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其实我是路过的

    凌懿急忙从惊讶中一凛心神,飞速结印,双手交叉在前闷哼一声“幻金,千层塔盾”,眨眼功夫,凌懿前一丈处一层一层的瞬间出现成百上千的塔盾,盾牌漆黑如墨。

    那噬魂箭击中第一层塔盾后毫不停歇,摧枯拉朽的层层击破。上千层塔盾只延缓了噬魂箭片刻时间,凌懿惊呼一声厉害,急速后退到数丈开外。双手再次结印,当凌懿结好印那噬魂箭也恰好袭来。凌懿默念一声“金刚佛罩”,只见凌懿浑金光闪耀,由内而外撑起了一个大盅。

    噬魂箭猛然击在大钟之上,随着一声哐当巨响,噬魂箭稳稳的插在了大盅表面。而后噬魂箭和大盅双双消散成虚无。

    “两种天地之力,小子,你是什么人?”枯煞见凌懿先后用出了妖力和佛力顿时诧异起这青年是什么人来,要是惹到不可招惹的人,一个小小的枯煞帮可吃不消的。

    “哪那么多废话,要你命的人。”凌懿毫不理睬枯煞的质问,再次双手翻飞,结印。

    “金刚狼拟”随着凌懿一声冷喝,在枯煞所站立的位置丈许内嘟的想起泥土破开的声响,一头浑金色的恶狼从地下跃出,直咬枯煞,枯煞不闪不避,任金刚狼咬自己的体。诡异的一幕出现,金刚狼大嘴要上了枯煞,但是去枯煞的体生生穿了过去。

    略有灵智的金刚狼愣愣的站在远处,而枯煞毫发无伤。正在凌懿不知道该怎么对付眼前的枯煞时,在柳府前院的一棵树上传来了说话声:

    “笨蛋呐,你打他人是没用的,只要把他背后的鬼王打掉他就死定了。”

    “什么人?”枯煞惊异的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那树上悉悉索索的传来一阵声响,而后一个背三把剑的青年从树上跃下。青年挠了挠头灿灿的说到“那个,其实我是路过的。”

    凌懿看着来人不呵呵笑了两声,这青年不正是今天凌懿遇到的那两师徒的中一个。凌懿无暇思索他来这里是干嘛的,既然刚才他告诉自己对付枯煞的办法显然是敌非友。凌懿此时知道了枯煞的弱点所在,即刻找准目标,再次结印。

    枯煞此时也不敢怠慢,枯煞刚突破到第二层实力还不稳定,所以才施展这鬼王附体想要速战速决,深怕战斗太过激烈在毫无准备的况下引来雷劫。此时被人道出了鬼王附体的弱点所在更想着要赶紧结束战斗。

    “帅哥,等我干了这强盗头头再跟你叙叙旧。”凌懿向一旁观战的青年说了一声,随即又向枯煞发起了迅猛攻势。

    那青年倚靠在树旁,百无聊赖的看着两处的战斗。此时柳如烟跟二当家李钢僵持了良久缓缓落到下风,柳如烟的实力还没有突破到心领神会的境界,而李钢则是货真价实的心领神会。柳如烟在长久的僵持下体力和天地之力都不勘重负,再这么下去必然会被李钢制住。

    青年走到柳如烟的战圈,站在一边跺着脚教柳如烟如何战斗,时常还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好机会,用怒雷啊。”

    “哎呀,你个笨蛋,用火之力烧他啊。”

    “不是,不是,用纯火,别用火龙卷,太消耗天地之力了。”

    青年对柳如烟的指点没有一点用处,反而让柳如烟心烦意乱,被李钢一个“幻土,岩锤”锤了个正着。

    青年狠狠一跺脚“我来,看你打架太费劲了。”青年说完从背后拔出了一把较长的剑,对着李钢正面冲来。李钢看青年正面冲来迅速结印,冷喝一声“幻火,炽火犬”,一只火红的狗赫然出现,对着青年急速奔来来。眼看这狗就咬到青年,青年清喝“八斩空绝剑”,只见青年手中长剑迅猛的一记斩击,那袭来的火焰狗竟生生被劈开了两半,青年从中冲了过去,对着李钢连斩七剑。李钢就这样被大卸八块,死的不能再死。

    青年收剑,看着眼前的碎尸不干呕了一声,灿灿的说到“呃,你怎么那么不堪一击啊,早知道我就不用那么厉害的招数了,真是晦气。”青年说完转过头又干呕了一声。

    柳如烟瞪着滚圆的双眼看着这一招杀了李钢还轻描淡写的青年,不倒抽了一口冷气。李钢的实力柳如烟打了那么久自然知道,即便是凌懿对上李钢也不见得能一招毙命。可眼前的青年居然一招就将李钢大卸八块,柳如烟不在心底猜测起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而凌懿和枯煞的战圈,枯煞看到李钢的死状不怒气攻心,先前三当家就被眼前的凌懿拆了头颅枯煞就怒了,这李钢死的更惨,居然被大卸八块。枯煞怎能不怒,怒极之下,枯煞不再隐藏,爆发出全力对付凌懿。枯煞心想即便雷劫在此时临也要将这里的三人碎尸万段。

    枯煞不再保存实力,凌懿也是如此。此时凌懿彻底爆发出四种天地之力的优势,一连串的法决打出,让枯煞应接不暇。

    良久,枯煞手中凝聚出一把灰色的气刀,向凌懿发起最后攻势,同时枯煞背后的鬼王骷髅手握一把灰黑色的骨刀,骨刀的刀背有很多锯齿,刀锋凛凛闪着寒光。

    枯煞已然攻来,双手将灰色气刀举过头顶,骷髅动作如是。枯煞沉声大喝一声“鬼王炼魂斩”,然后将刀猛的向前方虚空中劈下。一道数丈长的灰色刀气摧枯拉朽的劈下,所过之处空间尽皆扭曲,而这无可匹敌之势的刀气憾然劈向凌懿。

    凌懿见枯煞冲来,早已手掐法决,嘴中喃喃禅唱“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凌懿禅唱完毕,双手成掌憾然迎向那巨大的灰色刀气。凌懿大喝一声“金刚如来大印”,随着凌懿的声音落下,凌懿双掌处金光大耀,一个硕大金色佛字憾然迎上灰色刀气。

    只见那灰色刀气在接触到佛字时以眼可见的速度消散,转瞬间已经化为虚无。

    枯煞弯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还不时吐出鲜血,背后的鬼王骷髅已经消失,刚才这一招鬼王炼魂斩已经用尽了枯煞仅存的鬼力,又被那金刚如来大印震的反噬,现在的枯煞已经是强弩之末。

    凌懿深深吸了口气,平复刚刚因激烈战斗而加速跳动的心脏,缓缓走到枯煞面前,再次手掐法决,一阵绿光闪过,枯煞就被一个木质的笼子监了起来。凌懿朝一旁的柳如烟招了招手,柳如烟难掩兴奋的走过来。

    “王安猛,你终于落到我手上了,十年了,我等这一天十年了。”柳如烟难以自制的大笑“哈哈哈,十年啦。”随即柳如烟由大笑变成大哭“父亲,母亲,大哥。我今天,为你们报仇了。”柳如烟恶狠狠的瞪视着枯煞。

    凌懿轻轻拍了拍柳如烟的肩膀,然后走到一旁说了句“快点”。柳如烟依然怒目直视枯煞,双手缓缓泛起火焰涟漪。

    正在这时,“里面的人,你们已经包围了。赶快束手就擒,如若不然,十息之内就对整个柳府发出引雷阵。”

    “官府的人来了,我先走了,有机会再见”青年向凌懿说了一句,然后跃上墙头,几个闪已经不见了踪影。

    凌懿催促柳如烟快点,心里却在纳闷引雷阵是什么东西。

    外面已经响起了倒数的声音,柳如烟两手的火焰大盛。对着囚笼内的枯煞拍去。就在柳如烟要拍到枯煞的时候,天空中忽然雷声阵阵。

    “不好,雷劫,柳如烟快点。”凌懿急忙喊道。

    柳如烟愣了一下不敢怠慢,再次举起火焰双掌,急速拍向枯煞。枯煞大笑“哈哈,你们以为逃的了么?这雷劫是突破第二层的双重雷劫,就算那小子跑的了,你也要跟我一起陪葬。哈哈”

    柳如烟没有理会枯煞的话,双掌已然拍下,枯煞连同幻木囚笼一起被这火掌拍成了粉碎。

    凌懿已经当先跃上了墙头,柳如烟紧随其后。而外面的官兵此时已经数到最后一声,旋即数十余人同时手掐法决,一阵阵青光闪烁,铺天盖地的朝柳府覆盖过来。

    凌懿看着这青色的屏障朝自己两人压来,手中凝出一把火焰长枪,朝屏障猛的一扔,长枪嗖的一声划破长空竟没有突破屏障,仅仅是插在屏障上面而已。凌懿和柳如烟已然被这青光屏障笼罩在内,无路可走。

    凌懿沉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官府的人怎么那么厉害。”

    柳如烟惊异的看着青色屏障,说到:“引雷阵,由三十六个以上达到星力略有小成境界的人一同施展用来吸引雷劫的阵法,施展阵法的人越多越强,引来的雷劫也越强。这是一万多年前,一个朝廷的奇才创下的阵法,专门用来抓捕重犯。”

重要声明:小说《劫变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