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弹指十年

    时逢夏季,艳阳高照。

    “火龙卷”一声大喝声从一个空旷的地方传来,只见这片空地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裂缝,周围的树木也倒了一地,更有大量焚烧的痕迹,也有些坑洼的地方有明显的水泽。

    一个高一米八上下衣衫褴褛的青年,浑被火焰包裹着,火焰螺旋形缠绕在青年上。随着青年大喝一声,这火焰便摧枯拉朽的朝前方另一个**着上的青年袭去。

    那**上的青年不闪不避,嘴里闷哼一声“幻水,水涟衣”随即就看见这青年上被一层犹如实质的水汽包裹,水汽居然形成一件衣服的形状,恰好遮盖了青年全上下。

    此时,那火焰龙卷风已然到来。青年上的水衣被这火焰龙卷风肆虐的撕扯着。只见水衣已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蒸发掉,而火龙卷的气势依然不减。

    **上的青年见火龙卷的威力如此强悍,急忙在水衣没消散之前迅速十指翻飞,结了一个印决。随即青年再次闷哼一声“金钢佛罩”,就看青年上一阵金光闪耀,一个大钟由小变大,由内至外生生将火龙卷抵御了下来。

    火龙卷的气势渐消。**上的青年迅速突破火焰的包围,朝着另一边喘着粗气的青年奔来。右手手中迅速凝聚出一条淡蓝色的水鞭,远远的就将水鞭甩了出去,目标正是那喘着粗气的青年。

    喘着粗气的青年清喝一声“停,我输了。”

    “哈哈,柳如烟。第3000战,又是我赢。总共我赢了2201战,自从两年前,你就没赢过我了。”

    原来那喘着粗气的青年便是柳如烟,而这个**上的青年赫然就是凌懿。

    经过将近十年时间,如今两个曾经的少年都已经长大成人。凌懿脸上倒还有几分稚气存在,高一米七有余,面容清秀,皮肤呈现为古铜色,看上去很有几分阳刚之气。双目澄澈,炯炯有神,鼻梁高。与前世完全不一样,但也不失为一个英俊的青年。

    而柳如烟现今已经长到将近一米八的材,较为消瘦。样貌非常英俊,说是玉树临风也不为过,下巴尖削,鼻梁虽然也高但却不像凌懿那样充满男的阳刚气息,而是偏向柔的美感。皮肤白皙,一头长发飘逸的散乱着,随着轻风吹拂,缓缓在半空中摇曳。

    柳如烟喘了几口粗气后直起子,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凌懿,缓缓说到“你一年前突破到心领神会的境界,而我依然徘徊在即将突破心领神会的边缘。本来你拥有四种天力就可以越级打赢我,现在你境界比我高了,我确实不是对手了。”

    “诶诶,这可不像你哦,你以前可不会轻言失败的。以你现在的实力,除了少数几个长老和方丈外在少林寺你可是顶尖的。而且,待会休息一下我们就准备下山吧。有些东西,该帮你夺回来了。”

    “好。”柳如烟听到要下山精神为之一振。

    两人并肩同行走到一个小湖泊前,纷纷跳入水中清洗了一下上应打斗留下的污渍和泥土。换了一衣服就回到了少林寺。

    藏经阁前,念恩盘坐在一个蒲团上,双手合十虔诚的微闭着双眼。念恩的实力也在早些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在佛力的修炼上着实教了凌懿不少东西,凌懿所修炼的佛力法决也是念恩所授,最奇异的是,凌懿佛力已经达到了第二层的境界。

    而这种现象念恩无从解释,实在是太诡异了,念恩多次察看凌懿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发现。只有凌懿丹田中那个属于佛力的小气团光芒变更加耀眼。而念恩多次试验发现,只要灌入佛力进凌懿体内,都会被那个佛力小气团吸收的干干净净。后来凌懿佛力勘破达到第一层以后就再也没敢查探过。

    此时凌懿和柳如烟已经回到了藏经阁的前院,念恩缓缓睁开眼睛。念恩明白,今天凌懿回来,就是要向自己辞行的。自从3年前凌懿搬到小湖泊去住,凌懿每月都会回来一次,每回来一次就表示凌懿离开又近了一月。而今天也要告诉凌懿150年前少林寺的那次劫难。

    凌懿走到念恩旁坐下,没有说话,柳如烟则站在一旁兀自看着这个熟悉的小院。

    念恩也没有说话,静静的闭目,一时间前所未有的安静。良久,凌懿嚷到“死秃驴,你知道我这次回来要干什么的吧,赶紧说吧。说完我就收拾东西走人了。”

    “兔崽子,哪那么多废话,让洒家享受一下这难得的清静多自在。”

    “等我走了,大把你清静的时候。”

    念恩闻言,悠然一叹。旋即说到“150年前的冬天,那时正下着飘泊大雪。寺里刚举行了30年一次的佛法争辩会。每次寺里举行佛法争辩会都会邀请三界各地一些强者。现在已经不举行了,现在少林寺已经没有邀请那些强者的实力。

    而150年前的那一次,盛况空前,各界强者来到的有很多。少林寺上下款待。就在争辩会的当晚,各界强者纷纷离开以后,有几个人又回来了,他们借口雪下的太大,不方便回去。现在想来真是可笑,每一个至少都达到天地之力第三层境界的强者,居然说雪很大不方便回去。而当时的般若堂首座空尘长老也极力挽留这几个人,方丈顾念多年来结下的义也没有多考虑什么,就让这几人住下。

    就在当晚,几人执意要去藏经阁看看。明知道藏经阁是不许外人进入的,还说了诸多借口执意要进去。方丈无奈只好答应让他们在第一次看看,但这些人却得寸进尺,非要上第二层。

    就在藏经阁第一层,方丈和一干长老都在劝阻这些人的时候。空尘长老一掌打在方丈背后,随即就爆发了大战。方丈到那时才明白,原来这些人都是为了藏经阁二楼的经书和法决来的。少林寺当时底蕴雄厚,藏经阁收藏了大量天地之力的高深法决。有关于佛力的法决更是三界内首屈一指的。

    当天晚上,包括藏经阁守阁大师,也就是你的太师祖,还有方丈,达摩堂首座,罗汉堂首座,戒律院首座,菩提院首座等一众长老都在场,却在那一晚上如数毙命。少林寺因此战只剩下可怜的几个实力达到一层以上的强者。而这些人,再后来也选择依附到佛祖那里。”

    “那晚上参加这次行动的人有谁?还有空尘现在在哪?”凌懿听着不犹怒气上心,不可抑止的怒吼到。

    “你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能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抗衡,虽然你拥有四种天地之力,但是你在外的时候,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可以显露出过多的实力,否则会引来杀之祸。”

    “我知道,没绝对把握杀死他们的时候,我不会冒险的。告诉我这些人是谁,在哪里。”凌懿正色到。

    念恩甩了甩头,知道这个小子很固执,总是大包大揽,而且会拼命去完成。念恩从怀里抽出来一张纸递给凌懿。

    这张纸很破旧,字迹勉强还算清晰,显然已经有了长远的年代。凌懿会意,这张纸上面写着6个名字,还有这6个人的实力,背景,居住的地方,很详细。第一个赫然就是空尘。似乎念恩一直都想报仇。

    “死秃驴,你安心在这呆着吧。这些人,我会一个一个去找的,你就等着我传回来的喜讯吧。易筋经和洗髓经我都背熟了,已经放回三楼去了,搞了半天三楼就供奉着一个菩提达摩的画像。”凌懿悻悻的说完,站起向柳如烟招了招手,示意柳如烟启程。

    “你不问问你爹的事么?”念恩看凌懿就要走,开口问到。

    “那老小子把我丢在这里十几年,估计忙的慌吧。我才懒得问,一个人逍遥自在,我的目标是游历天下。啊哈哈。”凌懿张狂的大笑,带着柳如烟信步向外走去。

    当凌懿走到藏经阁门口的时候,背后又传来了念恩的声音“你爹确实神出鬼没,但你可以去你外公那里看看,你外公叫龙行天,在潜龙涧。”

    凌懿没有答话,只是问跟在旁的柳如烟“潜龙涧是什么地方?”

    “听说是个很神秘的地方,那里的人修炼很独特,他们不用什么法决,而是将天地之力附加在体上进行近战。”

    “哦,这地方在哪?”

    “不知道。我们不带点盘缠或者换洗的衣物么?”

    “下山去李家村要两件农民的衣物,至于盘缠,你觉得我们灭了一个强盗帮派会没有盘缠么?”

    “呃,也是。”

    两人就在这种交谈中离开了少林寺,似乎对于两人来说接下来发生的事很简单似的。

    而当他们离开少林寺的时候,藏经阁前突兀的出现了一个人。

    “凌,凌,凌。。。”念恩看到来人结结巴巴的说到。

    “小秃驴,凌,凌,凌,你能不能别每次见到我凌个半天啊,叫我凌宸就可以了。”原来来人正是凌懿只在出生时见过的凌宸。

    “是,凌,凌,凌宸。”

    “这些年来辛苦你了,我拿给凌懿练的那些法决送给你作为回报吧。”

    念恩大喜过望:“真,真的?”

    “我有骗过你么?小秃驴。”凌宸戏谑的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劫变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