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苦.23.残雪中斟一杯牵挂(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你是谁?有出宫的腰牌没有?”辗转来到皇宫城门,却是被两个手持长矛的卫兵拦了下来,其中一个更是一脸鄙夷的看着茉颜。

    茉颜没有介意他的不礼貌,看着城门外有些浓烈的阳光,突然明白为何世人说皇宫外的才是艳阳,皇宫里的那是夕阳...

    “皇上要我速速出宫办事,若是耽误了功夫,你们有几个脑袋可以任皇帝砍着玩?”茉颜也是知道一些应变之理的,见来者气势汹汹,自己也就不自觉的严肃起来,想要从气势上获得出宫的权利。

    可是两个卫兵视乎压根不吃茉颜这一,方才那个卫兵接着道:“像你这样的本大爷也是见得不少了,每每想出宫的女婢或是妃嫔,统统都是你这说辞,想骗我们哥俩...呵呵...”

    男子说着说着,手里的长毛又朝茉颜的颈处靠近了一些,并还与另一位不做声却是隔岸观火的卫兵相视一笑。

    “你还别说,大哥,你看她这细皮嫩的样子,一定是个小主~”一直没有做声的男子突然看了看茉颜,嘴边有些意犹未尽的口水,最终有些猥琐的盯住茉颜的蛮腰。

    而那个被称为大哥的卫兵闻言也是换成另一种眼神盯着茉颜,眼里的精光四溅,有些压抑不住的感好像要爆发出来,“呦,你还别说,这皮肤,可谓嫩如水波,立吹可破啊。”

    受不了两名男子来回打量的目光和出言不讳的言语,茉颜皱了皱眉,不悦道:“天子脚下,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两个男子没有一丝丝的惧怕,反而笑作一团,其中一个微微喘上些气的率先道:“你...你是不知道,这...这鬼地方...平时都没有什么人经过...还天子...真是笑死我...”

    没什么人经过?怎么可能,这里不是皇宫城门吗?

    茉颜没有理会两个侍卫的狂笑,淡淡道:“让我出去。”

    还是那个被称作大哥的侍卫先停止了狂笑,正了正手中的长矛,另一只手也是不安分的搂住茉颜,猥琐道:“诶,美人儿,你说你还不如跟了我们,你说皇上那个老头子...对不对?”

    看着两个侍卫越说越让人作恶的谈话,也感受到两人越来越过分的打量,茉颜有些忍无可忍,两臂同时施力想要推开锢,可是手肘只能轻轻碰到侍卫的银衣,根本无法奈两人何。

    “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是皇宫西门吗?”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跑了过来,对着锢茉颜的侍卫问道。

    另一个侍卫连乞丐的脸都没有看,只是瞧到那褴褛的衣就止不住的捂上自己的鼻子,恶狠狠道:“赶紧走!”

    皇宫西门...原来是自己走错的门...

    乞丐微微抬首,看着男子后的侍卫怀中的茉颜扬起一个邪邪的笑,接着连声道:“是是是,小人马上走,不过能否告知小人这里究竟是皇宫的哪个门?”

    茉颜惊异的看着乞丐,方才那抹邪邪的笑,怎么会让自己想起一个人...

    茉颜想要再仔细的看看,却不想乞丐已经低下头去了,没有再抬首的意思。

    侍卫没有好气的踹了乞丐一脚,有些看不起的道:“就你个小乞丐,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你大爷我都没法进去的地方,你还想进去!”

    可是那一脚还没有到乞丐上却已经硬生生的停在了空中,茉颜静静的看着距离乞丐咫尺的黑靴,一时间没有明白此刻的状况。

    那侍卫好像在很是费力的挣脱着什么,可是空气之中分明没有什么抓住他的脚。

    就在箍住自己的侍卫松开自己决定要蹲下来的那一瞬间,乞丐猛地抬起头,有一抹不知是邪魅还是嘲意的笑在三人面前施展开来,懒懒道:“真是不愉悦。”

    茉颜心里有些不安,连那声音都好像有些似曾相识,莫不是...

    匆忙的甩了甩头,茉颜不敢再想下去了,甩到好像已经将脑中的猜想甩到脑外后,茉颜没有理会原地是三人,径直的朝着门外走去。

    一只火红的胳膊拦住了自己的去路,懒懒道:“你好像还没有和我说谢谢。”

    “谢谢。”茉颜没有转,而是直视着城门外的风光道。

    那只本是直直的臂,猛然一弯,将茉颜侧着拎了起来,继而巧妙的夹在腋下,大步飞驰了起来,面具下的眼依旧是那般深邃,波澜不惊道:“欢迎回来,小颜颜。”

    小颜颜?自己也是听了不少别人对自己的昵称的,有唤自己蓝影的,是一些不熟悉的人,有唤自己茉颜的,是一些亲近自己的人,有唤自己若箫的,是一些失忆后自己所识的人,有唤自己颜儿的,是一些兄长...但是这小颜颜,却是天下独一份。

    不动声色的理了理上的寒噤,茉颜淡淡道:“我们又没有很熟,唤我蓝影便可。”

    “蓝影?那真是不巧,天下有那么多姓蓝影的,本宫宫中就有数十位蓝影护卫,这怎么能分的清楚?还是小颜颜来得好...”

    强词夺理的说辞,虽然心里有些微微的怒意,但是茉颜的心里更是将不安扩大起来:火红的衣,鬼脸的面具,慵懒的形态,高深的武艺...这一切的一切,无疑是证实了自己心中所想成了真实...

    “为什么要找我?”茉颜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于是单刀直入的问着。

    鬼面深邃的眼中好像也是漾出了别样的绪,掺杂了一些莫名绪的他用着从来没有过的语气道:“理由是我想你。”

    他喜欢她的聪明,更喜欢她的单刀直入。因为,他也是如此的人。

    茉颜还是承受不住鬼面的直接,冷冷道:“那现在宫主已经见过了,可否能将茉颜放下?”

    纵然鬼面为天下第一杀手轻功自然不错,可是夹在鬼面腋下的茉颜还是觉得有些恐惧,尤其是侧眼看见了越来越远的地面。

    鬼面笑意更深,还是一种慵懒的语气:“是不是害怕了?高处不胜寒...”

    听着不知所云的一句诗,茉颜竟然真的感到一些凉意扑面而来。

    鬼面也是感到腋下的人儿子有些僵了,稍加了几分力气,尽量将自己上的体温传到茉颜上,轻功也是体贴的放慢了速度和高度。

    知道鬼面是个杀手,也知道鬼面不知为何一心想要让自己回到水影宫,可是现在,自己真实的感受到了他的体贴,茉颜还是淡淡道:“谢谢。”

    或许是没有想到茉颜会对自己言谢,鬼面惊异的低下头来看了看茉颜,可是茉颜却往鬼面的腋下缩了缩头,好似存心不想要鬼面看见自己一般。

    “那么想要本宫主的温暖?”

    半认真半玩笑的语气,令茉颜红晕萌生,一时间竟然语塞,缓缓将自己的头伸了出来。

    鬼面轻轻笑了笑,“想不到,你脸红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你究竟是谁?”

    最为简单的问题,却又是最为难听到真实答案的问题,其实自己也不确定他会不会回答自己,可是自己还是鬼使神差的问了出口。

    鬼面没有回答,而此时,天渐渐变得灰蒙蒙,方才的骄阳,此时又在哪里?远方的人儿啊,你可否听见我的呼唤...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