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九死(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尘相 书名:魔道通玄
    凌若冰望向那群修士,不由惊喜的说道:“师尊也来了,这下可好了。”余青仔细瞧去,见一个长袍高冠的清瘦老道大袖飘飘,正目光炯炯地看过来,心里不一寒,心想只怕况不是太妙,正要说话,那个老道旁边冲出一个材高昂的年轻修士,满面寒的怒容,二话不说便抬剑疾斩,一道凌厉的剑光瞬间到他的头顶,口中大喝道:“魔门妖人,还不放开凌师妹。”凌若冰凤目一冷,大声道:“薛玉师兄.....”但剑气临头,余青猛然推开凌若冰,翻遁开,又一个修士大声叫道:“凌仙子不要慌,看我等劈了这个妖魔!”余青双瞳一缩,“王临虚。”

    薛玉老远便见余青和凌若冰在山头相依相偎,不由得又是惊妒,又是暴怒,一剑分开二人,见凌若冰冷凤目清冷又含关切,更加要置余青于死地,双手开合,剑气暴涨,漫天剑光围杀而至,绞得山石粉碎。余青不敢硬接,往后飞退,蓦地脑后生风,瞟见一溜磷火电而来,急忙一指封住,噗的一声闷响,那条磷火如毒蛇一扭,挣脱封印往面门钻来。余青化幻影,往山间遁去,此时那数十个修士已从四面形成合围之势,凌若冰飞靠近余青,对那清瘦老道说道:“师尊,他不是魔门中人,弟子也是被他从魔门手中救出的。”薛玉怒喝道:“凌师妹,我亲眼见他在混战中偷袭我中州修士,你可不要被他蒙骗了。”说完冷地盯着余青,一步横过数十丈,剑光如出水恶龙扑击而出。余青眼前尽是迷乱的剑光,一股尖厉的气机剖面袭来,全肌肤犹如被一丝丝割裂,凌若冰轻叱一声,雷剑倏地化为一蓬电光飚而出,双方剑气猛地相撞,如同半天开了一朵硕大无朋的火花,轰地炸响,乱溅的剑气咻咻地撕裂空气,密集地钻入山石,一息之间,半边石壁簌簌地化为粉尘落下。

    气浪四卷,冲天而起的河之水嗤嗤散裂,飞溅出漫天水花。余青破尘冲出,王临虚嘿嘿冷笑道:“凌仙子,你被这妖人所迷,难道要与整个中州修士为敌。”话音中,锦带蓦然张开,带着磷火蜿蜒旋转,一片寒向余青裹缠上来。余青怒火焚心,抽出无名飞剑怒劈过去,四周散布的修士也一一出手,顿时漫天流光罩来,重压如山。余青影飘忽,如怒涛中的小舟,在密密麻麻的剑气罡风里闪避,丝丝激流横竖穿插,打得他狼狈不堪,但心底却是怒气蓬勃,咬牙硬撑,瞄住一个靠近的黑衣修士,一闪穿破空间,如鬼影般在那修士头顶现出,玄冥指急点,那修士面现惊骇之色,形凝滞不动,余青挥剑几道剑气绞去,“扑”的一声溅起漫天碎,一个形敦实的中年修士带着庞大压力扑来,大怒道:“小子,竟敢杀我令州修士,还不死来。”漫天剑气追随而至,四下里罡气横扫,竟然找不到落脚的空间。余青大吼一声,心海秘府内法相怒卷,全真元狂涌,一层青黑之气翻卷涌出,如有魔物咆哮,万千天剑气罡刀如扑火之蝇嗤嗤激而入,青黑雾气中砰砰闷响,最后轰然炸开。余青如同被万剑穿,面色惨白,全骨骼咔咔碎裂,张口喷出一股血箭。凌若冰花容失色,飞急扑过来,蓦地一个清朗的声音喝道:“冰儿,你道心已破,还不过来。”余青双眼血红,见那清瘦道人大袖一挥,将凌若冰抓入掌中动弹不得。那道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离去,凌若冰努力回过头来,满眼凄切。余青狂吼一声,不顾一切地冲去,眼里人影一闪,薛玉一脸狰狞地挡在面前,手里剑气纵横,余青挥剑狂斩:“给我滚开。”薛玉咬牙叫道:“今天让你碎尸万段,永不得超生。”剑光分化合拢,狂暴地一顶,余青如遭雷击,倒撞出去,王临虚大叫道:“各位道友,此人勾结魔门,残害中州修士,今天定不能让他有个好死,不然难解我西北宗门之恨。”那令州修士哈哈狂笑,合扑来,脸上尽是嗜血的笑容。

    余青全骨痛裂,真元竟一时接不上来,眼见四面流光激,头中顿时一片恍惚,今参与围杀的大都是结丹修士,自己如何不死,只是毁家只恨,心头之如何抛却。蓦地一声长啸,水花激,一个人影自地底冲出,灰衣光头,却是那琢岩和尚。大概在矿洞中找不到出路,竟也从河中逃出。琢岩人刚到半空,陡然间四面风刃罡气袭来,不大吃一惊,怪喝一声,金光暴涌,一座巨大的释门法显现,黑气缭绕,背后四只手臂往四面急伸,与围剿而来的各色气机相撞,“轰”,一阵地动山摇,飞石激空,烟尘散乱,琢岩的法噗噗碎裂,露出血人般的本体,怪叫一声往山里逃去。中州修士也一阵混乱,余青猛提真元,一连十几个残影明灭飞窜,往浑河里遁去,远远的大喝道:“我余青今不死,他必叫你等宗门灰飞烟灭。”话音一落,钻入水里不见。

    余青潜入河中,如同游鱼一般顺水急速逃走,河里水乱涛急,倒是很好的掩护。但那些中州修士显然没有那么容易放过他,河面上人影来往穿梭,看到可疑之处便毫不迟疑的攻击,几个水高的修士也潜入河里追踪搜寻,百里水域被搅得翻天覆地。余青在水底大石丛中小心前行,不时有凌厉的罡气入河底,炸的沙石浑乱,四面一片昏黑。后传来搅水之声,余青遁入一片乱石群中,找了个石缝缩了进去,把灵觉稀疏地放出,一息之间四条人影进入感应,其中一人察觉到他的气机,朝另外三人打了个手势,几人倏地散开,慢慢往余青蛰伏处围来。

    这是一片上千块巨石形成的乱石区,每块巨石都有房屋大小,巨石之间的缝隙河足够一人穿梭,只是河水从中冲过,被挤压得如怒马奔腾,十分湍急。余青收匿气机在石隙中游弋,选择顺水往下游突破,后两侧的修士缓缓缩小包围,在乱流中仔细搜寻感应,而下游堵截的修士闪伏在一块大石后,却并没有动作。余青如水中的一片影,悄然无声地来到与那修士一石之隔处,两人都把自气机降到最低,相互确认对方的位置。余青扭头向四周打量,如对方要搜寻或攻击自己,只有绕过巨石或者游上石顶,如是那样的话,便有空隙脱出拦截而不惊动其他的修士。十息过后,对方却没有动静,稳稳地守在那边,而其他几个修士隐隐接近到十丈以内了,要不是有巨石回环相隔,乱流漩涡干扰,都能彼此看见对方的影了。余青见不能再等,强提真元,形一虚,穿石而过,一剑斩向巨石那边的修士。那修士正要纵潜向石顶,却不想一道剑气破石来,心头一凉,瞬息透而过,不惊骇交加,剑光之后现出一个面色苍白冷峻的少年,看了他一眼便抽剑从声旁掠过,一蓬鲜血“噗”的喷出,然后象水蛇一样顺水溜走,想要发声示警,无奈生机已绝,慢慢失去意识。

    余青全力逃出百丈,便听到有人从水中冲出,发出一声长啸,招来一群修士自河面呼啸赶来。应是下水的几个修士见到有人被杀,顺着他突破的方向御空追来。少顷,无数剑气法器密密麻麻的砸向水里,如同一张巨大的渔网层层推进,往下游撞来,一时间,河面上千疮百孔,水雾沸腾,河底下泥沙俱起,电光雷鸣。余青闷哼一声,破水急遁,但后压力如狂潮推沙,几息过后便涌过头顶,数以百计的凌厉攻势直透河底,连河水都被分割挤压,向外暴出漫天泥沙。余青见避无可避,在攻击临体的一瞬间,看准一块大石穿去,影刚一消失,大石猛烈炸开,余青如遭重锤夯击,全寸寸割裂,喷出无数血线,形随石屑翻滚而出。河面上的攻击狂潮瞬息远去,余青双眼一黑,就此失去知觉。

    冷风习习,水声哗哗,余青费力地睁开双眼,见到青蓝的天空里,缀着无数晶莹的星星,河水托着他浮浮沉沉,随波流转,漫天星光便徐徐旋转,渐渐模糊成一片蒙蒙清光,两旁高高连绵的山峰,如同无数鬼怪的黑影伫立,冷地注视下来。蓦地上一痛,被一块石头卡住,停了下来,余青想挣扎一下,看看四周的形,四肢百骸却像是块块散落,连手指头都不能动弹。查看体内状况,全筋骨碎裂,血模糊,真元缓缓流动,正慢慢的修复受损的**,心海秘府内法相也俯埋头,静静地被离玄元精牵引转动。余青叹了口气,当务之急是要恢复,不然一有变故,自己的处境连蝼蚁都不如,于是强行引导全真元,向体的每个角落渗透,缓慢地修复每一寸血

    每一段行功结束,便是一个月升落,除了边流淌的哗哗河水,就只剩下呜呜的山风,余青静静浸在冰冷的浑河水中,又想起烈焰四起的渔村,父亲惊慌关切的面容,四散逃命的邻人,师尊离去的背影,白衣女子决绝凄切的眸子,还有一个个狰狞,毒,漠然,残忍,虚伪的人影,不心潮起伏,暗暗地想道:“什么魔门邪派,道门正宗,一个残忍嗜杀,一个虚假毒,骨子里都是一群野兽。既然是野兽,那么,我就来把你们都杀光,还天下一个人的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通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