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危机四伏 细心谋划再算计 大力倒岳 乾元天罡欲封山 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昊天筱仁 书名:魔教
    此刻袁洪面前悬空浮着一颗珠子.正在滴溜溜的旋转.转动间外有色光华.仔细看时.其中还有赤色夹杂.    正是那颗龙珠.~.从霹雳穿云梭内抽取而出的庚金之气.加固其形.内中则有地火加持.升华其质.中间设下(禁jìn)制.两厢也不起什么冲突.    此时这颗龙珠.比当(日rì)取回时.自然是又坚硬了不少.    “虽然如此.成与不成.也还是在两可之间.”他肯花这么大的力气修炼.也是有极深的用意的.    王纯阳体内的气息霸道无比.就算是以百窍锁魂术制住周(身shēn)的百脉.也只能内挡得一时之急.治不了根本.    如今修炼这颗龙珠.正是为王纯阳而备.    到时候内有(禁jìn)制牵制.外加龙珠的吞吐.这样双管齐下.应该能拖上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了.    “现在周(身shēn)的经脉不通.修炼起来比以前难上十倍不止.这样倒怎办才好.”王纯阳紧皱了眉头.喃喃自语.    师傅在他(身shēn)上下了(禁jìn)制.他当然是知道的.而且那(禁jìn)制还会吸收他法力成长.如今就算他天天修炼.也都还不进反退.要是不修炼的话.都不知道要怎么收尾.    “难不成还真要将我吸成人干[:会害他.但眼见自己的法力一点点流失也是忍不住心焦急.    “你随我来.”王纯阳心头一禀.知道是师傅来了.却不知道是怎么进来地.自己都没有发现.    看来随着法力的降低感官也变地迟钝是许多.    “师傅…”张口刚想言语就被袁洪阻住.“多说无益.你跟我来就是了.”    不知怎地心头一跳.隐隐间似乎猜到一点什么.但也只有片刻的明    “你坐下来.”袁洪二人来到后山的山洞之内.自己席地而坐.又对还在对面站的着王纯阳道.    “你自(身shēn)的(情qíng)况如今可曾明了.    “那(日rì)我在一旁.虽然听的清楚.到现在也不是很明白我地原(身shēn)是离地火龙蜮.到底这离地火龙是个怎么样的存在翅金.又是个什么样的妖怪.”    那(日rì)袁洪与黑龙的对话.他从头到尾都听的清清楚楚.只是也是满~的糨糊.不是很明白.    不过也知道事关重大.关键似乎就在自己体内的血脉之上.    “早该说与你知道.反正是你自(身shēn)之事.你也该知道.”    袁洪顿了一顿“你这(肉ròu)(身shēn)上有一丝上古凶兽离地火龙蜮的血脉.为万世不容.乃是灭世之物.那六翅金蝉也是一样.前番我东海.+出世.结果仆一出世便受无数人的围攻.要被人收去成果想来也是一般.牵扯之下.只怕我也不会有什么善果    这番言语说来平坦.内容却也真个惊天动地.    “怎会这样….:    随后心中也是一片冰凉.真要这样.远比自己想像地还要严重.    “你也不必灰心.天心最慈.总会有那一线生机.如今你周(身shēn)的血脉尚未被炼化.这便是个机会.”    “我用那百脉锁魂术便是为了压制你体内地气息.如今又刚刚修炼成一枚龙珠.两相结合.再加上你自己的努力.还是有很大是机会的.”    说话间.袁洪将那龙珠托在手中.金光大做.“这龙珠内有我以法力加持.++.    这一席话说完.王纯阳才稍微有点精神.知道师傅为了自己的事如此费心.也是暗自感动.    “现在你体内有百脉封印.只是时间久了也难保无虞.我再传你吐之法.将自(身shēn)的戾息导引.一.纳入这龙珠之内.两管齐下.还有望能拖上一段时间.”    “只要你潜心修炼.(日rì)后修为大增.再将这血脉炼化.便可真的无害了.”将自己地一席话说完.只是到底有多少成功的机会.心里也是一样没底.    “可是现在百脉锁魂.我周(身shēn)的饿经脉不通.修炼起来不进反退.如何是好.[    如今苦心修炼修为还是一样有退无进.那里能增加什么修为.    “这点你倒不用在意.我用那百脉锁魂术虽然是吸收你的法力成长.但只要我(日rì)后施法.还可将其还原到你的(身shēn)上.功力倍竭泽而渔.迫你苦修.”    “原来如此.这还罢了.”王纯阳听完这话才稍微放了点心思.没想到封印还有这一层意思在内.    “你既然闭关苦修.其间一切就只能靠你自己努力.就算我也再帮了你分毫.”袁洪接着侃侃而谈.又嘱咐他一些杂事.    “为了保险.你最好还是入到地肺内部修炼比较安全.我再在外围为你设下(禁jìn)制.这样一来.就算中间发生什么变数.也能迟延一下天劫的到来早做些准备.”    “恩.一~[自然是自己努力修炼了.王纯阳忙应了.    “这龙珠你先拿去.沟通了气息.便可自己下到地肺深处修炼.我不(日rì)也要闭关.这样一来.我们师徒再会之(日rì)就不可预计了    自己修炼起来也不知道需要多久.而王纯阳这次更是生死未卜.就自己做了诸多的准备.但到底是有多少机会.也还是未    不过看门下地这几个弟子.也都没有夭折之相.就看自己这一番争能起到多大的作    一时间.王纯阳拿收了龙珠.持了白骨幡自去了不提.    袁洪独自在云(床chuáng)上默坐.忽地脑后一道白光.眼前已经多了一人“兄唤我来何事.    “正有事劳烦.”袁洪眼帘微启“如今变数颇多.我闭关在际.两个门人.还需道友帮忙照拂.”    “这是自然”三阳道人缓缓接到“也不消你说.你我原为一体.这是份内之事.只是如今的(情qíng)势.也是波涛暗涌.你虽特意到[但形迹已现.只怕有不小的妨害呢    “这也是无可奈何.躲的一时也是无用.如今我沾染诸般大因.那里还能脱(身shēn)    虽然表面看上去没什么妨害.但救了那黑龙.如今又有王纯阳这档事.只怕是不发则已.万一发动.风起云涌.自己建立起来的这点势力顷刻就会被人瓦解.    “这霹雳穿云梭我尚未祭炼.你先拿去.里面尚有不少地庚金之气.稍加修炼威力便要比原来大上不少.我知你手中无宝.正.)    自己闭关之后本体不再出动.只有靠这化(身shēn)在外谋算.不过现在实太弱.倒是不怎么令人放心.    “若只是紧守.闭门不出的话.应该还是没什么大碍.(身shēn)后之事.还需早做安排.”    “这个我醒的.”袁洪默然.那化(身shēn)却不知何时已经去了.    “这次闭关非同小可.确实是要早做一番安排.”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大庭上只剩袁洪一人默坐在云(床chuáng)上.心中还在慢慢谋算.    算起来最大的难关还是在我那纯阳徒儿(身shēn)上.上古五大凶兽之体.岂是轻易于的.那里能那么容易就被斩化.:但它的凶威如今也是记忆犹新.    凭一已之力杀的东海一地的炼气士毫无反抗之力.最后虽然也是被人收去.但那些死伤的炼气士在内.那里有一人敢看轻它    更何况化(身shēn)之后.灵智大减.不辩贤愚.不知轻重.除了本能地战斗意识再无其它.又不会隐匿自(身shēn)的气息.到时候真个化(身shēn)出.立刻就要被炼气士感知.追杀之下别说帮它隐匿.因果牵扯.只怕连自己也.难逃一劫.    唯一地一线生机也寄托在王纯阳自己(身shēn)上.若是他能顺利的将体内血脉斩化.一切的难题都会迎刃而解.自己也会因此积累.道行精进不小.    只是这番好处也不是自己一个人知道.被别人渡去也是一般的功德.到时候也绝对是场苦战.只怕凶险还在今(日rì)之上.    “到头来莫要为他人做了嫁衣才好.”若真是王纯阳化形之后反被别人渡去.自己费这千般辛苦也就等于是做了无用功.    这其中的关键虽然想地透彻.但现在也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三界内大神通者不在少数.那(日rì)王纯阳引动天象的时间虽短.最后被成功驱散.但对于法力高深之辈这点时间也已经足够了.    到现在整个黑风山虽然还是一片平静.但暗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正时刻关注着这里的风吹草动.稍有动作.怕就会立刻被人感知.    现在隐而未发也只是因为王纯阳尚未化形.就算将他劫去.不但捞到功德.反而要时刻防备他人的抢夺.得不尝失.    真到化形那一刻.才会真正的爆发出来.暴风骤雨一般.    这一切虽还都只是猜测.但袁洪也有九层九的肯定.    现在自己的(情qíng)形就像是鲨鱼群中逆行的一叶小舟.各个势力互相牵制才能暂时无忧.但也不能就为此妄想鲨鱼会有人(性xìng).放过自己.    只要有一丝血腥.立刻就会凶(性xìng)大发.群起而攻.到那时也就是自己的大限.    唯一地机会.就是抢在别人发动之前.找到一处能暂时栖(身shēn)地小岛.才有继续争持下去地资本.    不然.连(性xìng)命都处在威胁之中.其他地一切也是妄想.    “若是利用的好.也不是没有机会.”现在形势虽然复杂.但也有不少的好处.最起码王纯阳化形之前的时间对自己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只要应用得当.(日rì)后再行争持时把握也要大上不少.    关键就是修炼.实力提升了.才有和别人争斗地本钱.    “幸好那黑龙修炼之地被我设下了无数的密法.想来也不会被人发现.”    因为王纯阳的这件事.完全打乱了自己原来的全盘计划.这下将自推到前台.以后再想暗中行事就麻烦多了.    那黑龙的因果牵扯不在王纯阳之下.对于人教来说甚至还有过之.若是被人发现.只怕不等王纯阳的事发自己这里就已经是个死局了.    好在自己也知道厉害.一直都是小心了又小心.如今虽然被人盯上.但只要不是专门对着黑龙来的.在重重密法的守护下也不滤被人查知.    时间.如果能给自己几百年的时间准备.应对起来把握也要大上许但又那里会有那么多的时间让自己修炼.    “封神迫在眉睫.眼下地迹象也都已现.虽然因为自己的出现多了少地变数.但大势却仍是原来的轨迹.”一切形势都在眼中.自然看的比谁都明白.却也无法做出相应的动作.    这些天经历的点点滴滴.都记得清晰无比.看似毫不相干的两件事.其中却有莫大地牵连.袁洪虽然明白.也只能看着大势一步步的发展.想要动手逆改.却是力有不逮.    “这样发展下去.到最后就算自己实力再高.只怕也是无可奈何了    封神之中.三界仙凡.先天圣人都参与在内.就连通天教主那么大的法力到后来虽然苦自争持.但门人也    个被戮.上了封神榜.    纵为圣人.也不免丢失面皮.失了道统.自己的机缘再大.那里能强过圣人去    若是不早做准备.大势之下.就算圣人也是一样有失势的时候.更何况自己这点势力还什么都算不上呢    “一切因果.三百年内总有定论.就不知到时候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了    封神过后.乾坤重定.正有几千年清净可享.就不知道到时候能有几个人安然渡劫了.    运法内视之下.元神开始在(身shēn)周的百脉游走.一一住一阵抖动.看上去极为痛苦.却没有丝毫的声音传出什么.    “师姐.我又炼成了一种培元固形丹.你来看看.”孙钰叽叽咋咋.最进虽不少忙碌.但收获也不小.    “还捣鼓那些做什么.=.黑光迸发.魔云翻腾.隐隐有一口宝剑在内显现.    “呀.师姐你都快修炼完成了.一声.    看这(情qíng)形.是马上就能炼到元神之内了.随后又苦恼起来“师傅给我的那件法宝.连他自己也没弄地十分明白.又没有什么.我也摸不着头脑.到现在还没修炼呢.”    袁洪传她一颗宝珠.只说是有莫大地妙用.要用心感悟.她那里知道修炼之法.到现在也没用炼过.    “那里.”石矾看看火候差不多了.勉强将那宝剑收进自己的元神之内.只是上面魔气太重u    “你就别不知道好处了.师傅传你的那件法宝名为七(情qíng)六(欲yù)珠.最为神妙.能克敌与无形.只是对人的心(性xìng)修为要求颇高.就连+也是费了极大的力气.如今传你.你还说这些闲言.”    石矾顿了一顿“想来也是师傅看你心地纯洁.没有被凡(情qíng)俗事所烦.故才传你.我虽心存艳羡.但也知道这法宝不适合我.”    她行杀伐之事.沾染俗事颇多.修炼这七(情qíng)六(欲yù)珠就算是能修炼成是事倍功半.要耗费极大的力气.    远不如现在修炼三棱戮魔剑这么顺手.才几天的时间已经和剑(身shēn)建立了联系.勉强能收到元神之内.    只是这上古魔兵的魔气太重.若不是袁洪先前就将剑(身shēn)内的元灵震散.又在上面设下了无数的(禁jìn)制.她也不敢将之收到元    否则魔气袭体.:>!~!

重要声明:小说《魔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