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阐说前世今生 王母论圣(今日第二弹,求订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昊天筱仁 书名:魔教
    “你我了!”袁洪本来要说,只是猛然见到几人,却真个晃似梦中,将自己原本准备的说辞忘了个一干二净,此刻除了这句话竟想不出其他的来。    “你,还好吧?”西王母也失了往(日rì)的威严,想起过往种种,也仅不住悲上心来。    “好,有什么不好。”袁洪过了半(日rì)才叹起气来“到此时我也不敢相信自己是真的脱(身shēn)出来了。”    “历劫千万,就算我如今也还在劫中,那里能真的脱(身shēn)出来!”西王母似悲似喜,和袁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说的有的是洪荒旧事,有的是自己在未来的趣事,有的是太一陨落之后这一界的事,有的则是如今封神大劫的事。    说了半(日rì),二人才发现孔雀王母几人不知在何时已经去了,原是二人谈话过于投入,几人也插不上话来,更有袁洪所说的未来世界的见闻让几人听的如坠云雾一般,一点都摸不着头脑,没多久那元(阴yīn)大帝便叫嚷着要离去了,孔雀王母怕她打断了两人谈话,这才带着三人离去。    “对了,你可见着你那陆压孩儿了?”两人相视而笑,过了一会,西王母才想起袁洪在这一界还有另一个亲人。    “我知道他曾数次助我,只是不曾相见。想来是我未恢复原本面目,他也不好前来见我。”袁洪这一世毕竟只是个石猴的化(身shēn)。前世陆压是他地孩子,但如今他还没有将那太一的金(身shēn)斩出,因此陆压躲着他不见,却是为见面尴尬,不知如何称呼。    “那里,是你自己想岔了。”西王母笑着解释是自己要陆压暂时不要与他相认。免得树大招风,引来昔(日rì)地仇家,只准他暗中行事。    “原来如此。”袁洪听了也是欢喜,这陆压虽然不是他的亲子,但当年他曾掌管亿万星辰,十只金乌都是太阳宫中孕育出的先天神灵,在自己定立天庭六道之后才降世出来,也等于是自己催化他们诞生,因此说自己是他们的父亲也无不可。    “没想到他能脱(身shēn)出来,这些年也真难为你了。”想起巫妖大战。人教伐天,无数的强者都被轰杀陨落。乱世之中西王母能保全自己仅余的一子,已经是十分尽心了。    “我倒是没什么,这三万年来不出宫门半步,有女娲娘娘(允yǔn)我不出昆仑,杀劫不染,因此也没人来寻我麻烦。倒是你。我当年曾在伐天之战后前去寻找,整个东皇宫连一片瓦砾也没有留下,六道中也找不到你地残魂,我只道你已经完全陨落,消散了真灵,不想竟是转入了轮回,今(日rì)还能相见。”西王母想起旧(日rì)那场大战也是心神((荡dàng)dàng)漾,当年自己初闻太一的死讯,本来是万念俱灰,想去火云宫内将那轩辕氏杀了泄愤。但却被女娲娘娘阻住,将自己封印了三千多年。直到自己的报仇之念淡化了,才将自己放出。    “我当年被轩辕氏率领手下的人教六大强者风后,力牧,奢龙,祝融,大封,后土围攻,恰好天庭之内也出了叛徒,将我的东皇钟与四大行舟及周天星斗法器全都盗去,还有几大圣人的门下也在暗中推波助澜,好不容易杀出重围后就在九重天遇上了女娲娘娘,当时我本没料到她会与我为难,因此破口大骂,后来娘娘将我困在山河社稷图内,用补天炉强行抽去我一丝残魂,我逃出来后昏昏噩噩,又被轩辕氏又率众仙追上,杀了他手下风后,力牧,奢龙三人,但也被他们临死前的反击坏了金(身shēn),在争斗中被轩辕剑穿(胸xiōng)而过,这才陨落的。”    袁洪说起当年的事仿佛说的不是自己一般,没有半分地感(情qíng)波动。    “现在我才明白,原来当初女娲娘娘是为了保全我的真灵才会强行抽去我地神魂,而后在我陨落后又用补天炉慢慢收集,后来因为那炉中尚余一块当年补天时剩下的五色仙石,与我(日rì)(日rì)沟通,渐渐的生出灵识,这才以石猿之体显化。”    “我虽猜不出圣人的心思,但也知道女娲这般保全我,是想我在(日rì)后的杀劫中多    到一点作用,保护妖族不被完全灭绝。可叹她那里世还是注定了要上封神榜,被封弥真灵,就算(日rì)后再脱(身shēn)出来,也一样是逃不出圣人的算计,甘心地给他们卖命。”    原来袁洪以这补天之石为母体,正是补天之不足,就算不全真灵却能保不失,不像其他的炼气士一般,真灵只要上了封神榜就要永受那持榜之人的奴役。    不过就算(日rì)后再借体成形也一样是逃不过圣人的算计,袁洪上封神榜一千三百年后这石母便又会结成灵(性xìng),这次诞生的却是孙悟空,不过却被须菩提使手段收在了门下,大闹天宫,然后再被如来收服,保护唐僧去西天取经,最后成为佛门的护法,斗战圣佛。    现在袁洪既然开了顶上三光,已经是神气通明,结合这补天石的特(性xìng)和自己后世所知,将自己后世的轮回猜了个不离十。    这也正是女娲娘娘的算计,反正只要天地不灭,自己这补天之(身shēn)也不会毁灭,就算是圣人,也灭不了自己这补天的功德圣器,最多也就是把石头里面地真灵给灭了,然后把石头再丢给女娲娘娘。    而且自己也勉强能算是天生圣人,无论以何种形态降生,将来都不是凡物,这也是为什么女娲娘娘选了自己。总之将来不管如何,只要有这石头的根基在,妖族就还能留一丝香火。    不过也许是女娲娘娘在具体((操cāo)cāo)作地时候出了问题,反正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是穿越了,而且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万劫之后自己体内的妖族血脉也越来越少,在后世之中竟然转了人(身shēn)。    要知道若是在现代的社会中转世成猴子什么的,那自己只有两个去处,要么是去动物园给人耍一辈子,要么就是到荒山里去做一只原生态的野猴子,还要时刻小心那些偷猎的人。    更重要的是自己不托成人(身shēn)就不会有机会去看什么《西游记》、《封神演义》之类的,也不可能有机会去识字,读大学。    “什么?你竟在封神榜中?”西王母被这话吃了一惊,反倒没怎么在意他语气中对女娲娘娘的不恭。    袁洪见她如此就将自己如何穿越,又如何以袁涛为替(身shēn)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最后道:“只是我原本不知道自己的来历,估计错误,还妄想能做一个清净闲人,置(身shēn)事外,那里知道我一出世就被人看在眼里,处处着人算计,根本就脱不出劫数。”    西王母听他说起穿越之事也大是惊讶,对他口中的那个世界充满的好奇,不过最后还是十分严肃的嘱咐他不可再将此事说出去。    “你的来历已经等于是处在如今的天道之外,只怕几大圣人也都看不透呢!若是被他们听到一些风声,为了维护现在的天道运转说不定立刻就会将你彻底轰杀,只怕连女娲娘娘也不肯再保你。”    袁洪知道她见识不凡,听到这话也吓了一跳。“圣人不是号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嘛?难道竟会不知道我的根脚?”    “那里,你听谁说的?圣人虽然神通广大,但也在天道的运转之下,并不是事事通明,只是相比我们而言他们站的更高,看的更远一些罢了。”    “不过就算他们看的再远,也不可能看到天道运转的轨迹,宇宙起始的本源。顶多是能推算出一个大概的方向,再做出相应的对策。不然每个圣人都洞悉万事,这六大圣人那里还用这么钩心斗角?只怕是谁都不会吃谁的亏了。”    袁洪细细一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不然封神之战中通天教主那里会吃这么大的一个亏?看来是自己将圣人想的太过厉害了。    说起来这还要怪后世看的一本名为《佛本是道》的书,那书中作者不但将十大祖巫描写成了十二祖巫,更将圣人的神通说的NB的不行,举手投足就能毁天灭地的样子。(这一点纯属个YY,迷,大家别介意。)    因此袁洪一直才不敢存跟圣人做对的念头,生怕被他们预先感知了,在自己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就把自己先灭了。!~!

重要声明:小说《魔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