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明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尘相 书名:魔道通玄
    余青随连获进得门来,见室内四壁嵌着几块晶石,发出冷幽的光,照得屋里一片虚幻,上首有几张椅子,其余两面沿墙壁安放着一溜木台,用以交换的物品都分门别类地整齐摆放,一眼看去,大多数叫不出名字。连获引余青坐下,开门见山地说道:“道友想要交换何物?只要叫得出名字的,本店十之**都能够提供。”

    余青进门之后便暗暗放出灵觉,不微感惊诧。整座木楼有些诡异,亮光之外的部分像是一片泥沼,灵觉探索出去竟然十分凝滞,感应不到里面的形,只微微透出些郁败坏的气息,再看连获说话虽然干脆利落,却显得有些生硬呆板,一言一行如提线木偶,而这具木偶主动到路边拦下自己,那么,提线之人有什么意图便值得考虑了。在心里把这些念头梳理一遍,余青不动声色问道:“你这里可有通灵驭兽之类的法诀?”

    连获说道:“本店倒是存有几门这类法诀,不知道友以何物来换?”

    “我要一篇驭蛇的法诀,”余青说着从储物袋拿出几样物品,说道:“不知一篇法诀能值几何?”

    连获看了看余青拿出的东西,平声说道:“还请道友见谅,驭蛇的法诀却是没有,不知换着其它物品可否?”说完介绍了好几种法器丹药和功法,见余青没有意动的表现,便不再多言。余青四下浏览一圈,看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便起离开。

    余青离开明记,在墟市内闲逛,从远处回望那座木楼,只见一片黑,像是融进了浓浓的夜色里一般,想到连获的言行,越发觉得古怪,在路边拦下自己应该不是随心所为,进店后也没有施展什么手段,而他上透出一股**之气,音调平板没有起伏,如同一个人形传声筒一般,难道只是引自己进店一观,随意钓钓鱼而已?余青神魂清朗无瑕,在灵觉范围内达到万物映心的地步,却感应不透一座木楼,这不由引起他深深的忌惮与好奇。怀着复杂的心思,也失去了游的兴致,余青便默默地回到了住所。

    自从余青入住这个院落,很少和钱独三人会面,钱独也不会主动来打扰余青,彼此各行其是,倒像对方是透明的一般。第三午后,余青因为驭蛇法诀的事还在房内一筹莫展,金蛇门是肯定有的,但是以什么手段获取,这不得不好好思量一番。门外突然响起徐帘细声细气的声音:“余仙长,明记有人带话,让你有闲去明记一晤。”

    余青推门而出,见徐帘一水绿的长裙,从门外婷婷地走入院子,看到余青后马上低下头去,一副恭谨的摸样。余青问道:“是什么样的人来传话?”

    徐帘也不抬头,说道:“明记并没有来人,只是叫一个修士带话而已。”说着忍不住讶异地瞟了余青一眼。明记乃是调泫州比较大的货铺,进出物品繁多,又从未出过事故,如是背后没有大的势力支撑,不要说如何收集那么多的资源,就是连自保也谈不上,修真界杀人夺货的事屡见不鲜。这明记自几百年前到调泫州扎根,打其主意的人不是没有,但那些人不是无故失踪,就是横遭惨死,加上明记表面上倒还规矩,物品交易也比较有信誉,所以后来也就没人过问了,这余青不知什么来历,竟然让明记惦记上了。

    余青到没有在意徐帘的反应,暗自思量一下,便往墟市走去,昨双方没有达成交易,今天又有什么转机不成,而且连自己的住哪里也找得到,看来自己还不够小心啊。来到明记门口,余青留意地观察了一下,这木楼的材质也有古怪,但看起来有些**腐却又相当坚固样子,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寒气息。余青进门,便见到连获站在室内上首的一角,周微微有一团影在流动。旁边有个小厮摸样的人,却是个普通凡人。

    连获见到余青,抢先说道:“道友请了,可否到静室一谈?”

    余青微一迟疑,放出灵觉查探了一圈,除了楼上依旧没有感应,其他地方都了然于心,所谓静室应是楼后的几间房子,见没有什么异样便颔首答应,跟着连获出了一道角门往楼后行去。

    两人在一间微感压抑的小屋内坐下,那连获又直愣愣地说道:“道友昨的要求我们能够满足,不过要缓上几天,不知道友可等得?”

    余青嘴角一翘,缓缓说道:“几天倒还等得,一部驭蛇法诀罢了,我明便要离开此地,不知那法诀可与金蛇门有关联?”

    这样的说话逻辑隐然打乱了连获的思维节奏,好一阵沉默,连获才说道:“我们明记的货物来路干净,保证没有后期的麻烦。”

    余青面上露出些了然,至于这墟市里货物的来源,干不干净就看手段如何了,于是说道:“好,那么货到时来知会一声。”说完起便走。

    “道友且慢,”连获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驭蛇法诀虽不算什么高深法诀,但也不是赤灵砂等物品能换的,我的意思是换你上的另外一件东西。”

    余青双瞳一缩,慢慢回过,却没有看向连获,目光仿佛穿过屋壁,冷声说道:“你要换何物?只要我有的,皆可以拿来交换。”说完径直去了。

    余青回到小院,隔壁院落里一股躁动的气机波动袭来,一沾到余青便收敛回去。余青也不去理他,若无其事地回到房内,仔细回想与连获谈话时的景,那背后之人想要什么?自己上唯一可疑的便是那把长剑,如此说来,牵扯得便有些远了。至于隔壁来监视的人则是无法猜知来历,应该不是明记的人,至少明记和余青表面上还是融洽的。

    此后几天,余青都足不出户,期间钱独来探询了一次,东拉西扯说了些没营养的话,旁敲侧击余青来此地的意图,最后一无所获地去了。隔壁监视之人到又了一个,这人气机波动倒是颇为平和,但却有绵里藏针的感觉。直到第五天下午,明记才来人传话,正是那连获边的小厮,余青一振青衫,便出门而去。

    余青来到明记,连获依旧把他往静室里引去,才一进门,便看见桌上有一块玉符,连获说道:“敢问道友可是剑修?”

    余青一听,果然不出所料,取下长剑说道:“我并非专修剑道,此剑是我无意间得来。可是要用此剑作为交换?”

    “正是,”连获指了指玉符说道:“此乃翼吙通灵术,是一部颇为奥妙的驭蛇法诀,道友意下如何?”说完把玉符递了过来。

    余青拿起玉符略一查探,不由微微一喜,也不多话,放下长剑便走,背后传来连获的话音:“调泫州非是善地,道友还是尽快离开为好。”余青心里冷然一笑,出了明记便融入到熙熙攘攘的修士群中,却远远地把灵觉锁定在明记的两层木楼,感应到连获拿起长剑上了二楼,但二楼显然有止封锁,具体形却无法感应。那把剑余青是无论如何要拿回的,对此没有什么信誉可讲,至于取剑时顺便揭开些明记的秘密也不介意。余青逛了一圈便回到小院里,也没有心思去熟悉那翼吙通灵术,只默默地盘坐行功,感受体内那雄浑澎湃的真元。

    夜半时分,余青蓦地睁开双眼,悄无声息地往墟市潜去。黑夜如凝,墟市里稀稀落落的屋舍如九幽之下蹿出的鬼怪,森然地蛰伏在夜色里,而明记那座木楼十分显眼,比夜色更加黑,如同一个大张的嘴洞。余青遁上楼顶,收束灵觉从立足处往下伸展,触碰到制的气机便慢慢渗透进去。气机流动时急时缓,如同一个模糊的漩涡,往森寒的黄泉地底陷落,当行到最低点又发散开来,从四面向上笼起,如此循环,形成一个扭曲幽奥的独立空间,余青反复试探,楼内房中的丝丝气机和着制气机逸散上来,只几息便被同化,余青眼内精光一闪,极快地抓住房内的气机为联系,人影一虚便破开空间遁入楼里。

    明记木楼不远处的一个屋下暗影里,现出一张的面孔,豁然便是余青初来调泫州,还在半空便遇到的潘姓修士,那黄脸汉子双眼中一阵迷离,惊诧、骇异、迷惑、忌惮等眼色一闪而过,最后迅速消失在黑夜中。

    余青刚一落到实地,便迅速把房中查探一遍,并没有生人气息,但气氛有些诡异,一面墙壁上有个货架,另外两边分别放着三个一人高的木箱,那把长剑便放在货架上,走近货架,见最上层摆着几瓶丹药和几叠黑纱,下面几层也大多是些药材,不由暗暗奇怪,布下如此玄妙的制,却没有什么稀罕物件,有些说不过去,难道那六口箱子有古怪?余青拿下长剑,也不管那几瓶丹药有何用处,连同十几样药材和黑纱统统收进储物袋,转看了看那六个木箱,慢慢地走去。

    轻轻敲击箱壁,声音十分沉闷,看来箱壁有些厚重,箱子的木料和这座木楼一样,透着腐朽的气息却十分坚固,也没有制封锁。余青小心地打开箱盖,一眼看去,不悚然一惊。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通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