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拜师无茗和我叫鸩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沚蘅 书名:鸩鸾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林外,清泉边。

    “明月啊明月,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一声惆怅伴着淙淙声响顺着溪流向东逝去,但是却有许多无法逝去的闲愁。

    清潭边坐着一名老者,老者双目紧锁,手中握着一杆绿竹鱼竿。

    “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此水啊,恰如此水!”老者有长叹一声,依旧是双目紧闭,不知道到底是在垂钓还是在作诗。

    “萧瑟寒塘垂竹枝,长桥屈曲带涟漪。持竿不是因鲂鲤,要斫青光写楚辞。”短短四句诗词却仿若绝妙佳音从竹林中传了出来。

    “哈哈哈······还是你最了解我啊。”老者神色不变地说道。

    “这是因为奴婢我在这里足足看着主人保持这种垂钓姿势近乎一千年了,只不过前些子主人出去了一趟,然后带回一位少年和一只黑猫之后,就空了好些子才来这清泉旁垂钓。可是千年前主人你可不是这样的啊,我看的出来,这好像叫做渔翁之意不在鱼,主人心系天下奴婢明白,可是这个世界的事有什么是主人无法解决的。奴婢我看着主人这样愁闷却不知道能够做些什么。”竹林中又出吹一阵窸窣声音,宛若温柔婉转的乐曲一样令人陶醉。

    “哈哈,清音,我不是让你不要自称奴婢的吗,看来这几千年你越来越像人类了啊。你暂且退下吧,那少年醒过来了,我要引他前来。”老人淡若的说道。

    “你醒了啊。”仅仅四个字,声音不大但却能清晰的传到躺在竹上的少年耳朵里。

    少年也觉得很奇怪,艰难的坐起来,接着微弱的烛光四下探望。可整间草堂里除了自己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能活着喘气的。少年心里暗自嘀咕:难道是我幻听了,明明听到有人在我耳边低语,但这茅屋内的确是空无一人。可是不对啊,我这是在哪里,怎么会躺在一张竹上呢?我不是应该躺在凌霄平原上的一处凌霄花丛中睡着了吗,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现在一定是有诸多疑问吧,你暂可将这些疑问放在肚子里。这里是老人家我的寒舍,既然你醒来了,就独自走出草堂吧。你可前行百步然后右转穿过竹林就能看到我了。”一句无比清晰的话语仿佛从半掩着的窗户外传来。

    少年迫切的想知道自己到底在何方,肚子里的百般疑问促使着他端起烛台就向门外走去。刚踏出草堂,少年就向四周看去,静寂寂的,空无一人。不对,怎么可能,明明就是从窗外传来的声音,那老头说他在前面百步外右侧的竹林外,这么远的距离怎么会这么清晰的声音。不行,我得小心一点,既来之,则安之。不管这老头是何许人也,我都要会他一会。少年心里暗想。

    此后少年便不再多想,按照那主人家的传来的话语寻去。

    穿过茂密的竹林,远处便是一副横松倒挂倚绝壁的画面,真是令人神往。近处看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潭清澈的泉水,对岸坐着一位穿着破旧衣服,紧闭着双眼的老者。老者手里却拿着一杆鱼竿,看起来却不像是在垂钓,特别奇怪。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老者难得的睁开了他那双闭上了很久的又一直没有睁开过的眼睛,在他睁开双眼的刹那,目光似聚光般地扫上周围的一切,接着就变得极其的黯淡。他随意地说:“看在你在这里等待了很久却没有出声吓走了我的鱼儿的份上,你肚子里的疑惑我会为你解答的。你已经昏迷了半个多月了,我以为你还要很长时间才能醒过来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醒了。”

    少年本就等待的着急,这老者还说出没有出声打扰他的话便就气上眉头,吃惊地问道:“你说什么?我怎么会昏迷半个多月呢,你这老头儿把话说清楚,别说一半留一半的。还有我的灵儿呢?你见着了吗,就是我边的一只黑猫。”话音刚落,少年便发现自己的话说的不大对劲,怎么自己的脾气变得这么暴躁了。

    老者表面上看似无动于衷,却话语里显然有些不满。

    “你这小儿,不首先感谢我这个救命恩人就算了,再说就算你不知道前我也不怪你,可是最起码的尊敬老者你应该懂吧。难道你爹娘没有教过你怎样才能做一个称职的人吗?刚醒过来就冲老人家我大呼小叫,而且还向我质问什么猫儿狗儿的事。”

    “我没有爹娘,你把话说清楚,什么救命恩人,什么猫儿狗儿,灵儿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快把他还我,我还有要事要办。”少年不耐烦地回道。

    “······”老者真的很是无语,还从来没有人用过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

    “你的灵儿被你打伤了,现在还在昏迷,小子我劝你对我放尊重点,说不定以后有你后悔的。”

    “什么。被我打伤了,怎么会啊?好,他在哪,你快带我去见他。喂,怪老头,你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阳怪气的,快要冻死我了。我不是在凌霄平原吗,你把我带到什么地方来了。”少年急切的追问着。

    老者莫名地怪笑着,“好,我就带你去见那只猫,顺便让你见识一下我这个所谓的怪老头的本事。

    少年还没来得及追问,眼前的场景便已模糊,眨眼间,眼前却出现了处满是草药的沸水中的黑猫灵儿。少年几乎瞪破了双眼,火冒三丈地冲向前去。可是还来不及跑上前去,周围的场景又出现了变化。这里正是上次少年体发生异变的冰原之上。在到达这里的一瞬间,少年意识里便传来一句足以消散自己满烈火的话语。原来是黑猫中了剧毒,所以此刻正在解毒呢。

    少年惊奇地望着自己多次对他出言不逊地老者,心里一阵后怕。这位老者如我想杀死自己的话不过转瞬之间的事,杀死自己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老者和少年又出现在了先前的清泉畔。

    “怎么样,小子,你现在对我这个怪老头是不是有种摸顶崇拜的感觉呢?哈哈,要不要拜我为师呢?”老者得意的说道。

    “拜你为师,你这老头想占我的便宜吗?”少年心里莫名的涌起一阵冲动,但又极力的控制住了这个可怕的念头。

    “难道,你就不想拥有滔天法力,纵横世界吗?”老者又得意的看向少年,但是少年脸上确实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看到这种表,老者又说道:“那你就没有想要探寻的秘密吗?你不喜欢纵横世界,但是你如果拥有了滔天法力,那时候你就可以尽地去探寻一个个的未解之谜。”

    少年还是重重地摇了摇头。

    老者望着不说话的少年,但是从他眼里能看得出这事是有希望的。

    “既然你心中不系天下,难道你就不为你的朋友着想吗?实话告诉你,那只黑猫中的剧毒就是由你造成的。你也不必自责,那时候你早就神志不清,不省人事了。只要你肯拜我为师,我就会出手相救。此毒极难解除,解铃唯有系铃人,只要你跟我学习修行,你早晚便拥有了能救自己朋友的本事了。”老者出了最后一招,若是不成也只好没办法了。

    少年想也不想地回答道:“我愿意拜你为师。”

    少年话音刚落,就仿佛有种无形力量压迫自己跪了下去,然后又被动地磕了三个响头。

    少年气愤地站了起来,“老头,我可拜你为师了,你可莫要食言。”

    老者笑着回道:“好,小徒儿你竟敢对师父我无礼,我罚你去清扫草堂前的院落十年。忘了告诉你,你现在也算是修士了,你是结丹期的修士,你不用刻意的去学习别的修士一样去修炼。你灵魂中有着独自的记忆传承,到一定阶段一部分传承就会解开封印,你到时候就会进阶到下个阶段。真是个令人羡慕的小子啊,我老人家活了几十万年都有些嫉妒了。一时心急就忘了询问你的名字了。”

    “我无名无姓,养父母早就被我间接害死了,你又叫什么呢?”少年漫不经心的回答。

    “哈哈,看来你我真是有场师徒缘分,老夫无茗。”老者难得的开怀大笑。

    “什么,原来你这个怪老头也是无名无姓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好像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似曾相识何必相识什么的。”少年莞尔一笑。

    “老夫名叫无茗,是香茗的茗,不是无名无姓的名。还有是似曾相识燕归来,相逢何必曾相识,这两句根本就不成对儿。看来你还需要学习一下凡间的四书五经。”老者一个劲地摇头。

    “什么,老头,我连大字都不识一个。你······”少年彻底无语了。

    又是一阵无形的力量直接卷着少年飞向了草堂。“记住,我会安排你的四书五经课的修行。想要救那只黑猫,就认真修行吧。还有我现在仅能告诉你的是你以后名叫鸩鸾,至于缘由,十年后我自会告诉你的,”老者传音道。

    “恭喜主人,贺喜主人,收得高徒。只是这名少年和那只黑猫应该没什么问题吧。”竹林间又传来消失了很久的声音。

    “嗯,清音,你能如此思虑,我感到很欣慰,这事儿不用担心,我已经试探过他,他心倒是很淳朴。你放心地退下吧,至于那小子的四书五经就交给你了。”老者又闭上了睁开没有多久的双眼不再多语。

    各大帝国的战争也进入了白化的阶段。汉唐帝国兵走三路几乎就要败退其他各大帝国。

    战争大约又进了一个月左右,其他三大帝国全部败退。可是汉唐帝国并没有停下对其他帝国来说恶魔般的脚步,紧其他帝国的军队。汉唐帝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兵分三路,败退其他三个帝国,而且看其野心还想吞下其他帝国,其实力是可见一斑。

    三大帝国告急,生死存亡的时刻已经来临,可以说是千钧一发。

重要声明:小说《鸩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