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苦.21.万绿从中一点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冉静一 书名:残颜
    不到六的时间,茉颜一行人已经成功到达渝国。

    六前的种种好似过眼云烟一般,想让人抓住一些,却又什么也抓不住,以至于让人渐渐淡忘了六前的种种。

    然,对于一些像茉颜这般的“受害者”,那些过往则是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玉大哥,为什么渝国女子喜好绿衣呢?”经过几的静养,茉颜的金口今终于可以开了。

    玉堂的臂伤也是好的差不多了,所以没有系上绷带,而是往常一样一袭白衣,翩翩御马,很是优雅。

    玉堂笑着回过头,淡淡道:“因为渝国有一处青莲塘,此塘中唯有青莲,并无其它颜色的莲,先皇以此为吉兆,也就留下绿衣传统一说。”

    “原来如此...”茉颜口中喃喃着,可是一见满城的青衣,却是想起了拥有比玉大哥的笑容还温柔几分的邱浩泽了。

    一抹颜色鲜明许多的绿衣猛地冲到马前,硬是张开双臂拦住了玉堂的去路,玉堂一个始料不及,只得硬是将马儿的缰绳拉得紧紧的。

    马儿受惊,一声仰天长啸伴着双前蹄纷纷抬高,硬是伴着主人的心意停下自己的脚步,眼神中除了始料不及外,还有浓浓的惧意。

    玉堂安抚好马儿后,俊眉拧在一起看着自己马前的女子,脸上没有一丝悦意,冷声道:“你来做什么。”

    “表哥,我我...”绿衣女子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反而是结巴起来,小小的头低得不能再低,好像满上就要与脖子缩到一团。

    又是这样,每一次,这个表妹看见自己就是一副羞不语的模样,或者是见到自己结巴到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真是...但是,她喜欢他,他还是知道的,但他更是知道她有多么狠。

    “走开,我要回宫。”玉堂依旧是一脸的不悦,手轻轻向左侧摆了摆,示意女子向左边让让,自己要往前走了。

    可是女子紧紧低下的头还是没有看到玉堂此时的黑脸,也没有感觉到此时分外紧张的气氛,依旧站在原地。

    茉颜很是奇怪的在两人中来回打量,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玉堂对一个人冰冷到这般,记忆中的玉大哥总是给人一种如沐风的感觉,为什么,玉大哥对着这样一个口口声声叫着表妹的人这般无冷血...

    “我说让开。”玉堂的声音微微提高了几度,语气里的不悦也是更加的明显,绿衣女子这才真实的听到了冰冷的话语,微微抬起头。

    茉颜这才看清这个小小的女孩子,不大的年龄,却是有着材,长得并不出众,或者说,长得并不好看,一鲜绿色的衣将她是材玲珑有致的体现出来,她嫩的双颊上明明还有没有退去的红晕,可是看向自己的眼中却是写满了怒火。

    为什么?自己又不认识她...

    绿衣女孩的眼神突然从茉颜上收回,望着玉堂,一副撒泼模样,“表哥,你说,她是谁?”

    葱葱玉指直指茉颜,惹得茉颜不解,更惹得玉堂恼怒。

    “她是谁好像和你没有多大关系。”玉堂微微转动缰绳,马儿听话的转过头去走了几步,与茉颜骑下的马儿同排而列,很是威风。

    绿衣女孩的大眼中好像有些水汪汪的东西在一瞬间堆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茉颜有些于心不忍,好想插上一嘴,可是微微侧首看了眼玉堂发黑的俊颜,终是将话烂在了肚子中。

    女孩渐渐低下头,语气仅剩三成,气若弦丝道:“你忘记了我们幼时的婚约了吗...”

    婚约,一提起这个便是戳到了自己的痛楚,自己明明比表妹玉堂凝大上八岁,却硬是将自己与这小毛孩约定在一起。

    还记得那一天,年幼的自己与爹爹去到萧国想要听爹爹的话磨练自己,谁知才入萧国的边界就有一辆豪华的马车将自己和爹爹一行人带到了舅舅隐居在萧国的别院,而那一天,也是实际上爹爹与舅舅将自己的命运同这小毛孩牵绊在一起的时刻。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舅妈抱着才出世的表妹,就要自己同她定下婚约,他也是忘不了,就是那一天,他逃脱订约现场时跑到的那个湖,遇见的那个女孩子,稚嫩的脸上有些婴儿肥,但是红肿的清眸止不住的流下泪水,气却是又坚定十分的责怪自己救了她...

    也就是那一天种下的祸根,令这个表妹越来越是无理取闹,更是演变成现在的城府极深。

    源于那天父皇与皇舅的为自己的私定终,越长越大的表妹一天天的也就是越来越想要和自己天天在一起,还记得自己曾经同一位夏府的千金玩得甚好,但是被这位表妹瞧见后,硬是背地里将那女子的容貌毁掉,而在自己面前却又总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玉大哥?”茉颜见玉堂久久没有回答绿衣女子的话,思绪有些飘远的样子,好心的为绿衣女子轻轻拍了拍玉堂的肩,但是茉颜绝对不会料到,自己这个好心的动作被绿衣女子看见了心里却是萌生了强烈的恨意。

    玉堂看着茉颜有些关心的目光,心也是好了不少,微微暖了暖语气,道:“凝儿,你也说了那是幼时的婚约,根本不是我所想的...”

    玉堂凝突然捂住自己的耳朵,左右摇晃着自己的体,大喊:“啊啊啊...我不听,我不听!”

    喊完,绿色的影就转跑远了,好像没有在众人面前出现一般,消失得去影无踪。

    玉堂的眉还是紧紧的锁着,茉颜看着有些不明所以,关怀的问道:“玉大哥,你没事吧?”

    玉堂轻轻摇了摇头,不想茉颜看见自己这样一幅愁苦的样子,驾了驾马儿走到了茉颜的前面,独自一人率领着队伍前去。

    茉颜也是很识趣的没有追上去问个究竟,有些事,或许还是不要触及的好吧,不是吗?

    轻轻的驾着自己的马儿,茉颜的速度既没有逾越方才被玉堂所拉开的两人间的距离,也没有被这距离拉得太远,总是保持着这个距离,稳稳的跟在玉堂后,默默地看着玉堂无言的背影。

    街上过往匆匆的人多少也是瞧见了方才太子玉堂与郡主玉堂凝的纠纷,私下议论纷纷,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却还是窃窃私语,不时就能飘到茉颜的耳中。

    茉颜听得太多的议论有些不悦,本就是讨厌在背后议论别人的行为,况且议论的还是自己的玉大哥,也就更是不悦。冷冷的看着街上清一色绿衣的男男女女,从贴近自己的路人一直看到远处的影...

    匆匆一瞥,等等,那是...红?

    茉颜飘过去的眼又微微回来一些,想要看个究竟,却只是看见一个小小的女子背着一筐红红的花朵,并没有自己心里惧怕的存在...

    微微吐了一口气,茉颜继续跟住玉堂的马儿,没有再多想了。

    而方才被她仔细瞧过的女子,悄悄转到巷子中,向着红衣男子道:“公子,你说过会...”

    红衣男子脸上的鬼面面具令女子不敢正视他的脸,只是盯着红衣男腰部的位置,低声道。

    鬼面面具下的唇微微上扬,茉颜,我终于还是找到你了...

    “给,你的酬劳。”

    将几张百两银票放到女子手中后,鬼面施展轻功走远了...

重要声明:小说《残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