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百剑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尘相 书名:魔道通玄
    和风轻抚,山花烂漫,正是阳三月。

    金城西南边的群山中走出一个少年,十六七岁年纪,一青衫,俊秀拔。这少年在城南三十里处的一片荒地伫立半,在黄昏时刻,从南门徐徐入城,边走边看,神轻松自在。金城在中州西北,浑河之滨,方圆百来里,城里城外人口逾百万,之所以有如此规模,是因为方圆几万里内多是穷山恶水,野兽横行,邪物作祟,凡人难以存活,金城有两个修真门派,多少还能护得周全。城中西边是一片突兀而起的山峰,有数十丈高,周围四十余里,从南面徐徐往山上是千余阶两丈宽的石梯,石梯尽处矗立着一道山门,上有“万灵门”三字,山门后,山石树丛之间,远远一片楼阁屋舍在沉沉暮霭里隐约可见,万灵门在此俯视全城,地位超然。青衫少年在长梯跟前立了一会儿,嘴角似笑非笑,往北门出城而去,北门外十里初处,是另一个修真门派——百剑门,说是百剑门,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剑修门派,而是以炼器制符为主,尤其是符剑在修真界中也有几分名头。那青衫少年行了一会儿,便看见一片屋宇,不是很高大,却方正严谨。少年来到正门,见有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正立在门口张望,少年上前略一拱手说道:“这位仙长,这里可是百剑门?”那人看了少年一眼,“正是。”语气十分的清淡,少年也不介意,又道:“听说贵门在收购赤灵砂?”那人一听,豁然转,仔细打量少年一阵拱手道:“赤灵砂可不好得,敢问阁下在哪处山门修行?”少年道:“在下余青,没有门派。打听得贵门在炼阳极符剑,应该需要赤灵砂,所以来询问一二。”那人连忙说道;“在下霍秋,是百剑门的管事,余道友,先进庭中说话。”一边说一边把余青引进门内,向左转过一道回廊,来到一偏厅之内坐下,霍秋盯着余青说道:“余道友,可否把赤灵砂先给我检验一下。”这便有些不对了,一般修真界的交易,都要在交易之前把彼此要交换的物品点明,相互验看,不然交易双方势力实力对等还好一点,如果悬殊太大就不好说了。现在那霍秋只要求看余青的货物,却不问对方意图,显然是诚意不足了。一介散修而已!

    余青面上也无警惕不满之色,从上储物袋里取出个陶罐递了过去,霍秋一把接过,用指头从陶罐里沾了一点红色的细小晶体出来,在眼前反复查看,又放在鼻底闻了一下,掂了掂手中陶罐,眼里露出贪婪来!霍秋把陶罐捏在手里,沉声问道:“这赤灵砂也是一般,颇为驳杂不纯,不知余道友从哪里得来?”余青早把霍秋的神色看在眼里,也不说话,伸出一个指头,在空中画了起来,慢慢地,一座青黑色的双峰山在空气里显露出来。霍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脑中一时还转不过来。首先是这一手聚气凝形,不是集神后期修为是不可能拿得出来的,再有就是那座双峰山,金城这边乃至整个修真界也少有人不知道。在金城以北两万余里,有一条绝脉山,被浑河一分两半,山中断崖隆起,绝壁连云,千沟万壑,迷雾沉沉,有许多凶险之处,更有人说上古凶兽‘化蛇’就潜伏其中,只不过多少年来,从没人证实过而已。那双峰山是绝脉山的主峰,千里可见,叫作鬼母峰,有母便有子,却也贴切。总的来说这不是一处善地,只是山中却有极丰富的资源,因为少有人去开采,所以也极为精纯。

    等到霍秋把这些信息在脑中梳理了一遍,马上换了个脸色:“那个余道友,不怪在下如此谨慎,如今这修真界有些混乱,如交易了些来处不妥的物品,也会给宗门带来麻烦不是,既然是余道友从绝脉山得来,那就清楚了,还未请问余道友要交换何物?”余青见他把话说得如此圆滑,也不暗暗佩服,说道:“正好我手里还没有法器,就用这罐赤灵砂换一柄阳极符剑罢,霍管事,你看如何?”霍秋眼神在于青上扫了扫,的确是两手空空不由更是一惊,一般修士如不用法器的话,那么就是自术法比较可观了,要知道法器的辅助作用可是不小,有的修士更是把法器祭炼成本命神通,比如剑修。这时霍秋更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余道友如今年纪多大,去过哪些地方?”这是打听别人的根脚了,余青也没在意,说道:“我今年十七,也仅仅去过绝脉山。”霍秋越发看不透了,一般修士行走历练,不仅增长见识,磨砺神魂,也有感悟修行的意思在里面,看余青的年纪也不像是用什么秘法返老还童的,但小小年纪一出来就往绝脉山这等凶地跑,说是只为了换回一把符剑难免有些虚浮,当然,霍秋也不好再问下去,客气地说道:“余道友的一罐赤灵砂换一把阳极符剑,倒是我们百剑门占了点便宜,不过,在下还有话说。”“哦,”余青愕然道;“霍管事还有何指教?”霍秋慨然道:“指教不敢,只是我见余道友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真是前程远大,不知余道友今后有何打算?”

    余青心里一动,戏来了,于是说道:“还没想好,不知霍管事何以教我?”霍秋一听,笑眯眯道:“不敢不敢,我是见余道友良玉美资,在心里艳羡。”话锋一转“不过如今修真界躁动不安,前听说北边之人甚至过了绝脉山地界,如中州各派知道,还不知翻起什么风浪。余道友单人独行,多有不便,我百剑门设有客卿长老之席,既能不误修行,也有个落脚的地方,不知余道友.....?”余青听了正合心意,他本来就是这样计划的,以百剑门立足,伺机捣毁万灵门,不然万灵门不去,总有心结,或许还会阻碍修行,至于天下动乱,倒没在考虑之中。于是假意问道:“作客卿长老有什么好处?”霍秋不知余青所想,连忙道:“这长老也是比较自由,没什么约束,只是门内有需要帮助时,会请长老出力,平里宗门会给长老们诸多优惠和庇护,提供些有助于修行的物品法器。比如这次,余道友成为敝门长老,在下可以送一把上好的阳极符剑给余道友。”余青好像反复斟酌了一阵,然后点头答应下来,霍秋大喜,连忙说道:“现在就要叫你余长老了,等下向宗门报备一下,在下先去为余长老安排个单独的院子。”

    话音刚落,厅外一个声音传来,“这位道友去过绝脉山?”余青猛地一震,全真元急速运转起来,厅中顿时掀起一阵冷风。余青往门口一看,见一个灰衣和尚站在门外,面目青白,气色郁,正盯着自己。此人来到厅门附近,自己竟然没有感应到,那就是说,自己与这和尚相差不止一点半点,而且他眼神投过来,自己犹如被一条毒蛇瞄住,全一阵恶寒,显然是对自己没有好意。霍秋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起对余青说道:“余长老,这位大师也是门中长老,今后还要二位多多照看。”说完对那和尚说道:“琢岩长老,刚刚我还在大门侯你,计算子,也该回来了。”琢岩和尚没有理他,径直问余青道:“余长老可是去过绝脉山?”余青冷然到:“在下去没去过,好像不关你的事吧,霍管事,给我安排住处罢。”霍秋不知这二位有何过节,却也不想夹在中间受难,连声说道:“琢岩长老,门主说过:等长老回来,如那事没有成,便请先去歇下,以后再从长计议。”又转过对于青说道:“余长老,请跟我来。”余青凝神出门,琢岩和尚也不言语,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余青远去。余青极为不解,但小心却是必要的。

    三年前烛九真离开之时,余青刚刚开境,后来经过一年苦修,突破到种胎境界。余青发觉,即使到了这个师尊说可以出山的境界,却也不能象以前看到的那些修士一样自由飞遁,冥龙九现遁法虽然也诡奇飘忽,却也仅限在地面地下,显然是自己境界不够,运用不出全部妙用。于是又继续修炼。这以后修炼进度却慢了下来,一年过后,才堪堪到达种胎后期,并且没有一点突破的迹象,想到师尊说进入种胎期后便能到世间历练,而万灵门之事一未了便如骨在喉。于是在岁末年初的一天,把一些必要物品收拾进储物袋后,向归藏峰拜了三拜,往东南方向出集云山而去。余青一边赶路,一边修炼玄冥指,还有烛九真离去时,也留了一本炼器制符的杂学,余青在有闲暇时也有所涉猎。这一路上处处是崇山峻岭,余青不时找到一些炼器制符的材料,于是一一收到储物袋里,其中就有赤灵砂。余青走走停停,半年后来到金城,却没有露面,只是四处游走,打听这一地区修真界的况,得知金城的两个修真门派貌合神离,其中也有许多龌龊。但万灵门人多势大,处处压制百剑门。而百剑门小心忍受,对万灵门执恭敬态度,至于内心如何想却不得而知。于是余青准备停当,便奔万灵门而来。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通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