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糖衣炮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沚蘅 书名:鸩鸾
    “老头,你到底有完没完,你不会是变卦了吧,说让我出去,为何又要阻拦。”

    “臭小子,你师父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我可要再次叮嘱你一番,记住要敬畏自然,敬畏世界,更重要的是要对宇宙心存敬畏。此次历练重要的是寻找圣灵草,千万别招惹凡间的七派,更不要置险境,尤其是冥海,为师不许你踏足,否则足千年。这是一枚玉简,里面有为师的灵魂印记,遇到极度危险,你捏碎便可,为师会救你一命。你出去吧。”老者思索了片刻便转离去。

    凌霄平原。

    苍茫的雾海笼罩着无尽的雪原。走进雾气里,仿佛像是走在天宫的瑶池仙境中一般,大雾下的一切都遮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总让人好奇,又让人畏惧。

    阳光穿过雾气,雾就散了······

    这里放佛就是水晶一般的神秘王国。白雪皑皑的山岭,就像是仙境般的画卷,平铺在冰雪大地之上,这副神奇的画卷随着视野的扩展而徐徐翻展开来。那雾气沾挂的树木,变得冰枝玉杆,晶莹的冰枝上,怒放着累累银花。一团团、一簇簇,亮晶晶的,似冰雕玉琢;毛嘟嘟儿的,如白云叠絮。像李花一样洁白,李花却没她晶莹;像梨花一样美丽,梨花却没她清秀。她虽然没有浓郁的芳香,却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新气息。

    这里的一切是多么令人陶醉。仿佛是世外桃源,事实上,这里并不是。这里也有世俗。

    晌午以后,随着时间的过去,愈来愈像是进入了一个水晶时代,周遭的每一样的事物都是完完整整、光光溜溜的,完全是洁白耀眼、玲珑透澈的。我们正置在一个冷艳而无生命的领域。即或吹起一阵微风,四周的草木依然是静悄悄的,动都不动。偶尔驻足下来,便能听得见冰与冰撞击的微弱叮当声。冰原上的美几乎钝然是属于视觉上的美。

    远处渐渐传来一阵阵清脆的铜铃声响。铃响若隐若现,慢慢由远及近,急促的铃响震的人头皮发麻。细看来,铃响的主人原来是一群雪橇犬,它们似乎受到巨大的惊吓,都一个个你追我赶的狂奔着。这群雪橇犬的后面拉着一个花枝招展的雪橇花轿。这正是凌霄平原特有的交通工具,雪橇滑车。滑车后面又是一辆滑车,可后面的这辆滑车却不如前辆那样打扮的花枝招展,车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货物。知人看的出来,这肯定是来往其他地方的做生意的商队。后面的这辆货车也是跑得如此着急,就仿佛没有年三十一样,让人看着觉得很是不安。

    “赶着投胎······”甄鸾不屑的说道。

    至从跟着无茗修行以来,甄鸾开始离凡间俗世的事物也越来越远,所以对于凡世的事觉得无法理解也不足为怪。

    当匆匆忙忙的车辆驶过之后,甄鸾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如果自己是那些凡人,想必也要赶着逃跑吧。在滑车后紧紧追着不放的是三只白熊,露着长长的獠牙,体形巨大,每只都足有大象那般巨大,最小的一只熊也得有狮子般大小,想必是那两只大熊的孩子。这种白熊在修真界称为锯齿白熊,因其獠牙想锯齿一般,又长了雪白的毛发得名。成年阶段的白熊约有练气十层的修为,幼兽也就相当于后天阶段的武者。练气期也就是所谓的先天初期,因此这三只熊在如今的甄鸾眼里那还真不构成任何威胁,如蝼蚁般存在。

    可是对于一个全部由普通人组成的商队来说,这三只锯齿白熊简直就是要命的阎罗王,阎王要你三更死,岂能留人到五更。所以面临催命的死神般的魔鬼,他们选择了逃,可是普通人怎么能有锯齿白熊的速度快呢?不到片刻,三只白熊就紧商队,转而就包围上了两辆倒霉的滑车。说他们倒霉,此事还甚是奇怪,这种白熊在冰原上几乎是绝种了,遇见锯齿白熊,那简直比中头彩的概率还要来的渺茫,所以这支商队真的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商队领头易领事破口大骂:“他娘的,我易十四真他妈的踩狗屎运了,竟然遇见了这等可怕的白熊,大伙,我们冲出去吧。”骂完就选择小熊的方向往前冲去,也就是防守最弱的一方。虽然这名易领事不知道这些熊是锯齿白熊,但也懂得它们的厉害,更知道小熊方向是防守最弱的一方,更容易突围。

    两只练气十层的成年白熊可不是吃素,商队的计谋它们怎么能看不穿呢?当商队要从小熊一侧突围出去的时候,一只熊便会补上来,商队又朝空挡方向突破时,则又遇到了另外一只熊的补防和阻挠,此时,先前那只熊就又补到了刚才去补防的白熊空出来的一方继续防守。整个阵势就相当于今天篮球场中的的防守妙法联防。商队又做了几次突围,白熊的防守还是没有漏洞一般屡试不爽。假如两辆滑车分头突围的话,或许还有一辆车能突围出去,现在是没有一点机会。可是商人的格决定他们不可能舍弃那满车的货物,在他们眼里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他们就是舍小命也不会舍银子的。

    “妈的,算我易十四到了血霉了,舍不得孩子不住狼,舍不了银子活不了小命。”正当易十四毅然决定放弃货车的时候,三只白熊也失去了耐,直接扑上滑车就要撕咬。在它们眼里,这些商人就是等待宰割的羔羊,玩累了再吃不迟。眼见几个壮丁都在那骇人的獠牙下丧了命,易十四也决定不再反抗,闭眼等死。废话,不等死能行吗?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不任人宰割才怪。

    就在易十四准备去曹地府报到的时候,那骇人的獠牙却迟迟没有咬下来。怎么,难道我已经到了曹地府,不然那怪物岂能放过我。当他恐慌的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却站着一,名黑衣青年。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被撕开了的白熊的尸体,这一下可把易十四吓得迟迟没能张口说话。早就吓傻了,这是人吗,这两只巨熊就这么轻松被人家这么一个俊美柔弱的少年大卸八块的搞定了,这也太骇人了。

    黑衣少年正是刚从凌霄出来的甄鸾。

    易十四从惊吓中回过了神,急忙向甄鸾行了个大礼:“多谢壮士救命之恩。”

    “壮士?”这个词儿在甄鸾眼里是多么的可笑,他一个元婴期的修士竟被人称为壮士,真是可笑。

    易十四看着面前这被自己称作壮士的主儿很是不悦的样子急忙改口道:“我是说,多谢公子救命之恩,还请问公子高姓大名。”

    甄鸾就更糊涂了,自己哪是什么公子,自己也就一乞丐出。算了,还有要事在,甄鸾便想主动告辞。

    “在下甄······甄羽,还有要事在······”

    话说一半却被易十四打断了,“还望在下冒昧,甄少侠,这两只熊已经毙命,剩下的那只小熊在哪呢?”

    甄鸾越想离开,这满铜臭的商队领事越是问自己一些莫名去奇妙的事儿,便搪塞他:“那只小熊跑得快,在下没能追上,被他跑掉了,你们已经安全了,在下便告辞了。”

    易十四看眼前这主儿要走,急忙问着:“甄少侠打死了这两只白熊,不知道少侠想怎么处置呢?如果打算卖掉的的话,我倒是有些门路,实话告诉你,我是雪域商行的领事易十四,不知阁下是否愿意将这件兽皮卖给我雪域商行,就当阁下的救命之恩上,我也会给出令阁下相当满意的价格来。”这易十四赔笑地说着,他那皮笑不笑的臭脸膛子,简直比哭还难看。任谁看了都极为恶心。

    原来你在这儿等着我呢。哼,我说这个商不会来个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还真是没错。我索送你一件大礼,看你是本地的人,就便宜你了。

    易十四看着满脸疑惑的黑衣少年,猜到此人是外地人,那这买卖八成是定了。可出乎意料的对方摇头说:“我没兴趣。”

    易十四当场灰了脸,可这是甄鸾又开口了:“如果你能引在下进城,这些臭皮囊送你又如何?”易十四听了后面满脸激动,他激动的是这些皮如果交给了商行,自己恐怕也能够捞到极大的好处。

    “好,好,如若甄少侠不嫌弃,就跟着易某的商队进城如何?”

    甄鸾坐在前面的滑车内,里面还坐着易十四。一路上,这易十四就一直絮叨他们雪域商行怎么怎么样,他易十四又怎么怎么着······

    甄鸾也就索闭上灵识,精心凝神。易十四也看出眼前这主儿对此并不感兴趣,便换了个话题:“不知甄少侠可否愿意做我雪域商行的议事长老,凭借少侠您这本领和您如此阔绰的出手,当我们商行议事长老绰绰有余,只要您愿意,我便可将您引荐给商行家主,到时候您那是美女金钱一抓一大把······”说着这易十四就不自觉的笑起来。样貌甚是恶心人。

    甄鸾依旧是一副雷打不动的神态,这些金钱美女的惑对于他来说一文不值,更何况他根本没听见这位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的商是如何向他洒下糖衣炮弹的。就算听见了,他更不会动容,因为他知道糖衣炮弹,即使裹上了一层糖衣,甚至再蘸上蜂蜜,可它永远也只是支炮弹。炮弹是干什么的,炮弹是要炸死人的。

    一路上大约走了三四个时辰,就到了雪域商行所在地,飘雪城。

    到了飘雪城,甄鸾便打算离开这个讨人厌的商易十四,无论易十四是如何的请甄鸾去商行做客,都被甄鸾一一搪塞推掉了。甄鸾还有要事要办,岂能与这商为伍,倒在糖衣炸弹之下。他的目的便是一边游历,一边打听凌霄峰的地址。所以甄鸾索就找了间客栈暂且住下了。

    回到了商行,易十四首先把白熊皮毛交给了家主然后将前因后果告诉了家主之后便得到了一份巨额的奖励,甭提有多兴奋了。此后那什么甄羽,什么救命恩人,人根本就不上心,得到好处就什么都有了。

    雪域商行家主在听了易十四的话后,脸上的色彩比当时易十四的脸色还更加精彩,之后就命人调查这个叫甄羽的青年人如今在何处落脚。这样的人才他雪域商行是要定了。

    此时甄鸾却忙着逛着飘雪城,根本不知道一场轩然大波将因他而起。

    PS:最近忙着我一个哥哥的婚礼没能及时更新,八一我就要喝喜酒了哦~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接下来小兔子我可能还是无法及时更新,愿见谅~~

    [bookid=1551672,bookname=《股海凤凰》]北门兄的大作大家都支持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鸩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