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补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吾非仙 书名:我的浮生
    丁永凯回到宿舍,放好东西,就开始看书,准备补考。不过现在才看书似乎晚了点,并且饿了一夜,早饭还没吃,但是丁永凯也没办法了,后天就要考试,现在再不看就没有时间了。不管了,临时抱佛脚,也只能这样了。

    天,没有阳光,此刻丁永凯的心也是如此。谁能体会到丁永凯的心

    复习,对丁永凯来说简直是煎熬,仅次于考试。丁永凯不止一次想:如果当初这么认真看书的话,现在是不是可以潇洒地玩电脑呢?不过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一味抱怨是没用的,为了补考,丁永凯只得坚持看下去。不忘过去固然没什么坏处,但是重要的是抓住现在。

    “没时间了,别打扰我。”勾艺霖叫丁永凯出去玩,丁永凯反对。

    “如果上学期末时,你像今天这样学习的话,肯定就不用补考了。”

    “唉!”丁永凯说,“我也知道这个道理,早知今,何必当初,我也不想。”

    “今天下午去洗澡。”

    “到时候再说,我真的没时间了。”

    丁永凯正在艰难复习,精英学院教务办公室打电话来,通知转学院的事。这是精英学院的政策,每一个挂科的学生,必须在下一学期开学时转学院,原则上说可以随便选择,但是精英学院的政策每一年都在变,前一年的政策没有参考,所以实际况就很难预料了。丁永凯现在可没有时间管转学院的事,学院办公室打了好几次电话来,他都随便几句敷衍过去了,他只想补考及格,补考再不及格,他就没有退路了。“补考可耻,重修光荣”在丁永凯这里行不通,早点过了,绝不拖到下次。

    第二天,丁永凯正抱着一本书发呆,门突然被撞开,丁永凯一下清醒过来。石以笙终于来了,他跌跌撞撞回到宿舍,将行李扔在地上,一头倒在丁永凯上,不停叹气。

    “好累啊!”石以笙点上一根烟。

    “现在不只你一个人累。”丁永凯头也不抬。

    “复习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补考?”

    “刚开始预习,明天补考。”丁永凯说,“你干什么去了?”

    “哦,中午遇到几个高中同学,聚一聚,喝了几杯。本来有时间的,但是偏偏遇上堵车,所以来晚了。进不了站,只好去买了汽车票,所以现在才到。”

    丁永凯一笑:“我们还以为你准备‘压哨上车’,给我们一个惊喜。”

    “呵呵。”

    “赵紫雨没有和你一起?”

    “没有,她也是坐的汽车,但不是和我同一个。”

    “我要复习了,别打扰我。”

    “嗯。”

    ……

    走到考场门口,丁永凯才发现学生证没带。在这样一个认证不认人的社会,不带证件是很麻烦的。有个故事,说的是一个残疾人坐火车(好像是腿断了),列车长要他拿出残疾证,他没有,就把断腿拿了出来,但是列车长说“认证不认人”,后面的故事也知道了,有个老人站了出来,帮助了这个残疾人,批评了列车长。丁永凯没带学生证,如果那老师心不好,说不定会把他赶出去。

    “真是祸不单行,幸亏还有时间。”

    丁永凯跑回宿舍,拿了学生证,又急急忙忙感到考场。这次精英学院挂科的不止丁永凯一个,而是五个,丁永凯总算是找到一点安慰。再加上其他学院的,差不多坐满了一个大教室。

    “有人陪我,还好。”

    “你准备的怎么样?”

    “今天早上开始预习。”

    “呵呵,我也一样。”

    “考试怎么办?”

    “看着办。”

    其他人在交谈着,教室里很闹。丁永凯的座位在靠窗的那边,外面阳光灿烂。这是返校后的第一个晴天,丁永凯晒着太阳,手中拿着笔,不停的旋转。

    老师拿着一叠卷子走上讲台,说:“把与考试无关的物品放到讲台上。”

    大家陆续把书包、书本交上去,又回到座位。还有十分钟,丁永凯趴在桌上,闭目养神。补考开始,考场里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静悄悄,有人说补考就是一个形式而已,走走过场,的确是这样。老师在门外聊天,考生也不安分,东张西望,交头接耳。丁永凯紧紧盯着试卷上那些似曾相识的题,半天没有动笔。

    “有一种填空题叫完全不会,有一种选择题叫看起来都对,有一种计算题叫边做边流泪,有一种应用题叫做起来崩溃,有一种证明题叫证明好累。太有才了,网上的这些话堪称精品!”丁永凯这么想着。

    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小时,有不少人已经提前离开了,丁永凯看到其他人纷纷交卷出场,心里也慌了。

    “唉,怎么办,还有这么多不会,完了!”

    越慌思绪就越乱,丁永凯在卷子上乱写一通,到后来干脆就不做了,也交卷出场。在考场里,丁永凯还有些担心,走出考场,丁永凯反而有一种放松的感觉。

    “不管了,该怎样就怎样,还有美好的生活,不必为了考试而烦恼。”

    丁永凯回到宿舍,把包一扔,倒在上。

    石以笙问:“考的怎么样?”

    “就那样,”丁永凯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大不了再挂一次。”

    “你打算去哪个学院?”

    “随便吧,到时候再说。现在我主要关心的是补考成绩,其他的都可以放到一边。”

    “我要去把书还给赵紫雨,陪我一块去,说不定能看到宇文静。”石以笙拿着几本书从椅子上站起来。

    “能不能看到宇文静关我什么事?”丁永凯翻趴在上。

    “快走吧,你不是有话对赵紫雨说嘛。”

    石以笙硬把丁永凯拖下楼,在楼下等赵紫雨。女生就是女生,“男女平等”在哪个时代都是梦想,现在的女生真让人受不了,守节的女生很少,守时的女生更少,守节又守时的女生少上加少。

    楼下,石以笙翘首企盼,丁永凯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打“连连看”。“连连看”第五关打完了,第六关进行到一半时,赵紫雨和宇文静终于慢条斯理地出现了,但是走到路口,看到石以笙和丁永凯来了,就不走了,好像等着石以笙和丁永凯过去。

    石以笙面露喜色,拉着丁永凯,说:“她们来了,走,过去。”

    “叫她们过来。”

    “走嘛,过去嘛,你有话要说,走近说,走,走。”石以笙硬是把丁永凯拉过去了。

    赵紫雨看到石以笙和丁永凯朝她们走过来,和宇文静小声说着什么,不是发出几声“呵呵”笑声。

    石以笙问:“说什么?”

    赵紫雨首先来句抱怨:“你怎么现在才来?”

    “这句话该我们问你。”丁永凯说。表有点严肃。

    石以笙拍了拍丁永凯的肩,对赵紫雨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是你的书。”说完把书递给赵紫雨。

    “好了,可以走了。”丁永凯说完就准备回去。

    “你不是有话说吗?人在这。”石以笙叫住丁永凯。

    赵紫雨以为丁永凯有话对宇文静说,小声笑了起来,看着石以笙:“我们到一边去,别在这当‘电灯泡’了。”说完拍了拍宇文静,又忍不住笑了。

    石以笙一愣:“嗯……他是有话对你说。”

    丁永凯走过来,看着赵紫雨,表很忧郁。

    “好好学习,别挂科,转学院很麻烦的。3班之中和我一个城市的,就剩下你和舒玲了,好好学习。就这样,没什么了。”

    现在是宇文静笑了,赵紫雨还没反应过来,丁永凯已经上楼去了。石以笙和她们两个又说了几句,也依依不舍地上楼了。

    “我还以为你会说其他的,没想到是这些。”石以笙好像有点不高兴。

    丁永凯说:“除了这些还能说什么?”

    “算了,走,吃饭去。”

    “刚上来,又要下去,歇会儿。”丁永凯又趴在上。

    餐馆里。

    “今天是我们回学校后的第一次聚餐,先干一杯。”石以笙首先端起一杯酒,“永凯,酒杯端起来。”

    “心不好,不想喝。”丁永凯一脸惆怅。

    勾艺霖说:“没做完就没做完嘛,多大个事?你自己还经常说不要为了考试而烦恼。”

    “你们是没挂科不知道挂科的悲哀啊!”

    “你想好去哪个学院了?”罗波问。

    “就是因为没想好才心不好。算了,不管了。”

    补考之后又有好几天时间等成绩公布,精英学院的课丁永凯还要跟着上。丁永凯现在可算是看开了,把每天上课都当成是“蹭课”,他自己认为不上课也没关系,上课只是无聊之时的消遣。其他人知道丁永凯这么想,也经常找他代替上课,有时候丁永凯也会答应。更多的时间,丁永凯就去上网,聊QQ,看电影,整天无所事事。

    丁永凯只是一心一意等补考成绩公布,然后就可以考虑选择学院。精英学院给过保证,只要是精英学院的学生,转学院肯定很容易,其他学院会抢着要。丁永凯也是这么想的。

    有一天,丁永凯正在上网,闲着没事就进入学校教务处网站。

    “补考成绩出来了,六十一分,我没做完,居然六十一分,老师太好了,太给面子了。”

    丁永凯往椅子上一靠,长舒一口气。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