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收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尘相 书名:魔道通玄
    狂风怒扑,黑云汹涌,万道剑光如漫天星雨,一簇簇飚尖啸,化蛇蓦然旋狂扫,无数道黑云如凝,向剑光绞去,一时间火线四,噗爆不绝,化蛇巨躯一转,张口数十条黑练直往赤风来,赤风御风倒飞,刚要凝剑斩出,那黑练倏忽绕转,闪电般穿而过,赤风发出一声惊天惨吼,腥风血雨中,剑光化电,激化蛇面门。化蛇巨头一摇,黑练倒卷,砰的一声,磕爆飞剑,巨口大张,朝赤风吞来。余青立在一处山头,眼见如此,不默然叹息,赤风虽然子火爆,但人却不坏,和自己的误会也是那王临虚遮掩误导而成的。中州修士发出几声惊叫,只听一声清叱,白影一闪,云中电光迸,从四方向白影聚集,形成一支电光巨剑,带着滚滚雷鸣往化蛇头颈怒劈。雷光巨剑所过,空气扭曲,云裂风散,无数细小电光嗤嗤分隐灭,把黑云照得通透。化蛇丢开赤风,黑练狰狞曲转,张牙舞爪地向白影漫天扑去。余青心里一紧,化残影急遁过去。白影雷剑如穿花蝴蝶在密集如林的黑练中翻转飘飞,直指化蛇口鼻,化蛇摆头狂绞,黑练嗖嗖穿插撕扯,噗的一声,一团黑雾咆哮袭来,如有万千恶魔挣扎破出,择人而噬,白影见避无可避,发出一声决绝清啸,雷剑怒转,凝起万千电光如星河倾泻,一往无前地撞去。

    云下蓦地亮起一丛刺目电光,仿佛把天烧了个窟窿,“轰”的一声惊天巨响,星河碎裂四散,满空“吱吱”大冒白烟,化蛇张目怒叫,旋盘尾,黑练倏地缩回口内。余青飞怒遁,漫天碎屑里,见那半空白影如风中落叶,飘零而下,不由心急如焚。突然一声狂吼响起:“孽畜,老子与你同归于尽!”只见赤风从山中升起,全血光爆,风驰电掣般向化蛇扑去。“元婴自爆,”余青不由惊骇气苦,闪电般掠到白影旁,一把捞过便往远处狂遁。后“咔嚓咔嚓”破裂声不断,化蛇嘶吼,然后一股幕天席地的狂浪冲撞过来,惊雷般的爆响接踵而起,霎时天摇地动。余青感到腰背如折,头中一晕,两耳嗡嗡,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四周山峰断倒,飞石如箭。余青喉头腥甜,两眼迷蒙,在气浪石雨中疯狂的闪避逃遁,忽地肩头上一阵剧痛,向外抛跌晕死过去。

    冷风拂面,寒意沁体,不知多久过后,余青睁开眼睛,见自己在一片山石缝隙里,已到了夜里,四下一团昏黑,只有山风呜鸣。余青一骨痛如裂,稍稍挣扎起,忽觉腿上一袭温软,低头一看,见那白衣女修伏在自己腿上还没醒转,雪白的双腮上一片酡红,看起来明艳不可方物,但呼吸柔弱,显然是受伤不轻。余青默然一叹,缓缓把女修挪到地面放好,看到那婀娜美好的躯,不心里一,赶紧脱下上外袍替她盖上。余青贴手输入一道真元,只见她体内经脉错乱,真元细弱,也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心里却又开始犯难了,中州逃出的修士早就不知跑了多远,自己要把她送去哪里,难道是西玄宗?但不送她走又怎么办?

    这是一条山谷,一片石林在夜色里静静伫立,余青起往石林里走去,到处是断石碎木,想起白天的那场风暴,只怕数十里内都被夷为一片平地了吧,也不知那化蛇在赤风的元婴自爆下还活着没有。前面一大段漆黑的山梁翻倒在山谷里,几乎把山谷填满。余青运转真元,缓缓修复筋骨,心海秘府内那道黑影突地一震,从脑后浮出,悬在后,昂首向天,一股冲天威势透了出来,余青又惊有喜,法相出窍,意味着凝象境界终于稳固,只要突破到凝象后期,便可以自由翱翔了。此时余青真元流畅深厚,神魂灵觉通透无比。蓦地,有一丝不对劲,山谷中那道山梁轰然立起,地面震,沙石腾飞,山梁顶端亮起两盏碧绿灯笼,照下来。“化蛇”余青魂飞魄散,却不敢妄动,真元疯狂运转,法相冲霄而起,与化蛇对峙。化蛇低鸣一声,向余青游来,石林砰砰断裂,余青回头一看,女修还在昏迷当中,不由踌躇不决。化蛇不由他犹豫,黑影一闪,电而至,半途忽然形一虚,余青正要击出,见此况不目瞪口呆。手臂上一紧,急忙低头看去,见一条三尺黑蛇正缠绕而上,口中黑舌吞吐,仰头看着自己,碧绿双瞳流露出几分顺服与不甘。余青头中好半天才转动过来,这竟是缩小了的化蛇,却为什么归附自己?现在俯首帖耳的样子,哪里还有白天凶神恶煞影子。那化蛇也不管不顾,缠着余青手臂埋头大睡起来。余青不由哭笑不得,背后一声清冷的话音传来;“你究竟是什么人?从哪里来?”余青一惊转,见那女修坐了起来,上还挂着自己的青衫,云鬓散乱,凤目含煞,余青听她口气生硬,不心里有气,故意说道:“我是谁关你何事?你现在动弹不得,难道还能对我喊打喊杀?”女修一愣,眼波流转,像是在思考什么。这女修气质清冽刚毅,但不知不觉中却露出妩媚妖娆的神色,真是奇怪的组合。女修又说道:“请问这位道友,我赤风师叔如何了,中州的修士又在哪里?”余青回神过来,却没听明白她所说的话,不由吱唔说道:“是啊,是啊,那个....不知道友上可有疗伤的丹药?没有的话我这有......”到这已经说不下去了,女修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清冷眼神注视过来,余青脸上通红,羞愤死,幸亏是夜里,不然真找个地缝钻下去。但修炼到他们这种境界,夜色当真有作用?

    余青定下神来,对女修说道:“请问仙子如何称呼?”女修平声说道:“凌若冰。看道友不似魔门中人,不知为何与中州修士作对?”余青淡然说道:“魔门又如何?我余青本是金城城南一个小渔村中人,而所谓的中州正道竟然为一己之私,毁村灭人,连眼皮都不抬一下,所幸我逃出来,得遇一位散仙,才活了下来。在我眼中,魔门道门又有和区别?”凌若冰想了一下说道:“难道是万灵门,我见你几次三番偷袭那王临虚。”“当年正是有他,”余青恨然说道:“可惜这次得你西玄宗俊杰相助,而他本滑,让我功亏一篑,不过,还有以后。”话音刚落,手臂上化蛇一紧,北面天空一阵呼啸传来,绕了几圈,最后在这山谷旁的石峰上落下,只听一个浑厚的声音说道:“琢岩大师,那化蛇搞出这么大动静,怎么这么快就平息了?难道是又回去了?”余青一惊,悄悄回到石隙,示意凌若冰隐匿气息。另一个沉的声音说道:“那化蛇是被人用阵法锢在地底的,我们这次特地用‘煞破龙’来搅乱那阵法气机,我又趁乱帮它破阵逃脱囚笼,它怎么还会回去?倒是如今化蛇不知所踪,血影大人,我们的计划不太成功啊。”血影哼了一声,说道:“只要把它引出来便好,我们在北边撒了千里青阳花粉,它往南去的可能就要增大不少,再加上我魔门与西海的人,西玄宗会被牢牢拖住,昭耀山下极丘牵制朝云岛,万石山北上对峙七星岩,嘿嘿,腹中便空了。”琢岩没有接话,声道:“那小子不知是何门派,功法有些诡异,前几到百剑门得一长老职位,我看他是另有图谋,血影大人,你可识得他的来历?”血影闷声到:“当时我见那人功法和我魔门似乎有些联系,与中州修士一起却又有些隔阂,便故意说他是魔帝现世,以挑起那些虚伪家伙的内讧。后来他们自己竟然真的打了起来。看他遁法,不似此界所有。”余青不由有些惊奇,那血影竟还猜对几分。琢岩惊声道:“这么古怪!不过只要不与我等为敌,也先由得他了。现在四方一拉扯,圣境与西土犁庭扫之势便要成了,血影大人,我这就回去,转告圣王,以计划行事。”血影哈哈一笑,说道:“大师不慌,先逮两只老鼠再走不迟。”“嗯”。

    余青一听不好,夹起凌若冰冲天而起,与此同时,血刀劈向另一边山坳,又有两道人影冲起,余青,血影,琢岩三人同时一愣,那边两道人影中一人冷然喝道:“魔门妖人,又在动什么心思,不过是搬石头砸自己脚罢了。”血影余琢岩对望一眼,血影大喝道:“紫元山的老鼠,这次还想跑。”说完血光一闪,扑了过去。琢岩盯住余青,漠然道:“余长老,你不是中州修士,我也不为难你,今之事,你听见也好没听见也罢,就不要趟这塘浑水了,可好。”余青哈哈一笑,说道:“那是当然。”话音一了,倏地折一闪,刚才的位置蓦然一只金光黑芒的大手捏出。余青在三十丈外现出形,冷笑说道:“琢岩长老,你我曾一门共事,何必这么心急。”琢岩沉喝一声,一步跨出,四周景象顿时层层虚化,上下四周空蒙一片,凌若冰在怀中轻叫道:“五空蕴境,他是东海圣境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通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