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来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尘相 书名:魔道通玄
    余青随着霍秋来到一个小院,进门是一个正厅,两旁是一间卧室,一间静室。霍秋废话两句便转走了。余青在厅中坐下,一肚子疑问,那琢岩和尚有什么意图,一个和尚,从哪里来,怎么到一个小门派来作长老?为什么对绝脉山这么敏感?最后一头雾水,干脆来到静室打坐。余青已是种胎后期境界,心海秘府内,元胎已成。元胎如同一滴往下掉落的青黑水珠,上面的尖尾却像火苗一样,轻轻摇曳跳动,元胎下方是一团漩涡状的青黑雾气,缓缓转动。那团青黑雾气便是离玄元精,不断滋养着元胎,直到元胎成熟,化为法相,那便是突破凝象境界了。余青突破种胎境界后,寿元增至两百余年,已是凡人眼中的神仙一流,能够施展五行遁法,看到一些凡人所不能看到的东西,百丈之内的蛛丝马迹都逃不脱灵觉的感应,所谓的呼风唤雨,凝气成形,利用一些灵引施展术法也能够手到擒来,相当于道门的集神期修为。余青现在因为境界的问题,着重修炼的两种术法是冥龙九现遁法和玄冥指。冥龙九现遁法是以圆心的一点气机为联系,短暂的破开空间到达范围内的任何一处,当然这一切都要以体内真元为支撑。因为有中心的一点气机联系,所以不至于迷失在虚空之中。以余青现在的修为,在方圆五十丈内可以任意穿越空间,所以行迹及其难以捉摸。而玄冥指,则是引导空间折叠破碎,从而困敌伤敌,境界越高,所能引导的空间就越大,威力便越大。

    余青打坐一夜,神采奕奕,出门看了看,见左边一片房屋不仅有门人弟子把守,还有人影不时进出穿梭,大概是门内炼器制符的所在,右边则是一大群数十所小院落,与自己所住的小院一模一样,前面便是百剑门大门方向,也是一大群房屋庭院。余青走走停停,随意观览,忽然眉头皱起。前院气机一阵翻涌,似乎是两方对峙的局面。这时霍秋远远地过来了,走到余青面前说道:“余长老,住得可还习惯?”余青可有可无地微微点了下头,看着霍秋手上的东西。霍秋把手一抬,说道:“余长老成为门中客卿长老之事,在下已经报备过了,门主本来今天要见见余长老的,但临时来了些事,所以无暇分,不过门主叫在下为余长老送剑来了。”“送剑!”余青接过长剑,仔细端详。剑长三尺,通体黑中泛红,剑有许多弯弯曲曲的符文,余青看出那是一种聚灵的符阵。霍秋又说道:“余长老,这阳极符剑是以沉木为剑体,用赤灵砂在剑体之上作聚源阵,以吸纳天地火元。余长老只需用真元催动,便可发出火属剑气,伤敌于十数丈外。”说完后却没有走的意思,余青微一点头,“霍管事,可有其他事?”霍秋搓了搓手,迟疑一下说道:“前些时候,北边之人频繁过绝脉山来,也不知有何意图。昨天西玄宗特地来了几位仙师要一探究竟,暂时在万灵门落脚。不想今天那万灵门却以西玄宗之名来我百剑门讨要地泉水精,有些仗势欺人了。”那地泉水精余青知道,是极之地孕育出的一种冰晶状物质,不一定是产在水中,但是极其少见。因为是天地之灵上万年的凝聚,所以灵十足,是可以祭炼成本命法宝的好东西。看来是怀璧其罪了。余青问道:“那万灵门与西玄宗是什么关系?”霍秋面上露出不屑的表,冷然说道:“那万灵门主曾经遇到过西玄宗一位仙师,服侍了几天,那以后便一直以西玄宗的旁系自居。”他特别把‘服侍’两个字咬得极重,带着深深的厌恶。余青见他神色,恐怕酸葡萄的心理居多罢,如当时换成是百剑门,未必就比万灵门更有骨气。霍秋看了一眼余青,好处也给了,话也说明了,见他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不由一阵的难受,硬着头皮说:“余长老,琢岩长老昨夜不辞而别,门内好些个长老门人也有事外出,现在门内气势有些单薄,余长老是不是,这个——到前厅帮忙搭个话。”余青心想,万灵门来找茬,正好看看有什么机会,但西玄宗却是个庞然大物,倒要想个法子把它撇开。于是叫霍秋前面带路,向前面院子走去。

    余青进门一看,厅内上首中间,坐着一个面皮赤红的中年修士,正在那里闭目打盹,霍秋在耳边小声说道:“那是本门门主毕鸣,左边便是万灵门的人。”余青见左面坐着三个灰衣修士,皆是背负符剑,最上首一个清瘦的修士正在皱眉打量自己,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右边百剑门几个修士正一脸怒色。霍秋走上前去,对中间那个红脸修士说道:“门主,我把余长老请来了。”毕鸣睁开眼,连忙说道:“余长老,请坐,请坐。”左边万灵门的清瘦修士起说道:“毕门主,我话已说明了,这便拿出来罢。”毕鸣干咳一声,嘴角一阵抽动,颓然张嘴:“李道友.......”余青却抢先说道:“当真是西玄宗的上仙需要?或许是你们万灵门想据为己有罢?”那李道友勃然变色;“你是何人,我万灵门与毕门主相商,岂容你来置喙?”余青冷然到:“我是百剑门的客卿长老,百剑门的事我当然也能过问,再说你们是强行索要,哪里是相商!”李姓修士见毕鸣也不出声,双眼一瞑,沉声向毕鸣问道:“那么你百剑门是不想交出来了?”余青不屑一笑,又高声接话说道:“如是西玄宗想取我们当然要交出来,但你万灵门,不交,你又能如何?”万灵门三个修士大怒,李姓修士擎剑在手,声说道:“你可是想找死?”余青傲然说道:“你可敢来试试?”

    百剑门的人大出意料,霍秋更是惊诧,这余长老明明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这却是哪根筋不对。李修士怒叱一声,手中剑芒一闪,一道火红剑气直余青面门。余青第一次对敌,微微有些紧张,猛地全真元鼓,用出冥龙九现,只见余青形一闪,便凭空消失,那道剑气空,而李修士后光线一扭,一只莹白如玉的手指点出。在众人目瞪口呆中,那李修士形一抖,面色惨白,双眼凸出,然后体夸张得如同一张被扭曲弯折的纸片,体四肢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呈现出来。从开始到结束仅仅在一个呼吸之间便完成,这种手段的诡异毒辣,震得大厅里一时寂然无声。余青现出形,手指一收,那李修士的体倏地恢复正常,但却软软地横在地上,不知死活。其实余青此时也惊讶无比,那李修士也是个集神期修士,竟被自己轻易的拿下,看来师尊传的法诀还真不简单。剩下两个万灵门修士骇得脸色苍白,夹起地上男修仓惶离去。

    这下毕鸣也不瞌睡了,连忙过来惶急地说道:“不知余长老师承何门,如是以往也还好说,但现在西玄宗与北方正在相互试探,说不定哪天就打起来了,我百剑门可承受不起啊。”余青也没恼怒,如果自己和北方魔门真有牵连,在现在这种况下,百剑门还是很有可能被西玄宗轰得连渣都不剩。余青漫不经心地说道:“毕门主不必担心,我教训的是万灵门,又没招惹西玄宗,再说我和魔门可没有关系。”毕鸣这才松了口气,但想想余青的手段,还有万灵门和西玄宗的关系,一颗心又提了起来,那万灵门多半会在西玄宗面前诋毁百剑门的,如不是这余青行事莽撞,事也不会如此不可收拾。余青倒不会在意他心里想的什么,轻飘飘地对毕鸣说道:“毕门主,此间事已了,就不打搅诸位了。”说罢出门,丢下一屋愁眉苦脸的人。这时霍秋也反应过来了,那余青就是个来生事的,自己昨天竟然还想占他便宜。

    余青一踏入房门,便感到室内骤然冷了下来,一股刚烈凌厉的气势迎面撞来。余青悚然一惊,定睛看去,一位白衣女修坐在厅中,这厅不过两丈进深,那女修却像离得极远,恍恍惚惚,难以捉摸。余青猛地运转真元,头中顿时一阵清明,再看那女修时,却是一个肤白如雪,凤目修眉的年轻女子,头上青丝高挽,显得十分清冽干净。余青这时甚至有暇想到,如果那女修笑一笑的话,定会特别妩媚娆。不等他多想,女修清冷的话音响起:“刚刚见你的术法虽然诡异难辨,却也有正大煌煌之气,想来那些旁门魔道也拿不出有如此气象的法诀。”余青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那女修又道:“你的师承门派也一定了不得罢,为何却委于一小派客卿之位,余长老,你能否为我解惑呢?”余青想了想,还真不好说,这女修说话条理分明,也不像是好糊弄的,但总不能说我是来捣毁万灵门的罢,虽然万灵门是用自己的脸去贴西玄宗的冷腚,如真的打杀了,还是有些妨碍的。余青正在那里琢磨,女修起走了出去,体态优美轻盈却又冷冽刚毅,又道:“我是西玄宗弟子,如今北方魔门与西海勾结,中州西北世态不稳,希望余道友好自为之。”话音一落,人影已杳。

    自始至终,没有提过地泉水精一字,余青也没能说出话来,憋闷得不行。虽然女修的话音语气有些生人勿近的味道,但也没有盛气凌人,特别是最后一句,是郑重地表明立场了。余青现在的修为相当于道门的集神后期境界,但这女修显然年纪不大,应是其宗门内的小字辈,刚才一直在某处关注厅中形势,而在场的人却都没有察觉,恐怕至少是结丹期修为了,至于为何没有在当时现,这大概与万灵门的作为有关。余青,不得不再次审视西玄宗这个庞然大物了。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通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