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宗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尘相 书名:魔道通玄
    余青转头四顾,见这地下也有数十丈大小的空间,都用青石铺就,此时正莹莹发亮。一路走去,见地面墙上的青石都一样大小,呈半透明状态,里面微光流动,虽不强烈,但上下四周的青石一齐放光却也十分明晰,灵气从石中不停渗出,在地洞里越来越浓,犹如一个聚灵阵一般。地上仅仅摆着一个蒲团,别无他物,看来像一个专门修炼的所在。

    潘遥一股坐到地上,大口的喘气说道:“看来这修真界又要大乱了,我等散修还是找个深山老林躲一躲的好。在下潘遥,东海人氏,还未请教道友名号?”

    余青也盘膝坐下,说到:“我叫余青,金城人。无尘宗此等密地,不知道友是如何得知的?难道与无尘宗有何渊源?”

    “倒是没有什么渊源。我原本在东海行走,但如今昭耀山的人南下横州极丘,竟然和朝云岛有对峙的意思,这两方都不是善主,为了免遭池鱼之殃,我便打算到紫元山落脚,谁知道紫元山却不是昔的紫元山了,隐隐有开宗立派的趋势,我受不得那约束,又继续西行,反正我等散修也是无根浮萍,天下皆可去得,可如今这修真界处处凶危,我避来避去,还是逃不过这池鱼之命。”说完见余青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显然是自己没回答到点子上,有避重就轻的嫌疑,不由苦笑道:“我这人对道门传承比较有兴趣,那无尘宗虽不是大派,却也有上千年的传承,所以我到调泫州后时常偷偷来无尘宗观览瞻仰。此处不过无意间发现,倒成了避难的好所在。”

    余青听了他的话,只在心里微微冷笑,散修的份倒无所谓,但到无尘宗来只是为了游览景物,却是谁也不信,但与青也没必要说破,只是淡淡的道:“这无尘宗倒有些硬气,不愧为道门传承。”

    话音刚落,地洞里光亮一暗,头上洞口蓦地开启,一道人影如火烧尾巴一样蹿了进来,余青二人大吃一惊,翻站起,来人也发现地洞里有人,不由惊疑戒备,待洞口闭合,地洞里从新亮起时,对峙双方都如石化了般一动不能动。余青看去,对方白须白发,面若婴儿,可不正是广场上那个豪万丈、誓与宗门共存亡、一马当先冲向魔门修士的老道,那老道也没想到,这宗门秘洞里竟然藏了两个素不相识的外人,双方一时间心里上下翻腾,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过了半晌,潘遥咳了一声说道:“仙长请了,在下两人乃是一介散修,因魔门来袭,仓促间发现这里,所以暂借一用,还望仙长见谅则个。”

    那老道这才回过神来,把脸一沉说道:“两位好手段,竟然擅闯本宗秘府。只怕也不是仓促间寻到的罢。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如今我撞上了,两位可要给我个交代!”

    余青双眼一抬,似笑非笑地说:“道长在广场上的雄姿英发我等也是见识过的,料想倾巢之下焉有完卵,这无尘宗秘洞也就成了无主之物,所以才来暂避一时。却没想到道长竟有如此安排,我二人倒是无意得罪了。”

    老道面皮一红,面上愧疚痛惜一闪而过,然后看着余青大义凛然地说道:“当此灭门之时,我作为无尘宗宗主当竭力护佑宗门传承,然魔门势大,便只有退而求其次,留我有用之来续这宗门星火。”说着走向那地面蒲团,大礼拜下,“宗门先灵有眼,可见证弟子徐琦丰他重振我无尘宗。”

    余青见他在那里作为,不由暗自冷笑,此人若不是猾畏死,怎么能做出引宗内门人拼死混战,然后自己乘乱脱的事,只怕这无尘宗今后便除名了。那徐琦丰起回头,满脸沉痛,而语气却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说道:“此处是我宗开派祖师的静室,平连宗内弟子也不得踏足,但如今形势险恶,也只好事急从权,二位可要记得我无尘宗今之恩啊!”

    潘遥连忙说道:“我等目下正应和舟共济,他徐仙长若有需要,我潘遥定会鼎力相助。”余青心想,若非自己二人与他修为相当,只怕那徐琦丰今不但要怪罪下来,甚至还会有灭口的心思,潘遥看似粗疏实则也是个左右逢源的,绝不轻易得罪人。

    三人各有心思,便在这地下静室里沉默下来。余青默默行功一阵,想起手上化蛇,于是又用翼吙通灵术与它联系,见腹内蛇珠已然修复,却还是没有复苏的迹象,只是牢牢的缠在手臂上,缓慢地导用余青的真元在其体内循游,而它的神识遇到余青的灵觉倒是比较温顺了。

    如此熬了约莫三光景。地面的震动早就平息了,地下一片死寂,余青一直闭目盘坐,此时却在想道:世道不平,也给了我浑水摸鱼的机会,先去金城好好谋划一番,未必就灭不了万灵门,然后,便是去西玄宗了,也不知凌若冰如今过得怎样,西玄宗可不一个万灵门能比的,即便是到西玄宗见她一面,也要比灭了万灵门更加难上百倍,但那又如何!主意一定起说道:“我出去看看,魔门已把调泫州夷为平地,料想也不会在此久留。”

    潘遥起看着余青和徐琦丰说道:“不知二位道友今后有何打算。”待看到余青面色不豫有连忙说道:“如今大乱将起,我等散修如怒海飘萍,何不联袂行走,也好多个照应。”

    徐琦丰亢声说道:“我无尘宗在此地绵延千年,却被魔门毁于一旦,实在是不共戴天之仇。如今虽满门仅剩我一人,却也要与那魔门周旋到底,我便要在调泫州立起旗帜,再开宗门。”

    余青嘴角一撇,淡淡说道:“我回金城。我先上去探寻一番,如无异状便通知二位出来。”

    潘遥也不多话,手指在石壁上快速弹点,为余青开启洞门,看得徐琦丰双目精光闪闪。

    余青从地洞里出来,见这个里到处断落着石梁碎瓦,屋顶墙壁数不清的窟窿裂缝,好在大体框架还在,这古竟然没有倒塌。屋顶下些昏黄的光,抬头从那些窟窿里看去,半空里一片迷蒙,分不出是未散的烟尘还是集结的云,辰光大概是午后光景。余青感应中没有一个活物,四下气机还有些紊乱,小心地来到门后,从门缝放眼望去,却是一片陌生的景象,大地犹如被犁过一遍,新鲜的泥石一浪浪一道道自地底翻起,肆意吞噬着地面的一切,无数残破的屋宇从沙石底竭力伸出一鳞半爪,不甘地展示着留在这世上的最后影。余青一路行去,很难想象前几天还喧闹繁杂的调泫州如今变成荒漠,没有惨烈的场景,没有血腥的气息,只是一片荒凉,却更加让人心悸。

    余青如今再不是初出茅庐的懵懂少年了,对修真界的势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再加上在绝脉山听到的信息,很轻易地分析出魔门这次行动的目的:魔门要有大动作了,但在中州依附于五大宗门的其他中小门派多不胜数,虽不能硬抗魔门的锋芒,却也在暗中边缘给魔门造成了不小的扰,加上五大宗门的联合打压,魔门便手忙脚乱讨不到好了,所以这次来个杀鸡儆猴,以此来震慑中州那些跟风的中小势力,断掉中州几大宗门的一些耳目爪牙,以期能够从容应对明面上的力量。但中州几大宗门威慑久住,仅此一地却还不足以达到目的,那么必定还有后续手段。余青瞑目思索一阵,不由得一阵兴奋,看来金城也有可能在魔门的打击范围内。

    余青推门而出,不呆立当场。右首十丈开外,立着一个风姿妖娆的影。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通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