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九死(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尘相 书名:魔道通玄
    当齐寻等人摸近法坛时,突然遇到另一批修士,双方猛然对面,都大吃一惊,但迅速明白了对方的份,所以也没有闹出动静,只是各怀鬼胎,继续行事。当时镇守法坛的是籁教的四位离合期修士,实力不可谓不强,但那个叫张银的修士手里有一个法器,乃是桃止山圣器门炼制的牵机纱,可以在小范围内形成一个虚假空间,如是仅凭灵觉感应,便被这个虚假空间吸引转化,以至于发现不了异常。而另外一批修士也有奇异手段,所以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法坛,但当他们进入法坛后,另外一批修士不知怎么被发现了,从而引起一番大战,大战一起便引发轰动,但中州各个宗门和西土籁教也没有过多解释,放任各方修士混乱,后来卷入大战的修士和门派越来越多,并且传出慧光之灯也丢失了,中州与籁教冲突升级,转化为一场毁天灭地的全面大战。

    齐寻此时觉察了些不妙,便悄悄退走,他是一介散修,在中州落河一方走动,因此也把根扎在落河一带。但是在途经金城时遭到伏杀,最后不得已逃亡绝脉山,想借那里凶险复杂的地形脱,然后东去紫元山避难,然而追杀他的修士深通追踪之术,即使是在绝脉山里也数次被堵截围杀,齐寻受重伤,后与余青他们的境遇相差仿佛,来到这个怪石林里,因伤势过重,且生路渺茫,便绝了求生之念,但想到白兰法会上的种种怪异,便把自己的经历见闻一一封在玉符里,以求万一之机为后人参考。

    余青看完这段信息,久久无语,看来当时应是有谋的味道,不过这却不是眼下的重点,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找到出路,余是把玉符收入储物袋,又把那个修士的枯骨埋下,便提起长剑向凌若冰走去。凌若冰此时已经行功完毕,脸上气色好了很多,见余青回来,脸上不由浮出一抹微笑,余青看得心里一动,温声说道:“若冰,伤势可好些了?”凌若冰眼光闪动,上下打量他一眼,说道:“再有几次行功便可压住伤势,但要痊愈只怕要养上一两个月了。你出去走了一趟,怎么多出一柄剑来?”余青把刚才的况说了一边,凌若冰伸手拿过长剑拔出,仔细端详一会儿,有些惊讶地说道:“此剑剑胎也是上好,乃是云铁所铸,若是修炼水系功法的修士使用,更能圆转如意。”余青心想,自己的离玄真诀倒是水火兼容,只是没有御剑剑诀罢了,以前师尊所授剑诀不过是为洗练筋骨而已,于是说道:“我虽是水火一系的功法,但是没有御剑之决,如此好剑对我无益,便把它送给你吧。”凌若冰听得双眼一亮,倒不是因为余青送剑,而是听到他的功法,讶异地说道:“你竟然兼修水火两系功法,如今也有旋照后期修为了罢,看来你天资不错啊!我有一御剑诀,是以前偶然所得,算不得本宗秘法,对你来说在行走遇事之时也多一种手段,你可愿学?”余青略一思索说道:“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传授这者剑诀对你宗门无碍便可,但我见你如今却没有剑,是否是在打斗中遗落了?”凌若冰嫣然一笑,莹莹凤目尽是喜意,手掌一伸,一柄电光闪烁的长剑蓦然在手,说道:“我自从入得内门,便一直专修我宗太微渡劫正法,此法为宗内长生三法之一,所对应的剑诀便是五雷剑诀,如今我已是结丹修为,早已把飞剑炼成离宫剑芒,分合如意,哪里还须要再炼化其他飞剑。”余青也不矫,只说了声多谢,便坦然接受。

    凌若冰所授的这剑诀叫碧海琉璃诀,是她以前历练时,一个临死的剑修所赠,当时那剑修被人围攻,恰遇凌若冰经过,但被救下之时已是奄奄一息,那人是个散修,孑然一,听得她是西玄宗弟子,不是所谓的邪门外道,便把这部剑诀相赠,也没有什么要求,只是将死时一声黯然长叹。凌若冰也修炼过这部剑诀,威力不俗,也算是比较上乘的功法,后来她专修五雷剑诀便很少用了。

    此后的几十个时辰以来,凌若冰不停的运功疗伤,余青便把碧海琉璃剑诀拿来修炼,凌若冰有闲时也殷勤的讲解御剑的诀窍,虽没有透露西玄宗的秘法,却也让余青获益颇多。所谓飞剑,并不是普通凡铁能够铸就的,而是要以带有灵的金精通过炼器手段才能形成,也就是灵引一类,然后以自气机不断炼化通灵,才能运用,可以发出剑气伤敌,也可以御剑飞空,练到高阶段便可以化飞剑为本气机,聚散由心,变化多端,威力无穷。余青现在已经完成了御剑的第一步通灵,运用自真元反复洗练剑胎,统一气机联系感应,这便可以初步的运用飞剑发出剑气,而控制飞剑脱手御敌却还要下一番功夫,但也比用阳极符剑发出的剑气凌厉不知多少倍。

    余青练剑过程中,发现河里不时飘过一团团黑黝黝的东西,用剑气一斩,竟然锵然有声,坚如岩石,不由心里一动,下面的水路空间较大,自己又不能御风飞行,正可以把那漂浮的石头当船使用,免得受寒水之苦。于是见到有大块的石头飘过,便拖来岸边备用。

    此时余青坐在岸边,看着手臂上缠的化蛇发呆,自从前几黏上余青后,便一直沉睡,反复拨弄也不醒,却在缓慢吸收自己的真元,不知是好是坏,如是化蛇醒来,倒是一个强大的附符,正在胡思乱想,却听得凌若冰的声音从后传来:“余青,我的伤势已经控制下来,我们走吧。”余青一回头,见凌若冰从石林里走出来,白衣飘飘,眼波如水,不由意上涌,走过去说道:“若冰,出去以后,你有何打算?”凌若冰美目一亮,旋即定定地看着他说道:“随君一起历练。”余青大喜,轻轻一拥她的躯,然后跳到河边说道:“看,若冰,我们可以乘船离开。”说着把那两块石头推下水,飞站了上去,黑石摇摇晃晃,顺水而下,凌若冰轻轻一笑,也上了一块石头,二人在滔滔激流里回望那一片石林,见微光朦胧中的琼楼玉宇,竟有一丝留恋。

    离开石林远了,光线也暗了下来,水路曲折,涛急浪高,时而俯冲十里,时而上扬百丈,其间险滩乱流,怪石突崖多不胜数,所幸二人修为不弱,远远展开灵觉,一一的避过,如此约莫行了七八光景,水势猛地再次冲高,余青直如腾云驾雾般被高高抛起,蓦地眼前一片红光闪耀,回风舞,涛声雷鸣,定睛一看,只见两边山岭兀立,中间白水喷溅,天边残阳似血。地下河之水自高峡暴突穿空,然后远远向山涧落去,汇入不远处的河流中,一如经天长虹,入水蛟龙。余青处半空,正在弧顶,回头看去,凌若冰脸上霞光流转,如天上仙子出云而来。

    两人遁上一侧山头,四望群峰连绵,水汽如嶂,天上云霞似山花烂漫,想起地底的暗险阻,不有一种二世为人感慨。伫立良久,凌若冰侧过头来说道:“这里应还是绝脉山地界罢,如今我们已逃出生天,不知此后你要去何方?”低头忸怩一下又道:“前里说道我随你历练四方,既已出口便也不会更改,但是.....”余青一惊,转轻握她的双手说道:“可是有什么难处?”凌若冰抬起绝美的面容,嫣然一笑道:“也不算什么难处。魔门这次所谋甚大,而中州却还蒙在鼓里,我想先把这消息传回宗门,然后才.....,且不说宗门对我有培育之恩,便是看在中州无数凡人百姓的份上,也不容魔门邪派肆意杀虐。”余青听罢松了口气,笑道:“这倒无妨,西玄宗在落幡山中,离此也不算太远,我们一起去罢,如是你宗门不接待外人,我便在山下等你可好?”微微一顿,又说道:“待你事了,我便陪你看尽四海落,遨游八方仙山,逍遥自由,天长地久。”凌若冰颜上闪过一丝挣扎,旋即霞飞双颊,艳如桃李,侧目看来,如小鸟睇人,温顺俏。余青看得一呆,想起自己刚到百剑门时的景,不由说道:“若冰,第一次见你,却有些好笑,当时你冷颜厉声,气势如虹,压得我战战兢兢,就在那种况下,你可知我心里想的什么?”凌若冰凤目一闪,有些好奇又有些不安地说道:“当时我可没有为难你啊,你想什么了?”余青轻轻一环她的纤腰,回味道:“当是我见你明眸皓齿,清丽非凡,可惜冷若冰霜,心里就在想,要是你笑一笑,不知要迷倒多少人呢?”凌若冰小嘴先是一张,十分的意外,还以为他对自己有不好的感官,却不想存了这心思。然后又是羞涩又是甜蜜,任是她长久以来冷冽,风骨如霜,如今得到人的赞扬,也不心神漾。

    蓦地响起破空呼啸声,余青抬头一看,见数十个修士从南面风驰电掣而来,隐隐有熟人的影子,不眉头一皱。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通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