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主仆法则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沚蘅 书名:鸩鸾
    这土窖甚是奇怪,看似地处冰原之上,却又仿若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周围全是冰层,为何这土窖范围之内却是黄土,而且就连冻土也不存在。甄羽注意到这一细节,有点惊讶。姑且不管,过会我进入这土窖,相信这些疑团就会不攻自破了。

    “甄少侠,您看这土窖有何玄虚?”何穆在甄羽耳旁低声问道。

    甄羽没有作答,只是摇了摇头,神一片茫然。显然连甄羽也无法看破这土窖的玄虚。

    何穆见甄羽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心头猛然一沉。

    接下来,四家族各自挑选了十名强力壮的汉子去探土窖,并告知跟在甄羽后,切莫轻举妄动。

    甄羽一马当先跳进了土窖,其余人都冒出一冷汗,心想他这是要找死吗,怎么直接跳下去啊。众人纷纷拽着事先绑好的粗麻绳往土窖深处潜入。

    砰的一声,甄羽落在土窖之底,不小心用力过大跺裂了土层,土层下竟是岩石层,不然也不会有岩石碎裂的声响。甄羽不再多想,不管众人,率先向前走去。

    “哎呦,这该死的土窖还真他妈深,我一不注意摔了一跤,真他妈倒霉。”一名壮汉抱怨道。

    “**少说两句,你真忘记了这可是个要人命的地窖,你再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小心脑袋不保。”

    一直在不停地抱怨的壮汉一听此话顿时闭上臭嘴不再多语,同时有些后怕,又暗自庆幸。

    “你们都少说两句,我们赶紧追上甄长老吧。”

    众人说罢,也都纷纷走向前去。何家的人打头,其余三家紧跟在后,这是三家家主规定的,他们不害怕宝物落得他人之手,就怕自己没命享受。

    甄羽疾步如飞,这幽长狭窄的地道到底通往哪里,一个个疑问盘旋在甄羽心间,不停地打转。突然疾行的脚步停了下来,而且嘴角的一抹笑意更是直接展露,根本不怕有人看到他这副险的诡笑。

    “我看这地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或许是以前某个大家族的藏宝之地吧,大家快冲上前去,夺宝啊。”

    “这厮还真险,不想当始作俑者的领头羊,编造出这么惑人的理由,还真他妈不是人。老子偏偏不信,有宝贝得有命享受才行。”后面的一名汉子暗骂道。

    众人一听有宝贝纷纷涌上前去。

    停,走在最前面的汉子摆手示意大家停下。

    “是甄长老。”

    “甄长老为何停在此处?”

    “你们都回去吧,前面的瘴气有剧毒,我等在此处就是为了告知你们,不要枉送了命。我懂得闭五官龟息之术,我一人前去便可。”甄羽恍惚道。

    何家的几名汉子听到甄长老发话了,直接要退走。

    不属于何家的人当然不信,“哼,你说有毒就有毒,老子偏偏不信。”说着那名自信饱满的汉子就向前走了十来米远,有人纷纷效仿。这些人全部是其余三家的人。

    不料,走在最前边的汉子直接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同时走在最前边的几人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众人哗然,惶恐的退了回去,头也不回的往洞口方向逃去。

    “哼,敢冒犯我,死有余辜,要不是碍着面子我早出手让你永不超生,这下算便宜你了。”冷骂道,便飞向毒雾深处去了。

    甄羽要是被毒死,那才是大笑话呢!再毒能有他本的鸩毒更毒吗?因为鸩毒的缘故,甄羽也变得百毒不侵。

    “家主,甄长老说地窖中有剧毒,我等纷纷退出来了。”

    何穆示意他退下,脸上有些不安。

    “家主,那地窖中有剧毒,走在前边的几个弟兄都化为飞灰不见了。”

    西门弘大惊:“什么,有这等事?”

    三家的人都退了出来,都各有伤亡。

    何穆这才放下心来,冷笑地望向三家的家主唉声叹气。

    那三家家主也无心和何穆斗气,冷哼一声。他们还都在等待,等待甄羽落败而归,或者死在地窖里,那样才能出一口恶气,更能看何穆的笑话。

    这一等就是一,其余人都退走了,唯独何穆没有回去,他不相信甄羽会死在里面,又苦等了一,还是没有甄羽的踪迹,就回去了。翌向家族宣告甄长老的死亡。

    三家听到这则消息,都个个眉开眼笑,同时四家联合守卫地窖,此处也被列为了地,不准任何人踏入半步。

    一道黑影唰唰而过,当他停下飞快的脚步时,才看得清此人正是甄羽,他却不知道自己在外边已经被宣告死亡的消息,此时正悠哉的飞往地洞深处呢。

    “妈的,这么多老鼠。”甄羽走到一个开阔的石洞中,看到满地老鼠乱爬大骂道。

    老鼠一个挨一个的乱爬,这幅景真是令人触目惊心。不过老鼠们还真是猖獗,竟然围住了甄羽,并顺着大腿爬上甄羽的肩头。甄羽不以为意,元婴级的修为不再隐藏,猛然迸发了出来,所有的老鼠都掉落下来,不知是死是活。

    “小子,你想害死我啊,我看你和我有缘,想带你去看看我的仙藏,既然如此我便不带你去了,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呦······”

    甄羽神识一扫便发现了口吐人言的黑老鼠,这老鼠个头不大,上没有一丝灵气波动,却能说人话,顿时让甄羽起了兴趣,便将其摄了去。

    “小子,你放开我,捏疼我了,我咬死你······哎呦,你小子是石头做的吗,疼死我了,我的牙都磕掉了,不,你一定是金子做的,疼死我了······哎呦······”

    甄羽完全不理会这死老鼠的呻吟,不觉又加大了力度,疼的这死老鼠直骂娘,“现在你带我去了吧,否则后果你懂得,我不解释哦。”

    老鼠乖乖就擒,并带着甄羽向更深处走去,眼里的一丝狡谐的笑意外露,不过甄羽是没注意到,不然又有这死老鼠好受的了。

    “小子,你就不能松松手,让我好好喘口气吗?本大王说话绝对算数。”说完这老鼠人化可怜巴巴的望向甄羽。

    甄羽不以为意:“少废话,告诉我洞内的况。不然,后果你懂得,嘻嘻。”

    甄羽的笑还真吓住了这死老鼠,“小子,快松松手,我告诉你,我那处神藏宝贝多了去了,我能口吐人言便是吃了外围的一颗仙草所致,深处我还没踏足过呢,我怕黑,不敢进去。”老鼠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甄羽,他倒是所言不假,不过还是隐藏了一些重要信息。

    甄羽有些吃惊,这种仙草被这死老鼠吃了还真是糟蹋了,暴殄天物啊。死老鼠怕黑,怎么可能,这死老鼠的小九九我还看不清吗?

    “死老鼠,你不要给我打马虎眼,后果自负,哼······”

    甄羽带着口吐人言的老鼠向老鼠指向的仙洞走去。

    “这便是你说的神藏吗?”甄羽神识一扫,便发现此处还有一只练虚期修为的怪物,当时就冒了一冷汗,捏紧那死老鼠就往后退去。

    那怪物口吐人言缓缓走出洞口:“既然来了何必要走呢?我寂寞的很那,不如陪我喝喝酒吧。”

    甄羽这才看清这怪物的庐山真面目,原来是黑风猎豹,而且还是只母的。这豹子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修为,但再想想连没有灵气的死老鼠都能吃一颗仙草口吐人言,也就不以为然了。想必这豹子在仙洞里得到了不少好处吧,我正好缺个代步工具,便宜你了,甄羽心想。甄羽真缺代步工具吗?甄羽可是凤鸾之,本飞行速度就快于常人。可是他也不能明目张胆张开翅膀飞吧,这黑风猎豹的速度也是相当惊人,索就打起了收其为坐骑的念头。

    甄羽放开死老鼠,那老鼠吓得滚尿流的,躲到一边看好戏去了。

    甄羽手一翻,陡然出现了一把五彩羽扇,此扇由赤青黄白紫五色组成,但是赤红色居多。羽毛上还有许许多多的花纹,令人不释手。此扇正是甄羽的师父无茗为其所炼的本命法宝,羽毛正是从甄羽右肩的羽翼上脱落下来的。甄羽早在十年前就将其完全炼化了,但还从未使用过,正好用这头豹子练练手。

    “黑豹子,我正好缺个坐骑,这个名额我为你记下了哦。”

    黑豹一听,狂怒,怒吼道:“小子我要将你撕成碎片。”

    黑豹扑向甄羽,又撕又咬。

    这也太不入流了吧,想必那洞中并没有战斗技巧类的大道秘法,也就有些仙珍奇宝吧。想罢,那豹子就扑上来了。

    这豹子的攻击力度倒是强的。嗯,怎么,要和我比风力的运用,你还差的远呢?甄羽是凤鸾之,论风的运用,倒真比这豹子强了几百倍。

    这豹子也就两招,一撕一咬。牙齿和爪子也配合的相当好。尤其是那爪功,更是令甄羽不敢大意。要是换做普通的元婴后期修士,早就被这豹子的疾风烈爪斯开了,恐怕连元婴也难逃厄运。疾风烈爪是甄羽给豹子的这一爪功起的雅名,这一爪,迅如疾风,来势猛烈,因此称作疾风烈爪。

    甄羽艰难地躲过了豹子的一记疾风烈爪,趁此空档,发起了神识攻击。磅礴的神识如同泛滥的海水一般涌出识海,最终化作一道五色利剑,直袭黑风猎豹而去。

    黑豹眼看不知道怎样才能躲开这道神识攻击,其实也根本躲不开这道不同寻常的攻击。被利剑击中的刹那,黑豹怒吼一声,接着动作戛然而止。

    趁此机会,甄羽控制着五彩羽扇,羽扇在空中一转一扇,接着,一道绚丽的青色光芒夺扇而出,青芒一出,便化作巨网,向黑风猎豹网去,青芒刚束缚住黑豹,甄羽便运转法力,青芒巨网没入黑豹体内。说时迟,那时快,黑豹几乎在同一时间夺回了识海,可是已是为时晚矣,被甄羽的风之束控制住也就休想逃了。

    黑豹猛烈的挣扎着,她可不想任人宰割。可是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她狂烈的怒吼道:“我不服。”

    甄羽此刻双手结印,不断变换着手位,凭借神识的强大直接将印记打入黑豹的识海中。黑豹依然在挣扎,接着慢慢眼神变得黯淡起来。甄羽的神识退出她的识海,无神的双眼又焕发出的原有的灵气。

    “主人。”

    甄羽浅笑,看来这印记起效了。

    甄羽刚刚缔结的印记正是修真界流传甚广的缔结主仆关系的手印之一。还有一种就是契约印,顾名思义契约仅仅是个约定,有时间的限制,而甄羽的结印是没有时间限制的,这样的仆人才更忠诚。

    “我看你很是不服,好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们搏,我保证不再动用神识攻击。”

    黑豹想也不想的答应了,她确实感觉自己输得很吃亏,所以她不服。她想着只要教训一下这个傲慢的主人也可以为自己出一口恶气。

    注定黑豹的这个愿望是无法实现了,结果,搏也败给了甄羽。

    黑豹这才意识到了甄羽的强大,诚心的喊道:“主人。”

    甄羽仍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好,虽然你是头母豹,我还是叫你黑风吧,你以后就做我的坐骑了。”说罢,甄羽一拍腰间的蚕丝琉璃带,一个红色的圈飞了出来,这个红色的圈上还刻着大量复杂的阵纹,这红圈叫做灵兽圈。和先前的蚕丝琉璃带都是无茗在甄羽临走时交给他的,说琉璃带内有一处足以容下很多杂物的空间,运转法力便可使用。灵兽圈的作用就是作为主人和灵兽的神识连接纽带。双方可以互相轻松地感应到对方的气息,即使相隔万里。

    甄羽随手将灵兽圈掷给黑风,灵兽圈转眼就没入她的体内。

    事后,甄羽随手摄过来一个毛茸茸的黑老鼠,“死老鼠,难道你还想逃,看来你是真的想害死我啊。”

    老鼠拼命的挣扎,奈何越挣扎,甄羽的手捏的就更紧一些。老鼠害怕甄羽想对待黑风一样给他也个灵兽圈。

    “哼,就凭你这死老鼠,还想当我的灵兽,你没资格。”接着就把他扔到了一边。

    老鼠见甄羽不再理他,才松了一口气。

    此刻甄羽和黑风正在用神识交流着,用神识交流,就是怕隔墙有鼠。那黑老鼠可不是好东西,甄羽心里比谁都清楚。

    听完黑风的叙述,甄羽倒吸了一口凉气。实在骇人,这黑洞的尽头连黑风也没进去过,可想而知,内部的宝物会更多更有价值。

    甄羽决定一探。

    随即,甄羽就骑着黑风向黑更深处走去,那黑老鼠也三蹦两不蹦的跳到黑风头上跟去。甄羽示意黑风不碍事,黑风就继续向黑洞深出飞奔而去。

    一路上,甄羽把所有的仙草全收到了储物腰带中一处专方灵草的药园内。然而离黑洞的尽头还有很远很远的路。

    下章还得爆发,求收藏~~求点击~~~

重要声明:小说《鸩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