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大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昊天筱仁 书名:魔教
    你看是不是要见一面    天目峰内.金灵子站在阶下.打理了这么多的事物.人也渐渐变的沉稳起来.++    “还是不见了.每天都要管这么多的杂事.那里还有时间清修.安抚一下就是了.”石矶独坐在上.(身shēn)旁有孙钰侍立.    原来那(日rì)袁洪独破血龙洞.收了血龙的(肉ròu)(身shēn)魂魄不说.连整个血龙都一并毁去.风声又起.    这下周围的妖王再不敢怀疑.生怕糟了毒手.也不敢拖沓.半(日rì)间整个十七连寨内除了血龙洞和那金齿山的妖怪.其他各处的妖王尽数投来.让几人真正的大忙了几天.    现在风声稍过.但(日rì)间也有那山外的妖王投来.    石矾打理了几天.就已经觉得无味.恰好最近又喜欢上了炼器.再不肯多花一些心思.将这一任的俗事都交由金灵子打理.自研些丹器之道.其乐融融.    一时间金灵子领命去了.现在他受石矾倚重.掌握大权.比以前不知道要风光了多少倍.对这些事却也是上心的很.    “师姐.你这样把诸事都交给金灵子打理.自己却忙里偷闲.学那些炼器之术.岂不是和师傅的意旨有点相背    按照袁洪的意思.洞内诸事(日rì)后怕是都要交给石矾打理.如今做法.地确令孙钰有点疑惑.    不说别的.就算那没有师傅地意思在内自己这师姐也是个极为要强的人.她可不相信石矾就真的愿意天天跟那些典籍打交道.    “呵呵.我的用意自然是远不止此.不过如今师傅大发神威u[也没了什么对手.倒是无味.我私下测度师傅的意思.如今>.怕是好好好的修养生息一番.”石矶缓缓道来.孙钰听得也极为认真.    “月盈后亏.如今风头出地太多.自然是要收敛一些.竭泽而渔.也不是师傅的作风.”    “我如今虽蒙师傅看重.得掌大权.也是兢兢业业.不敢出半分差池.自然是要多看看.有道是旁观者清.我(日rì)(日rì)观察.倒真有不少收获.再说我如今坐这位子.虽然上有师傅师兄照拂.不是太看重本(身shēn)的.但(日rì)后诸事凡多.自然要趁机修炼一番.”    “我就说有什么古怪,这原也不是你的作派.”石矶一席话说完.孙钰顿时有点恍然.    “这还罢了.你(日rì)(日rì)和我研究什么丹器之道.倒把我也给糊弄过去了.”    “到如今还不是一样瞒不住你.”两人相视而笑.    “说起来.那三眼金之事还要多谢师姐一番.”    原来那(日rì)亏是石矾提醒.孙钰才知道四海瓶内还有一只蛤蟆的魂魄.这才将之交给袁洪.有了如今之事.    “这也是那蛤蟆的造化.师傅这次大动干戈.他只怕也有不少好处呢    “先不说他.也不知道师兄那边的事怎么样了呢    自那(日rì)从金齿山回来后.王纯阳便被袁洪独自带到一地.到如今几也未再谋面.也不由二人悬心.    “这倒有些不好说.师兄的(情qíng)况你我也都是亲见的.我现在想来.也是不得要领.不过师傅法力广大.说不定便有应对地办法u无用.”    一番话说完.二人的目光不由地都朝北边望去.那里.正是天姥峰的方向.    “金翅大鹏鸟.:一番.    手中此刻手中正拿着那两根漆黑的翎羽.    “这我就不清楚了.谁知道你怎么会惹上这鸟儿.不过这翎毛一定是他的没错.这鸟儿的速度号称三界第一.就算我当年神.但在速度上也逊他一筹.你如今惹上他.嘿嘿.有你好受地    对面的黑龙初时一见袁洪手里的翎毛便已经认出了根底.不过心里也有点奇怪.不知道袁洪从那里得来的.    那大鹏金翅雕以速度冠称三界.他也不相信凭袁洪现在的法力能把人家给怎么样了.    “不过.这猴子手段心计也多.法宝又厉害.那鸟儿大意之下当真给他伤了也说不定.”    从脱困一来就处处吃憋。袁洪虽说帮他,但也有诸多的限制。两人互相利用,地位却不对等,如今见袁洪有了麻烦,他心里也是暗爽.    “按理说是不该的.那大鹏雕我也是久闻大名.从未见过.那里就惹到他了.    虽说对头厉害.但现在的袁洪也不是个软柿子.再说了.对方那次对自己出手也未必就是恶意.到底是敌是友现在还不好说.    话虽如此.也不跟黑龙解释.只是这口头上的威风怎能弱了    “哦你小心应付.也未必就真不如他.只是一点.那鸟儿来去如风.你是捉不到他的.若是真个结下了仇家.倒是个大麻烦.”    “那我也没办法.如今又那里去寻他.不定.白((操cāo)cāo)了这份心思.”    “你想寻他.    “哦.那黑龙.袁洪顿时来了兴致.    “这只是个小法术.你把那翎毛予我.”黑龙听见.也不解释.    袁洪忙伸手过去“还需你一点精血做引.”黑龙接过翎毛.顺势在袁洪手指上点了一下.袁洪听见也没躲闪.    就见黑龙运手    “复本还原.灵传(身shēn)现.~.    “是谁:.全(身shēn)黑羽.金蝝赤眼.此刻正威风凛凛地看着两人.    那声轻喝传出.袁洪顿时觉得怪异“怎会是个女人    记忆中,这金翅大鹏鸟便是大鹏明王.却是个男(身shēn)显化.难道说.不是大鹏鸟.但若说黑龙看错.也有点不太可能.    “你发什么呆.我不能说话.你自己有什么事还不和她解释去龙见袁洪突然不语.还以为他在惊讶这法术地奇妙.不    如今虽然只是神识上的交流.但自己地出(身shēn)太大.妖族内的厉害人几乎是无人不知.万一真被人察觉到.又是一番风波.    “恩.我这是怎么了.管他是男是女.我只管眼前之事.”袁洪神志一清心里也计较起来.    “这番惊扰.实是为陈塘关之事.当时不知仙子好意.多有冒犯    “陈塘关[是一声冷哼就把袁洪吓的不轻.    “这女子也是胡搅蛮缠.那(日rì)(情qíng)况不明.你又没说明来意就对我出手.那里能怪我反击.”    那(日rì)这大鹏鸟一出手就是天昏地暗.那个声势.自己又不明敌我.再没有不还手的道理.    不过既然对方本是一番好意.也不好和她计较“当时(情qíng)况不明.我是在过后才知道仙子的好意.如今专程道歉.还请仙子见谅    若不是对方本无恶意.那里会这样委曲求全.    “也罢了.你倒不必谢我.我也只是受人只托.忠人之事不是我的意思.”    那女子怒气稍平。又见袁洪一只软语.倒也不再和他计较.只是言辞间也不怎么客气.    “还另有其人::    “你也不必问我.等机缘到时.你自然就会知道了.现在就算你问.我也不能说出来.”那女子似乎猜到袁洪地心思.先就说道.    见对方拿什么机缘天数和自己说事.虽然知道只是搪塞之词.也不再细问.    “既如此.就请仙子代我多多拜上吧:    “这也由你.”那女子话音一落.两只鸟儿忽然破空飞去.刚到洞口就撞上无数的(禁jìn)法.里面又有地火显现.一    “去+没什么言语.    “这人”袁洪心里苦笑.也不知道这又得罪到那鸟儿没有.    “这小辈也敢如此无礼了.真是一代不如一代.”那黑龙收了法术.不由感慨到.    他是洪荒巨妖.除了有数的几个人.别人见到他都是要称上一声龙的.    就连妖皇太一.女娲二人见到他也都是客客气气的.    这金翅鸟在洪荒中也算不上是十分厉害的角色.到如今在自己面前竟也敢这么嚣张.虽然她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但联系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也不由他不感慨.    “那也未必.如今圣人无为.只是一些傀儡掌控三界.但要是真出了什么纰漏.多大的神通也会有人立刻找上门来.”    对于如今地形势.袁洪当然是比黑龙清楚的多.    厉害地人物不是没有.只是都还未到出世的时间罢了.否则就凭阐教十二金仙的实力.那里敢做封神一站的主角    说到底.还不是顾忌到元始天尊在背后撑腰.    “这个我也不与你辩.闲话少说.答应我的事你不曾忘了吧不和他纠缠.知道眼下赶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正经.    “来了”袁洪心道.也知道对方指地是那庐舍之事.却怎么好意思将那龙(身shēn)取出来.    “恩.事(情qíng)我是办好了.只是中间出了点小纰漏.眼下却有点不便.”这具龙(身shēn)是自己答应在先.如今给弄成这副样子.当然不    袁洪心下寻思.在那四海瓶内温养几个月的话.就能勉强应付了.不过这也要看那黑龙肯不肯了.    “你说什么形势比人差.只好忍了怒气.尽量和声和气的对袁洪说    这也是他在吃了诸般大亏之后才明白的.如今已经不是自己那个时代了.再说现在自己没了法(身shēn).被人(禁jìn)锢.事事都要看人颜色.也不由自己不低头.    想到各中种种.心里微微发苦.只是为了生存.也别无他法.    过了一万余年不见天(日rì)的(日rì)子.眼下这片刻的自由都觉珍贵无比.若是放在万年前.就算女娲当时灭杀自己.也不曾弱过自.何曾说过半句软话.    “我那里是搪塞你慎伤了那具法(身shēn).如今还未来的及修补.自然是不好给    见黑龙这般.袁洪也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以为又是自己再搞鬼.当下一边解释一边将那血龙的法(身shēn)取出.    “你自己看看.我可有说谎!~!

重要声明:小说《魔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