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圣魔之眼 书名:魔商的晚清
    第18章瘟疫·心魔

    作者语:剧开始黑暗血腥加鬼畜,意志不坚者慎阅,若因绪受刺激导致令便当或回老家结婚,圣魔概不负责。

    我还是孩子的时候,以孩子的眼光看这个世界,以孩子的思想理解这个世界,直到我长大了,还是没能理解这个世界,世界也不愿理解我。

    ————摘自《瘟神族名人录》

    正当诗芊芊在亚得里亚海做寻宝梦时,远在南中国海,东印度群岛海域内的“圣法可斯2”号上的众美人们却在经历着噩梦。

    “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枫霜双眼通红的盯着几乎半壁江山一片红的东印度群岛的电子地图吼道,她(他)表扭曲的好似择人而噬的魔鬼。

    “泗水排华暴乱结束的第三天,最初发生疫的是泗水西南方4公里一个20人的自然村落。之后沿布兰塔斯河逆流而上,附近村镇依次爆发疫,前后只过了一天,随后快速向东蔓延,同样只用一天,巴厘岛,龙目岛,松巴哇岛相继爆发瘟疫,并向北越过弗洛勒斯海传播到苏拉威西岛南端的望加锡(即后世的乌戎潘当),沿海岸北上到达马杰内,再越过望加锡海峡登陆加里曼丹岛,现在疫似乎停留在东加里曼丹省的巴厘巴板。”总算介绍完一段,玛丽安娜前皇妃念完一段喝口水然后继续念。

    “通过对感染者的体液检验可以确定是一种天花变种病毒,在空气中可存活30秒,进入人体后1小时发病,4~6天后死亡。另外生物实验室还发现此病毒只针对原住民和欧洲白人,不会传染华人。传播手段使用沾有病毒的0.22英寸(5.56毫米)手枪子弹击被害者。”

    “这等‘手艺’的除了瘟神一族还有谁?却不知来者是瘟兵还是瘟将。”寒玉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气的枫霜真想揍她(他)一顿。

    “不管是他谁!我们的计划全被他毁了!”

    按照枫霜和寒玉烟的计划,驱逐了荷兰殖民者后,以“圣法可斯2”号的强大武装震慑住各方势力。待局势稳定便将东印度群岛全境年所有矿产位置探明,然后招商引资,让法,德,美,等国的矿业巨头,石油大亨来此开发。一切收益“圣法可斯2”号占2成,枫霜和寒玉烟收2成,剩下6成归投资开发者。

    金算盘拨得劈啪响,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突然爆发且快速蔓延的瘟疫吓退了所有投资者,连当地的荷兰殖民者,华人都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离开。也许用不了多久,东印度群岛就会变成无人地带,众人何谈发财?

    “报组根据读取一名住在布兰塔斯河附近的目击者的大脑记忆制作了瘟疫散布者的3D模拟画像。”玛丽安娜说完抬手按下遥控器的按钮。

    一个相貌平庸,手持American-180冲锋枪的亚裔男子头部及上半都被破布遮掩,双腿着外形怪异的沙漠黄色物体站在水面上快速前行。

    “EFV两栖战车兵器少女战斗装?!怎么穿在男人上?”不仅枫霜大感惊诧,在场的其她人也感到很不可思议。

    两栖战车兵器少女战斗装顾名思义是为少女们准备的(请参照《岛田机器少女初画集》内的兵器少女设定),可是这个瘟神族的男人却穿着战斗装。

    “别用常识去理解那群疯子,他们的行为鬼神探测。”

    “啊嘁~!”寒玉烟刚说完,位于巴厘巴板市内一座曾属于荷兰种植园主的别墅中传出喷嚏声。

    “又有人诅咒老子呢,哈哈,谁叫那些下的印尼土著杀我天朝移民,我大女子?这些荷兰殖民者利用土著屠杀我国民更该死!”门窗紧闭还见光的餐厅内,一个年青亚裔男人森恐怖笑骂的同时,左手持American-180冲锋枪顶住一具爬卧在餐桌上的“木乃伊”的后脑,右手攥住系在“木乃伊”脖颈的布条,下猛烈进攻其隐秘地域的核心。

    如果有人冒然闯入看到这一幕,我一点也不怀疑他会当场思维短路。

    到达巴厘巴板时我的病毒子弹仅剩38发,冲锋枪不敢用了,太耗子弹。幸亏西格—绍尔“蚊子”女士型手枪也使用0·22英寸口径子弹,不然我就得改用格斗刀杀人了。

    距离与主人约定见面还有两天,我决定在巴厘巴板停留等候。先往城市内水井滴几滴天花变种病毒,反正这种基因经过重新排列的天花病毒只能感染印尼土著和欧美白人,不会伤害中国华人一毫。只过去两小时,病毒便借助生活用水和空气蔓延开来。被感染者一小时后全长出绿豆大的白色脓胞,疼痒难忍,一但挠破脓胞极易引发细菌感染,那样只会死的更快。

    我相中了这座两层西式洋楼并潜入其内,干掉浑长满白胞的房主和所有佣人,只留下房主的16岁女儿,以免之后的两天闲的无聊,当然她已经被我植入傀儡蛊虫,完全听命于我。

    但不管是谁整天瞧着全布满白脓胞的“怪物”心都不会很好,所以我剪光少女的头发,用手术刀削掉她上的浓胞,挤出浓液后以卫生纸吸干,最后拿烧红的细木棍烫焦封住伤口。忙了大半天才处理完,却想不到只过3小时少女上又长出密密麻麻的白色脓包,我只能再次施以“手术”,直到少女体无完肤为止,想不到歪打误撞竟治好了她的天花。

    其实早在中世纪时期的欧洲就有人用过这种手术治疗天花,据说只要没有被疼死的患者最后都治好了天花。用现在的医学常识解释,挤干净脓液等于排出部分病毒,高温火烫又杀死了部分病毒,还封住伤口防止感染。

    遍体麻坑也没好看多少,我索撕开单,用布条将少女缠裹成“木乃伊”,眼不见为净,只留出眼鼻和下体方便之处。

    从窗帘缝隙向外张望,街道上已不见人影,只有几具倒毙的尸体正被野狗撕扯啃咬。

    “这是你们应得的下场。”我冷冷的说道。

    “总有一天仇恨会毁了你。”瘟神王,我的主人不知何时已站在暗的房间里。

    “那是因为仇恨太深,无法忘记。”我这样回答道。

    瘟神王听罢将4个纸盒放在茶几上,用低沉却不失威严的声音说道。

    “这是1500发,下一批等战争开始厉才能送来,记得省着用,无壳子弹可不容易制造。”

    “主人,我还需要一陆战兵器战斗装。”

    “我给你弄来'远征战车'战斗装就已经让时空管理局那帮魔神颇有微词了,你小子还想组建兵器少女部队吗?”瘟神王微怒道。

    “请主人息怒,真阳如此也是想叫这个时空的人类多个一个活下去的机会,毕竟未来他们面对的东西太过强大。”

    “……唉~,你说的也有道理,我手中到还有几件海战装,挑一件给你吧。”看来瘟神王的也是广泛滴。

    “谢主人。”我行礼时主人已经不见影。

    “苔竺,我们该去朝鲜了,多带些厚衣服,那里的冬天很冷。”‘苔竺’是我为那荷兰少女起的新名子,她原来的姓名我没有问,也不想知道。

    作者语:昨天去植物园,一整天都没有码字,又得突击赶工了。

重要声明:小说《魔商的晚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