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御剑山庄·懿琪

    凌懿和叶枫回到君悦楼以后各自回到房间睡觉。叶枫倒还好,回到房间以后倒头就睡,叶枫今一战还没有好好的休息,下午又跟敖栩几人聊的火朝天,晚上又被凌懿拉着去喝了一顿莫名其妙的花酒。如此下来叶枫不甚疲惫,得一软塌自然倒头就睡。

    凌懿盘膝坐在上又陷入了修炼之中,凌懿迫切需要提升实力。如今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帮少林寺报仇,同样不足以让自己在天下间行走。虽然说以凌懿如今的年龄有如此修为已经是惊为天人,但凌懿怎么会满足,他可不想用时间来堆积实力。那等到自己都老掉牙的时候有再高的修为又怎样。所以凌懿要节约每一分每一秒,努力修炼,只有变得更强,才能对这个世界了解的更多,才能更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凌懿抛开杂念,迅速开始了修炼。

    而在剑城的最深处,御剑山庄的所在地。在一个大厅里,此时正坐着几个人,一个老人,四个中年人,其中一个赫然就是青衣侠剑欧青。

    “懿琪那丫头还没回来?”那居首位的老人似乎有些恼怒的喝问到,下位坐着的四人都惊若寒蝉。这时一个女子从门外小跑进来,一边跑还喊着“爷爷!”。

    老人循声看去顿时一阵欣喜,这不正是老人最心疼的小孙女,这可总算是回来了。如今剑城上下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若是这小孙女在外面出了点什么事,老人不介意把下位的这四人的皮扒了。

    女子快步来到老人边,老人宠溺的摸着女子的头发,问女子这吃完晚饭上哪去了。女子怯怯的将晚上的行踪告诉给老人听,其中倒是隐瞒了一些事的真相,隐瞒了有关一个花花公子的事。女子想起那花花公子不犹会心一笑。这女子不正是凌懿今天原本打算调戏一下最后却突然收手没调戏成的女子。原来这女子叫懿琪,竟是御剑山庄的人,而且看来还是御剑山庄的掌上明珠。那坐在首位的就是御剑山庄现如今的庄主欧临风。

    而下位的则分别是欧临风的长子欧红,次子欧蓝,第三子殴青和小儿子欧白,而懿琪则是小儿子欧白的小女儿。欧白如今七十多岁,六十岁时生的懿琪,在这个世界六十岁生个女儿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更何况像御剑山庄这样的名门。任何一个七十多岁的修为高深的强者看起来也不过才三四十岁而已,每一个修炼天地之力的人一生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在闭关修炼中度过的。所以计算这个世界的年龄须得除去一半,甚至更多,这也是凌懿对这个世界的年龄观很头大的原因。

    欧临风仔细查看懿琪并没受到什么伤害,就遣懿琪赶紧回去睡觉。懿琪走后不久,在大厅里一道青光闪过。一个背着一把巨剑的人赫然出现在大厅。

    “老爷!”来人单膝跪地向最首位的欧临风恭敬的呼到。

    欧临风淡然的坐着,没等欧临风发问,来人又已开口,来人将懿琪今天的行踪一一诉来,事无巨细甚至连懿琪碰到了几个人,碰到了什么样的人都一五一十的拖出。不过若凌懿听见的话可以发现,来人的叙述是在那座桥上开始的。原来懿琪吃过晚饭后乘家中长辈都在谈论有关祭剑的事,就协同女仆乔装打扮溜出了御剑山庄。看门的直接被懿琪打晕,醒来后才告知欧临风等人懿琪离开的事

    而后欧临风就派出这人去寻找懿琪,剑城虽大但对于熟悉剑城的人来说要找到懿琪并非难事。此时欧临风正在思考,懿琪在桥上所碰见的那个人是什么来头,欧临风向单膝跪地的人问到:“欧云,那人事后和东海龙王十三太子进了君悦楼?他和敖栩有什么关系?”

    “回老爷,那人似乎是刚和敖栩认识的,不过他的那个朋友着实了得,尚不及十**岁已经有如此修为,想必是出自哪个顶级的修炼门派之中。而从他的朋友可看出,他的朋友对他马首是瞻,那他若不是实力更强,就是背景更甚。”

    欧临风听着欧云的分析不点点头,欧临风谈论的这人不就是凌懿,他的朋友还能有谁,自然是叶枫。叶枫与将军府程庚的一战直接让旁观者将他们两人定义为顶级门派或者超级世家的人。若是凌懿知道肯定会笑的合不拢嘴。

    欧临风听完欧云的叙述已经把注意力转回,不再思考凌懿的事。欧临风沉声道:“欧白,这次琪儿偷偷溜出去你竟然没有发现,要是琪儿在外面出了点什么状况,你知道后果吗?”

    “爹,我知道。可是……”下位的欧白惊若寒蝉的回答到。

    欧白的话被欧临风打断,“没什么可是的。如果这次祭剑有人能够稳住绝世神剑那万事大吉,如果没有。”欧临风说到这里神色看上去很低落,随即欧临风黯然的缓缓说出“那……只能血祭。”欧临风说出这话异常沉重,下位坐着的众人因为欧临风的这一句话尽都神低落。这似乎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结果,“血祭”两个字就像一颗沉重的石头狠狠的压在他们的心上。

    良久,欧临风神色黯然的遣一干人回去。大厅里顿时变的空落落的,每一个离开大厅的人的心里也变的空落落的。

    一夜无话,次清晨。叶枫悠悠的从美梦中醒来,伸了个懒腰而后稍微洗漱一下信步来到凌懿厢房。

    咚,咚!响起敲门声,凌懿此时正重复练习着易筋经,这是凌懿每天必备的功课。凌懿随口说一声“进来”,依然自顾自的练习易筋经,第十二势工尾势,双手反掌撑住地面,头埋与两臂之间,双脚撑直,如是重复做了二十次,收工。

    凌懿拿起毛巾擦了擦脸上因朝阳照还流出的些许汗水,看着坐在椅子上朝气蓬勃的叶枫。这笨蛋每天都这么有活力!这是凌懿的感慨。两人相谐到昨吃饭的厢房中吃早饭,此时敖栩和小虾小蟹已经在这里。八脚则被凌懿打发了去,若八脚一直跟着凌懿实在有太多的不方便,于是凌懿随便从百宝囊中拿出一张五千两的银票八脚就志得意满的离开。走时还三拜九叩呼凌懿是恩人,大恩人。

    几人一边吃着早饭一边谈论着昨晚的趣事,凌懿倒是没想到被敖栩给呛了一回。敖栩对凡人的美女也有独特的兴趣,敖栩说那是因为东海的都是些鱼啊虾啊蟹什么的,就算长的再美若天仙,但本体始终是妖,所以在东海生活了五百多年的敖栩已然对这些妖失去了兴趣。老龙王也准许敖栩到人界去的时候可以勾搭一下人界的美女。这不敖栩昨晚单独行动,遇见了一个奇女子。敖栩与那女子相约中秋之夜在剑城内河河畔一起欣赏天灯。

    当敖栩得知凌懿昨晚竟放着一个如此美女兀自喝酒无所动静的时候,敖栩的脸上挂满了鄙夷神色。但敖栩内心之中倒是隐隐佩服凌懿一番,认为凌懿是个君子。实际上敖栩根本不会对女子用出灌酒的烂招。

    几人在君悦楼用过早饭以后就一起到剑城游览,明天就是中秋佳节,中秋一过祭剑仪式就要开始。此时几人正走在剑城一条大街上,来往人群熙熙攘攘,尽都是游历天下的修炼之人。

    几人正看着一处杂技表演,小蟹突然说到:“主人,慕容钦。”

    凌懿和敖栩都顺着小蟹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看上去颇为年轻帅气的公子哥正坐在一个酒家的二楼看着这边的杂技表演。凌懿一惊,那人便是慕容钦?为什么这世界的人都那么变态啊,明明已经两百多岁的年纪硬是让自己看上去像个初生牛犊的青年。

    其实凌懿的想法稍有偏颇,基本上这些人的相貌都是维持在成名时候的样子,这慕容钦也是如此,慕容钦四十多岁成名,那时的慕容钦就是这般模样。并没有刻意的掩藏自己的实际年龄,而大多数修炼之人皆是如此。所以慕容钦才有玉面蛟的称号,要说妖孽变态的话只能说慕容钦当年四十岁还一副青年模样有点妖孽了。

    慕容钦霎时感觉有几人在盯着自己看,慢慢寻去,看到在杂技表演那边的一行人。慕容钦疑惑,东海龙王十三太子敖栩?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是因为那头鲸妖?

    慕容钦故作的镇定的向敖栩点点头打个招呼,敖栩则没有慕容钦那么淡定,直接带着几人来到慕容钦桌前坐下。慕容钦霎时一惊,难道真的是为了那头鲸妖?慕容钦见几人坐下,客气的说到:“敖栩太子与我同桌,实在是受宠若惊啊!”

    “阁下过谦了,前些时候你到我东海龙宫来未能如意,实在是招待不周。”

    “敖栩太子不用在意,东海龙宫的宝贝又岂是我等无名之辈可得。倒是在下自视甚高了。”

重要声明:小说《劫变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