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轮回还是穿越?

    时间只是片刻,此时包括李辰潇在内的四个武功高手已经围了过来,智言禅师对上了李陌寻,另一个和尚对上祝倩,李辰潇则对上李懿。

    李陌寻虽然是后辈,但武功造诣绝不比智言禅师差。短时间内还很难分出胜负。

    李懿这边也陷入僵持阶段,原因很简单,李辰潇似乎不太想杀李懿。

    最悬的就是小倩这里,小倩虽然枪法超群,但是近搏斗显然不是当世武功高手的对手,被打的节节败退险象环生。

    小倩右手一拳击向那和尚肩胛骨,和尚以掌刀劈落小倩这一拳。和尚劈落这拳之余,瞬间抬脚踢向小倩腹部,小倩此时还保持在冲击状态无力应变。小腹狠狠的被踢了一脚,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踉跄的后退了两步。那和尚见势根本不给祝倩喘息的机会,又是一掌,直祝倩天灵盖。小倩伸手格挡。

    李懿看到小倩这边的战局,不大急,极其愤怒的对着李辰潇发起亡命攻势。李辰潇游刃有余的见招拆招。而李懿越打越暴躁,已经丝毫没有什么路可言,处处都是破绽。

    片刻,李懿撕心裂肺的大吼一声“小倩!!!”。

    原来小倩被那和尚一拳结结实实的打中了膛。小倩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神色颓然,已经没有再战之力。要是再来上一拳,估计瞬时毙命。

    李懿不管李辰潇,奋奔向小倩,李辰潇也没有过多的阻拦。似乎对于这个弟弟自己真的不忍心下手杀掉。从后面紧跟李懿也奔向小倩这边。

    而李陌寻终于找准时机一脚踢在智言禅师小腿上,智言禅师顿时被踢的倒在了地上,很难在站起来。李陌寻踢倒智言禅师后没有恋战,也朝着祝依倩这边跑了过来。

    就在几人都朝这边奔来的时候,对付小倩的和尚又是一掌击向小倩,这一掌是击向小倩天灵盖,意图很明显,绝杀小倩。

    李懿见那和尚又一掌击向小倩,顿时大惊,瞬间爆发出潜力。双脚变的强而有力,一个闪就到了小倩面前,顺势一脚踢向那和尚击来的掌。但还是没来得及,和尚的一掌已然击在了小倩的脑门,过后李懿的一脚才来到。

    呲的一声想起,然后伴随这骨骼裂开的声响。李懿这势大力沉爆发出前所未有潜力的一脚直接把那和尚的手腕踢断了去。那和尚啊的一声大叫,牙呲裂的瞪着李懿。而李懿全然不顾那和尚,抱起一蹶不振的小倩。

    小倩的脑门赫然一摊红印,咳嗽了两声又一次重伤吐血。而这次,已经是致命的一击,看小倩无力的样子,显然已经回天乏术。

    李懿失声大哭起来,紧紧的抱着祝依倩,脑海里全是往昔怀中佳人的英容笑貌。

    而小倩此时看着痛苦的李懿,眼神中尽是忧伤,更多的是不舍。想到彼此在南非两年来的种种,这个不听话的雇佣兵。。。

    小倩嘴角艰难的向上咧开了一点,想要伸手去抚摸李懿的脸,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李懿看到小倩伸手,急忙抓住然后将脸凑了过来。

    小倩的手触摸着李懿的脸,嘴里喃喃的说到“小。。。。小Y”,刚说完,李懿就感觉到小倩的手瞬时已经毫无力气的垂下。小倩闭上了眼睛,眼角留下了两滴伤心的,不舍的泪水。

    这个最让自己心疼,怜,倾慕,宠溺的女人,就这样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李懿痛苦的咆哮着,痛哭着。紧紧的抱着小倩。

    此时,李陌寻已经撇开了智言禅师和李辰潇相继到了此处。那和尚不知大敌在后,前冲,对着李懿的后背就是一脚。而他的背后,李陌寻见李懿危险,横扫一脚拦腰踢去。瞬间将那和尚踢飞。

    李辰潇也在电光石火之间像李陌寻提出了一脚,李陌寻一脚横扫完毕借势整个体诡异的像前移动了一小步,恰好躲过了李辰潇这一击。

    李懿慢慢放下祝倩,眼睛通红的转过头看着李辰潇。

    抓起一个因激烈打斗掉在地上的烛台,对着李辰潇悲愤的怒吼到:

    “李辰潇,你曾救我一命,现在我还给你。”然后噔的将烛台就往左猛的一插。

    李陌寻和李辰潇都大喊一声“李懿,不要”想要去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李懿的膛汩汩的流出大量鲜血,一字一顿的说到:“从此以后,二十年义,恩断义绝。我们再不是兄弟。”

    李辰潇呆住,看着李懿膛汩汩流出的鲜血,似乎梦呓一般的重复着“恩断义绝,再不是兄弟,恩断义绝。。。。。。”

    李陌寻飞快的跑到李懿这里,急忙捂住李懿的口。而李懿仍然在痛哭着。

    这时,被李懿揣在怀里的三颗达摩舍利被鲜血沾染,突然光芒大放。包括李辰潇在内,李懿,还有李懿怀里的祝倩,李陌寻,四人均被这突如其来的金光笼罩在内。

    在一旁的智言禅师和被踢飞的和尚被一阵金光刺来,突然脑子一阵眩晕,昏厥了过去。

    而被金光笼罩的四人,只有李陌寻和李辰潇感触最深刻,有一种灵魂被强行拉扯出来的感觉,极其的痛苦。

    李懿继续抱着小倩,对于那种灵魂被拉扯的感觉毫不在意,反而有一种欣喜。李懿歇斯底里的痛哭着又像是大笑着“让我死吧,哈哈,小倩,来世我一定要娶你。。。”

    不知过了多久,空相寺集结了很多人,正是李家家主得到消息,空相寺的七级浮屠塔只是瞬间就塌了。李家费劲人力挖掘,却只挖掘出了四具尸体还有半死不活的两个和尚。。。

    。。。。。。

    大唐国,黎明,少室山下一个小村庄里

    这里正下着暴雨,一间简陋的木房子外面,有一群人打着伞等待着,一个大汉焦急的走来走去,全然不顾大雨临的上湿透。大汉已经等了四个时辰了,妻子正在里面生产,但是很不顺利,难产了,现在产婆和妻子都在努力。

    又过了一个时辰,产婆终于把孩子拉了出来,但是孩子一出来尽然不会啼哭,产婆急忙使劲拍打孩子,若是这婴儿夭折了那这上躺着的女人就死的太不值了。但是不管产婆怎么使劲的拍打这婴儿,婴儿还是没有半点声响。

    就在产婆以为这孩子已经夭折了的时候,一声漫天惊雷响起,一道水桶粗的巨雷猛然轰向小村庄。要是这道巨雷轰下,别说小村庄,方圆数里绝对寸草不生。

    而就在巨雷马上要轰下时,异变突起。半空中赫然出现一道青色的光幕。巨雷犹如泥入牛海,竟然生生被光幕吸了进去。

    村民们都被吓的四下逃窜,只有大汉站在门前一动不动,十根手指诡异的纠缠在一起。

    木房子里,产婆抱着孩子已经心胆俱裂,被这漫天惊雷吓的晕了过去。

    而原本毫无生气,被产婆认为已经夭折的婴儿上突然散发出淡淡的金光,随后这婴儿就大声的啼哭起来。

    大汉听到啼哭声,急忙夺门而入,只看见妻子闭着眼睛面色惨白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大汉就这样怔怔的看着上的女人,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走向边。双眼无助的看着上的女人。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上的女人,根本没有理会啼哭的婴儿还有晕倒的产婆。

    良久,产婆终于醒了,抱着刚出生的婴儿愣愣的站在那“莲香她,已经去了,孩子总算平安,是个儿子,你节哀。莲香说希望你好好照顾这个孩子,还有希望孩子长大以后能去见见他外公。”

    “不,不,不。怎么会这样,我不是跟你说了如果生不下来一定要保住莲香吗?你是干什么吃的,滚,滚,带着这孩子,滚。。。我不要这孩子,我只要莲香。。。我的莲香。。”大汉听到产婆的话顿时大哭起来,踉跄的走到边。蹲在那里抚摸着上女人的脸。

    大汉痛哭着“莲香,为什么,为什么你就这样抛下我走了,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养大我们的孩子的么?教他成人,顶天立地,为什么你要把孩子丢下来给我自己却走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产婆抱着孩子站在一边没有出声。大汉名叫凌宸,是个猎户。大汉多年前带着妻子莲香定居在这个小村子里。凌宸很能干,经常能猎到各种各样的野兽。而且每次猎到猎物都会分给村里的人。莲香学识渊博,在村子里教小孩子读书写字,教村民农耕丝织。凌宸和莲香两口子是李家村唯独的外姓人,但是这两口子在村里的声望却比村长还要高。

    产婆怀里的孩子还在啼哭,而且看那声势看起来比凌宸哭的还要撕心裂肺。产婆怎么哄孩子都还是哭。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村民们纷纷散了去。只是当他们一想到平时从不藏拙教他们耕种,织布的那个女人死去了。心里就很不自在:多好的女人啊,就这样死了。

    凌宸依然抱着妻子,虽然没有悲痛的大哭了,却还是满含泪水的。满脸颓然的神色。片刻,凌宸走过来接过了刚出生的婴儿。

    婴儿还是在大哭,婴儿心里正在撕心裂肺的大吼着“这是什么地方,小倩,小倩。。。啊。。。小倩。。。”婴儿,竟然是李懿!!!

重要声明:小说《劫变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