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道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吾非仙 书名:我的浮生
    短信发出去了,两人都在等待。其实丁永凯的心中还是很焦急的,想知道宇文静是怎么想的。丁永凯心中还有期待,喜欢一个人,岂能因为这么一件事就彻底忘记对方。

    “短信来了,是她的短信!”丁永凯竟然有点兴奋。

    “她怎么说的?”

    丁永凯脸上的兴奋退去,平静地说:“在意料之中。”说完把手机递给石以笙。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明白,我不想和你这种人多说,是不是朋友不是你说了算,时间会证明一切!”

    石以笙读完短信,丁永凯马上抢过手机。

    “现在她都这么说了,我要把刚才那条短信发了。”丁永凯从草稿箱中找到短信,发了出去。

    “看来你这次很难办了。”石以笙看着丁永凯,心里想。

    宇文静一直没回短信。丁永凯脸上并没有显出失望的表

    “她不回,咱回吧。”

    “回宿舍?”

    “嗯。”

    宿舍里,丁永凯打开电脑,登上QQ,更新签名“有人为伤,难免失去主张”。最近的丁永凯经常更新签名,并且都是和有关的,宿舍里的人都以为他受刺激了。人一旦陷入感,就很难再出来了,丁永凯就是这样。

    石以笙看到了,说:“你要放弃吗?”

    “应该会吧。其实,我不想放弃。但是,原来就没成功,现在又发生了这些事,照现在的况,我和她不太可能了。并且还有件事。”丁永凯语气很平静。

    “什么?”

    “就是请客的事,我已经对赵紫雨和舒玲说了,现在突然又不去,我该怎么解释?总该有一个理由吧,我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

    “嗯,这个事不能取消,既然说了就要去,反正还有几天,你们先把关系缓和一下,到时候再想想办法。”

    “以笙,请你办件事。”丁永凯看着石以笙。

    “说吧,什么事,只要是兄弟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办到。”石以笙说的很坚决。

    “没什么,如果去的话,就你去请宇文静,以你的名义,我出钱。”

    “就这,我还以为什么呢,好的,没问题。”

    “那就把时间定在这周五下午吧,”丁永凯想了想,“上午你先去找餐馆,定一张桌子。”

    “好,包在我上!”石以笙想了想,又说,“我觉得你就在这次道歉比较好,真的,表现出你的诚意。你道了歉,才有挽回的余地。道歉并不会让你损失什么,只是一句话而已,况且还能表现出你的大度和包容,尤其是在女生面前。”

    丁永凯沉默了很久,带着很复杂的表点了点头。

    石以笙给宇文静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自己想请她吃饭。星期五下午快下课时,丁永凯给宇文静发了一条短信,把石以笙请客的时间地点告诉了她。一下课,丁永凯直接去餐馆,石以笙早就在餐馆等其他人到来。

    “这里就我留下吧,你去接她们。”丁永凯说。

    舒玲也来了,石以笙就叫她先点菜,自己去接赵紫雨和宇文静。

    “丁永凯,你想吃什么,随便选,没事,反正是石以笙请客。也难得见他请一次客,这次就多点一些。”

    “你点吧,随便,我无所谓。”丁永凯嘴上说着,心想,“这可是我的钱,算了,不和你们女生计较这些。”

    宇文静正在教学楼一楼大厅等。石以笙来到教学楼,看见宇文静,走上前。

    “赵紫雨哪去了?”

    宇文静一见到石以笙,说:“她上厕所去了。你怎么现在才来,我不知道在哪。”

    石以笙一脸疑惑:“怎么永凯没有给你发短信吗?”

    “哦,丁永凯的短信,我收到了,但看到是他发的,我没看,直接删了。”宇文静说的很轻松。

    “这是我让他发的,就是告诉你地点在哪。”石以笙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心中微微为丁永凯担心。“永凯,看来你们真的很难挽回了,唉,期待奇迹发生。”

    “怎么,你也请他了?你不是说没他吗?他去,我就不去了!”宇文静说完就要走。

    石以笙拦住她,宇文静还是很不愿。

    “别这样,别这样,你们毕竟是同学,以后见面多尴尬。别走了,你这么做会让我很为难的。并且这次是我请客,也不是他请,你就当给我点面子,好吗?”石以笙尽力说服宇文静,看来他为了帮丁永凯已经付出够多了。

    “其实我不是不给你面子,而是我担心丁永凯会绪失控。就那天晚上,他说那些话,真让我有点受不了,我担心他一时失控那就麻烦了。”宇文静说出了原因。作为女生,宇文静的担心不是多余的,面对一个喝醉了的人,任何人心中都会感觉不太安全。

    石以笙松了一口气:“这你不用担心,到时你就坐在我旁边,他不会乱来的。放心,他不会的,我能保证。其实他人好的,他做的这些没有恶意,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当你了解他了,你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个很单纯的人,没有那么多心机。”

    “快走吧,时间不早了,我还要早点会宿舍学习呢。”赵紫雨也来了,见他们两人还在这里聊天,催促道。

    石以笙说:“还不是在等你。”

    “石以笙,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你要负责。好吧,我就给你面子,我去。”宇文静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

    三人来到餐馆,找到位子,石以笙忙说:“永凯,怎么不打个招呼,同学来了。”

    丁永凯站起来,看着宇文静,说:“团支书、赵紫雨。”

    正在点菜的舒玲抬起头,也对宇文静说:“嗨,文静,紫雨。”

    宇文静没说话,坐在离丁永凯最远处的座位上。赵紫雨坐在宇文静旁边,对丁永凯笑了笑。丁永凯也没说话,坐下了。舒玲当一切没发生过,继续点菜。

    石以笙见气氛有点尴尬,想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舒玲,菜还有多久才点完!”石以笙抢过舒玲手里的菜单。

    “别急嘛,马上,马上,就快完了。”舒玲抢回菜单,“再点两个。”

    “你点这么多,还都是贵菜,到时钱不够就把你抵押在这里!”石以笙吓唬舒玲。丁永凯在出门前只给了他三百元,照舒玲这么点下去,到时如果付不了帐,就真的不太好了。

    “你敢!”舒玲也不甘示弱,瞪着石以笙。

    宇文静忍不住笑了。宇文静笑起来,给人一种很温柔的感觉,确实漂亮的,丁永凯一动不动看着宇文静。宇文静发现丁永凯正看着她,马上把头转到一边,想躲开他的目光。

    石以笙也坐下,点了一根烟。

    “把烟掐了,我不喜欢这个味道。”赵紫雨的手在鼻子前扇着。

    “好好,马上马上,再吸一口就掐了。”石以笙猛吸一口,扔掉了大半根烟。

    菜还没上。

    “服务员,先来五瓶啤酒!”石以笙喊道。

    “我不喝酒。”赵紫雨说。宇文静同样不喝,要了瓶橙汁。

    “永凯,你喝一瓶?”石以笙问。

    丁永凯点点头。

    “服务员,来两瓶啤酒。”

    石以笙和丁永凯一人一瓶。石以笙刚喝了一口,丁永凯却举起啤酒瓶就往嘴里倒,倒下去半瓶才停。丁永凯盯着酒瓶,目光一片漠然。

    “你还行吗?”石以笙有点担心地问。丁永凯就是在刘天阳的生那次喝醉了,再加上那个郑良鸿的“好意帮忙”,所以才发生这么多事。今天丁永凯又喝了酒,后面会怎么样很难说。

    这一顿饭的场面相当压抑,大家都不说话,只有舒玲和赵紫雨偶尔聊几句。过程中,石以笙不止一次对丁永凯使眼色,丁永凯每次都不理。石以笙甚至给丁永凯发了短信,丁永凯回复“再等一等”。石以笙急了,以上厕所为由把丁永凯叫了出去。

    “你怎么搞的,不是说好了道歉嘛。”

    “你没看到她进来时的态度吗?我和她打招呼,她理都不理,这算什么,她以为她是谁!”丁永凯有点不满。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万一你道了歉,说不定她就同意了。”

    “不会吧,开玩笑?”丁永凯不太相信。如果宇文静真的这么善解人意,那她就不会因为一件小事而耿耿于怀。丁永凯不太相信也很正常。

    “永凯,我帮你把她请来了,你们把关系彻底搞僵了,我以后在你们中间会很为难的。你就当现在是帮我,不要让我为难。”

    在石以笙的劝说下,丁永凯还是答应了。两人回到位子上,石以笙盯着丁永凯,好像在说:永凯,看你的了。

    丁永凯站了起来,石以笙松了口气,舒玲和赵紫雨都看了看他。

    丁永凯端起一杯酒,看着宇文静,说:“团支书。”

    宇文静装作没听到。

    “宇文静!”丁永凯加重了语气。

    宇文静看了眼丁永凯,石以笙小声对宇文静说:“他叫你。”

    宇文静没说话。

    “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对,我是做过一些让你不开心的事。今天借着以笙请客的机会,我正式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丁永凯语气很诚恳。

    宇文静还是无动于衷,好像什么事都与她无关,自顾自地喝着橙汁。

    顿时,出现了短暂的沉默,舒玲和赵紫雨也停了下来,看着。最可怕的不是被拒绝,而是被忽视。格再好的人被忽视也会发怒,这时的丁永凯就有点生气了。因为他害怕孤独,所以他讨厌被忽视,尤其是被人如此明显地忽视。

    平时不发怒的人一旦发怒,结果是很难预见的。

    这次丁永凯怒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浮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