妖帝宫就别再想安宁了。”    西王母说这番话真真假假,帝师钟是三界内地证道至宝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若是这消息真地一传出去,绝对会有不少人冒死去盗,就连六大圣人只怕也会忍不住为了门下出手,到时候只怕者鲲鹏刚到手的宝贝没捂(热rè)就又要给人了抢去了。    “嘿嘿,不用你提醒,只要我将你们这些所谓的知(情qíng)人全都炼化了,三界内自然没人知道是我取走了帝师钟,只要再给我几百年的时间,到时候我将人宝合一,炼成第二元神,法力只差圣人一筹,谁还敢来寻我麻烦?”    鹏人老成精,自然早就想到了应对之策,只是如今帝师钟的威力发挥不出百分之一,只能收人困人,拿来杀人就有点勉强了,更何况是杀像西王母这样的宗师级高手,除非是自己完全将帝师钟炼化,不然绝对没有一点可能。    他本来是盘算着将西王母直接裹去北冥,以帝师钟再加上周天星斗大阵一点一点的将她炼化,当然,若是能收复了自然是更好,不过在自己没有炼化帝师钟以前,就是她真的投靠,鲲鹏也是不敢收留的,毕竟她的实力还要高自己那么一点,万一怀了二心,自己就要天天提防着被人打闷棍了。    不过现在麻烦的就是自己的三儿子还在他们手里,毕竟是虎毒不食子,鹏认为为了一个还威胁不到自己的人没有必要拿儿子的(性xìng)命去换。只要将来自己将帝师钟完全炼化了,随便什么时候都能去将她灭了。    再说他也怕((逼bī)bī)得急了,万一西王母将自己的三尸元神自暴一个,只怕立刻就能震碎自己印张帝师钟上面的元灵,这样一来帝师钟怕就有易住的危险,这宝贝他不过才得了半(日rì),花费了无数的心血,当真是命根一般,怎么舍得冒这么大的险。    但是鲲鹏老(奸jiān)巨猾,越是担心说话的时候就越是嚣张,唯恐被西王母看出了破绽,这才故意做出一副不罢休的样子来,实际上却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就没有使全力催动帝师钟。    不然只要他肯舍弃一半的精血强行催动,也能勉强发挥帝师钟的六七层力量,就有一定的可能将西王母震死在里面。    但一来自己的儿子还在里面,二来自己失了一半精血的话法力就会大减,难保不会有什么人趁机来抢夺自己的宝物,再则就算自己真的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也只是可能将西王母震死在里面,毕竟西王母如今是斩了二尸的宗师级人物,除了混元圣人只怕也没人敢打包票说一定能灭了她。    他这么迟迟不肯松口,只不过是在等西王母能出什么样的条件罢了,只要西王母的条件对自己有利,只怕他立刻就会将二人放出来,握手言和。    “这鲲鹏,还是当年一般的算计,半点亏不肯吃!”西王母与袁洪在下面等了半天,见这鲲鹏妖师虽然说的极为严重,但是偏偏就是不见动手,过了一会也都猜到了他的心思。    “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天底下那里有这么便宜的事!”袁洪看了看那半死不活,还被西王母法力(禁jìn)锢着的蛟龙王。    “你这父亲当真是天下少有的厚脸皮之人,明明就是想找个台阶下,自己还不肯开口,可惜碰上老子也是个不肯吃亏的人,偏偏就还不让他如意,我倒要看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这可是在南冥,不是在他的冰宫老巢,呆的越久,他暴露的机会就越大,到时候引得无数人前来抢他的宝物,只怕就算他肯放我们出来也已经晚了。”!~!

重要声明:小说《魔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