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御剑山庄·调戏

    凌懿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油头粉面,着淡白色袍服,手持折扇的公子正站在桥的另一边,鄙视的看着凌懿。

    凌懿气势汹汹的走到那公子近前,原本凌懿就处在无以复加的无聊之中,他倒是想有人可以来找茬,那样就可以冠冕堂皇的打发自己的无聊。

    凌懿定睛看着那公子,大喝一声“你说谁呢?”但转而凌懿又将话咽了回去。眼前的公子实在生的太俊俏,这俊俏不似敖栩的帅气,敖栩是阳刚的男美。而这公子倒像柳如烟的妖异,不过又不似柳如烟那般冷淡。凌懿不犹靠的这位公子更近些,细细的打量着这位公子。

    片刻凌懿得出答案,这位“公子”是个女扮男装的公子,柳眉大眼若不是最好的凭证那细看之下尚未抹去的胭脂还不足以说明一切么?还有一点让凌懿有点飘忽,这女人上淡淡的蔷薇花香让凌懿恍若置在一片蔷薇花海之中。

    凌懿不咧开了嘴角,心想难怪古装戏里的女子都喜欢女扮男装,原来这世界也是如此。如是想着凌懿戏谑的一笑,眼睛慢慢向下移,似乎想要找到更好的证据,立刻能揭开她女扮男装的证据。凌懿有点恶趣味的想要调戏一下眼前的女子。

    女子看着凌懿的眼光慢慢下移,本能的向后退去,但凌懿却靠的更近。女子脸升起一抹红晕,在临近中秋的灯火通明中与昏黄的烛火相印成趣。凌懿笑的更甚,终于将女子到桥的护栏边上,一副挑衅的意味往女子上贴近。

    凌懿刚想说出挑衅的话语,一双纤弱的手将凌懿猛的向后面拉去。又是一个女伴男装的女孩,想来是这位“公子”的女仆,女仆恶狠狠的盯视着凌懿,充满敌意的说:“你看什么呢?别欺负我家公子。”

    凌懿顿时被这话逗乐,没错凌懿就是想欺负她来着,谁叫她在凌懿最百无聊赖的时候出现。不欺负她欺负谁呢?凌懿戏谑的说:“我说,这位公子,若是你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同行,我请客哦!”

    女子脸上一抹嫣红褪去,非常不欢喜的撇过头,拉着女仆的手信步离开拱桥。走时还鄙夷的斜视了凌懿一眼。凌懿看着远去的女子,向一旁的叶枫说了一声“走!”在后面远远的跟着那位“公子”。

    凌懿心想今晚兴许也不是那么无聊,对于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引起自己注意的女子,凌懿倒是蛮有兴趣。而跟着凌懿的叶枫此时则很是忐忑,真的要去喝花酒么?我没喝过诶!到底是怎么喝的呢?叶枫心里想着的尽是关于花酒的事。可怜的叶枫尽被凌懿一个无聊的临时决定搅乱了头脑。而他更不知道凌懿已经又临时取消了这个决定。

    两人远远跟着那公子和女仆,走了良久来到一个酒家。如今正逢中秋前夕,再加上御剑山庄的邀请函,整个剑城的酒家尽都是人声鼎沸。女子进去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桌坐下,凌懿远远看着她不太熟练的模仿,笑的更甚。

    凌懿当先走进酒家,佯装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座位的样子,走到女子桌旁。状若意外的说:“诶!我们又见面了,真是缘分呢,哈哈。”凌懿说完毫不客气的坐下,坐下时更将凳子向女子边靠了过来。一个四四方方的桌子,刚好坐下四个人。

    那女仆甚是不满,这流氓肯定是跟着小姐来的。

    而女子此时不知如何是好,料想这人定是个登徒子,真是无独有偶的恰好来到同一个酒家么?他不是要去喝花酒,真是个花花公子。

    凌懿戏谑的看着女子,向掌柜要了几壶女儿红,大气的对女子说这顿我请。其实女子来这里并不是要喝酒,而是因为肚子着实有点饿所以想要吃点东西。这下可好,这花花公子要来几壶女儿红,如果自己不喝岂不是落了俗,家中的哥哥们和长辈都是很豪气的,哪有别人请客还不喝的道理。女子如是想着酒已经送了过来。

    凌懿将女子的酒杯斟满,又将叶枫的酒杯斟满,而后将酒壶递给叶枫让叶枫给女仆把酒杯斟满。叶枫疑惑,这不就是平常的喝酒么?怎么说是喝花酒呢。

    凌懿倒是没理会叶枫的疑惑,自顾自端起酒杯先干为敬,而后将酒杯朝下,坏笑着看着女子。女子脸一红,将酒杯端起,这酒杯刚端起一旁的女仆慌忙夺过一饮而尽。女仆说到:“我家公子不会喝酒,我来喝。”女子担心的看着女仆,凌懿一笑,这小妞倒是个十足的电灯泡。我只不过是想稍稍调戏一下她而已,不过既然你这么爽快,那本公子就先把你放倒。

    接二连三的端起酒杯,女仆终于不堪倒下,而凌懿只是脸上稍有红晕而已,依然清醒。这桌上已经摆了十来个酒壶,统一的三两装女儿红。女仆不省人事的趴在桌子上,叶枫愣愣的看完这场一面倒的斗酒。这时叶枫的脚被踹了一下,刚想把头伸到桌下看看是怎么回事,凌懿向叶枫使了个眼色,传音到:“趴下,装醉。”

    叶枫虽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很配合的闷哼一声:“啊!我醉了。”而后噗通一声趴在桌子上。

    凌懿戏谑的紧紧盯视着女子。“现在只有你和我了,喝几杯吧!”话音刚落凌懿已经端起酒杯,手撑在桌子上将酒杯拿到女子眼前晃了晃。女子怯孺的端起酒杯。凌懿轻轻在女子的酒杯边缘一碰,先干为敬。女子似乎鼓足勇气一般,一闭眼,仰头将一杯只有成年男子拇指大小的酒杯的酒喝尽。

    凌懿清喝一声“好!”而后又给女子斟满。而此时女子似乎不甚酒力,呼的一声趴倒在桌子上。凌懿目瞪口呆的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女子,难以置信的喃喃到:“呃……不是吧!”

    凌懿揉了揉太阳,笑看着趴倒在桌上的女子。不撑着左脸仔细看着女子。女子淡淡起伏的呼吸,脸上因一杯女儿红而升起的潮红,尽都让凌懿沉迷。凌懿不想伸手去触碰的女子的脸,那粉嫩的脸蛋着实让凌懿喜欢。异世界的女人确实有点不一样,比之前世那些浓妆淡抹的女人不知要好了几倍。

    想着想着凌懿更想摸一下女子的脸,虽然有点趁人之危,怎么说也不是君子的作为,但凌懿自认为确实不是什么君子,所以凌懿慢慢将手伸向女子的脸。

    而凌懿没有注意,在这酒家里,一道锐利的目光正紧紧盯着凌懿。那锐利的目光似乎下一刻就要将凌懿吞没。凌懿的手慢慢的,慢慢的伸向女子。就在凌懿马上要摸到女子的时候,凌懿呼的将手收回,喃喃到:“哎……算了。这妞还蛮可的!”凌懿不觉淡淡的笑了一下,而后又斟满一杯酒饮尽。

    刚才那锐利目光的主人,本准备拔起的剑又放了回去,若是凌懿稍有异动,这人不介意下一刻将凌懿斩杀在这里。凌懿不知,自己突然收回手竟救了自己一命。

    凌懿摇了摇叶枫。叶枫装醉,呼的抬起头,大喊一声“喝!再喝!”而后有呼的趴下。凌懿彻底败给叶枫了,这演技简直太烂了,认谁看不出来啊。凌懿又摇了摇叶枫,叶枫想再次趴下时被凌懿止住,这才知道已经不用演了。

    两人在酒家又喝了一个时辰,桌上已经摆满了三四十个酒壶。凌懿此时也有些昏昏沉沉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而叶枫酒力惊人,喝了近十壶没有丝毫醉意。

    凌懿思虑,后天就是中秋,如今悬挂在夜空中的月亮已经很圆很明亮了。中秋,呵呵,我该思念前世的老爸呢,还是这个世界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小子呢?凌懿满腹心事的跟叶枫再干一杯,若是跟叶枫一样倒好,不知道父母亲是谁,或者会思念一下上了天庭的师傅,但总归不会像我如此烦恼。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凌懿喃喃的颂出这首水调歌头,不悠然长叹。仰头望着天边一轮明月。

    这时女子悠悠醒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着凌懿。凌懿淡淡的说到:“你醒啦!已经很晚了,你该回去了。”凌懿霎时发现自己说出这话似乎有点不妥,慌忙改口又说了一次。“那个,我们先告辞了,阁下自便。”

    女子嗤笑一声,将那女仆摇醒,故作豪气的向已经起准备离开的凌懿说到:“多谢公子款待。”

    凌懿也嗤笑一声,心想:款待?你喝了一杯就倒了,倒是款待了你的小女仆。凌懿和叶枫并肩走出酒家,走时凌懿向女子挥了挥了手告别。

    “小姐,我们该回去了,老爷肯定要骂死了。”女仆努力不让自己摇晃,对女子正色说到。

    女子远远看着离去的凌懿,喃喃重复着凌懿刚才所诵的水调歌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女子心想或许凌懿并不是一个花花公子,作出如此词藻的人又怎么会是花花公子呢。女子不觉会心一笑,搀扶着醉酒的女仆离开酒家,朝着剑城最深处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劫变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