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宫廷艳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圣魔之眼 书名:魔商的晚清
    第21章宫廷艳史

    历史正是必然和偶然的混合之物,如果没有意外,历史根本无法创造。

    我们来到这个众多过去世界的其中之一,本就是个意外。你不能改变历史,因

    为它只能被创造,在你们毁灭了旧的建筑后,也许能建起光辉的圣,或者低矮

    的草房。

    ————摘自瘟神王449世

    后世各国历史学家在研究亚特兰帝国第二舰队司令枫霜与朝鲜明成皇后相遇能过程时无不感觉像是在看三流韩剧。

    按朝鲜王室史料记载:1893年4月19,一个之前从未出现的亚特兰帝国派来一艘长260米,排水量达60000吨(朝鲜水师目测得出的数据)的巨大战舰停泊于仁川外海,过往船只无不避之。同,亚特兰帝国第二舰队司令枫霜潜入汉城皇宫,偶遇闵妃,妃视枫霜奇服异容心中大奇,留之。亦,闵妃举荐枫霜为军事顾问,负责整顿海防,高宗应。亚特兰帝国巨舰依旧泊于仁川外海。

    正史资料没有提及枫霜如何进入戒备森严的皇宫,闵她为何立即接纳了她,哪一夜她和闵妃,高宗三人谈了些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一晚双方达成了某种协议。

    “即然小枫想在仁川建造炮台,为何还要以修造行宫掩人耳目?”在自己的寝宫卧室内,闵正在梳理枫霜海蓝妃色长发,私下场合闵妃喜欢称枫霜为小枫。

    但枫霜可不喜欢这种称呼,每听到这两个字就全一机灵。“当时媚惑术用过头了吗?”枫霜心中这样想,嘴上却哪样说。

    “现在朝鲜境内由其在汉城,本间谍活动频繁,我不得不小心行事。”

    “但是国库已是入不敷出,这该如何是好?”

    枫霜听罢心中说这还不得怨你自己。

    历史上朝鲜李氏王朝(1392—1910)末年,政权仍由外戚势力把持,1863年硩宗去世,无子。其妃为安东金氏,宪宗之母赵大妃为与外戚集团对抗,选兴宣君次子李载冕为嗣,改名李熙,即高宗。

    1866年闵妃成为高宗之妻,她入宫执掌国政后照旧贪污**,挥霍无度。宫中夜夜曲宴戏,还大搞巫术,灯烛如昼,连曙不休。区区小国的国库那里扛的住如此折腾,很快败光。

    1882年7月,五营士兵领到积欠13个月的饷米,打开一看,全都掺杂糠,沙石,霉米,不勘食用。结果爆发了兵变,闵妃只能化妆成宫女逃出皇宫,后来兵变平息,她却没吸取教训,一切照旧。甲午战争结束后,闵妃见俄国牵头干涉本归还辽东半岛成功,以为俄国实力比本强大。于是选择亲俄,想借助俄国驱逐本势力,引得本动了杀心。

    1895年10月8拂晓,本公使三浦梧楼带频一干浪人冲进景福宫内的集玉轩,乱刀砍死闵妃,并纵火焚烧尸体。

    枫霜记的自己增看过的一部穿越类小说暗示本浪人当时大玩变态**,也不知是真是假。

    “只能从官员富商家中募集了。”枫霜神色无奈道,为了能早还清欠债朝鲜不能沦为本的殖民地,闵妃绝对不能死。

    “也只有这样了。”闵妃似乎有些不悦,因为城里的官员也有她的人,而且都是贪官,但她最后还是同意了。

    枫霜顺势捉住闵妃的右手往怀里一带,闵妃失去平衡倒在枫霜怀中,虽然她已年近40岁,但枫霜的媚惑术依然勾起她的火。二人解带宽衣“恶战一场”,枫霜反胃的要死,但为了还债也只能豁出去了。好在魔人的体可男可女,变成双亦可,否则脱了衣服铁定露馅。

    其实枫霜心里正窝着一股邪火。离开威海不久,死神局长发来指令:协助真阳在仁川外海5公里一个无名小岛上建造一座小型炮台,两个月内必须完工。

    竟然得帮毁了自己发财大计的那个瘟奴!真是岂有此理!可一想起局长大人生气时的尊容,枫霜立即没了脾气,也不知那个瘟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于是这股邪火全都发泄向闵妃那弱的躯体(雾不大)。枫霜变魔术般变出一根细麻绳,接着剥光闵妃上所有衣物。

    闵妃不很白却还算水嫩,枫霜在她的肌肤上一抓就是五个血红的手指印,当然她(他)不会粗暴地对付她。

    闵妃**着子依在榻榻米上,脸上红得像苹果,时不时地向枫霜偷偷地望一眼,似乎对将要发生的事很是期待。

    枫霜很怀疑眼前这位王妃意识深处有受虐症倾向,因为自己的催眠术不可能激发被催眠者潜意识里的**。

    **待症,sadomasochism。**待症,西方称之为sadomasochism(简称sm虐恋),统指与施虐、受虐相关的意识与行为。

    **世界里,S通常指主,M称为奴。一段**关系的维持,要看S和M双方能否在这个过程中得到相互满足。

    S代表施虐症,中世纪法国一个侯爵叫做萨德,他在生活中喜欢对女施加虐待,在他的作品中有大量变态行为的描述,所以后来的学者把主动的虐待症,也就是喜欢虐待别人,命名为萨德现象(Sadism),即施虐症。

    M是指受虐症,19世纪奥地利一小说家名叫马索克,他本人是一个被动虐待症病人,在他的作品里描述了许多这类变态的活动。因此,被动的虐待症就被命名为马索克现象(Masochism),即受虐症。

    处皇宫,枫霜可不敢玩的太过,只是简单将闵妃的手脚捆住,然后合演一出百合版活宫。

    这天深夜,汉城全城大小官员,商人家中皆失窃,损失折合白银约100万两。所有窃案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盗贼行窃时,受害者全家连同养的看门狗睡的如死猪,查案的官差由此推断是同一伙盗贼做案,而且用了迷香。

    第二天,“圣法可斯2”号上一间军官舱内。

    “钱不够,局长说物价上涨了。”玛丽安娜平静的说道。

    “又通货彭涨了,看来今晚又得劳驾突击队那帮美女们熬夜,真是过意不去。”寒玉烟嘴上这么说,但表却出卖了她(他)。

    “需要资金就直说,何必口不对心,今晚你我去南端的全罗道再搜罗一番。”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玛丽安娜之前也是位淑贤庄重的皇妃,现在却衷偷盗,愿与贼为伍。

    “还有瘟神王派人送来了100支青霉素,是为他那个惹事的奴隶买单。”

    “才100支,······真小气,给诗芊芊送50支,他知道怎么利用。”

    然后寒玉烟和玛丽安娜又去仁川偷了一圈。

重要声明:小说《魔商的晚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