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转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昊天筱仁 书名:魔教
    这血龙的修为也算不错了.龙珠按照本体的修炼时间有青、黄、赤、白、黑五色之分.

    其中以青色为最高境界.黑色为末.这血龙的龙珠此刻便是白中带赤.看样子是马上就要有所突破了.

    别看只是个中等的龙珠.在当世也算是少有了.以袁洪看来.四海龙王的龙珠也不过这个样子.甚至还要有所不如.

    至于能炼成青色龙珠的.自古以来便是少之又少.比那上古的九爪龙还要稀少.若是那黑龙恢复的本来的法力.他的怕就是青色龙珠.

    这龙珠的宝贵之处不只在于可以帮人提升功力.经法力高深之人祭炼后.可成一桩异宝.妙用无穷.

    眼下时辰一到.这龙珠的光华顷刻转变.灰暗的表层之下隐隐可见华流转.袁洪用手一捏.也没能动分毫.

    “好硬.”传闻这龙珠取出一定时间后若不被人服食便会变的坚硬无比.单论强度.也是世间少有.看来果然是真.

    “也算不虚此行.”袁洪收了龙珠.又将那血龙的(肉ròu)(身shēn)收到空间之内.这才做罢.

    “你的(肉ròu)(身shēn)本也好办.但我有意成全你.倒不如直接帮你朔了人(身shēn)意下如何

    “人(身shēn):

    那蛤蟆听见忙接声到.能修炼成人(身shēn)是每个妖怪都梦昧以求的事.化(身shēn)之后都要耗费无穷地岁月苦修.如今能直接拥有人(身shēn).他当然愿意.

    “这个你不用管.我自有安排.”说完.也不见他做势.(身shēn)形就已经化做一道白忙遁去.拖起一道残影.

    “陈塘关.还真是与我有缘.”袁洪信步而来.不过片刻便已经过了不少的名山大川.城镇关隘.

    走到这关上时.忽然心头一动.才收了遁术.“倒是你与此地有缘.”

    此行本来就是单为那蛤蟆之事.眼下既然落在此间.想来也是天意此.那蛤蟆合该在此地出(身shēn).

    “倒是以你寻个好人家.”袁洪缓步而行.神念却顷刻将整个关隘都扫视了几遍.发现这关上地孕妇不少.就连即将临盆的

    “我呆会会先封闭了你的六识.设下封印.否则你(身shēn)上的妖气被人发觉.如何能成长起来.”

    就算是可以在人间托(身shēn).但没有经过六道轮回.将自己的一(身shēn)妖气.绦.这一(身shēn)妖气如何能瞒的住人

    只怕刚出生就会被左进地修炼之人感知.凭白拿去做了功得.

    “但凭大王做主.再生之恩.是不敢忘的.”那蛤蟆恭恭敬敬.言辞之间也满是欢喜之意思.

    “你也先不忙谢我.我这封印.只能保你二十年平安.二十年后.封印自动解除.到时候你能不能脱(身shēn).才是关键.”

    袁洪所行这事.大干造化之忌.夺人庐舍.二十年后这蛤蟆解除封印时便会有一场灾祸临头.能不能(挺tǐng)过去.就要看他自己的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更何况炼气士急功近利.自然会有天罚.

    “这个我醒的.修炼之人自然要比别人多些凶险.”那蛤蟆当然知道这便宜不能白占.除非是袁洪肯一力扶持.二十年后再来渡化自己.才能彻底无忧.

    但两人没什么瓜葛.他如今所行.对自己来说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说对方既然没有主动帮自己解厄的意思.自己就算说了也是白搭.

    “这样最好.”袁洪不再多言.稍时便在一处房舍前停下.默默的推算时辰.

    “六狱冥冥.煌煌众生.夺精化魄.借体成形.疾

    猛然间天色一暗.空中一点漆黑.如流星砸下.袁洪睁开双眼.法诀牵引之下.竟比那黑点兀自快了一步.

    “哇、哇”两声亮的哭声传出.几人都是一愣.

    那半空中的黑(穴xué)尚未关闭.现出两个(阴yīn)神来.正是牛头马面.各持一根哭丧棒.一面接引幡.看着眼前之事惊讶不已.显是没料到人面前夺舍.

    而袁洪却奇怪怎会有两个婴儿的哭声.至于半空中地那两个魂魄.失了凭依.如今在太阳真火的照(射shè)之下.(身shēn)形飘飘忽忽.眼看(欲yù)散.

    “呔.你是何处地炼气士#吗.道.

    只是看对方也有几分手段.这才不敢冒失.不然那里还用废话.直接就上去打杀了.

    “原来如此.”袁洪先是感应了一下屋内的(情qíng)况.这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妇人怀的乃是双胞胎.机缘之下竟将蛤蟆和那灵芝仙草都化形出来.不过这下两人同时化形.(日rì)后的劫难也远比本来.危险加大了不少.倒也说不清是福是祸了.

    明了了前后之事.这才有时间打量了一下空中地两个(阴yīn)神.本来不理二人.但听见那马面喝问.也不容自己不回.

    “我所行之事.自由我来承担.你们怎么说.”

    说话间眉心飞出几点真火.顷刻间将两人的四周封死.只是两人背乃是轮回之道.牵扯之力甚大.还不是自己现在能封闭

    那轮回隧道中的轮回之力.除了像牛头马面这些体质特殊的(阴yīn)神可以自由穿梭外.其他地人只要一靠入就会被吸住.生生的经过隧道内幽冥黄泉地洗绦.去了一(身shēn)的法力记忆.再+.世为人了.

    眼下这条虽然只是六道内人间道地一个小缝隙.吸附之力虽大.但难不住袁洪.

    这番做作.也是不想和二人纠缠.真个不行.就算是六道接引.他也有把握在二人退回前将之击杀.只是那样一来.惹到(阴yīn)曹.以后再行事就麻烦多了.

    “你想干什么.

    团火花.还未临(身shēn)远远就感到一阵心悸.两人顿时慌了道人家比自己原先估计的还要厉害.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今(日rì)之事.二位怎么说

    袁洪嘴上回应着.手下却一点也不放松.那几团火花u[散散.将周围空间地温度都提高了不少.这是袁洪有意为之.要给两人个下马威.

    “这位道长不要动怒.我们也是职责在(身shēn).无可奈何.如今事(情qíng)既然发生.我们拼着受罚.好歹给道长遮掩过去就是了.”

    见袁洪((逼bī)bī)的甚急.又觉得那几团星火似乎是自己这(阴yīn)神之体地克星.那牛头顿时慌了神.

    二人这(阴yīn)神之体乃是在地冥黄泉中洗绦千年才修炼出来的.比之天下任何一种法(身shēn)都有不同.这才能再轮回隧道中自由穿梭.

    但若是被人毁了.再修炼起来耗费的时(日rì)工夫不说.就算是那黄泉内的诸般痛楚.想想也是万般忍受不住的.

    “如此最好.”话虽这样说.却并未将地火收了.反而看着那马面.

    “我们二人同进同退.自然是一般的见识.刚才多有得罪.道长不要见怪.”听那牛头一说.他也知道厉害.立刻换了立场.

    如今在太阳真火的照(射shè)之下.时间久了他自己也觉得混(身shēn)难受.那团火光又似专门克制自己之物.那里还敢提争斗之事.

    “二位还有公事.我就不多留了.”不着痕迹的收了那几团地火.若不是怕麻烦.当然是灭口最好.那里会容得两人这般聒噪

    “不敢.不敢.”感到(身shēn)周的压力一轻.二人立刻转(身shēn)就走.若是他再变了卦.自己两人就没这么好的时运了.

    “好险.好险全关闭之后.二人才放心地谈论起来.

    以前也不是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但人家都是软语相求.还要给二诸多好处.那里料到今(日rì)走霉运.遇到个煞星.

    “你还说.刚才要不是我机灵.今(日rì)咱们两个只怕都要吃大亏.”那牛头心有余悸.口中兀自说个不休.

    “那是那是.今天也没捞到什么好处.这两个(阴yīn)魂就都给大哥你好了.”说着马面将那两个生魂凝成魂珠.递给了牛头.

    “嘿嘿.我那万魂珠到如今也才只收集到了四千多个魂魄.就不客气了.”说着接过.两人又谈论了一些关于袁洪的事.只是看.也不敢去寻仇.

    “(阴yīn)间.]的话听了个满耳.知道两人是经常干这些勾当.这才彻底放心.

    不过心里也有点好笑.原来刚才那马面故意做作.是想打自己的秋哼

    缓步走到那屋内.看见几人都在忙忙碌碌地.他也不避嫌.径直到那两个婴儿处才停住脚步.就见一男一女.俱是粉雕玉啄.正在.一观之下煞是喜人.

    “就不知道气数如何了.”袁洪伸手在那男婴的额前一抹.一点紫色一闪而没.那男婴额头上顿时多了一道浅色的火焰胎记.

    再观那女婴.一.这芝仙本来不是妖(身shēn).难怪这么仙气缭绕.只是这样招摇.早晚都要被人收去.对两人的成长倒是有不少的麻烦.”

    以两人的修炼功底.就算是如今转世.这根骨也是少有的上上之选尤其是这芝仙.(身shēn)上更是有一股绝尘之意.隐隐和孙钰.如何能瞒的住修炼之人.

    当下依法在那芝仙头上也下了一道封印.这才做罢.

    “至于(日rì)后如何.还要凭各自争持了.”收了法术.正要回转.

    “先生.你看这两个孩子取个什么名字才好.”原是那男主人请了一个先生来.要为二人取了名字.

    “恩.生在未时.正是(阴yīn)阳交汇.这个时辰却不怎么好.”那先生拿了字帖.看了一下二人的生辰八字.这才缓缓说道.

    粉雕玉啄.一见之下就特别喜欢.听到这先生说起不.却也跟着担心

    “无妨.我有解法.可用归心、涵芝二名.曲中之意.自有化解.”那先生也不言明.批了字.收了谢礼而去.

    “归心、涵芝所起地名字.心中却有点明悟.

    “只是.就算注定.又那里能阻住我的脚步.”行走之间.(身shēn)形说不出地萧索.虽然孤独.却不屈服.

    “倒是差点忘了那鸟儿.”就要出关.袁洪又想起那(日rì)在这关上所遇的那只凶禽来.仔细想来.就算现在遇上.也没有必胜的把

    又将那两根翎毛取出.把玩了片刻“我却是舍近求远了.早点把这西拿给那黑龙.再无有不知的.”那黑龙的见识自不必说.三界内除了一些万年内生成的灵禽妖兽.没有他不认识的.

    却是最近手头的事(情qíng)太多.还没有顾上询问.至于那关上的弓箭u袁洪也没心思去取了.人教之物.当真是令人头疼的紧

    再说这附近就是太乙真人的山头.自己真要强取.对方也势必出来拦.

    “倒是不值得出手.”计较清楚.现在自然是回山要紧.**!~!

重要声明:小说《魔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