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修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尘相 书名:魔道通玄
    余青一觉醒来,觉得一轻松,神清气朗,翻走出石室,见烛九真正坐在厅中,不知他是否是一夜不曾休息。烛九真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到了我这等境界,即使不吃不喝,不睡不眠,也没什么影响,走吧,带你去个地方。”说完一把摄过余青,冲天而起,在湛蓝如琥珀的天空里划了一条弧线投向云海。余青两耳隆隆,见云海波涛迎面而来,一惊之下急忙闭起眼睛,顿时上一凉,睁眼一看,四周一片迷蒙,浓白的气流悠然流转。

    云海之下,也有无数峰峦参差耸立,五色杂呈,气象万千,那些破云而出的山峰,云海之上是秀气的岛屿,此时从下面看来却是险峻雄浑,如托天巨柱。烛九真在山峰丛中转折起伏,如星跳丸掷惬意无比。十息过后,前面豁然开朗,一片幽蓝的湖水露了出来,湖周层峦叠嶂,群峰吐翠,湖滨是一溜雪白的沙滩,沙滩尽处有一间小石屋。烛九真在石屋前落下形,挥手破了一道制说道:“很久之前,我便在这间小屋里住了千年,今后它便归你了。”余青十分好奇,进屋一看,屋内有张石几,几上也有个玉瓶,几下有个黑漆漆的箱子。屋中央放了两个硕大的玉色蒲团,虽然很久没人住过却十分干净。

    烛九真说道:“余青,把那两个蒲团搬出屋来。”余青抱起蒲团一看,原来是一种白草茎编制成的,隐隐还有一丝鲜草的清香,不由暗暗称奇。余青随烛九真在屋前坐下,面对白沙碧水,远处翠嶂赤壁,漫空仙云缭绕,一时精神恍惚,以为在梦中。

    烛九真敲了余青一记说道:“余青,我见你心思跳脱多智,自资质也算上佳,而体内竟还留有一丝先天之气,此最为难得。”余青问道:“什么是先天之气?”“先天之气产于阳交泰之时,造化**神魂,当胎儿成形出世之时,先天之气早已消耗殆尽,所以一般人从第一声嚎哭开始便只有激活后天之气,以维持命。”余青听得满脑的星星,张嘴问道:“先天之气有什么用?”烛九真说道:“先天之气可以锻体炼神,附神通灵,炼器凝丹,总之,大有大的用处,小有小的用处。”“呃”余青还是一脸茫然。

    烛九真也不管不顾,继续说道:“两万年前,我破开此界,去到无量虚空中,游玩了不知几万亿里,倒也自在逍遥,如今回来,是为了我这一门的传承不能断掉。”余青问道:“请问仙师是什么门派?”烛九真悠然说道:“我这一门自上古传承而来,后来经过数十万年不断演化,逐渐分离出释道魔巫鬼等几宗修行法门,倒是与西土籁教渊源更为接近,至于门派可以叫原始天王宗!”余青咋舌道:“这么厉害,那岂不是这世上第一门派便是原始天王宗?”烛九真呵呵一笑:“也可以这样说,但现在的修真宗门虽是从我宗分支而出,却是各有专攻,几十万年不断探索完善,倒是各有特色互有长短,真正有分宗立派的资格。释门有中州咆独山法王寺,东海圣境。道门有中州落幡山西玄宗,更有道门分宗而出的剑修门派东海朝云岛。魔门有北漠砥山钩离宗,巫门在南荒升龙泽万石山,鬼门在冢山幽都,而西土籁教与释门同源,却兼有魔巫之法门。还有草木生灵悟玄立派,在北漠之东——昭耀山。”余青听得目眩神迷,“仙师,那么这个世界有多大呢?”烛九真道:“这个世界分为几个区域,中州在此界中央,东边是东海地区,南有南荒,西有西土,北是北漠。其中中州东西长几百万里,南北更是接近千万里,而北漠西土还要广大。只是中州人口最多,最为繁荣。”余青简直成了个问题童子:“仙师,那集云山在哪个区域,金城又在哪个区域?”

    “集云山为此界之巅,在中州与西土交界处,金城在中州西北。好了,如今我下界寻找传承,继承宗门星火,不想首先便遇见了你,也是机缘,自今起,便传你修炼法诀,你便是本门中第十八代门人。”余青狂喜,翻便拜:“师尊在上,请受弟子一拜!”烛九真微微一笑:“起来吧,我们门中不受这些虚礼。但你要记住,在你修为大成,要长久离开这个世界时,必须招个门人把法统传下去,每代单传。”“每代单传?师尊,本门门人如此少,如中间有什么意外发生,断了传承怎么办?”烛九真呵呵一笑,轻飘飘说道:“那又如何?断了便断了,域外虚空中,处处是同门!”余青闷闷想道:真是个奇怪的宗门,哪里有不希望自己宗门开枝散叶,长久流传下去的道理。”只听烛九真轻喝道:“现在传你一篇炼气诀,待你打熬好了,便传你本门正法。”说完一指点出。

    余青只觉得一股气流如决堤潮水涌进脑海里,不由大吃一惊,待到回过神来,却感到有一段文字无比清晰地记在头脑中。烛九真一一讲解。原来这篇练气诀分为上下两篇,上篇记载人体周的经络窍,下篇阐述运气炼体的法门。讲解完毕,烛九真留下一瓶逢丸,说道:“每练习,三后我来考查。湖滨浅滩里有赢鱼,屋里石几上有火,你且自便。”说完一个闪不见了。

    余青在屋前呆呆地坐着,心想:这就要修炼了,以后也可以像师尊一样肆意逍遥了,还有万灵门.....。痴想一阵,便把蒲团搬进石屋坐下,在脑中把那篇炼气诀和师尊的讲解细细梳理一遍,开始练习起来。

    这篇炼气诀是一篇基础的纳气入体打熬的法诀,讲究的是引导天地灵气打通全经络,让灵气全运转,滋养骨,温润经络,炼到一定时候,可让人力气增大,奔走如飞,强健。关键是纳气入体这一步很难。放松体,让心神澄入一片空明,以意念感受灵气,引入体内,顺经络运行。余青反复几十次,都不得要领,不由更加急躁,反而头中烦闷,气血翻涌,不得以站起来,走到湖边静一下心。但见绿水千丈,波平如镜,寒烟袅袅,头中顿时一片清明,忙跑回石屋继续修炼。过了一顿饭的功夫,余青脸红筋涨地跑到湖边,大口喘气,待到心境平和,又返回屋中。如是十余次,中间甚至把蒲团搬到湖边,还是不见效果,一直闹腾到黄昏,余青吃了一粒逢丸,仰天倒在蒲团上,呼呼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余青一觉醒来,出门望去,头上云海散了,青蓝的夜空挂着无数星辰,脚下湖水轻轻泛起波纹,远处雪峰映着星光,散出淡淡的寒光。湖滨岸边有一片数十丈宽的浅滩,水刚过膝盖,水底是茵茵水草,偶尔有鱼,翻过银亮的肚皮,钻入水草深处。数十丈之外便是青黑深绿,不知有多深。余青走入湖水,一股冰寒的冷意从脚底钻了上来,慢慢发散全。余青突然心里一动:湖水冰寒,容易感觉,而天地灵气虚无缥缈作摸不到。但可以把湖水当成灵气,用心意牵引湖水的寒意在体内游走。于是闭目站在湖水里,默默冥想,不知不觉中,用上了炼气心法。许久过后,余青突然脑中一震,一丝气流自祖窍进入,然后缓缓过鹊桥,下重楼,经黄庭入生死窍,再到尾闾,上夹脊,过玉关,入泥丸中,如此循环了数十周,气丝渐渐粗了起来。经络一阵刺痛,余青醒了过来,感到一舒服通泰,神采奕奕,不由得大感兴奋。余青回到石屋,在蒲团上坐下,闭目回味了一阵,又开始收缩心神,闭目入定。这次却很顺利,心念稍稍引导,一束气流便从祖窍进入,游走不休,上空灵舒坦,心神愉悦。余青不痴迷上这种感觉,忘地搬运灵气,慢慢往手足四肢引导。

    余青睁开眼时,已是晨光初露,这一夜纳气入体的做功收获不小,全经络都已打开,但他知道,刚打开的经络还不稳定,要时时引气入体,舒缓扩张经络,以免经络闭合消失。余青长来到屋外,有种欢呼雀跃的感觉。湖上有白气袅袅,半空云气开始聚合,慢慢遮蔽高空,但光线清朗明丽,也不觉得昏暗。

    余青来到湖边,掬水洗了把脸,见水底水草轻柔,游鱼穿梭,终是忍住了戏水的念头,留恋地看了一阵,又回去石屋了。

    第三下午,余青刚刚做功完毕,正在湖边玩耍,忽听得天上一阵呼啸,抬头见一处云层翻滚搅动,蓦然往两边一分,烛九真落了下来。余青连忙跑过去,欣喜地叫道:“师尊!”任是烛九真面容古朴,也不露出一丝笑意,“很好,只三天功夫,气贯周天,神气清朗,孺子可教也!”

    这三天,余青虽然埋头苦修,心无旁骛,但十二三岁年纪,独处荒山,也觉得孤寂彷徨,现在见烛九真到来,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喜形于色,恭恭敬敬给烛九真行了一礼,说道:“师尊,今是否传我本门真诀?”烛九真道:“哪有如此容易,你才刚刚引气入体,经络还不强韧,要知我原始天王宗的最高法诀乃是修炼上古神魔真,你这具体还太脆弱了。我再传你一打熬的剑诀,你每打坐行功完毕,要勤于练习,屋里石几下的箱子里有换洗的衣物,湖里赢鱼有增强之功,逢丹有洗练神魂之效,你要多加利用,那蒲团也有妙用,到时自知。三月之后,我再来查看,如还达不到要求,那就再等三月。”说完,传了剑诀,留下几瓶丹药,飞而去。

    余青眼巴巴看着师尊离去,长叹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通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