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渔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尘相 书名:魔道通玄
    已是黄昏时刻,残照如血。余青推开窗户,抬眼望着南方天际,那里有一线黑云正缓缓翻滚过来,父亲与村里人打渔还不见归来,于是脸上现出几分焦虑。余青住在村东头,离浑河半里,因为母亲过世较早,与父亲相依为命,所以小小年纪便机灵懂事,颇招人喜

    这浑河不知道有多长,但却有几十里宽,一眼望不到边,河里水产丰饶,村民仅以打渔为生,子倒还过得下去。只是半年前河中频频出现些怪事,要么打上些鳞甲渗血的怪鱼,要么捞起一堆惨白腐烂的团,村民都惊骇怪异,于是请了几个游方术士来作法驱邪,无非是念念咒语,化些符纸,却无甚作用,但也没有更坏的事发生,村民还要生活,不得已,只好提心吊胆地下河打渔。两天前,自北边三十里外的金城来了个道士,对村民也不闻不问,自顾自的在河边的一块大石上设了个香坛,点上九支紫红的粗香,用符水从香坛连到村子周围画了许多符文,村中的许多墙壁树干也贴上黄纸,又从村里选了个幼童,从指尖取了几滴鲜血,找了棵村子正中的大树,画上一个火焰形状的符箓,然后从上掏出一个黑色的瓶子挂到树上,最后在树下四周埋了九个青铜法器,临到走时只吩咐了声:不得乱动,三后见分晓。村里人被这大动作震得半天没回过神来,纷纷都说这仙长仙风道骨,看来是有几分神通,这下应能见效果了。

    余青想来有几分好笑,还仙风道骨,除了一双眼神有点幽深,不就是个五十来岁皮肤黄黑的山羊胡子么?不过那香坛还是有些神异的,九注粗香点燃,虽有些腥闷臭,但几缕紫烟向上腾起,渐渐凝成一股,然后折向河心,远远伸出,犹如一根长长的钓鱼竿,风吹不散。那抹紫烟横压河上,到有几分壮观景象。

    余青正在出神,只听村口几个小童发一声喊,一窝蜂嘻嘻哈哈地奔向河边,原来几艘渔船正穿过那条横烟,往岸边靠来。余青远远地望见了父亲,转倒了一碗水放在桌上,又拿起一块棉布,出门走向河边。头已全部沉入了河面,几缕抛洒的余晖也被几个浪头打散,天边的黑云已经铺了过来,与河面升腾的水雾缠杂不清。此时那几个顽童正在几艘渔船边上蹿下跳,父亲看见余青走来,伸手接过棉布在脸上擦拭了几下,说道:“今天河里不大安分,水底有东西在搅闹,鱼没打多少,船也行不得。青儿,你且回屋拿个雨遮来,眼见要下雨了,把那香坛好好遮掩一下。”

    余青“哦”了一声,转要走,又回过头来说道:“父亲,你看那烟风吹不散,或许香火雨也淋不熄罢。”

    余父假意瞪了他一眼,说道:“快去快去,这次让那仙长把河里弄清平了,爹爹也多打些鱼卖,好给你取个媳妇,免得你看隔壁杨大眼馋不是。”

    余青脸上一红,“哪个眼馋了。”却急急朝家里奔去。隔老远了还听见几个邻居在那里哈哈大笑。

    余青和几个少年把香坛遮掩好后,天色早就暗了下来,河上漆黑一片,那一股烟道发出淡淡的青白微光,刺入幽暗深处,这时河里深处传来低沉的闷响,震得地面微微发抖,几个少年面面相觑,也不敢多呆,默默地往村里奔去。

    半夜时,余青迷迷糊糊感到一股寒意涌来,罩住头脸全,眼不能睁,口不能开,还听到远处河里巨物破水的声响,正在惶急时,眉心突突一跳,全一松,于是一个翻坐了起来,侧耳听了一会,除了河水哗哗的流淌和里屋父亲细细的鼾声,四下里一团寂静,窗外透进一点光亮来。这时,河边又传来一声粗壮的喷鼻声,余青轻轻的下了,慢慢地走近窗户,缓缓把窗户推开一线,看到河边香坛上的雨遮不见了,九注粗大的香火发出蒙蒙的青光,青光里一个灰白的影子,趴在石头上,埋着头正在嗅那香火,好似很陶醉的样子。余青呼吸急促起来,想要回屋去叫父亲,一退,跌进一人怀里,张口要叫,却被一支手捂住口鼻,耳旁传来父亲的声音“青儿,别叫。”余青抬头一看,父亲脸色惨白,浑打着抖,口里还在低声念道:“青儿,不要怕,不要怕。”余青轻声问道:“父亲,那是什么东西。”却没得到回应。

    村中突然“嘭”的一声低响,有火光一闪,隐隐有凄厉的哭号散开,那怪物吃了一惊,立起形,抬头往村中望来,只见它长一丈有余,硕大的头颅,从头脸到全都是灰白的褶皱,两点猩红的眼珠,嵌在额头上的褶皱里。它在空气里嗅了一阵,便低吼一声,向村里奔来,从余青的房门前扑过,径直往村中间撞去。

    蓦地,村中一道火焰冲天而起,在半空“轰”的一声迸裂,火星四,划过漆黑的夜空,凝成一条条青白的火线,如同一个大罩子扣在半空,同时村里“噼里啪啦”一连串爆响,地面墙壁树干游出无数火蛇,向半空窜起,与上面的罩子对接,整个村子都被笼在一层火网中。那怪物一声嘶吼,口鼻中涌出浓浓的黑气,作势扑,却又犹疑不定。村民都被惊起,纷纷跑出房门,望着半空的火网和地上的怪物,一时瞠目结舌,安静无比。余青悄悄对父亲说道:“那仙长的法术显灵了,咦!不对,怎么好像把我们和怪物关在一个笼子里了。”

    这时,半空响起一阵呼啸声,余青抬头一看,几道流光在火网外面盘旋。一个声音哈哈大笑道:“这水魈虽不稀罕,却也难得,张师兄,看来你的拘魂令有望得成了。”另一边张师兄说道:“路师弟,咱们万灵门什么法宝没有?只不过这只水魈来路有些不正,竟然跑到金城来作乱,所以我把它钓上来,看看有何古怪。”那路师弟又道:“区区一只水魈,不劳师兄费神,就由师弟给你擒来如何。”张师兄说道:“不急,这水魈也有奇异之处,待它好好施展一下再抓不迟。”路师弟“嘿嘿”一笑,没有做声。

    地面上水魈大概有点忌惮空中说话之人,低声咆哮着,又回头望向河边方向,似有所期盼,最终熬不过那火网的时时炙烤,带起一的白烟,往河边奔去。河边方向的火网随着水魈越来越近开始由青转白,余青与父亲站在窗前,甚至看得清楚火线上有火苗飘出,把空气烤得扭曲。水魈厉叫一声撞向火网,接触那一刹那,“嗡嗡”连响,火网坚如铁壁,分毫没有震动,硬接水魈一撞,水魈被反弹回地面,还没落实,又带着一声怒吼,撞了上去,接下来,以眼难以看清的频率连续撞了几十上百下,顿时火星飞溅,烈焰排空,火网的颜色终于又从白转青,渐渐黯淡下来。路师弟驾流光绕了过来,见此形不由喝道:“这畜牲好大的力气,九灭罗网都拦不住。”说完吐气开声——“咄”,只见村中九道白光破土而起,与火网相交,霎时整个火网又由青转白,无数火星喷薄而出,如同下了一阵火雨。

    火网之下,温度骤然升高,树木房屋都冒出大火,地面上也腾起袅袅青烟。村民们惊声尖叫,狼奔豸突,凄惨无比。有的人撞到火网,马上变成一个人形火球,顷刻之间灰飞烟灭。这时余父顾不得害怕,拉着余青跑到厨房,把水缸里的水舀出一些,然后双双钻了进去,缸口用遮尘的石板掩住,所幸厨房上盖的是茅草,燃烧过后,只是掉下些灰烬火星。父子俩挤作一堆,瑟瑟发抖。外面水魈的吼声哑了下来,变成一种“嘶嘶”尖鸣,天上一个女声说道:“各位师兄小心,它要噬魂了。”

    外面呼呼的火啸夹杂着惨叫呼喊,余青呜咽着问父亲道:“他们为何不顾我们的死活?”

    余父看着儿子清秀的面庞,忍不住两眼的水光,慢慢地伸出手,轻轻地擦拭着儿子脸上的水珠,摇头不语。余青两眼一睁,虽然眼眶里还有泪光,却怒声说道:“竟然视我们凡人百姓如刍狗,但他们有什么资格。”

    余父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拿什么来对抗那些修道者呢?只能如同蝼蚁一样活着罢了,虽然这世界是广大无比,却是处处凶险,妖鬼邪物遍地,幸亏金城四近有几个修道门派,这方地面还稍稍安稳一点。”

    余青说到:“那些仙长和妖邪鬼物有什么两样,”

    余父微微一笑,“青儿,等这次劫难过去,爹爹带你去求位仙长修道吧,再也不要受这世间的磨难了。”余青恨恨地说道:“不去!”

    一声刺骨裂的尖啸蓦然响起!天地为之一震!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通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