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妃怨.1.熏风满帘渡玉兰香(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萧国。

    残雪点点,落地无霜。

    “黄姳,替我办件事。”

    “王爷堂哥直说咯。”

    “替本王速速找到王妃,务必将她带回来。”邱宇然想想如今的形势,心里就有一种不安,仿佛随时都要失去一些什么。

    那个唤作黄姳的女子柳眉拧在一起,很是不明白王爷堂哥的用意,接着道:“王爷堂哥啊,我并没有见过王妃,你派我去...”

    邱宇然将视线从雪中收回,直直的盯着黄姳的水灵大眼道:“如今湘妃当道,**佳丽三千竟敌不过一个湘妃,她湘妃又是与邱仲狄统一了战线,他们的目标也是很明确,拥护邱仲狄为皇,剿灭本王的势力。”

    有些答非所问的感觉...

    黄姳仍是不解,嘴唇有些嘟起,一脸的不知所云,“那又有什么关系。”

    早就知道自己这个堂妹有些单纯,却没有想到竟然单纯到这般...

    邱宇然轻轻叹了口气,接着道:“你若是不想你的王爷表哥死的早,你就帮我把你的王妃嫂子找回来。”

    黄姳更是有些不服气了,嘟起的小嘴好像都可以挂上一个茶壶,“你明明已经有翼和漾了啊,为什么要我去,堂哥欺负人!”

    “你还想不想和浩泽在一起?”邱宇然不想再浪费时间,一只俊眉上扬,一脸威胁的看着黄姳。

    又戳自己的死,可恶的堂哥...

    “好啦好啦,我去不就是了么,又拿浩泽哥压我...哼。”

    邱宇然这才是改冰山脸为笑颜,把早已经准备好的茉颜画像给黄姳,讨好道:“好堂妹,堂哥我一定会帮你和浩泽撮合撮合的。”

    黄姳这才展开笑颜,伸出一只小手指,孩子气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骗人的是小狗。”

    邱宇然为了尽快找到茉颜,也就配合着这永远也长不大却是对浩泽一往深的小堂妹委屈的做了这一番幼稚的行为。

    可是转眼,大手上的小拇指还有堂妹的小拇指余温,可是眼前已经没有了堂妹的踪影,令邱宇然不得不赞叹一番天下第一神偷--黄莺的轻功。没错,他的小表妹,平里是个在皇府中瓷娃娃般的大小姐,可是每当夜里,就会化为飞贼,一男装自由穿梭于各个府中。

    黄姳一出宇王府,才想起来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往哪里去找自己的王妃嫂子。照理说是应该回去问问王爷表哥的,可是天生就不按常理出牌的她又怎么会乖乖回府,也就是漫无目的的散步在着残雪淋淋之中。

    “一,二,三...好了,该你了。”

    黄姳将视线稍稍放远,便看见了有两个小孩子玩得正欢,这也是激起了黄姳的玩。于是黄姳加快脚步走上前去,捏着一个小孩的小脸,温柔的问道:“给姐姐玩一下好不好?”

    两个孩子齐刷刷的看着黄姳,盯着看了有三秒钟,接着又齐刷刷的摇头大叫:“不好~”

    黄姳的温柔姐姐形象也是再也装不下去,气愤的鼓起小脸,两臂环,故作生气道:“为什么!”

    “我们只和若箫姐姐一起玩~我们心里的姐姐只有若箫姐姐一个人~”那个还在黄姳的魔掌中的孩子执拗道。

    若箫...怎么这么耳熟呢...好像有听人说过,又好像是认识的样子...(汗颜吧,邱宇然在黄姳初来王府时就和她说过了茉颜的种种。)

    黄姳看着越来越大的雪,知道自己也是不能耽误了,一把夺过小孩子手中的沙包,拿起地上的一颗石子画出了两条竖道,也就将眼前不大的地方从左到右划为三块地方。水灵灵的眼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口中喃喃道:“左边是渝国,右边是萧国,中间是沙塞。”

    “姐姐,还我们沙包。”那个被自己捏红了脸的小孩子又是不依不绕道。

    黄姳大大的眼眸中不尽的笑意,摸了一下小孩子的脸,笑嘻嘻道:“这下肯叫我姐姐了?”

    小孩子不知道是因为被黄姳摸了一下脸还是因为自己所说的话前后不一,小脸一时间通红不已,低头没有再说话。

    黄姳笑意更深的看了看小孩子,心里暗暗叹:果真是小孩子啊,皮肤好就算了,心思也是这么单纯~年轻就是好~

    就在这时,另一个默不作声的小孩子撞了一下那个小孩子,而导致红脸的小孩子一个没站稳就倒在了黄姳上,眼疾手快的黄姳为了救这个小不点,将手中的沙包无意识的乱扔了出去。

    “喂,小茵,干什么推我!”黄姳怀里的小孩子不安分的站起来,上前就和那个略高一些的孩子理论。

    黄姳倒是没有再顾及两个孩子,看了看被自己扔到中间的沙包蹲在地上苦思冥想起来。

    两个小家伙本是陷于激烈的争吵中,眼尖的豆豆看见了没有什么动静的黄姳,给了小茵一个眼神,两人就默契的踮着脚走到黄姳后,小茵再给豆豆一个眼神,两个小家伙便是同时伸出了自己的小小魔掌,一股劲的推了上去。

    “诶哟!”黄姳股上源源不断的疼楚传到脑神经上,才知道自己被两个小家伙戏弄了,脸上的表可谓是丰富多彩,由惊到怒,再到烦,接着又恢复成无表状态。

    看着方才还生龙活虎的姐姐,两个小家伙也是纳闷的蹲下来,注视着地面良久,除了薄薄的一层雪真的没有什么发现。

    好奇豆豆问道:“姐姐,你在看什么?”

    “沙包。”

    小茵手快的拿起沙包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道:“什么也没有啊。”

    黄姳揉了揉自己的刘海,道:“诶...我忘记了中间的格子代表哪个国家了...”

    国家?两个小家伙真是不懂这姐姐要做什么...超默契的互看了一眼后,手拉着手跑远了。

    是沙塞?是萧国?还是...

    “芋头,新鲜烫手芋头咯~”

    渝国?!对,就是渝国!

    黄姳站起来笑着看了看朝自己走过来的小贩,一脸感激后,施展自己举世无双的绝世轻功后便离开了,徒留下小贩在原地惊呼:“鬼啊,鬼啊...”

    渝国,无名客栈中,最上层的东厢房的窗户边,一个白衣女子,遥望着西边的家乡方向,淡淡的乡愁涌上心头,浓浓的思念充斥着脑海...

    在远方的你,是否有听见我的思念,或者,你是否动来寻我了呢?

    雪,麻木的飘零着,带着或多或少的哀怨,载着或浓或淡的思念,担着或重或轻的担忧,溢出自己惨白的色彩,飘向远方,尘埃落定...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