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妃怨.2.熏风满帘渡玉兰香(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话说,那名黄姳姑娘,也就是邱宇然的那个糊涂堂妹在误打误撞的况下,来到了渝国寻嫂,这不,这天,街上又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

    黄姳冒着雪花点点不畏寒冷,脚尖从不停歇的来到了渝国,骄傲的看了看渝国城界边上的晷,才一个时辰,很是满意自己的脚上功夫。{b小说(拼音)点com}   wWw.BxiAoshuo.Com

    “咕~咕~”黄姳正在自豪之余,不安分的肚子又不适时宜的叫了起来,弄得黄姳好不尴尬,好在此时入城出城的人并不多,没有人注意到黄姳这小丫头的尴尬举动。黄姳犹如偷腥般小心翼翼的围绕着四周偷偷摸摸的看了一圈,确认四下无人,才轻轻将闷在口的气呼了出来...

    “姳儿,你饿了?”一只色白堪比地上残雪的手搭在黄姳的肩上,令才被黄姳呼出的那口清气又大口的被吸了回来,本应该是发出银铃般笑声的小嘴不淑女的尽其所能的张大着,大叫着...

    “你,你,你放开我,本小姐给你钱就是了,千万别劫色啊...”

    也就是这样,惊得稀稀落落的几个行人纷纷注视着黄姳和这个不知是谁的人。

    苍白的手不一会儿就绕过脖颈上移到黄姳的樱桃小嘴上,让黄姳再也叫不出声,而黄姳的耳边也微微响起温柔的声音,“姳儿,是我,邱浩泽。”

    黄姳一听这话又想了想自己此刻几乎是被邱浩泽从背后抱着的样子,尤其是耳边还存有邱浩泽呼出气体的温度扰乱着自己的心。嫩嫩的小脸上不住的通红,一时间没有再说话,一副滴滴的小美人形象。

    “姳儿,你怎么会来这里?”邱浩泽从黄姳背后走到她的前,看着这一副不符合小堂妹格的羞表,有些摸不着头脑。

    黄姳心底暗暗笑了起来,自己心仪的浩泽哥从来都是唤自己姳儿而不是堂妹,这是不是说浩泽哥也是对自己有一些微妙的感呢?可是...刚才浩泽哥是不是听到了自己肚子叫...

    真是羞死人了!

    黄姳始终不好意思抬起头,故,还是低头声道:“出来帮王爷堂哥找妻子啊。”

    王嫂?她又出事了吗?怎会忘记那月华下的白衣女子,坐在徐徐微风中就着月色,吹奏的那一曲《锦瑟》;又怎会忘记那仙骨凛凛的女子,站在那皇宫中的高台之上,舞着自己的年华...可是,她,竟然又出事了?

    邱浩泽两手各抓住黄姳的两只小臂,有些瘦弱的俊脸上写满担心,有些抑不住的激动道:“她怎么样了?”

    黄姳被抓得有些痛楚,抬起水灵大眼,将邱浩泽的激动尽收眼底,面带疑惑道:“浩泽哥,你怎么了,怎么我一提那个王妃堂嫂,你就这么激动?”

    邱浩泽也是清楚了此刻现在自己的失礼,将手收回来后,整理了一下被搅乱的思绪,恢复平静道:“恩,王嫂曾经救过我一命,所以听说她失踪,还是有些担心的。”

    虽然说的是没错,浩泽哥也确实是暗自出使渝国了,但是为什么心底还是有些小小的不安呢。

    黄姳没有怀疑邱浩泽的话,天真的小脸早就将心底的不安甩到九霄云外,一手挽住邱浩泽的胳膊,一脸殷勤道:“浩泽哥,我好饿啊,请姳儿吃饭吧。”

    邱浩泽看着越来月大的风雪,温柔的笑了笑,英眉下的双眼弯成了两轮弯月,“好啊。”

    无名客栈。

    “客官,您里面请~”店小二一看黄姳一绫罗衣,头上戴着几颗东海珍珠,便知道她是一家千金小姐。再说这小姐挽着的男子,虽然穿戴之间并无贵气,但是这浑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是止不住的贵族之气。因此,很是殷勤的上前招呼着。

    “您是打尖,还是住店?”

    “我要你们店里最好吃的菜,统统给我拿出来。”黄姳一声命令的口气,令小二更加确信这是位千金小姐,便火忙的去厨房了。

    邱浩泽看着黄姳与店小二见好笑的戏份,有些宠溺的摇了摇头,找了一处靠近窗户的座位也就入座了。

    “蹬蹬蹬。”

    黄姳随着邱浩泽坐下之后,便听见极为细小的脚步声,有些神秘的看着邱浩泽小声道:“从楼上下来一个人,男子,脚步轻盈,体型均匀,面上有东西护住,呼吸有些重。”

    邱浩泽也是好玩的看了一眼,之间一红衣的男子,脚步轻轻,面戴鬼脸,正朝楼下走着。

    邱浩泽看着看着便英眉拧成“川”字,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能感觉到此人绝非善茬...

    难道是自己没有说中?黄姳看着邱浩泽不好看的脸色,心里有些打鼓,转过来看了看从楼上下来的男子...全中啊,那为什么浩泽哥那么严肃的表

    看邱浩泽还是没有收回视线的意思,黄姳一只小手放到邱浩泽眼前晃了晃,水灵灵的大眼睛锁住浩泽的墨瞳,“浩泽哥,你在看什么?”

    “没,没什么。”

    姳儿的警惕实在是太低了,眼前这武功高不可测的男子说不定就是什么多年的江洋大盗,自己一定要多多留意才是。

    “客官,您的菜~本店最出名的就是这糖醋鱼...”

    小二才把菜放到桌子上,话都还没有讲完,一只手便横拦在他的前,冰冷的声音也是随之响起,“你,把你的那个什么丹交出来,她又觉得寒意袭人了。”

    小二止不住的哆嗦这才缓解了不少,呼了一口气,道:“爷,您可是吓死小的了,我还以为...得嘞,我这里还有三颗丹,就都给姑娘吧。”说完,从怀中把上次的小瓶子掏了出来,交到了鬼面手里。

    鬼面满意的看了看手中的小瓶子,感受到边凝视自己的目光,也是回望去,只见一个臭未干的小丫头和一个俊秀男子,于是慵懒道:“两位看够了没有啊?”语气里止不住的戏谑。

    小二才不想在这鬼脸面前多呆一会儿,于是趁着空当一溜烟的跑回了厨房。

    黄姳则是站起来,一只小手无所畏惧的伸到了鬼面的脸上,惊奇道:“哇,你这个是面具吧,好有个啊,哪里有卖?现在渝国兴这种打扮吗?”

    邱浩泽看着黄姳小丫头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举动,心里那是惊吓到不行,再看正主,那一脸的理所当然...

    鬼面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道:“好有趣的小丫头,要不是我已有了妻子,就娶定你了。”

    “你有妻子了?在哪里?”

    这天生的自然熟啊...邱浩泽真的是对黄姳无语了,虽然说她只是小皇姑捡回来的孩子,但是也毕竟是自己的堂妹,自己一定是要管的,只要这男子有什么不妥,自己还是会有所举动的。

    鬼面轻轻笑了笑,纵然是很轻的笑,面具外的眼还是微微弯了一下,“她在楼上,不多说了,我还要给她送药。”

    的一霎那,鬼面的眼终于对上邱浩泽的,两名武功高人均是对彼此产生了切磋的危险气氛,亏得鬼面赶着送药,导致这险些擦枪走火的气氛也只是在氛围这一阶段停住。

    “浩泽哥,我们也住下好不好?”黄姳想要看看鬼面的妻子是长个什么模样,便也是想要住下来。

    邱浩泽却是觉得不妥,“姳儿,我们还要寻人,怎么能因为那来路不名的一位鬼脸人的妻子就耽搁了呢。”

    “你们真的是没有见过那女子,我可以和你们保证,绝对没有见过那么美的女子...”小二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两人面前,手里还端了一个餐盘,忙着说话都忘记了上菜了。

    邱浩泽嘲笑似地看了看小二,自己最不进的就是女色,再美的女子又如何...

    黄姳却是一脸好奇,眨着大眼睛细细的听着小二的说辞。

    “那女子,并不是貌美,而是一种气质美,不冷不的淡雅浑然天成,散发着自己的芬香。还有那冷若冰霜的清眸,宛若是画中走出来的仙子...最为可叹的是啊,她只好袭一白衣,那天她相公出门给她买了五六件各式各样的白衣回来呢。我有天夜里巡逻,还听见了那女子房间里传出袅袅箫音呢~”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