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万虫之母 元身破碎只留珠 化身遭难 祸中自有福运来 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昊天筱仁 书名:魔教
    三阳道人一路顺着气息赶到此地.入眼的却是一团白色的(肉ròu)球。    只见上面白皇皇的粘液,整个(肉ròu)球也不住的蠕动,呼哧呼哧的声音听的人直起鸡皮疙瘩,任是他想破脑袋也没有一点这东西的资料。    不过那气息就是从这(肉ròu)球上散发出来的,这却是错不了的。    “倒是不知道如何下手。”三阳道人的目光幽幽转碧,嘿嘿冷笑。    那层金雾乃是合了先天的庚金之气,一元之力再被三阳道人惯以天妖法术祭炼,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成如今的形态,那里是那么容易就能破去的。    本来也正如万灵圣母所想,除了以自(身shēn)的真火慢慢炼化是没有其他的什么方法的。    不过袁洪现在的法术中也有缺陷,远远没有修补完全,直接造成这金雾修来也不是那么理想,只要有足够的力道,倒是真能一举破去。    “好难对付,这人来历不明,还要小心。”合几人之力破了那(禁jìn)制金光,只是也费了不小的力气,心中都有了忌惮。    “这个无妨,这万母洞内还有我天龙地虎邪三大灵兽镇压,谅那人一时半会也进不去。”    万灵圣母宽言,不过心中对那三只护洞的灵兽也不抱太大的希望。    “千万别被惊动了虫母,不然就算能够平息。这场祸患也是不小。”心里暗暗担忧。    这万母洞内有虫为万虫之母,生不知其生。死不知其往,也不知道是天地何时生出这种奇物。    天生就能驾御万虫,只是本(身shēn)却没有多少地防护之力,虽然说没有天敌,但遇上炼气士也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数千年前无意被万灵圣母发现,(日rì)夜用心血喂养。费了两千余年的苦功才能沟通,到如今创下万毒山地这份家业。    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说这虫母是功不可没。    要知道这万毒山上的一些虫兽,本(身shēn)的实力也不在万灵圣母之下,只是智力底下,天生的战斗机器。    若不是受了虫母的召唤,她那里能寻来这么多稀奇的物种。    要是真地惊动了虫母,满山的虫兽都发起狂来,那局面如何还能控制的了?    “万万不行!”想到严重的后果,万灵圣母一边暗下狠心。一边运法感应那虫母的所在。    直到发现虫母并未被惊动,这才稍微放了点紧悬的心思。    “怎么回事?不但是虫母。连我那三头灵兽也没什么反应,那人竟也失了踪迹?”    仔细感应之下,洞内的信息源源不断的在脑中成像,先是发现虫母那边并没有什么异相,接着三头护洞灵兽也是各在其位,单单是少了刚刚进洞那人的气息。    “难不成是刚刚趁乱走脱了?声东击西。倒真是(奸jiān)猾的紧!”又仔细感应了两遍,终于死心。    “诸位道友辛苦,若不是,如何能将那人惊走!”今(日rì)若是没有金光圣母几人在,这事(情qíng)还真是难说.    不过要是单凭自己,却万万不是那人地对手。    “兴许是怕了娘娘的威名,我们只是适逢其会,倒也没出什么力气。”见万灵圣母客气,几人自然是不好居功。    “不是这话。”万灵圣母摇了摇头“到今(日rì)我才知天外有天,看那人手段。若不是几位在,今(日rì)必有一场大乱。”言辞间破为唏嘘。    “这倒不是虚言。凭那人手段,真要是单独对上,我们几人也地确都讨不了好去。只是我们几人的手段都在行云布阵之上,也不一定就非要和他正面交手。”    金光圣母心念电转,几人的本事十有都在阵法之上,袁洪虽然厉害,但要是加上阵法的依托,这胜负也只在两可之间,还很难说。    “却不知道这万母洞内有甚稀奇之处,惹的娘娘如此紧张?”一时间无话,金光圣母见万灵圣母不自在,便自问道。    “这本是不该说的,但几位也不是外人,今(日rì)又多有仰仗。”万灵圣母顿了一顿“这却是我万毒山地根本,我也不知其来历出处。”    又一停顿,似乎是在整理自己的思绪,“昔年尚未得道时,曾无意间发现这洞内藏匿着一只异兽,生来为万虫之母,能驾御万虫,我不知其名,便只唤它做虫母。”    “而后每每以心血喂养,渐渐的沟通心神,间接的控御万虫,才有如今的这份家业。”    “原来如此,不想此中还有这番曲折。”金光圣母几人闻言,也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    万灵圣母这手炼虫之术自成一家,就算是她师傅无当圣母也难一窥全貌,对这徒弟(身shēn)上的秘密有不少疑惑.    如今听见她自己说来缘由,几人才知根本。    “这却是娘娘的一番福缘,他人也眼红不得。”    “说来也惭愧,我耗费了数千年的苦功,也仍是无法完全控制这虫母的本体,只是能勉强借力,压服万兽!”    本来将这虫母炼成(身shēn)外化(身shēn)一切地问题便可迎刃而解,只是一来万灵圣母自己的道力不济,二来这虫母地本体意识也很强,最近数年似乎又有渐渐苏醒的迹象,越来越难压服。    若真是祭炼不成,耗费法力时间也就罢了,怕就怕被元体反噬,反过来灭了自己的意识。    到那时就只能做这虫母的化(身shēn)附庸,再没有出头之(日rì)。    思及这种种后果,也不容她轻忽.妄下决断.    “功到自然成。娘娘既然有这份福缘,自有得道之(日rì)。不必烦恼。”    “今番多劳几位道友,如今既然虫母无事,还是到前厅稍待,我命人将那狼蛊毒绝蛛取来。”    想到此处,才想起王归心似乎是去了很久。“平(日rì)办事不是这样的,今天怎么这么婆妈?”    “原来是    事。哈哈,多谢了这虫母!”几人正准备回转,猛:声,都立刻警觉起来。    “什么人?”眼前一点白光迅速地涨大,不一会就化出四肢手脚,成了人(身shēn)的雏形。    “是谁?”见此异变,几人也是见过大世面地,都还镇定。    “正是你们要寻之人。”三阳道人化(身shēn)出来,再不做一丝的停留,扬手化出一张绿幽幽的怪爪就向那虫母抓去。    他刚刚在一旁隐匿。听的明白,也不敢再小瞧这团白忽忽的(肉ròu)球。一出手就是天妖擒拿,声势凌厉,怪啸连连,撼人心魄。    一边对着虫母出手,一边也将那霹雳穿云梭祭出,化成雾气挡在(身shēn)后。如今是本体化形布下的(禁jìn)制,再不似刚才那般只是一点杂气.容易击破。    金光圣母几人此番被挡在外,连施手段也是没得奈何。    “啵”地一声轻响,仿佛是抓破了气球一般,三阳道人只觉得巨爪中的力气似乎无处可施,心中一阵难受。    仔细看时,那虫母(身shēn)上的白(肉ròu)却已经被抓下了老大的一块,此刻整个(肉ròu)(身shēn)曲倦的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只是也看不出是那里刚被抓伤。    此刻它的(身shēn)上不断的渗出黄色的油光,皮筋带(肉ròu)。看一眼就觉得十分不舒服。    “嘿”吐出一口浊气,三阳道人微微皱了下眉头。刚刚这一下要不是自己及时放了力道,现在早就着了暗伤。    如今虽然是收放及时,心里也涌出一阵烦恶之感。    “我修炼生死大道,早在三十多年前就消了(胸xiōng)中的五气,灭了根本,怎地今天还会生出这种感觉?”    当年东海之行,收取七(情qíng)六(欲yù)珠地时候曾强行催动法力,参悟人(情qíng)种种,虽没堪破,但也已经灭了(胸xiōng)中的杂气。    从那以后只要是自己心魔不生,便不会有什么羁绊。    不料今天心神又开始不受自己控制,差点有走火地趋势。    “只是此刻我既为魔,不分彼此,就算招来了魔头,也对我生不出什么影响。”    如今参修天魔大道.本心为魔.是任何的魔头也无法比拟的。    “倒是这虫母颇为麻烦?”转念间又想到眼前之事,以天妖擒拿的强横也没能伤到它的根本,其他的法术那里会有什么效果,这却是不用试就能知道地。    眼中的双色一动,眼珠都分做黑白两色,泾渭分明无比,这时却早已不是原来的比例,化分(阴yīn)阳,形如太极一般。    “天妖转嫁,元神夺舍。”正是施展出了天妖转嫁的绝顶神通,要凭本体元神强行夺舍。    这虫母的(身shēn)体构造颇为奇特,在天妖擒拿那之下都能保持完全,不施出雷霆手段,一时半会也拿不下它。    现在(禁jìn)制之外还有几人虎视眈眈,虽说一时间还破不去自己的(禁jìn)法,但三阳道人也早失了等待下去的耐心。    元神夺舍,凭的只是一股意念之力的强横,意念不坚的人在这样地争夺中,无论是本体的法力多么强悍,一个照面之下也会自然迷失。    三阳道人是袁洪地化(身shēn)转体,一颗问道之心拳拳,绝对是在自己本(身shēn)的法力之上,行这夺舍之事,却是要占不少便宜。    就见元神化做一点白光,强行进到这虫母的意识海内。    虽然只是元神之体,袁洪初来时也着实惊讶了一番。    只见四周上下光华全无,整个意识海内都是一片混沌,上无天下无地,其中点点灿灿,似星光,似弥尘。    “这却真个奇特。”以三阳道人的意识海,因为是三阳本体,乃是一片袅袅白气。    后来因为参修地火,白色中又多出一派赤红。到如今的天魔大道,却是黑白红三光夹杂。相映成趣。    似这般混沌不清地意识海,倒真是闻所未闻,简直就如天地未分时候的(情qíng)景,整个空间一片混沌,漆暗无光。    “岂不真是……”忽闻一声喘息,如雷霆震动。山河倒转。    三阳道人双目中白光大盛,隐约间一大汉赤膊轧冉,浑(身shēn)(肉ròu)块盘结,面形古朴,(身shēn)躯长大,怕不有几万里,两人相距也不知多远,只是仍是忍不住心悸,撼动本心。    张口吐出一团团地云气,那大汉将手一伸。也不知从何处抓来一柄光巨斧,挥动间向前一劈。一道极为耀眼的光华闪过,天地都为之一颤。    三阳道人忙闭了双目,封了六识,只用神念在外感探,只是也不敢放出太远。    现在这元气的波动之烈已经远远超出了虚实的界限,到如今这无形的神念之体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    只见光华过后。整个混沌气团化做两部分离开来。    一部分呈灰白之气,袅袅升腾。一部分呈暗褐之色,芸芸下降。    那大汉却如撑天地巨人,(身shēn)躯横跨在天的之间,又慢慢的成长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才精疲力竭,终于躺倒在地上,(身shēn)躯也化做了万物种种。    只见头脑中化出三点白光,成天地三才。    只见(身shēn)躯骨又衍生出无数的亮点,散落乾宇。    只见一股朦朦之气又化成四半,飘渺间也不知投到那里去了。    转眼间整个空间就又恢复到原来的混沌之气。刚才的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    三阳道人不知在何时就已经睁开了双目,只是此刻双目中都是一片混沌之气。仿佛是与整个空间产生了某种共鸣,不再分彼此。    “天地初开的秘密,怎会在这里演化?”如今双目中的光华内敛,就如一个凡人般,再也看不出一点法力波动的痕迹。    只是在这片刻间,道行却已经大进,对大道又有了不少的体悟。    “这虫母却不知是个怎样地存在,有这番异能,更加不能放过。”    现在知道这虫母    涵的异像,正是天地分化,盘古创世地(情qíng)景,刚才虽遍观悟,道行隐约间就有不少的精进,正要收服回去,仔细的参悟一番。    “元魔窥视,道转(阴yīn)阳。”神念躯体的光华一盛,连带外面(肉ròu)(身shēn)上的双目中都(射shè)出两道漆黑的蛇形火,顷刻就将虫母地(肉ròu)(身shēn)包裹。    劈啪的燃烧声中传出一阵阵凄厉的叫声。    “不好,这人闯了大祸。”山中的万兽立刻暴走,都惊惶不安起来,也不在分天敌人兽,只是没头没脑的乱撞。    有那厉害一点的,还能稍微保留自己的意识,只是也都是一副焦躁不安,择人(欲yù)噬的模样。    万灵圣母大急,知道是虫母受到了什么刺激,现在山中的百兽万虫也都开始暴走。    “(身shēn)化为外,借体生魂”一句句玄奥的咒语出口,同时也有不少鲜血从眼耳口鼻等七窍中流出,形如厉鬼。    正是强行催动(身shēn)外化(身shēn)之术,沟通元灵,要和虫母融体。    “这圣母,却是要拼命了。”她地动静,那里能瞒过三阳道人。    只是现在不明这虫母体内的结构,也找不到真正地关键所在,就算知道又要生出变数,也无从下手。    万灵圣母虽然是强催法力,但毕竟是自(身shēn)的境界未到,忽然间将自己的元神送入这一片混沌的青光之内,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    就见朦胧的空间内一个女婴元体愣在半空,上不接天,下不着地,失了方寸。    “嘿嘿,不自量力。”若不是念着截教,这一下就要将她的元神收了,祭炼法器。    雾蒙蒙的青光一震,原来是万灵圣母依照以前的沟通之法,感应到了虫母的内丹所在,现在正被驱使着向她(身shēn)前移动。    “却是得来全部费功夫。”三阳道人一见大喜,这却是帮了自己的大忙,眼下正愁无处下手。    (身shēn)形一动,化做一点白光,早在万灵圣母之前就将那内丹包裹了起来,正不断用真火密法猛攻,眼看就要将那虫母的本识剥离。    “只要能控制住内丹,元神发激之下连带这虫母也要受我掌控,更得了一件密宝,却是一举数得。”    三阳道人计较清楚,知道只要能控制住这内丹,万灵圣母就算是再有无穷的手段,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你…”万灵圣母元神震动,在纯意念的交锋之下那里会是三阳道人的对手,只一照面就被对方将自己的元神剥离出来。    知道再这样下去,对方必定能占了虫母,那里甘心?    此刻怒火中烧,瞬间的法力却比以前要高出不少,正是无意间激发出的自(身shēn)潜能,面若桃花。    “给我破!”随着双手的印诀翻飞,那内丹猛一震动,差点就将三阳道人的神念轰散,只是此刻受了不小的震动,也是已经着了暗伤。    “不好!”还没来得及镇压浮动的元气,感受到虫母体内的空间忽然极不稳定起来,三阳道人刹那间就知道是万灵圣母催动(禁jìn)法,要毁了这虫母。    “找死!”百忙中回手一指,立刻就将万灵圣母的元神打出了虫母的意识海,不过(禁jìn)法已经发动,现在却已经失了挽回之力。    “这((贱jiàn)jiàn)人坏我大事,却是一时大意,现在满盘皆输!”三阳道人心中大怒,也知道是刚才自己太过轻忽。    这万灵圣母虽然是法力低微,但毕竟与虫母千年沟通,通晓了一些奇门的(禁jìn)制,那里会没有什么后手。    现在失了先机,除了运法死死的压制住(欲yù)爆的内丹,其他的一切,包裹(肉ròu)(身shēn)的(情qíng)况,却是已经兼顾不了了。    外面万灵圣母的元神刚刚归位,只是受了重创,此刻显得极为萎靡。    若不是三阳道人这一下将她的元神轰离出来,发动(禁jìn)法,虫母真要自爆的话,连她自己也难逃大限,这番能逃出升天,实在是有些侥幸。    “速退…”万灵圣母低微的声音极为颤抖,只是语气颇为焦急,说这两个字,嘴角又有鲜血涌出。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几人看的奇怪,不过也知道眼下不是发问的时机,都忙着向外退去。    金光圣母一边向后退,一边将食指点破两点嫣红,对着那层金幕匆匆画了一道符咒。    刚刚书画完毕,就见那层金幕之后一声轻响,白忽忽的粘(肉ròu)贴的到处都是,将那金幕的光华都掩盖了起来。    正是虫母自爆的余波,隔着那金幕的(禁jìn)制也震的几人一个趔趄。    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动作就见那金光一收,一点白光裹着一个(身shēn)影极速的向外冲去,刹那间就和护山的(禁jìn)制对撞了几次。    “这人要跑,那里有这么便宜的事!”金光圣母一眼就看出是三阳道人也受了重创,此刻正极力的向外冲突,见得便宜,那里容他走脱。    “将这里闹的不成样子,此刻连万灵圣母也是生死不知,若真就给你这么逃了,我们东海十天君(日rì)后还如何在三界行走。”    顷刻间打定主意,刚才也已经在那法宝上下了(禁jìn)制,千里之内都逃不出自己的感应,却是准备要痛打落水狗,不再给三阳道人留什么喘息之机。    “不妙,我此刻(肉ròu)(身shēn)受了重创,连平时的三层功力都发挥不出,连那法宝也受了污秽,一时间再冲不破这(禁jìn)制,今天说不定就要(身shēn)陨在这里。”    三阳道人心念电转,也知道是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

重要声明:小说《魔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