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血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沚蘅 书名:鸩鸾
    血月夜,注定会是一个不安分的夜。

    血月就是指红色的月亮,一般是发生月食的时候会出现的。这是因为浓厚的大气层把紫、蓝、绿、黄光都吸收掉了,只剩下红色光可以穿透过来。月全食时的红月亮也是同样的道理,大气层将红色光折到月球表面上,所以我们仍然能看到在地影里,红红的月亮挂在天空中。

    传说血月乃凶月,是凶兆,会发生冤案。的确如此,在西方世界的诸多吸血鬼、僵尸传说中,当红色的月亮升起时,会有长着獠牙的嗜血者会成群结队地出现,猎杀被自己选中的祭品,吸取鲜血。那些祭品,依照嗜血者不同的喜好,多数是年轻的女或年少的儿童。这些嗜血者可借由黑暗的魔力,自由地变成不同的动物,可化作蝙蝠翱翔在天际,也能变作黑猫四处逃窜。

    可是血月却洒满了整个东方世界。

    夜空依然是如此的深邃,高悬着得这轮血月就仿佛是一颗充满了血腥和残暴的眼球。这颗眼球此刻早已布满了血丝,不知是哭到伤心时,还是是练功走火入了魔。看况倒像是后者。

    夜,出奇的静。这颗早已布满血丝的眼球闭合闭合的,异常诡异。但是通晓五行气象的人看了一定会认为这是一种自然现象。如今的科学解释就是月全食。

    一缕缕充满血腥的月光,渐渐从半遮的窗户外流泻进来,血光充透了整间茅屋。茅屋内并没有出现什么动静,只是茅屋外却出现了一个更加诡异的背影。从后面看来,这背影就像是穿白色道袍的老道。微微透着白光的道袍竟然无风自起,甚是逍遥。更加让人不可思议的却是血色月光根本无法靠近这名老道,在老道前一丈处血光竟令人咋舌的绕道而行。对于凡人来说来这老道就像是一位老神仙。要是被一些乡下老妇看到这种景,定会吓得说不出话来,然后心里默念:观音菩萨保佑,玉皇大帝保佑……

    就在这诡异的背影出现的同时,东方世界的各个角落接二连三的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背影。这些背影不是望着血月不语,就是无奈的叹气。但是每个人的眼神里丝毫未出现过畏惧。

    西方世界和东方世界早已分割多年。但此刻的西方世界却是另一番景象,繁荣闹的街市,人们安居乐业,但是这种温馨的生活还将能永远存在下去吗?谁也无法预料。

    各个小户人家此刻屋门早已紧锁,说不定门后还用了桌子或是椅子死死抵住了。但是家家的灯烛都没有熄,而人却早就深深的睡下了。夜,还是如此的静。没有什么人敢在血月下出来走动。几个大户人家的纨绔子弟大醉酩酊的在街上东倒西歪的晃晃的走着,嘴里还不停地嚷嚷着。随便出来几个小户百姓都会认识这群乌烟瘴气的纨绔,也定能猜到几人不是刚赌完就是刚从那什么如梦楼里出来。平时啊,这些寻常小户对这几个有名的少爷那心里是恨的直咬牙,要是碰见这些个少爷在街上闲逛啊,都会想都不用想的直接掉头就走。可见这些个少爷平时那肚子里都是一肚子黑水,欺压百姓的事定是做了不少,伤风败俗的事肯定少不了他们。

    就在这些个少爷嘴里不停地嚷嚷着东倒西晃的时候,突然就一下子闭上了嘴。四下里又变回了异常的静。小巷字里传来了几声猫叫,细看来,浑上下全都一抹黑。借着灯光才能看出来是一只猫,要是在黑夜里尤其是这样的血月下,任谁想都会把那一对泛着绿光的眼睛联系到什么魔鬼,吸血鬼上去。可事实上仅仅是一只黑色的小猫。

    小猫一个劲的不停地喵喵的叫着,可能是饿坏了。显然这只小猫是被父母遗弃的野猫,为了寻找食物,夜里跑的城里来了。可是街上空无一人谁会注意到这叫声呢,就算是听到了叫声,也不敢出来啊。小猫的叫声越来越大,慢慢变的歇斯底里。

    不安分的夜总会有一些不安分的事。

    血月慢慢隐藏在了无尽的黑夜之中。又一个小巷里闪过了一道黑影。一个光着脚丫的少年抱起了那只歇斯底里大叫着的黑猫。黑猫停止了喵喵的叫声,依偎在少年口,像是暖暖的睡着。这少年望着血月消失的地方出神,一对明亮的眸子就仿佛夜空中的星辰一般,但是他却有着两道好比细细的弯月一般的眉毛,配上他这张漂亮的小脸蛋儿,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俊美的小姑娘。可是少年眉宇间却透着一些心事,仿佛肩上担负着男儿该有的责任。总之不管他是男是女,都会是一个人见人的小孩子,可是为什么会独自一人光着脚丫出现在这种诡异的夜里呢。

    血月像是挣脱了囚笼的野兽一般,渐渐又出现在了少年的视野里。少年看着怀里熟睡的小猫哀叹了一声:“唉,可怜的猫儿,你和我是一样的可怜啊,无父无母,你我惺惺相惜,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了。”说罢,这道瘦小的影就消失在了幽深的黑暗中。

    当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来的时候,人们朝着朝阳跪拜,有的人家甚是放了炮竹。太阳的升起对于这些平凡的市民来说是很值得庆贺的,他们认为是阳光驱走了黑暗的邪魔。虽然血月夜熬过去了,可是关于血月的传闻还是闹的满城风雨的。尤其是在各个小酒楼里都在传着昨夜几家大少爷都莫名失踪了,据说是被邪魔带走了或者吃掉了。一些胆小的人早就冒出一冷汗,跌坐在地上。

    这些失踪了的少爷的家里,更是急坏了,一边要慌着寻找自家少爷,一边还得忙着封锁消息。虽然他们并不惧怕那些平民闲言碎语,可是总会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那这件事大做文章的。外人看来,这些大户人家里的老爷夫人,家丁丫鬟们一个个的就像是那锅上的蚂蚁。

    消息越传越广,而且是近乎讹传,似乎都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了。眼看消息是封锁不住了,几家老爷都坐在了一起,愁云密布。索提议不再封锁消息,大张旗鼓贴出告示寻人。就当这些告示贴出来的时候,整个京城更沸腾了。不是血沸腾,而是整个京城近乎陷入了一种恐慌之中。

    如梦楼里几位妖娆妩媚的佳人更是坐立不安,惧色写满了整个眉头。但是骨子里扔透漏着一些妩媚,一些自制力差的男人恐怕更是坐不住了。

    “依依啊,你说邪魔会不会找上我们啊,昨晚我们可是刚斥候完几位公子,结果几位公子就被邪魔给吃了,”手拿湖色素绢团扇的女子满脸恐惧之色的望着那位叫依依的女子,似乎在等待她能给自己一个安慰,告诉她不会的。

    可是相反那位叫做依依的妩媚女子并没有说不会,只是微微摇头说:“我们肯定也难逃一死。”

    另位女子满脸的期待此刻早已没有了血色,就像是被吓得丢了魂儿一样,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依依。

    这一夜总算是风平浪静的过去了,可是不知怎的,却传来了如梦楼两起自杀事件。又弄得满城人心惶惶的。然而这一天皇帝下发通告,安慰百姓。明面上说此次事件仅仅只是场意外,可是为了稳固民心不得不开口敷衍。暗中却是下达命令:“给朕死死的查,此事定另有蹊跷,如果查不出个所以然就提头来见朕吧。”这位皇帝可见是气的要命,也难怪,在他所执掌的国土里,尤其是在他的眼皮子地下,灵异事件接二连三发生,再怎么慢子的君主也得急的要死。

    此次的诡异事件加上血月的传闻早已把东兰帝国上下折腾的是人心惶惶。甚至就连几个邻国也无不例外。

    几家欢喜几家忧。有人忧愁,就必定会有人欢喜。几件爆炸**件在江湖上又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黑暗势力借势应世复出,尤其是天琴教会直接取名门正派的弈阁之山门而代之。虽然弈阁平与世无争,但是其实力在江湖中可以说是诸峰之巅,没想到直接被天琴教会无声无息的在江湖上除名,那天琴教会的实力可见一斑。天琴教会灭掉弈阁的强势复出之后并未有其他大动静,其他各大派也都按兵不动。

    表面上按兵不动,可是各大门派掌门私下里却多次会面,商量怎样对抗邪教的事。

    “各位掌门。我看此次邪教的复出,定是筹划了多年,其实力大家也都看见了。当年我们不但没有把这该死的邪教屠杀殆尽,相反却被其死灰复燃了。我的看法是不求力抗,但求自保。”一位长相英俊一直不曾开口的中年人说道。

    诸位掌门却猛然呗中年人的话给惊醒了似的,嘴里念叨着:“不求力抗,但求自保。”

    此刻,中年人又开了口:“这也只是缓兵之计,我们不招惹他们,说不定他们会反咬我们一口,毕竟我们当年几乎是将邪教给斩尽杀绝了呢,打死我也不会相信邪教的那些一个个魔头不会记仇。我看各大派还是严门下子弟走动,做好应战的准备。如果还是如此散漫的话,我想今的弈阁就会是明的我们。别的不说,如果邪教攻来的话,我们华阳门那会是首当其冲啊,那时要是我派都无法抵挡邪教大军的话,各位掌门再想亡羊补牢,可见为时晚矣。该怎么做,我想诸位掌门心中早已明了,我的想法正是我华阳门上下的看法。”

    “好,就依黄掌门之见,还请黄掌门放心,华阳门受难,我等定会胜出援手,与邪教来个不死不休,唇亡齿寒这点道理,老朽活了百八十年了也明白的很。”诸位掌教在商量后,穿着青色道袍的白眉老头婉婉道出这一席话。

    “如此,黄某便多谢上清真人及诸位掌门了。”黄掌门笑着想各位掌教供了拱手。

    此次掌教会晤之后,各大派回去后表面上还是一如既往按兵不动,私下里却勤加练兵,随时准备迎战邪教大军。

    就连血月这种诡异的天象都能出现,还有什么事不能发生呢?”

    血月一出,必见血光。虽然江湖上表面是风平浪静,可是又怎能不泛微澜漾呢。正邪两派背地里的小摩擦那是一直不断啊。

重要声明:小说《鸩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