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火蜮化形 八方四海有宾客 魔皇劫难 一山还有一山高(5)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昊天筱仁 书名:魔教
    圣母,又使神通将她的真灵震散。    正要回山之时这才想起那芝仙所化的王涵芝尚与自己有些前缘,再说之前也是答应了那三眼蟾蜍要点化这芝仙一番,只是如今的事(情qíng)有些纷乱,一时不易兼顾,当下若不是瞧见这芝仙行事颇合自己的三昧,那里肯来收她?    只是这王涵芝行事狠辣,到底是功力火候太浅,如今就算是收到门下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不过若是能过了这场劫难,百年以后的发展,倒是给石矶找了一个好帮手。    没有这番算计,袁洪如今那里肯在她(身shēn)上浪费这么多的心思?    “宗主,我们这便要回山吗?”收拾完了那满地的法宝灵丹,二人转(身shēn)出了山洞,见袁洪做势(欲yù)走,这时王涵芝忍不住说了一句,只是话一出口便忍不住有点后悔,心里着急。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变的这么沉不住气?”    原来她刚刚被袁洪以力将那天龙的内丹粉碎,于顷刻间就提升了几百年的法力,只是到底不是自己修炼所得,这法力虽然提升了,境界却还是原来的境界,难免就会生出一些魔障,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神。    “果真逆天而为的话也是有利有弊,嘿嘿!不过,这小小的问题却还难不住我。”袁洪转(身shēn)看了一眼,顿时了然于(胸xiōng)。    这魔障自古修炼之人是都会有的。上到周天仙圣,下到六道众生。各人都有各自地魔障,平常轻易也不会被发现,总是到了要紧的关头才会稍微现出些端倪,不过就算这样,自(身shēn)却也不易发现。    “嘿嘿,那三教圣人虽说是超脱与三界五行之外。也有相争之时,只是各自都是万劫不灭之(身shēn),大家心知肚明,只是寻个乐子罢了,那里就真个会非出个你死我活?这魔障一说也都是收发由心,断不像我辈,就算是被这妄念左右也是不自知。”    “炼气士地魔障却有魔劫一说,自古便是三死七伤,从来没有得例外。就算我当年也一样是在开天之初便受了十损之灾,炼就的天生神通。这一世却是要重新来过了。”    “凡人的魔障却又简单多了,不过生老病死。喜怒哀乐而已,匆匆百年便过,虽然无知却也无畏,难怪有人会说只羡鸳鸯不羡仙,但也只是蝼蚁之恋罢了。”    袁洪心中感叹,凡人乃是三界一切仙凡的根本。就算是六道之中,少了人这一环也是迟早都要破灭的,这样说来,人教主天其实便不是偶然了。    那茫茫的天道之中自有他地一(套tào)规则,当年天地初开,万物朝苍之时原是无人的,所以妖道主天,三界六道都要受其所辖。    只是后来巫妖离乱,几位圣人嫌下界子民不够柔顺,这才有女娲造人。成圣了道之事。    果然人伦一出,六道都被渗透。互相牵制,反而是后来居上,成了天下大势的主宰。    洪荒一战,灭尽了无数的巫妖强者,人教罚天,终于还是坐稳了大位,到如今却是已经快有三万年的时光了。    这些旧事,袁洪一人也不在知想过了多少遍,只是每次想起,还是忍不住有些心潮澎湃。    “这只不过是小轮回障,片刻就能化去,只是如今她缺少的就是磨练,不修心神,只炼法力,这却又绕回到我上古妖神们修炼法门之中了。”一刹那间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心神,任由神思来往与古今之间,随时都与自己的心魔做着斗争。    袁洪的修炼法门自然是与别家不同,不会让魔头滋生起来,往往都是消灭在萌芽期间,实在是天地间最为稳妥的修炼法门之一,进境极快,尤其是在心神磨练这一方面有着先天地优势。    但机遇与危险总是并寸的,没有坚定地信念,这样修炼的话实际上是与寻死无疑。    先故意让自己的心神漏出破绽,促使魔头的滋生,在它生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还要保证能抵挡住魔头的(诱yòu)惑,脱(身shēn)出来,在它未完全成长起来之前便又消灭掉,这么多地环节当中,只要是其中的任意一环出了问题,都是个万劫不覆的下场。    所以,到现在为止,这门变态的修炼之术,袁洪也没敢传给门下的几个弟子。他自己可是集过去,现在,未来三位与一体,心志坚定无比,早已经是圆融无暇,这才敢修炼的。    所以尽管这些年来他的法力总是呈几何状的增长,但仍是赶不上心(性xìng)修炼的境界。    这也是以前他的境界之高,离大道混元也不过是一步之差,今生修炼之时有前世经验可供参考,要不然那里能成长这么快?    可以借助前世地修炼经验,这样对袁洪来说修炼起来虽说是事半功倍,但前世的(身shēn)份也给他带来了不少地苦恼,不然以他一贯隐忍的行事,三界内那里会有几个人能知道他的存在?    不过,自从那天无意间照见自己的前生之后,如今已经没那么多的如果可以让自己犹豫了。    王涵芝颇为忐忑的站在一边,从刚刚起,自己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话后就见宗主没了动静,等了半天,竟也没听到什么斥责。这才敢稍微的抬起头来,只是双眼落进袁洪头顶的那三片云光之中后,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此刻那三片云光比袁洪初来之时却又交融了不少,只见那青,白,黑三道云光之中似乎又多出红,金二色,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那云光之中,不时有金盏。琉璃,弓箭。魔神,斗士,花海,红莲,天龙,飞天的虚影。只是往往都是一闪而过,再要仔细看时,那里还有一点残影?    这样看了片刻,王涵芝地心境    极为平和,不知不觉间修为就又上了一大成。    “走罢!”突然间传来袁洪地声音,陡然一惊,王涵芝立刻便回过神来,只是此刻再想方才的(情qíng)景,那里还有一点印象,抬头望去。那云光依旧,果然已经找不到方才的感觉了。    “我这只怕也不下于佛陀传道了。嘿嘿,只不过,天女散花,舌灿金莲,西方教的本事,我却也不屑去学。”袁洪却不再多说。那云光一动,将自己二人都包裹在里面,一边修炼,一边朝着黑风山天姥峰的方向去了。    “唉,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虽说是未曾违了师尊的法旨,到底是有些抵触,心中不安。”一手挥去眼前地云光,那云层之内。隐约间还可以看到在空中飞遁的五色云彩。    “这也没什么难的,前(日rì)就知道那万毒山的弟子走了歪道。无当姐姐念着当(日rì)的旧(情qíng)不忍出手,但你我三人到底是掌教大老爷立下的执事,掌管着截教门下三千弟子的言行(身shēn)家,自然是要做这恶人的。”    “如今这行事,倒也不能就去,只说我们三人尊了大老爷法旨不能出岛,借助袁道友之手清理门户,这是在(情qíng)理之中的,想来大老爷也不会怪罪。”见云宵娘娘心神不安,碧宵出声劝道。    “我在乎的倒不是这些,掌教师尊学究天人,既然是吩咐我等不可轻动,自然是有不为我们所知地道理。只是我念着往(日rì)(情qíng)分,袁道友既然求到门上,又算出他这次是大有凶险,却是不忍不助他一臂之力。”    “如今既然做出此事来,便是(日rì)后如何我也不会后悔,倒是我们三人一体,(日rì)后真将下什么灾祸,怕是两你们两个也要受我所累,这样我于心就何安?”    云宵娘娘转(身shēn)做到云(床chuáng)之上,她道行既高,法力也深,实是三界中近几万年来少有的出类拔萃之人,自修炼之初,便没犯过什么过错,一(身shēn)地仙骨,行事又极为稳妥,一直都是三人的主心骨。    只是这次却难免为(情qíng)所累,暗结珠胎,就算明知道暗助袁洪对自己以后的修炼大有阻碍,却也忍不住出手。    修炼到了如今的境界,轻易不会生出魔障,但这魔障一旦生成就又是非同小可,没有办法回避,只能是正面的解开心结。    所以,对于自己这份感(情qíng),云宵从未想过要隐瞒什么,而是堂堂正正的面对。    古往今来地(情qíng)劫,都是炼气士最为难渡的一关,云宵起初是自己心中有些不服,再加上也的确是对袁洪有些好感,这(情qíng)劫来时才没有做什么防备,坦然受了,不想今(日rì)果为所累。    这次出手,就等于是为自己凭空寻来了无数的魔障,将来还要靠自己一一前去化解,但她自生来便与碧宵,琼宵二人气机相引,这样一来,虽说等于是将自己的魔劫与二人平分,易渡了许多,但也要耽误二人的不少修行,心中自然是有些愧疚。    “姐姐这是说地什么话?自开天辟地已来我们三姐妹便是同于一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他(日rì)若是你遭了劫难,我们二人就算证得混元又有什么意思?”琼宵心直口快,听见云宵之言,立刻便忍不住反驳。    “三妹这话是极是的,姐姐的话,却是有些生分了,三仙姑便是三仙姑,少了一人那里还叫什么三仙姑了?”不待云宵开口,碧宵也在一旁接道。    “呵呵!我也只不过是说说罢了,那(日rì)我故意受了(情qíng)劫,一来是心中不服,想要试试自己的根(性xìng)究竟如何?二来却是有意要受这一番劫难。”    “我想你我三人早在千年之前就已将法力修炼圆满,却很难再进一步,若是这次顺利的渡了这场劫难,只怕因祸得福也未可知。”云宵端坐在云(床chuáng)之上,满脸都是安静平和地神色,没有一点点为即将到了的劫难而担心地样子。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然是这个道理。”碧宵,琼宵二人也都上了云(床chuáng),三人头顶上的云光渐渐交织成一片,不再言语。    “这次我却是承了三位仙姑的大(情qíng),将来还不知道要如何相报?”袁洪二人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赶到了天老峰的老巢之中,仍旧是在炼妖壶隔离的世界之中,四周都看不见半点星光。    “你先去大(殿diàn)之中等候,遇见有人问你也不必答我,只管前去就是。”方到地头,袁洪吩咐了王涵芝一声,将足一顿,便朝后山中黑龙的巢(穴xué)飞去。    “已经过了半(日rì)的时间,这黑龙的事倒是耽搁不得。”袁洪来去如风,只一转眼就到了黑龙静修的山洞之中。    “我已经答应了你的事,自然是不会反悔的,你又来怎地?”那黑龙凭白受了袁洪的算计,此刻虽然是不得不帮着渡劫,但真见着袁洪本人,那里会有一点好话。    “嘿嘿!”袁洪冷笑两声,也不理那黑龙的嘲讽,他之所以敢这么放肆,一来是自己现在有事相求,不得不借重于他。二来则是如今自己的神通轻易还灭不了他,勉强为之的话,就算能让这黑龙形神俱灭,自己也会被他临死前的反击打成残废。    不过,眼下有了混元金斗在手,这一切却又都不同了。    “我来自有我来的道理,这你不必着急知道。倒是有一件关系着你的生死大事,我很好奇你会怎么处理呢?”袁洪轻声说道。    究竟不知这黑龙的(性xìng)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魔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